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叶乔】宅斗之霸道男妻爱上我02

文前预警:男妻梗、古风、架空

乐极生悲,日

顺便群宣!群号556509682,一叶扁舟,一帆风顺。欢迎大家来群里找我玩!

第二章

京城里什么事都藏不住。

街头巷尾的小酒馆里到处传扬着某家闺秀千金小小年纪偷了人,又说哪家少年郎风流多情瞒着妻室养了外室,有时爱说关外时常扰乱边境的小国杀了大盛多少人,或是赞叹哪届才艺超绝的进士。往日人们常常念叨的是叶府嫡次子响当当的会元名头,这几日他那百无一用的哥哥突然名气见涨。

“听说那叶府的嫡长子年纪不小却什么事也不干,天生长得风流弱质,据说那容貌标志着呐!”雅叙阁堂下有个布衣男子面带猥琐地对着旁边的人比划道,“说是生来独独只爱男人,怕是叶老相国没办法,只好求到那位跟前儿,”他向东边儿拱了拱手,“不然怎么能嫁那镇北候府?”

二楼靠窗的小隔间里传来几声放肆的笑声。

穿着一身黛色暗绣竹叶宽滚边直裾的王风顺似是被这话取悦,从桌上托起酒杯,向一旁不出声的哥哥贺道:“二哥,小弟在这儿给你道个喜了!往后二哥可有福气了!”他说完便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坐在王风顺对面的男子闻言笑笑,竟也举杯喝道:“彩。”

被敬了酒的王一帆脸色平淡地坐着,抿得平直的唇线还是显出他此刻的不自在。他三根手指捏着酒杯,微低头抿了一口,而后说道:“叶家世家大族,养不出那样的嫡子。”

他话音刚落,那布衣男子一旁一桌也有个书生打扮的,竟也不听正事,凑了个热闹,开口言道:“怕不是这么回事。听说半月前那场秋山围猎上,叶家那个嫡长子骄纵蛮横,不顾缘由打了皇后的外甥。若不是这样,那位能这样赐婚吗?”

那布衣男子问:“照你这么说,嫁与那镇北候府难道还是坏事不成?”

书生理了理袖子,神情倨傲:“当然。叶相国毕竟是手握重权的朝廷肱骨,天下清流之首,这官声比天大,嫡长子嫁到镇北候府这样的武馆世家,于名声有损。”

王风顺听了便沉了脸,口中愤愤道:“哼,嫁与我镇北侯府难道还委屈他了!”他说,“那什么劳什子叶修在京中从不出名,咱们西山茶会年年也见不到他,好容易秋山围猎要出来现眼了,又去打了孙家哥哥。无才便罢,还不识时务惹是生非,我王家没嫌弃他就不错了!”

端坐在王风顺对面的男子唇边带着浅笑,身上一件藏青绣金色竹枝团花圆领袍,搭了条革带,腰间佩了把刀鞘朴实的直刀,坠了块雕了雄鹰的玉佩。

王一帆看了眼这位陌生的男子,又朝自己这心高气傲的弟弟使眼色,嘴里辩解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

王风顺才不理他,冷笑两声:“怎么,二哥还没把那人娶进门呢,倒要护起媳妇来了!”他眼皮翻了翻,“本就是他高攀,不信,你问君兄!”

被王风顺唤作“君兄”的男子仍神色平平地端坐,眉梢嘴角都带着笑。王一帆转头来看他,却觉得他眼睛里冷得吓人,顿时愣了。那姓君的公子随即又笑开,口中不着痕迹地夸道:“镇北侯府世代簪缨,自然门庭极高。”

这话说了等同没说,王风顺听了却高兴,便是这句话传到外头也不会得罪叶家,王一帆不由对这位君公子多了些探究,只是他在侯府身份尴尬而低微,一个嫡亲弟弟就能压得他抬不起头来,不得不年年在西山茶会上附和、衬托他。

王风顺心里一高兴,就吩咐跟在后面的小厮拿着一枚碎银子找来小二,叫他给楼下那布衣男子送盘卤牛肉,再替他买单结账。

“贤弟大气。”君公子拱了拱手。

“君兄谬赞。”王风顺也摆手。

“只不知,”君公子看向王一帆,“这叶家嫡子娶进门后,侯府倒要如何对待?”

王风顺不屑地笑笑:“那还不随便,无非是个送进门来受辱的玩意儿罢了。”

王一帆思索片刻,反驳道:“不可。即便真如传言所说,叶氏的嫡子也不是拿来折辱的。”他顿了顿,“府上如今长辈都在外征战,若叶相国因此发难,恐难对抗。”

王风顺竖了眉毛:“好啊,你是嫌大哥不顶事?”

“好了好了,不过是一时兴起问的,怎么还当了真。”君公子出言做了和事佬,“是我错,我自罚一杯。”他喝了酒,又推说自己不胜酒力,直言要走。王风顺想留他,却最终也没留住,只能任他去了。

想着心里又有些不痛快,无理责骂他那二哥好几句。他二哥笑笑,表情倒也如常,好声好气,没有棱角一般。

镇北侯府的轿子驶过雅叙阁,巷口闪过一个人影,正是刚刚与王家兄弟二人交谈的“君公子”,他肩上披了件月白的披风,几步踏上标着叶府族徽的马车。

“少爷,那王三实在欺人太甚!”跟在一边的小厮竹青愤愤道,“我去割了他的舌头!”

叶修手里拿着根细长的烟杆,嘴里吞云吐雾,听竹青这么说又忍不住笑了:“我要他口条作甚。”

竹青还是心中不平,念道:“少爷这么好,他们有眼无珠!”他叹道,“那个王二唯唯诺诺的,看着就不干脆!”

叶修想起刚刚见过的那个少年,衣着简朴,腰上佩的也不是好玉,明明是哥哥,却甘愿走在弟弟身后,被弟弟言辞相逼也仍然不生气。虽然忍性尚佳,但到底失了规矩和勇气,日子恐怕是越过越苦、每况愈下。

他有些遗憾,竹青说的不错,便是要嫁,也该嫁个有种的。他摇摇头,不忍心地辩解道:“许是韬光养晦呢。”他“啧”了一声,“竹青,那好歹是夫家,你骂谁呢?”

竹青讪讪地笑了:“没有没有……那少爷,咱们回府?”

叶修摇头,“都出来了,往城东的蓝雨镖局去一趟。”

竹青立刻应了,甩起小马鞭便驾车往镖局去了。

这蓝雨镖局实则是南方一家镖局在京城开的分店,传说镖局主人是江南首屈一指的富商,总管事又是江湖上出名的少年豪杰,生意红火得很。京城这家分店就低调得多,只是行事似乎不如本部有规矩,常常接些出人意料的活计,生意杂七杂八、黑白参半。管事人是镖局的前主子,本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只是不知什么缘由忽然销声匿迹。

叶修往镖局的堂屋一站,往前来招呼的人手里丢了一块木牌,上头雕了一只化为白骨的手掌。顿时那人神色一凛,引着叶修往里间走。

七绕八绕之后到了一片小花园的凉亭里,只见一个粗布衣裳嘴里叼草的家伙仰躺在亭子里,脚丫子晃来晃去。听闻叶修的脚步声便翻身坐起来,看了一眼叶修又满面不耐烦地重新躺下:“怎么又是你!”

叶修走他旁边过的时候往他腰上轻轻踢了一下:“没个正行,这辈子没老婆。”

那人哼哼两声,嘲笑道:“要是娶个你这样的老婆,我倒不如孤独终老了。”他把嘴里叼着的草吐了,懒洋洋地问:“说吧,什么事儿?”

“老魏,帮我查查王家。”

魏琛咧嘴一笑:“哟,终于忍不住要修理政敌啦?”

“放屁。”叶修又踢了他一脚,“那叫相看夫君。”

魏琛坐起身看了他一会儿,扭过头:“呕。”

评论(6)

热度(46)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