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黄】分开旅行 2

第二章

黄少天下飞机的时候自己重重的背包砸了头,揉着头顶跟着一群肤色不同的西方闲人慢腾腾地往机舱口挪。他探了探头,看到坐在前面头等舱的那个家伙站起身来,空姐殷勤地帮他取下他的随身皮包递到他手中。那人转过头来莫名地往整个机舱的后部看了一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姿态悠闲地优先踏上了巴厘岛的土地。

等到黄少天快步冲向行李提取区的时候,那个该死的有钱人已经坐在区域边缘的一张椅子上边,漫不经心地看着人们排着队苦哈哈地等待自己被暴力卸载的行李被传送带送到他们面前。黄少天前面几个人倾斜着身子,不时上前翻看着行李,费了好大的力气把行李拖起来,末了又摇摇头无奈地把行李丢回去,在传送带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黄少天看着他们都觉得费劲,想了想也干脆背着包勾着肩,两手往口袋里一插,几步走到那个有钱人身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力度大得那有钱人抖了一下。

“你不拿行李吗?”那有钱人突然搭话。

黄少天翘起二郎腿,说:“我行李特别显眼,不用盯着。”他解释完转过头问:“你呢?你行李也显眼?”

那人笑笑:“不啊,我没行李。”

黄少天心里暗骂一句我靠:“没行李为什么坐在这里?”

“累了,休息。”

黄少天没接话,只是把鄙视付诸在表情上,给了那人一个大大的白眼,附加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冷脸没摆几秒,就听对方“咦”了一声,他回过头,就见那人修长好看的手指指向传送带上两个套着保护套的行李箱。

“那个是你的吧?”

黄少天看着自己那两个印满了doge脸的神烦行李箱,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在品味上输了。他扭过头,偷偷看了一眼身边这有钱人的穿着,暗暗给自己打气:好歹占了个天真不做作,比身边这类明骚的败类好得多。他挺了挺胸,抬起下巴,义正言辞地说:“不是!”

那人点点头,憋了半天还是笑出了声。

“是你的就去拿啊,”他一边笑一边说,“我又不笑你。”

黄少天“呸”了一句,快步取了传送带上的两个行李箱。箱子上的doge因为行李箱的纹路而勒出奇怪的角度,看起来更加神烦。他泄愤般地把箱子拖下来,一个没注意还被其中一只的轮子砸了脚,他的身形僵了几秒,就听到远处那个有钱人放肆的笑声。黄少天越想心里越生气,站在他旁边的陌生人看了看他的行李箱,也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啊有那么好笑吗?!”他朝着陌生人质问,鼓着脸摆出一副“超凶”的表情,气呼呼地跺着脚往外走。

他诡异的走路姿势一直持续到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去租车的时候,这时候他自己也觉出味儿来,暗叹自己怎么如此幼稚。看着出租车预定台的工作人员偏黑的东南亚长相的脸,提起声音放慢语速,以相当于120人民币的价格定下了一辆前往库塔海滩的出租车。

来之前不是没做过功课,巴厘岛交通是个大问题,机场打车极其昂贵,而且都是一口价不打表,唯一打表的Bluebird出租又被禁止在机场带客。黄少天以为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要到比较好的价格,哪里知道机场工作人员早已经在世界各国人民前赴后继的还价之中练就了一身的本领,磨了半天也没便宜多少。

待到黄少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魔性的行李到达他在airbnb上预定好的villa的时候,他差点没有抱着大门的铁栏杆哭起来。

库塔这片海滩,质量可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与努沙杜瓦动辄五六千一万的房价和世界知名连锁酒店的无敌海景房相比,库塔似乎亲民一些,也弱势一些,但比起开发过早的金巴兰,似乎也多了点小资情调。

这座民宿小别墅委委屈屈地跻身于一众大牌酒店的夹缝里,并没有自家的私人沙滩,也没有大酒店的豪华前台,显得一点气势也没有。黄少天按响了别墅的门铃,过了几秒钟有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走出来。从他的长相上来看应当是典型的东南亚人,八成就是本地人。他用不是非常标准的英语表达了欢迎,并主动地接过黄少天的两只魔性的行李,将他迎进了别墅。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片小花园,灌木丛和几棵他并不太认识的树充当了天然的屏风,保障了私密性。他踩着平坦的石块,行过小片的草地,接着就是碧蓝色的方形泳池。泳池边上有两张躺椅,铺好了两张棉麻混纺的薄毯,两把遮阳伞架在躺椅上方,中间还摆了一张放置饮料用的小茶几。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环境打了五分,决定回头就要在airbnb上给一个大大的好评。

接待黄少天的兴许是房东,但他说他叫Nur,与airbnb上的信息不符,黄少天权当他是起了个网名。Nur是巴厘岛本地人,今年已经四十,年轻的时候在雅加达工作,后来因为太过辛苦,就回家乡做做小生意。黄少天和他开玩笑说民宿不是小生意,Nur又神神秘秘地摇摇头,只引着黄少天往别墅里面走,其他的都闭口不谈。

别墅总共两层,功能区很明显。一楼是宽敞的客厅,二楼是面对海滩却不幸被椰子树挡的严实的卧室。厨房也很宽敞,厨具也很齐全,冰箱里甚至放了些食物,听说是Nur买来招待租客的。黄少天当即表示晚上要给Nur做菜,让他尝尝来自古老远东国度的美食。两人在一楼转了一圈,便往楼上走。

楼梯没有扶手,结实的白色木板插在墙面的凹槽里,显得有种悬浮般的美感。楼梯顶部是一盏北欧风格的古朴吊灯,没有璀璨夺目的玻璃片。墙面上架了两把一看就是假的猎枪,用两根像象牙一样的东西勾住,颇有北极附近的丛林小屋的装饰感觉。黄少天觉得屋主实在很会装饰自己的别墅,转头就向Nur竖了大拇指,连连夸了好几句品味高尚。

“这么喜欢?”

黄少天猛然抬头。

卡其色配烫金条纹的桌旗盖在纯白色的烤漆面桌子上,同色系的包布椅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休闲衬衫,敞开的领口,挂在领口的大大蛤蟆镜,手腕上闪闪发光的万宝龙手表,配了布洛克花纹的牛皮鞋,以及皮带上灿灿的H。

“我靠你怎么在这里?!”


评论(2)

热度(98)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