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乔】宅斗之霸道男妻爱上我05

题外话,这本男妻要是出本会有人买吗?

第五章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却邪乃是如今江湖武器榜上出了名的神器,多年前就已经声名鹊起,传说是由一位年轻蒙面侠客所持,在武林大会上一路高歌猛进,最后一场比试却没有再出战,自此那位侠客便销声匿迹。这样的物件,竟是由英年早逝的忠勇侯持有,未免太过出人意料。

“忠勇伯可别是想着替人出头,胡乱说的吧。”太子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女伯爷。

伯爷轻轻一笑:“世人皆知我兄长善武,且爱好兵刃。却邪的确是家兄以往的作品。”她福了福身,歉然道,“原本无非是练手用的,并不像外头说的那般神奇,不值得让各位伤了和气。”她直视着太子,朗声道,“况且,家兄早逝,作为妹妹常常想念,出借叶大公子已经是极限,出于私心,臣不敢送人,万望太子怜惜。”

太子表情淡然,嘴角带笑,然而额角已是青筋暴起,藏在袖中的手也紧握成拳。他看了一会儿忠勇伯,最终还是松了口。只意味深长地叹道:“苏姑娘重情。”

忠勇伯苏沐橙行了一礼,便转身退回人群之中。

孙翔有些惋惜,却也有些好奇,便拽住叶修打听:“忠勇伯如何肯借你?”

叶修顿时挤眉弄眼的,一副八卦神情:“前些日子得了块精纯的陨石,我又配了好多精钢,偷了家母两副头面才换来使个几天。”他声音压得很低。

孙翔一听恍然大悟,陨石不常有,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东西。可过了一会儿才忽然反应过来:“那你先前说要送我也是假的了!”

叶修哥俩好地揽住孙翔的肩膀:“那不是爱面子嘛。”

孙翔嫌弃地抖了抖肩膀:“少贴我!”扭头便走了。

叶修松了口气,摇摇头,也跟着人群散去了。叶秋正在他那群文采斐然的交际圈里如鱼得水,叶修实在无需担心,退到人少些的地方,就见池塘边的亭子里,苏沐橙正坐在一张蒲团上,面前摆着一张棋桌,她端着茶盏抿了一口。距她五步远站着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男子,面沉如水地站在那儿,眼观鼻鼻观心。

“在此处下棋?”叶修走过来,拎起袍角就要坐下。那个劲装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叶修觉得有趣便问:“换侍卫了?”

苏沐橙扭头看了眼自己的侍卫,笑笑地点头。

“哎,妹子长大了,有用了。”叶修感叹道,“谢了。”

苏沐橙指指棋盘:“手谈一局?”

叶修摆摆手,“不了不了。你一手五子棋就别拿出来下了,被别人看见……”

苏沐橙撇撇嘴,忽然又向远处招招手,似乎对方并未回应,她便叫身后的侍卫:“莫凡,你去把王公子请过来。”

叶修喝茶的动作顿了顿,随即转头去看。他以为定是王杰希,没想到竟是王一帆。他上下看了看对方穿的竹青色直裾,微风吹动,显得十分飘逸。

王一帆走了一半路,瞧见亭子里坐了叶修,就有些紧张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展示点自己的优势,便特意调整了步伐,走到近前向苏沐橙行礼。

“见过伯爷。”

苏沐橙拿了一颗棋子砸了叶修一下,“起来让位。”她低声吩咐叶修,接着又微笑着请王一帆坐下,“手谈一局如何?”

王一帆有些好笑:“我五子棋下得不好。”

叶修懒洋洋地站起来,听到这句差点把茶喷出来,于是拍拍苏沐橙的肩膀说:“你歇歇,我来。”苏沐橙听话地站起来,坐到一边,把位子腾给了叶修。

叶修摸着手里的黑棋,建议道:“今日执黑要赢,你换不换棋子?”

“多谢,不必。”王一帆坐在叶修对面之后竟渐渐平静下来,又觉得像是那日跟着王风顺去雅叙阁说话一样。

“果真不换?”叶修再问,“不若我让你三子。”

王一帆依旧摇头,手执白棋,不假思索,直接下在了天元处。叶修眯了眯眼睛,瞧了瞧王一帆,只见这张清秀却不引人瞩目的面庞毫无紧张,两人头几颗子皆如行云流水,下得极快。叶修的棋风并不凌厉,只是的确刁钻,左突右进似是而非,虚虚实实遮遮掩掩,大多本是棋谱上的招式,却化用出更多变化。王一帆倒相反,他棋风极富攻击性,同时也攻守兼备,顾及全局,变化虽不如叶修多,却稳扎稳打,迅如疾风。

二人厮杀激烈,不一会儿亭子便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都在看他们下棋。有人小声建议小赌一把,带头押了王一帆。

叶秋颇为不屑,出于对兄长棋艺的绝对信任,此次出门带的一张百两的银票,便被他押在叶修身上。那头王杰希虽然低调,却也不能平白让叶家抢了风头,咬着牙也跟了一百两。

叶修显然是仍有余力,他不时看着棋桌对面这个小自己几岁的少年。若说多么俊俏,着实谈不上,不说京城出名的几个美男子,便是叶修自己也是稳扎稳打的中上之姿。少年眉如远山,眸如点漆,一双眼睛最为灵动,有些许逆境生存的柔弱,也有暗藏其中的坚韧。叶修此生下棋几乎从未遇过敌手,王一帆与他下棋本就艰难,可他仍噙着笑,一招一式稳健而犀利,看似普通,实则极为难得。这份心性让叶修不得不多看两眼。

由棋看人,叶修猜想,或许魏琛没有说错,他不一定是扮猪吃老虎,可也绝不是个甘于平庸的碌碌之人。

他有野心,叶修断定。

王一帆本有些紧张,可是下棋于他而言本就是件乐事,叶修棋艺极高,是他从未见识过的高度,因而他渐渐忘了是在与谁对弈,只想着如何能赢,竟是完全沉进棋中了。

王杰希不是个拘小节的人,他找了个地方坐着,并不去看王一帆战况如何。叶家子弟的棋艺他是体会过的,光是叶秋的一手好棋就不容小觑,瞧叶修的神情,必然也不会差。王家这个二弟,多半是赢不了的。他想到了结局,自然也就不在意过程,只如苏沐橙一样坐在一边,吹着茶盏里漂浮的茶叶。

叶修刚刚落下一子,王一帆便急切地从棋篓中取了一颗白棋,正要抬手却还是顿住了。末了他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作揖道:“我输了。”

“输给夫人也不碍事!”人群中忽然有人打趣。

叶修寻声看过去。那人并非世家子弟,家中是靠父亲的四品官职才勉强进了宫宴。那人话音未落便见叶修一双笑眼看过来,顿时遍体生寒,两腿打颤。才知道这位叶大公子并非好拿捏的玩意儿。

太子在一旁看着,心中也惊疑不定,只暗自懊悔当初不该放纵母亲撺掇父皇下旨赐婚。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原本闲云野鹤静水流深,他们贸然将其拎到众人面前,恐怕只是一时龙游浅滩,不日便要一飞冲天了。

只是男人,总要手握权柄。若有朝一日委身他人,拘在后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沦落成了别的男人的附属品,一生便要碌碌无为下去。

太子想着,叶修其人,必须碌碌无为才行。

宴席散了,叶氏兄弟二人在宫门口等着母亲上了轿,二人骑着马往叶府去。路上叶秋问道:“我今日被几个人缠住了,不曾帮衬你。怎么回事?”

叶修沉默了好一会儿,叶秋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听到叶修一声久违的叹气。

“这个人,我是非嫁不可了。”

叶秋撇嘴:“凭什么?文采不足,棋艺也不行。虽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至少样样比他拿得出手吧。”他说,“你可是咱们叶家嫡系的嫡长子,身份何等尊贵,怎容那样的人……”他话没说出口,一个未曾结亲的男子,当街说这样的话,已经是逾越了。

叶修手里握着缰绳,声音有些低沉,随着晚风近乎要消散去:“太子说了,莫拿芍药充牡丹。”

叶秋愣了愣,继而有些颓唐。

二人一路都有些沉默。直到回了家,叶父在书房见了他们,他们才勉强露出些笑容来。

“这件事,我知晓了。”叶父的手指敲着桌面,劝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经此一事,叶家大概是能消停些了。”他看向叶修,目光里带着歉疚,“只是苦了你了。”

叶秋仍有些不甘心:“咱们叶家,真要靠嫁了哥哥求得平安吗?”

叶父沉吟半晌,答道:“实则也是缓兵之计。”他解释道,“镇北侯府也不是什么固若金汤的地方,他们家里人员复杂,利益纠葛,镇北侯不在京城,掌事的只能是他的儿子。王杰希固然天纵英才,然而毕竟年轻,能力再强也不一定能控住全府的人。”

叶修立即明白过来:“爹的意思是,离间?”

叶父笑着点头:“只怕圣上对他们侯府也不放心。你去了,便放手去闹,想必圣上乐见其成。”

“不若,咱们家也演一出戏吧。”叶修似是胸有成竹,“晚宴没吃饱,叫厨房做几个菜过来,吃完我就去跪祠堂。”

叶秋心里一惊:“祠堂?”再瞧叶修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转念一想,终于明白过来,朝着门外装模作样地高声呵斥道:“大哥实在太过分了!你不想嫁难道要全族与你陪葬吗?”

叶修也跟着梗起脖子:“我堂堂七尺男儿,要去给旁人做男妻,何等耻辱!弟弟怕是事不关己,也不为你兄长一辈子考虑!”

叶父狠狠拍着桌子吼:“逆子!你说的是什么昏话!你自己闯下的祸事,自己去承受,我管教不严,自向列祖列宗交代!你滚去祠堂跪着,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出来!”

外面正往这儿来的叶母听闻这样的话,顿时急了,进来就要帮叶修说话,只见父子三人坐在桌边上,一边互相指责一边动着筷子把盘子里的饭菜塞进嘴里。叶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却更是唱作俱佳地推到一张椅子,手里捏着一把筷子,挤进父子三人中间,一边抢食物一边扯着嗓子哭喊着求叶父饶恕叶修。

叶修那小厮竹青和叶秋的小厮松墨缩在角落里,心里只道这一家子活脱脱一个戏班子。

——————————————————

就要嫁人了。

评论(12)

热度(5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