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叶乔】Permission (凌晨飙车/轻微BDSM)

只有开车的我,才是我。

 

CP:叶乔

分级R-15

轻微BDSM,慎

 

【1】

泛着暖光的电脑屏幕明明灭灭。

乔一帆坐在兴欣网吧无人的角落里,戴着硕大一只耳机。他眯着眼睛,脸颊和耳朵都泛着红,鬓角有微弱的汗湿。他额头上的汗珠在电脑的光线映照下亮晶晶的,不时沿着他的脸颊滚落,走走停停地划过他突起的喉结。他紧紧地抿着唇,略微抬起下巴。与往日不同,他的双手没有放在键盘和鼠标上,而是隐藏在电脑桌下未知的阴影之中,小幅度地晃动着。

他不敢张嘴,只能用鼻子重重地喘着气。仍在光线覆盖下的手肘来回晃动着,动作越发放肆和快速。他喘不上气来,只好张开嘴,只吸了一口气又咬住了下嘴唇。即使这样也仍然没有掩住一声轻微的哼哼。

乔一帆又睁大了眼睛,他的腰微微从椅子上抬起,脖子抵着椅背,仰起了头。耳机里似乎传来一点奇妙的声音,他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嘴,除了喘息,似乎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的手肘动得更快,动作似乎也更大,一时间他坐着的转椅剧烈地震颤起来。他紧紧闭上了眼睛,皱紧了双眉,身边的一切似乎都离他远去。

一根手指突然贴上他的颈后。指腹在颈椎微微凸起的关节上揉了一圈,而后向上抚摸,接着是十根手指头,尽数贴上他的脖子,从脖颈滑进发间,搓揉着他的头皮。

乔一帆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立正,排山倒海一样往头顶涌过去。他的身形猛地一顿,接着出现轻微的痉挛。他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尽数褪去,余韵仍然把春情留在他的眼睛里,他却猛然意识到——他被什么人发现了。

一时间他的脑子里蹦出无数想法,身体的本能却告诉他躲开那双手。

他拽住电脑桌,猛地将转椅转向背后。

叶修抄着手,穿着一件短袖老头衫,蹬着一双塑料拖鞋,似笑非笑地站在那里。不等乔一帆解释什么,他那双仿佛永远打不起精神的眼睛就瞟向电脑屏幕。

乔一帆下意识地试图去遮挡,可网吧里硕大的电脑屏幕上仍然播放着交叠着的裸露肢体,一片白花花的肉色和极力颤动的胴体。他的耳机里仍旧播放着一浪高过一浪的痴语和粗喘,在此时的情境下显得尤为淫/秽。

叶修笑了一声,乔一帆听见了。他更是尴尬地愣在那儿,也没再掩饰地关掉窗口。

“正常。”叶修的手扶着旁边一张椅子,顺势坐了下来,姿态有些像是训话的前兆,“是不是最近有些紧张?”他问。

乔一帆捂着裤子拉链,小心翼翼地将它偷偷整理好。他低着头,局促地瞟了叶修一眼,又俯首,只轻微地点头作为回应。

叶修一副了然模样,凑得近了些,“没别的办法,”他看了看电脑上的视频,“所以得这样缓解?”他等了一会儿,并未得到回应,只好扯了扯嘴角安抚道:“就算压力大,也不能这么晚出来熬夜。”叶修的声音似乎又低沉了些,带了点老烟枪惯有的沙哑音色,“有什么难题,可以来找我。”

乔一帆猛然抬起头。

叶修被屏幕光映得不甚清楚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然而即使那与往常的叶修并无二致,乔一帆还是感到从脊梁骨上窜出来的凉意,紧接着他的心脏快速地跳起来,血液沸腾般发烫,让他的神志愈发不清楚起来。他不知道究竟这是来自于一个队长的普通关怀,还是某些意有所指的暗示。乔一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应,只能看着叶修站起身,晃晃悠悠像北京公园里遛鸟的大爷一样走了。

 

【2】

红棕色的门从里侧打开。

叶修大概是刚刚洗过澡,他穿着联盟发下来的大了半码的荣耀周边短T和一条灰色的短裤,脚上是苏沐橙两周前给他买的白色毛茸茸棉拖,一张可爱的兔子脸在鞋面上,有些不合时宜的可笑。

乔一帆盯着叶修脚上的拖鞋。

“很好看?”叶修动了动脚。

乔一帆急于否认一样地摇了摇头,意识到叶修只是问他鞋子好不好看,又有些尴尬地点头。叶修看着他这样,忍不住笑出声。

魏琛今天不在,说是家里有些事,早早买了高铁票连夜回去了,所以今晚房间里就只有叶修一个人。

叶修转身拉过房间里的一把靠椅,翘着脚坐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盒烟,敲了敲烟盒倒出一根来,叼在嘴唇间,他摸出打火机,低头点烟:“既然需要我帮忙,”烟头被一簇火苗点燃,接着冒出些许袅袅的青烟,“是不是得听我的?”

乔一帆站在门口,转身要关门,听见叶修的问话,很是乖巧地点头。

叶修撑着膝盖,身体前倾。他仰视着乔一帆的模样,眼尾由于角度原因微微上扬,显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气质。他吐出一口烟,而后说:“那么,我允许你进来了吗?”

乔一帆握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住了。他咬了咬嘴唇,像是要争辩什么。

“出去。”叶修命令道。

他的声音很轻,但一字一顿,很有力道,让人无法抵抗。他盯着乔一帆的脸,却不说别的话,直到乔一帆僵着脊背重新打开门,站在了门边。

叶修在门里抽烟,乔一帆站在门边,紧张得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那双眼睛低垂着,空气陷入一片静默,而后升腾起的青色烟雾当中,那双眼忽然扫视过来。乔一帆听见叶修说:“脱吧。”

他条件反射地提醒:“万一被人看见……”

叶修勾了勾嘴角,笑道:“我让你说话了吗?”他指了指门外,“往外跨一步。”

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乔一帆瞪圆了眼睛,却又不敢再说话,只好往外跨了一步。叶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继续。乔一帆只好摸了摸自己的领口,拽住外套拉链头向下拉开。他的动作有些慢吞吞的,或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穿在外套里面的衬衫扣子他解了许久却还是解不开。乔一帆的手指从没这么笨拙过,他只觉得浑身的血都烫得惊人,心脏像要蹦出来一样,跳得极快,而他不像平时兴奋时那样有力,反而觉得全身无力,两腿发软。他求救般地看向叶修。

“怎么?”叶修说,“你很喜欢站在门外做这事?”

乔一帆抖了抖,只好又低头,加快速度解着扣子。

或许是看他这副样子有些不耐,叶修打断了他:“算了。”他说,“把裤子脱了。”

乔一帆吓了一跳。

“我只说一遍。”叶修又吸了口烟,“还是说你想等谁起夜上厕所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看见你光着身子站在我门口的模样?”

叶修还没说完,乔一帆就扭头开始解裤子。他身上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牛仔裤,一颗扣子一条拉链,他把裤子放下,抬头看了眼叶修。

“踢进来。”叶修说。

乔一帆把裤子踢进房间里,接着他的手放在内裤的边缘,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脱了下来。

叶修表扬了一声:“乖。”继而又是一道命令,“转过去。”

“什……”乔一帆还没问出口,又捂住了自己的嘴。他怕叶修再让他往外跨一步,只好转过身。赤/裸着下半身站在队长的房间门口,面对着走廊,随时有可能有朝夕相处的队友开门出来,即使已经是深夜,羞耻感仍然将他完全淹没。叶修的视线似乎是在他的臀部扫视,紧接着他听见叶修从椅子上起身,柔软的棉拖鞋在地板上踩出拖沓的节奏,带着叶修独有的慵懒。

一只手忽然按在左边的门框上,乔一帆紧张地看过去,余光扫到了叶修。此时叶修正撑着门框站在他的后面,与他的距离很近,连呼吸都能听得到。乔一帆以为叶修的右手即将触碰自己的身体,却没想到触碰他的只有叶修的呼吸。

“刚刚你还是发出声音了。”叶修低沉的耳语在乔一帆脸侧响起,“你说,我怎么罚你才好?”

乔一帆怕得要命,却又兴奋得要命。他下意识地就不想继续了,出于对于叶修能做出的举动的未知的恐惧和胆怯,然而这场奇怪的约会却是他偷偷给叶修发了微信询问以后的结果,他不知道这回拒绝以后,日后是否仍能有这样的接触。如果他……仍然解决不了越发强烈的需求,恐怕要影响队伍成绩。

更重要的是,此刻站在他身后与他说这样的话的人,是叶修。

他轻轻地摇头,用一种恳求的语气问:“我们能进去吗?”

叶修眯起眼睛:“你怎么学不会?”他皱起眉头,“我看要数罪并罚。”

乔一帆说完就开始怕了起来,不知道叶修想要怎样罚他。

“你自己做吧。”叶修说,“像那天晚上一样。”

——对着走廊?乔一帆下意识觉得不可能,可是却在这道指令发出之后忽然感觉到了一点莫名的快感。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不敢置信他真的有感觉了。

乔一帆犹豫了好久才碰了自己。身后是敬慕的队长、前辈,身前是空荡荡的走廊,地上是陈果用心选择的浅灰色地砖,一切一切都极其刺激。他的手握住自己的那一刻,快感便超乎寻常地快速涌动。他能感觉到血液冲上脑袋,让他的脸红透了,耳朵也红透了。理智告诉他快些拒绝叶修的命令,快些断绝这样脱离正轨的关系,说句再见转身回自己的房间,然而他的手就如同涂了粘合剂,此时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他只知道叶修正站在他背后,越过他的肩膀围观这些动作。光是这样的认知就已经让他兴奋得浑身是汗。

“我看你挺享受这种感觉。”叶修笑了一声,他用气声跟乔一帆说着,“随时会被人发现的感觉。”他向乔一帆的耳朵里吹了吹气,乔一帆闻到一股香烟的味道,“你看看自己这样,何必进房间呢。”

乔一帆哽咽了一下,喘息声急促了些许,只是仍记得自己站在上林苑兴欣集体宿舍的走廊里,不敢放开声音。

“你说说,先前违背我的命令,是不是就想我这样罚你?”

乔一帆用力地摇头,想要否认自己是那样的人。

叶修不以为然地轻声呵斥:“骗人。”他说,“你明明喜欢得很。”他把烟夹在指尖,偏了偏头咬住乔一帆的耳垂,如愿地听到他一声惊喘。他的舌尖在耳垂上滑动,吮了一口又松口,刚刚吸入的一口烟从他的嘴唇缝隙流出来,迷了乔一帆的眼睛,“你明明喜欢得都要身寸了。”

若是以前谁告诉乔一帆,叶修能讲出这样的语句来,他定是不肯相信的,此时亲耳听到,却没有他以为的惊讶,而是随着他唇齿相碰发出的那个音,卷起铺天盖地的快感。乔一帆忍不住仰起头,手上的动作越发快了起来。他枕着叶修的肩膀,已经无力支撑的身体半靠在叶修身上。叶修倒也不拒绝,只是用手扶着他的腰,无名指不时勾着他的腰窝描画。

乔一帆对此事经验毕竟不足,又年轻精力盛,一会儿便要丢了。叶修感觉他的腰开始小幅度地颤抖,一手捂住了他的嘴。乔一帆原本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惊叫被压了下去,随后他的身体更加软了,仿佛骨头也被敲碎了,怎么都站不直。

叶修这时候丢开了乔一帆,害得他一时不察几乎一个踉跄跌倒。乔一帆扶住门框站好,扭头看了看叶修。

叶修看着他带着点细小泪珠的睫毛,心里有些痒痒的。他强行压下这种感觉,小声命令道:“擦干净。”

乔一帆不解地看过来。

叶修的食指抬起他的下巴,又用拇指摩挲着他的嘴唇,就在乔一帆以为他要吻上来的时候,叶修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向地面。

“你不想老板娘看见这个吧?”叶修指指地上那滩乳白色的东西,“擦干净。”他说,“我这儿没有纸,你……用手擦吧。”他说完便又退回房间里,看着乔一帆蹲在地上,光着下半身,努力地用手擦着地上他自己身寸出来的东西。

擦了一会儿乔一帆站起身,面朝叶修站着,想抬脚迈进房间,又有些不敢。

“擦完了?”

“擦完了。”乔一帆点头。

叶修招招手:“进来吧。”他补充道,“关门。”乔一帆照做了。叶修早已经把手里的烟掐灭,此时他靠在椅背上,放松地张开腿。他上下打量着乔一帆,然后说:“刚刚,我记得我不曾允许你靠着我。”

乔一帆想起先前自己站不住,有些惊慌。

“作为惩戒,”叶修把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侧着身子用手撑着下巴,“跪下。”

经过之前的简单训练,乔一帆已经不敢违背叶修的要求,只稍稍顿了顿,便还是跪下了。他动作乖巧,让叶修想起苏沐橙看过的古装剧里贤淑的妻子。他招手,“过来点。”

乔一帆没有站起来,只是跪行了几步,最后跪在叶修面前。他抬起头看着叶修。他弄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按照道理,刚刚解决完之后,今晚的任务就应当结束,他不该再在这里停留,可他就是张不开嘴,说不出拒绝的话,迈不开离去的腿。

或许他在期待一件,极其危险,却又极富魅力的事。

叶修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抬起右脚,脱去右脚的棉拖鞋,将脚掌放在乔一帆的肩膀上,又或者说,他踩着乔一帆的肩膀。叶修凑得近了些,轻声问道:“现在,你该叫我什么?”

乔一帆愣愣地回答:“前……前辈?”

叶修笑笑:“错了。”他说,“再猜。”

“队长?”

叶修仍旧摇头,顿了一会儿终于大发慈悲地解释:“令行禁止,我现在,是你的长官。”他说,“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做我允许你做的事。”

乔一帆立刻点头。

叶修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发,而后用脚背勾住他的下巴。乔一帆被迫抬起头,往日亲和而邋遢的叶修看起来像是笼上了一层光晕,他俯视过来的眼睛里,有着刀锋一般的锐利,尖刻得仿佛能刺穿乔一帆的心脏,割破他的喉咙。可锋芒并不全然是尖锐,像是蔷薇总是带着尖刺,那刺上涂了蜜糖,涂了春/药,尖端又像是细细密密的钩子,有种危险之极的美感。待要细看,又是全然的黑,仿佛再不能看透。

乔一帆被叶修的脚尖勾着下巴,身体往前倾,几乎要倒在他的小腿上。

在他完全沉沦之前,他听见叶修说:

“长官我现在,允许你吻我。”

乔一帆知道,他再也无法反抗,也不想逃脱。

— THE END —

——————————

——————————

LOFTER敏感度测试

评论(21)

热度(97)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