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乔】宅斗之霸道总裁爱上我04

第四章

镇北侯府夜里发生的事被王杰希压了下来。府里又重归平静,只是当天夜里有几个护院换了便服出门,按着王杰希的吩咐去查叶家的底细。

却说这头义斩山庄脚下的酒馆里,坐着那日在镇北侯府闹了半夜的魏琛。他手里拄着把又宽又重的大剑,另一手端着酒杯,先是饮了一口,而后坐他对面的叶修也有些忍不住了,抬手按住魏琛的手臂,催促道:“查着什么了,快些说。”

魏琛笑笑,估计着关子买不下去了,只好压低了声音道:“想听什么?”

叶修不假思索:“镇北侯。”

“那老家伙几年也不回侯府,常年守着边关,没见过,不知道。”

叶修斥道:“不争气的老混蛋。”

魏琛作势要打,叶修一手按住腰间的直刀,他便立刻安分了,只好回答:“旁的估计你们叶府也门儿清,我这儿查了点家族八卦,说与你听听。”他顿了顿,“镇北侯与现如今的夫人林氏定亲的事,他本人原先并不知晓,定亲时他已经往边关去了,后来受了重伤,差点成了敌军的俘虏,林家当时不乐意,扬言要退亲,被王老太太一力拦下。镇北侯死里逃生又大胜而归,便携着当时在北边已经私定终身的女人回京,没想到自己被强行按了个正妻。”

“那为何不纳那个女人为妾?”

魏琛摇头:“镇北侯其人自诩重情义,且那个女人是乔老将军的女儿,虽然家道中落,可也不愿做妾,乔夫人当即就快马回了边关。”

叶修愣了愣:“回边关?”

魏琛笑笑:“我倒也佩服她。”

即便镇北侯不想,仍是与林氏成了婚,放完了新婚假,走过了近半月的流程,便动身回了边关,自此便不愿回来。林氏只新婚那日就怀上了身孕,诞下了王杰希。隔了两年边关上乔氏的孩子也生了下来,镇北侯想着是自己的骨肉,便趁着皇上召回,亲自带回京城,入了家谱,得了个嫡子的名头。

叶修听完这段往事,只觉得头疼,男人三妻四妾不是什么好事,幸好叶府干干净净一个独苗夫人,否则可不乱作一团。

“那王二呢?”叶修不禁想到那日见过的那个少年,形容清秀,性格却太软。

魏琛嘿嘿一笑:“你丈夫好着呢。”被叶修瞪了一眼,又仔细说道:“我看是扮猪吃老虎,哪里就有外面传的那么不堪,虽然是单纯了点,可是那手功夫,在同龄的少年郎里也算出众了。”他说着又咂咂嘴,“比他那个大哥强。”

叶修挑起眉毛:“王杰希不识功夫的事儿全京城都知道,偏你拿这个跟王二比。”

魏琛沉吟了一会儿,正色道:“王杰希怕是不简单。”他说,“我回来后叫老八扫尾,却听他说我被人跟了,连老八也抓不住人。镇北侯从来懒得弄这些功夫,他儿子倒是邪头巴脑的,鬼主意多得很。”

叶修低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王杰希那个人,邪的地方你还不知道呢。”

又隔了数日,叶府接了一张洒金的帖子,上边写着请叶家两位公子并叶夫人前往皇宫赏牡丹。是皇后办的赏花会,往年只请叶夫人与叶秋,从不请叶修前去,这回请了叶修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叶修接着帖子,表情甚是玩味:“要给咱们家下马威了。”

叶秋瞪了他一眼,叶夫人倒是有说有笑,请了绣娘来要给两个儿子制新衣。两兄弟闻言便跑,直逃出叶府才作罢。生怕母亲又变出几匹大红绣花的布来,把他们打扮的活像个大红包。当晚叶修给魏琛去了一封信,拜托他去侯府做点小事。

此后叶修整日悠闲,并不紧张。那头王家的王一帆却紧张得不行。

王一帆不常去这种宴席,毕竟身份上不得台面。可这回王风顺不知怎么的一直拉肚子,整个人虚脱得站不起来,往日自己被林氏夺去的参加宴会的资格便又被还了回来。他派人打听过了,说是叶府的嫡长子叶修也要出席,登时紧张得不行,被屋里的丫鬟笑了好久。

“白瑛,你看看这身……”王一帆披着一件宝蓝的圆领袍,张着手臂向大丫鬟展示,“行吗?”

白瑛捂着嘴取笑道:“少爷人中龙凤,无论穿什么叶公子看了都欢喜。”

王一帆顿时板了脸,耳朵却红透了。

“少爷穿那件竹青的直裾吧。”白瑛说着取出衣服,“颜色淡雅些,也不打眼。”她给王一帆整理着衣摆,嘴里劝慰说:“少爷先前过得艰难,叶府的教养是出了名的,咱们以前也瞧过他家的二公子,那气度真真是好的,想来大公子必然不会差。日后若相处得好,必能对少爷有所助益。少爷不必忧心。”

“他会不会……”不想嫁我?王一帆没有问出口,叹了口气便岔开话题去。

很快便到了赏花宴的日子,各家带着子女往皇宫里去。一时间满大街华贵的轿子,几乎把京城最宽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叶修和叶秋早料到这般景象,两人骑了马在道上走。叶秋骑了匹雪白的马,是前些日子孙家的大少送的。叶修身下是一匹黑的发亮的马,鬃毛浓密,极其神俊,出门的时候叫叶秋羡慕了好一会儿,问他哪儿来的却又装神秘不说。其实是从义斩山庄楼庄主那儿坑来的,只是毕竟是江湖人,不好拿来与弟弟说才瞒着。

两人因是骑马,比外头那些坐轿子的快些,二人很快到了宫门口,下了马又等了等母亲,两边回合了以后三人一同跟着一个小太监往皇后宫里去了。

他们倒也不是最早到的。此时宫里已经会了一批人,正散落各处与相识之人聊天。叶夫人先去拜见皇后,与兄弟二人分开了。兄弟俩便去男宾处寻太子。

太子一身蟒袍,正站在偏殿前与其他几个兄弟说话。

叶秋用手肘顶了叶修一下。叶修便上前一步道:“草民见过太子。”

“学生见过太子。”叶秋也跟着作揖。

二人一个白身,一个有功名,自称便不同,往日不觉得,这时候摆在一起倒显得有些古怪。太子看过来,盯着叶修瞧了一眼,当下表情便有些不屑,眼神滴溜溜地转了一下,便不怀好意地问:“你不是该去母后那边吗?”

一旁几个已经到了的世家子弟纷纷看过来,眼睛里都带着事不关己的揶揄。

叶修的反应很泰然:“托孙贤弟的福,您母后怕是不耐见草民的。”他似乎没把太子的话当做是侮辱,反而把话题引到旁人身上。一旁的叶秋心里倒气了个仰倒,然而却又不能当众下太子的面子,只好忍着,只是脸色已经挂了下来。

被点了名的孙翔才在秋猎上被叶修揍过一顿,正是新仇,又不是个能容人的个性,便回嘴道:“你当我耐见你吗!”

叶修笑笑:“哎唷,是我自作多情了,还以为孙贤弟想要却邪呢。”他表情惋惜,“我本已让家丁将却邪送往贤弟府上,既然贤弟不耐见我,恐怕礼也不愿收。”他转头吩咐身边跟着的竹青道。“快去,将却邪追回吧,免得孙贤弟见了它便想起秋猎与我比武输了的事,那多闹心。”

叶修明里暗里刺孙翔功夫不敌自己,又说要收回本愿送出的礼物。那杆却邪长枪是难得一见的好兵刃,他二人当初比武便是因为孙翔想要这杆枪不成。几句话直戳孙翔心窝子,他恼怒地要冲上前去,被太子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太子制止了孙翔发火,心里诧异自己竟从未听过叶家有这么一号难缠的人物,上回秋猎这人也着实低调,若不是与孙翔起了争执,恐怕根本不会被人发现。如今帝后皆因此事惩罚叶家,倒让这号原本韬光养晦的人物浮出了水面,太子一时竟不知究竟是得还是失。

“你等等!”孙翔还是有些耐不住,“你真要将却邪送我?”

叶修神情诚恳:“当然。不过既然贤弟嫌弃我,我又何必自讨苦吃。不送便不送吧。”

孙翔着急得很,那杆枪很是出名,他看上很久了,秋猎时突然出现在叶修手上,他忍不住前去想要购买,叶修却神情冷淡,他稍逼得紧了,竟又出言不逊,偏偏又打不过叶修。这家伙软硬不吃,好好一件神兵,看得见摸不着,实在让他心焦。

太子拉了孙翔一把,小声说:“别急,待会儿替你索要。”他语气有些冷,“我看他给不给。”

孙翔看着太子阴鸷的眼神,忽然有些后悔。

很快皇后传来了开宴的消息,所有人往大殿去。历来赏花宴都是京城年轻男女互相相看的好时机,可说是个牵线席。男男女女打扮都很鲜亮,显然是为了亲事做足了功夫。

叶修实则尚未定下,虽然圣旨上写着叶家嫡子,却未说是哪一支,若要玩些文字把戏,也不是不可。只是……叶修抬头看了看太子那边,觉得皇家对他敌意如此,恐怕这婚不好变通。他想着临时过继的可能性,却见太子向他这里走了过来。

“叶公子觉得这花如何?”太子指着一盆花问。

叶修扫了一眼:“富贵气派。”

太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朝旁边的丫鬟发了火:“好大的胆子!”他高声叱喝,“母后辛苦办的牡丹花会,你如何敢将芍药混进来!”

叶修挑了挑眉毛,又看了看那盆花,心中警铃大作。只听太子冷冷道:“咱们天家说一不二,牡丹花会便赏牡丹,休得以次充好滥竽充数。假的便是假的,你也非赵高,若要指鹿为马,但且试试。”末了太子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叶修,而后不甚真诚地道了个歉:“小丫头不懂事,误了叶公子雅兴。”

叶修的心已经沉了下去,此时只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小丫头也非故意,怕是模样太像,将花弄混了,便请太子饶恕。”

太子道:“在宫中做事不比外面,不懂得这些事的,也没有继续做事的道理。”他低声吩咐了一句,“拖出去,辛者库做工吧。”他说完也不理叶修,转身便走了。

叶修叹了口气,太子这是来提醒他,莫要以芍药充牡丹,用旁支的人替他,否则天子震怒,他们叶家会被自己连累。这回最后一条路也堵上了,只能硬着头皮嫁。

他转了身四处走动。

后院里都是女眷,他不好往那处去,就在前边乱转转。这会儿正是一群少年以花作诗,他站在外围,见着自己弟弟叶秋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与别人比诗。叶修听着那些个缱绻诗词就头疼,索性往一旁的池塘去了。

他站在池塘边上,见树下站着个少年,有些面熟。略走近了才发现正是王一帆。

王一帆显然也发现了叶修,走了几步站在他旁边,有些惊讶地问道:“君公子,你怎么也在这儿?”

叶修尚未答话,那头太子已经派了个小太监来找他。

“叶大公子,太子请您去瞧瞧诗会。”

王一帆瞪大了眼睛,重复了一遍:“叶大公子?”

叶修笑笑,并未解释,只抬脚跟上了小太监。倒不是他想如何戏弄王一帆,只是太子让他回去看诗会,怕是又要闹什么幺蛾子。他有些担心他那个脑筋直着长的弟弟,实在没心情管这位“未来的丈夫”,只说了句“去去就回”,便走了。

王一帆看叶修走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只是回想起那日跟着王风顺时瞧见的君莫笑的风姿,仍不由心生仰慕。

却说叶修这边,孙翔正在上边跟叶秋对诗。叶修远远一看,险些笑出来。那诗韵脚不好,且生拉硬凑,狗屁不通。然而全篇都说那杆子却邪,似是意有所指。

太子扬声道:“叶大公子,觉得翔弟的诗如何?”

叶修神情淡淡:“尚可。”他敷衍道,“挺有想象力。”

虽然并未批评,可孙翔觉得叶修就是在损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太子前边嘱咐他千万别顶嘴,只好憋着,神情显得有些委屈。

太子就等这会儿,缓声道:“叶大公子,翔弟近来几日便是做梦都喊着要却邪。孤知道却邪乃神兵,你舍不得也是自然,只是孤见翔弟如此执念,心有不忍。”他说,“便看在孤的面儿上,孤拿从前收藏的秦公剑残片与你换取,可好?”

秦公剑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神兵利器,更何况是残片。却邪声名在外,又是长枪,与剑又不同,若说换取,实则是以势压人。叶修皱了皱眉,正要回答。

人群间忽然一声清亮的笑声响起。

“这却邪本也不是叶大公子的,便是问他又有何用?”

叶修闻言勾了勾嘴角。人们纷纷向出声的人看过去。只见一名长相秀丽端庄的年轻女子,身着一袭浅黄撒花齐腰裙,配刺绣蝶恋花交领上襦,挽一条翠绿绣竹枝披帛,腰间别着一块青铜的牌子,上书一个“苏”字。

太子眯了眯眼,低声道:“忠勇伯有何赐教?”

大盛朝唯一的女伯爷淡笑道:“却邪是家兄的遗物,不便送人。”

 



————————

人物全了,开始唱大戏了。

这章一帆戏份不多,后边才有。不好意思感觉真的变成宅斗宫斗了……

不过还是写的好爽啊

评论(8)

热度(60)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