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叶乔】宅斗之霸道男妻爱上我 1

又名:夫人在上 

又名:宅斗之侯门男妻


 

第一次写这种铺垫比较长的,人设都不会第一次就写清楚,所以一开始可能看上去很正经。大家有没有什么希望男神在里面出场的也可以跟我说。主兴欣,有微草。

男妻梗,如雷慎入!

 

第一章

叶良辰今日出门采买的时候就觉得心慌气短,似有大事要发生。他吩咐着身后跟着的小厮别再东张西望伸头探脑,言辞狠厉,吓得那小厮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他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背靠大树,身为叶家的大管家,无论往日还是今时,哪怕是个六七品的小官都得对自己弯弯腰,又能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他捂着不停跳动的右眼皮,拎了拎袍角,甫一跨进叶家偏门高高的门槛,就听门外传来一串震天响的马蹄声。

那声音由远及近,“哒哒”地敲着京城的青石地面,哪怕连匹马的影子都还没看见,脚底下似乎已经微微震颤起来。

叶良辰一把将身后的小厮拽进门来,自己探出头去,只见远处巷口忽然闪出一人一马,后头跟着两列仪仗,两列护卫,为首那人一双飞眉,唇红齿白,相貌阴柔,嘴下无毛,即使衣着华贵也掩盖不住他是个阉人的事实。

叶良辰猛然惊醒,发疯似的往书房冲,口中细细碎碎地念道:“万不可是大公子!万不可是大公子!”他两手一并撞开书房的门,身子刹不住地在地上滚了一圈,嘴里却片刻没停地喊道:“老爷!宫里来人了!”

叶老爷把身子往前倾了倾,还未开口,便听正门一声捏着嗓子念的:“圣旨到!”他无暇再问,只得拍拍叶良辰的肩,吩咐道:“去备香案,倒茶,接圣旨。”随机匆匆整了整衣领,往前厅去了。

半柱香的功夫,整个叶家都跪在了前厅。宫里来的大太监脸上抹着铅粉,手里攥着圣旨,板着一张不男不女的脸,捏着把不阴不阳的嗓子:“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氏一族,自太祖以来勤恳奉公,一心为国,然朝臣攻歼,将相不和,朕心难安矣。今闻叶氏嫡子素有才名,着赐婚于镇北侯府嫡次子,择日完婚,以睦文武,钦此。”

那太监宣完,从案上取了一杯热茶,吹开茶叶,眯上眼饮了一口,才把手里的圣旨递到叶老爷手中,提醒道:“叶相国,领旨吧。”

叶相国颤着手接过圣旨,而后由身后的二儿子扶起。他从袖口里抖出一张银票,不着痕迹地塞进太监手里,低声问道:“臣的大儿子……”

“哟,”太监的手指摩挲着到手的银票,笑了笑说:“您那大儿子此刻跪在立政殿门口快要两个时辰了。不过皇上既已发了圣旨,想必就不用跪了。”

叶相国身形晃了一下,却不再多问,只沉默着将太监送出门。

叶府的大门缓缓阖上,叶相国叹了口气,手里捏着的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伴着四溅开的瓷片,正如同这成了定局的婚约般,再想拼回原本平静的生活,已经是痴心妄想了。

叶相国还没转身,就听到第二串马蹄声,以及马车的轮子碾在石砖上的声响。他撇撇嘴,吩咐叶良辰道:“把小门给他开开。”

半晌,叶府书房就凑齐了四个人。

首当其冲就是陪同叶相国领旨的相国夫人。她满面是泪,手里却提着把剑,正架在一人脖子上。那人神情怠懒,两手慢腾腾揉着膝盖,一言不发地靠在小榻上,另一边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人满脸焦虑,带着些恨铁不成钢。叶相国也沉默着不说话。

“我叶家的儿郎,若要委身于他人,还不如干干净净死了强!”相国夫人手中的剑正指着这道圣旨的罪魁祸首,她情绪激动,手上却很有分寸,即使气急了,也不曾割破皮肤。

“娘,”那人慢悠悠地发话:“儿子死了,叶家完蛋得更快。”

相国夫人狠狠地哭了一声,那头叶相国一掌拍在桌上:“你这臭小子还知道?!”他训道:“若不是你以蛮力欺负那姓孙的,这桩事怎么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爹,娘,哥,大不了,我替哥哥嫁!”

“小秋你胡闹!”相国夫人一掌拍在叶秋头上。

“可不是胡闹吗。”那人笑了起来,“那是我的夫家,弟弟一身功名,想嫁也嫁不了。”他沉了声,“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叶相国使了个眼色,让他说下去。

“圣旨上说叶氏嫡子,没说是叶氏哪一系哪一个,只要姓叶,是嫡子便可。再者,择日完婚,也没说什么时候完婚。”他的眼神暗了暗,“若镇北侯府那人活不到大婚,这圣旨便自然作废。”

“怕就怕,这些方法会触怒皇上。”

那人摇摇头:“不该触怒也触怒多次了,不差这一回。皇上这回下了手,日后我们叶家也能好过些。”

叶秋不解,问道:“怎么会好过些?我们算是清流之首,出了这等嫡子嫁人的事实在是大耻,无论如何都得名誉受损,日后必然举步维艰,哪里能好过了?”

那人继续揉着膝盖:“叶氏百年的完美声誉如今戳了个洞,此后清流不会过分依赖我们,皇上达到目的后短期内也不会苛待我们,可不是好过许多。”他伸手搓了一把弟弟的头,“小样,学着点你哥哥。”

“小修,你……”

“得得!老爹还是叫我臭小子好些。”叶修撇了撇嘴,“我知道,有分寸。”他说完朝外边儿喊了一声:“叶良辰呢?!热敷弄好了没?”

四人又说了几句,一双父母嘱咐叶修养好身体,也就散了,剩下不声不响用热乎乎的药包给叶修揉膝盖的叶秋。

“其实我们俩长得像,若论才干,你也不比我差,”叶秋低声说,“镇北侯府听说不是个好地方,那个什么嫡次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如我替你去。”

叶修摇头:“就你这怂样,扔狼堆里半个月就给吃精光。要是在皇上面前做事,我不一定比得上你,但这些小把戏我懂的比你多。”他拿脚踢了踢叶秋的小腿,夺过他手里的药包,“起开。倒水。”他吩咐道,“当年我可都用离家出走来成全你那年的功名了,这会儿跟我换过来,我当年受的苦不都白受了。”

叶秋嘟囔说:“不就是个会元……”

“你刚刚是不是说到那个镇北侯府的嫡次子?”

叶秋干笑:“那可不是什么嫡子,分明是个外室养的。”他瞥了眼叶修,“也就你这种混不吝的不知道。”他坐下来,作势把手里的茶杯递给叶修,叶修低头要接过,他又一扭手腕把茶送进自己嘴里去了,“镇北侯在外打仗时收了一房妾室,生了一个孩子,班师回朝以后他家那个夫人忍不了,逼着他把妾室赶走,只留下了那个孩子,过到夫人名下,当了嫡次子。从小没什么才能,前几次我们西山茶会他也来了,却从头到尾不说话,去年作的诗说好听点是文辞质朴,难听些就是用词土得很,大约是天赋不好,家里也没请人教。”

叶修点点头:“也难怪,镇北侯府这么多年也就出了那么一个文人,可见一家子都天资不行。”

叶秋推搡了一把叶修:“少说这个,给刑部侍郎听了下回肯定灌你酒。”他叹了口气,又问:“皇上分明是拿这事儿侮辱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我倒想看看,我那名义上的未来夫君是个什么人物。”

叶秋想了想:“哥,你倒不如先去接触他们家那个嫡幺子。”

“叫什么?”

“王风顺。”

“怎么说?”

“他们家大房一共三人,嫡长子你知道的,次子名一帆,幺子名风顺。王风顺其人缺心眼儿,套话极其轻松,加上一向喜欢拿王一帆的无能来衬托自己那点儿快看不见的才华,所以若要把人约出来看看,先跟王风顺接触绝没错。”

叶修表示明白,低着头给自己跪了两个时辰开始泛紫的膝盖热敷起来。

 

 


评论(18)

热度(76)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