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所以声线都是骗人的 1-8

老坑重开。

想了一下没什么好遮掩的,就大号上阵吧。

抱歉,之前退圈的事食言打脸了,我感到有些许的尴尬。

这次更新的内容不多,主要是把以前的修改了一下。

 

1.

秦明是个学医的。

在整个学校的人眼中,他是个工作学习严谨认真、为人处事不苟言笑的强迫症。大多数的人认为他为人无趣又刻板,除了学习毫无兴趣爱好的人,甚至他的舍友也这样觉得。

这直接导致宿舍LOL开黑从来不带他,男生集体AV观赏也不愿意选他在场的时候。

“秦明他啊,”宿舍老三神秘兮兮地跟其他几个议论道,“他那么纯情可爱一孩子,别老污染人家!”

秦明坐在自己床上,闻言从虚掩的床帘里看出去,随后又低下头,看着摆在桌上的电脑,屏幕上满屏的嗯嗯啊啊。

秦明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对他有这样的误解。

 

 

2.

平安京晴明,也就是秦明。

中抓耽美圈内一个人气稳定、角色稳定的攻音,不能算出类拔萃,但也不是籍籍无名。这年头攻音总是比较稀缺,在人人都能骚浪贱的时代,他这样一把冷得能结冰似的嗓子,还是挺有特点的。

有段时间他莫名其妙小火了一把,缘起于血统测试游戏阴阳师。他在微博里不爱说话,只放图。那时也挂了几张抽卡截图,评论里一片“吸吸吸”。SSR几乎快要抽了个遍,等级却不怎么往上练,一张欧皇脸白得吓人。后来有人问他怎么能抽到SSR,他就录了一个抽卡视频。视频里他都是语音召唤,内容无非是一些医学专业名词解释,中英文夹杂,弹幕一片吐槽其性冷淡作风。自此微博评论除了“吸”再无他字。

秦明之所以入圈,还要托大宝天天催这位疯狂策划的福。当年他只是一时兴起,想做一个有声读物,结果初入江湖不知人心叵测,就被带跑偏了。也由于性向问题,他对于这个也没有太大的抵触,也就这么安分地待在圈子里,偶尔配些剧。

大宝天天催经常给他很多主役,也算是有知遇之恩的人,因此秦明也常常助阵她策划的广播剧。也是因此,才认识了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3.

那天是个周末,先前大宝在他的QQ上狂轰滥炸并强行把他拉进了剧组小群里,约定好了晚上需要对戏。

秦明索性带上自己一套设备去了学校附近的小宾馆,免得到时候演起来把舍友吓到。

晚上如约上yy的时候麦序上挂着两个。一个是大宝,另一个是个生面孔,名字写的是楠竹涛涛,一个看起来很文艺读起来很不要脸的名字。

秦明打开手边的作业,一边拿笔划来划去,一边开了麦。

大宝那头看秦明到了,也就开了麦。

“朋友们,欢迎来到今天的小黄片对戏现场。”

秦明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个词。

“你说什么?”他立即问道。

“啊呀,晴明大大啊,这个事情呢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嘛,原来的攻来不了了,临时找你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

“你说什么?”秦明一字一顿地重复。

“……”大宝沉默了一下,语气立即软了下来,“给你的剧本你也看了啊……”

“那也不代表今天要现场pia肉戏吧。”秦明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脸微不可见地红了一下,“万一我今天不是一个人呢?”

“那就是说现在是一个人?”

秦明听到一个很陌生的声音,显然麦序上的第二位楠竹涛涛。

“这与我现在是不是一个人没有——”

“我很紧张啊,”楠竹涛涛打断了秦明的话,“没什么经验嘛……既然是一个人,前辈今天愿意帮帮我吗?”

“前辈”算是个双关,这个剧里受是这样称呼攻,而楠竹涛涛的确是个刚刚起步的连小粉红都不一定算得上的,也的确应该叫秦明前辈。

频道里突然安静了一下。

秦明猝不及防哑了火,那头大宝估计也是猜到秦明的反应了,从她麦里传来一声很轻微的笑声。

秦明一向是不太擅长这种情况下的反唇相讥,因而大宝只好在公屏里发了抱歉,遣散了前来围观的剧组众人,只留了他们三个。

“反正今天只pia一下这个部分,我一个人也能做判断,大不了录音给大家听。”大宝劝说道,“这样可以吗晴明?”

秦明坐在电脑前面平复呼吸,没人看得见他已经慢慢变红的脸颊——大宝这一招太过突然,他从来都是配清水,这种剧能接就已经很眼瞎了,更不要说当众对这种桥段。哪怕现在只有两个人在频道里,他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只是喘两声欸,”大宝继续劝说道,“你看看wuli涛涛都没说啥,是吧涛涛?”

“要不然,就我们两个录吧前辈?”

对方的声音清清楚楚地通过电流传进自己的耳机,秦明一时竟觉得耳朵有点痒——可那明明不是他一向喜欢的很低沉的嗓音。

“什么什么?”大宝突然叫起来,“哎哟行啊涛涛你不要我啦?!”

“他跟你太熟了吧,所以说不定单独跟我录会好一些。”

秦明仔细地听着楠竹涛涛的声音。他嗓音并不低沉,咬字也不够清晰,有点南方的柔软感觉,他设备不错,传声清晰,能隐隐听见他平缓而稳定的呼吸声,从他说话时的咬字和尾音,能够很明显地判断出他正笑着说话。

“那晴明也不要我?”大宝可怜兮兮地问。

“……嗯。”

秦明应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答应了楠竹涛涛的提议。

“你看我说的吧!”楠竹涛涛很得意地说,紧接着频道里就是大宝撕心裂肺的一声吼,以及故作凶狠的咒骂。

“你们这对一见钟情的狗男男!”大宝叫道,“不按期交音我就请你们吃狗肉火锅!”

大宝骂骂咧咧地听话下线了,最后嘱咐了一声记得录音。

频道又安静下来。

秦明心里莫名有点发慌。楠竹涛涛这么一分钟了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是在等自己说吗?

秦明不自然地清了一声嗓子。

“前辈……”

耳机里突然传来一声带着气音的叫唤,“前”字念得软得几乎没了齿音,“辈”字拉得有些长,到了结尾处变成了纯气音,又带了点颤,最后接了一个上扬的尾音,抖抖索索地挤出一声呻/吟来。

秦明被这突然袭来的一下子打懵了。对方已经二话不说直接开始了,而他还完全没进状态。他愣着,盯着剧本好半天,却发现自己念不出下面的句子。

“唔……前辈、停……停一下。”楠竹涛涛略过了秦明本来应该接的那句反问,顺着就继续用他柔软的带着些颤颤巍巍的声音小声叫起来。

“怎么?”秦明闭了闭眼,努力地重重喘出一声,“不舒服?”

“不、啊……不行!”楠竹涛涛短促的一声拒绝脱口而出,“前辈,我、我啊——”

伴随着这一声几乎失声的呻吟,秦明学着印象中那些肉戏中的攻的方式又喘了一声,他正要说下一句,楠竹涛涛却突然敲了敲麦,发出两声清晰的脆响。

“不好意思啊。”他打断了这段戏,“那个,我这里录了一下,觉得有点奇怪。”他说话放慢了速度,听起来有些犹豫,“我发给你听听吧。”

紧接着秦明的QQ窗口弹过来一个文件。

他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打开了这一段非常短促的对戏记录。

这段戏是攻将受当做了喜欢的人的替身,并与他上了床,受暗恋学长已久,趁势在这时候向攻表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楠竹涛涛配的部分没什么可奇怪的,相反的,虽然咬字上有些不够清楚,但在停顿上很合适,语速也很好,至少表现出了受那时候急于表白和被当做替身的委屈。

秦明很清楚地听出来,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只是两声喘,对方已经很敏感地发现了他的拘束,以及因为拘束和模仿导致的感情错误。

“抱歉。”秦明很干脆地对楠竹涛涛道歉,“我没配过这种,我们再试试吧。”

很可惜的是,秦明大概是把“配肉戏”这件事情想得太甜了。

接下来就是他们一遍一遍地停下,秦明一遍一遍地道歉,楠竹涛涛一遍一遍地陪他再来一次。

这是秦明第一次怀疑到自己的处男身份真的对他造成了影响,他实在找不到什么感觉,相反的,他听到楠竹涛涛的声音,脑子浮现的全是他自己在被人抚【】摸【】玩【】弄的画面,即使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直到后来他听出楠竹涛涛的嗓子已经有点沙哑,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但他不好意思说让他小声点叫之类的话,只好喊停。

“……下次再来吧。”秦明心里很挫败地说道,“我在琢磨一下。”

“要不我们换一下,”楠竹涛涛的声音带着点喑哑,竟比一开始更加让秦明耳热,“或者你听我来一遍吧,这段我不录。”

秦明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这是个让秦明说不清究竟是庆幸还是后悔的决定。

耳机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传来一声低沉而急促的喘息,【】透着股奇特的凶狠劲。秦明一边想着大宝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厉害的新人,一边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攫住了,他呼吸一窒,只听到那边断断续续,越发急促,甚至带了点粗鲁的意思。

“怎么?”这句语速快得有些敷衍,原本柔软温柔的声线带了些哑,竟出了奇的性感起【】来。接着是更多的粗喘,【】夹杂着几声低沉的闷哼声。秦明看着剧本,听楠竹涛涛喘个不停,全是不费嗓子的气音,但出奇的有感觉。

“闭嘴。”

这句台词应该是受表白之后,攻很不耐烦地让他闭嘴。剧本上也写的是“不耐烦”。但楠竹涛涛这里很缓慢地夹着气音说了这句闭嘴,这句台词里顿时埋了点不可描述的气息。

秦明一个气息不稳,差点跟着剧本里的受叫出来。才出了半个音,立刻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要去关麦,结果碰到手边的手机,一把挥到了地上去,啪地一声打断了楠竹涛涛。

“啊呀,语气用错了。”楠竹涛涛自言自语地解释道,“是不耐烦哎,搞错了搞错了。”

秦明立刻打断了他,“谢谢,我差不多明白了。”他补充道,“也不早了,下次再说吧,晚安。”他说完就关麦下了线。

楠竹涛涛挂在频道里,看着空空如也的麦序,又看着电脑上显示的22:10,只好耸了耸肩。

那天秦明做了久违的春梦。

梦里他被一个咬字柔软声音喑哑的男人翻来覆去的作弄,却始终看不清对方的脸。

 

 

4.

“明明啊!”宿舍老二突然揪住准备去上课的秦明,“那个……我这里有两张话剧票。”

秦明低头看着票上“雷雨”两个大字。

是什么让你们觉得我是一个一定会去看雷雨的人?

秦明一边腹诽了两句,但其实还的确有点兴趣,伸手接过了票。

老二一脸南京解放的皆大欢喜的表情:“谢谢啊啊啊明明!下回请你吃饭!”扭头一溜烟地就跑了。

秦明没有接话。老二最爱去路边摊吃烧烤,就算请他吃饭也不会是他想吃的东西,吃坏了回来拉肚子反而是他自己倒霉,不如不应承。他把手里的票反过来,主演栏上没几个他认识的,但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跟了一个年级和专业,显然是校内的话剧社出品。一排专业里十有八九都是文科和艺术学科,倒是周冲的扮演者竟然是学刑侦的,让他多看了两眼——林涛,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他还没仔细看,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呼呼地震起来。

秦明看着屏幕上亮个不停的“大宝天天催”,这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晚上要把剩下的一些需要斟酌的戏对一下,已经约好了晚上七点。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票,上面写着的时间正好也是七点,才觉得十分可惜。

到了约定的时间,秦明准时上线,在宿舍把设备排好,就挂进了yy。

“哟晴明来啦!”大宝嗓音敞亮地打了声招呼,接着发出一串所谓“杠铃般的笑声”,带领麦序上的其他几位一起啪啪啪鼓起掌来。

秦明眼睛在频道里扫了一下。

“楠竹涛涛不在?”

麦序第二位今天是老熟人朕还能飞,听了秦明这句就笑开了,“怎么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的受不在心神不定?”

“你一个骨科在这里横什么?”秦明淡淡地堵回去。

朕还能飞那边传来一声剧烈的吸气声,紧接着冒出半个字的脏话就突然闭麦了。

“你有事没事也多看看群里啊。”“不可平也”顺口就接了一句,“楠竹涛涛今天三次有事,来不了。”

秦明翻了翻今天要对的戏的剧本,“今天明明有他需要配的部分……早说的话我就调个时间了。”

不可平也的名字上挂了一个“痴情男配”,笑声倒是很儒雅,“听起来你今天原本有计划?”

秦明应声,“是啊,有个话剧有点想看。”

“啊……那个,我变声以后顶他一下。”柳不刘突然插嘴,虽然她是女孩儿,但是咬字的确有那么一点相像。柳不刘是老朋友了,再看整个麦序上都是熟人,秦明想了一下,觉得这样也挺自在的,也就没再计较了。

因为剧本是改编自一个剧情略显老套的耽美老文,大家也很熟悉其中的套路,对戏任务也就比较轻松,没有什么好争议的部分。这个剧的最大特点就是那段肉戏难得地没有拉灯,勉强能算是一个爆点。

将近九点的时候他们纷纷都下了线。

楠竹涛涛从头到尾都没有来。

 

5.

秦明很手贱地把QQ的群屏蔽关了。

结局是很悲惨的被大宝那个新剧群消息轰炸了。他只好认命地点进去,正要重新屏蔽,突然就看到了楠竹涛涛在群里说话。

 

【苦主】楠竹涛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天没跟你们对戏,有没有影响大家?

 

【BOSS】大宝天天催:

不会不会,wuli涛涛超级乖啊我的天!!!

 

秦明盯着这句抿着唇顾自疑惑。楠竹涛涛干什么了他就乖?

 

【BOSS】大宝天天催:

@朕还能飞 小妖精你看看人家!人家一主役比你个酱油交音都快!

 

秦明看到这句才意识到怎么回事。

 

【攻主】平安京晴明:

楠竹涛涛交音了?

 

【酱油】朕还能飞:

好了好了,最能拖的来了。朕还要谈恋爱的能不能体谅现充的生活?

 

朕还能飞被群主大宝天天催禁言 10分钟

 

【BOSS】大宝天天催:

Hing,秀到我头上来了不是找死吗。@平安京晴明 是啊涛涛交音了,宝爷我见过的最勤快的……这隔天就交的效率哦,啧啧啧。

 

【苦主】楠竹涛涛:

啊……其实是最近三次有点忙,所以昨天晚上连夜录的。之后我可能不大上线……

 

秦明蓦然地慌了起来。

那天他们对戏的时候被对方带着,自己的状态都那么差,这回没有楠竹涛涛他究竟还行不行?

 

【苦主】楠竹涛涛:

啊对了

 

【永恒女配】柳不刘:

怎么了?

 

【苦主】楠竹涛涛:

@平安京晴明 那段肉戏的干音我已经录好了。不过你需要我跟你再对一遍吗?

 

【痴情役】不可平也:

我觉得这个对话晴明更希望出现在他的私聊对话框里。

 

【苦主】楠竹涛涛:

不好意思啊,不过他没有理我[笑着活下去.jpg]

 

【攻主】平安京晴明:

……

 

【攻主】平安京晴明:

通过好友了。/微笑

 

 

6.

秦明交音了。肉【】戏并没有让楠竹涛涛陪他对,而是他一个人趁着舍友不在,偷偷缩在床帘里听着楠竹涛涛的干音配的。

当时他向大宝讨要楠竹涛涛的干音时,还被大宝揪着打趣了好一阵。

交音之后就是大宝和后期的事情,因此秦明获得了一段空闲期。很奇怪的是,他竟然就此跟楠竹涛涛搭上了话。

 

楠竹涛涛:

你是喜欢别人叫大神还是叫前辈?

 

秦明盯着这句问句想了许久。两分钟后他才回复。

 

平安京晴明:

没有第三个选项吗?

 

楠竹涛涛:

总不能叫老攻吧。

 

秦明一口水差点喷在电脑上。他坐在图书馆里,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应该没有人在看他的电脑屏幕,才在心里带了一点雀跃地输入。

 

平安京晴明:

不错。

 

楠竹涛涛隔了很久才回复。秦明重新打开的时候发现那是一段时长两秒的语音,他找了耳机,才点开了它。

“老攻。”

耳机里是楠竹涛涛发过来的很轻却也很清楚的一声。语气里带了些调侃,仍然是他那柔软的咬字,背景里夹杂着一些嘈杂的吵闹声,但秦明仍能很清楚地听到他喉间短促的笑声。

秦明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时长4秒的语音。

“比起老攻这种称呼,”楠竹涛涛顿了一下,“我可能比较喜欢叫恋人宝宝。”

秦明没忍住,又点开了之前楠竹涛涛发的那句“老攻”。在此之前秦明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是个声控。直到这一刻他听到这个明明不算非常出色的声音,他突然有了一种预感。

平安京晴明,可能要网恋了。

 

7.

“明明。”老二凑到秦明身边,“那个雷雨你去看了吗?”

“没。”

老二叫嚣起来,“啊啊啊?为什么啊!”

秦明斜了他一眼,“我那天正好有事,去不了。”

“哎哟……”老二一拍大腿,“我女朋友叫我去,让我找那个演周冲的要签名照。”他龇牙咧嘴起来,“啊呀呀,这下惨了惨了,回去要跪主板了!”

老三突然八卦地凑过来:“你说那个刑侦的林涛啊?”他神秘地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照片,“喏,给你。一顿饭啊!人均低于100不算啊!”

老二一把抢过来,但还是一脸茫然:“这就那林涛?”他表情诧异,“这看着也不是小白脸型啊……”

“人家好歹校园偶像……”老三语重心长,“总比我们这些小屌丝受欢迎吧。”

“呸!那我还有女朋友呢!”老二啐了一口,“他有吗!”

老三更是不屑,“人家想有随时有!”他继续摆出一副科普表情,“那家伙据说除了学习成绩基本就是遍地开花!尤其人家说他在话剧社跟戏精似的……”他扭头看到了秦明,“不过你说说,咱们明明也很帅啊!比林涛也不差嘛!我看更好看!”

“我不叫明明。”秦明低头看书,顺口否认。

“我看你输在性格上。”老三此时如同小区居委会张罗相亲的大妈,“你看人家多阳光,这性格,多招人喜欢!你看看你,一天到晚的就看书,就知道日作业,你就不能出去日日妞啊!”

秦明心想对不起这我真日不了,但也没接茬。

只是突然想起最近在群里特别活跃的楠竹涛涛。

自从上次难得在群里冒泡一下之后,他就有了偶尔去窥屏的习惯。楠竹涛涛说话不算非常多,但是只要说话就满满的亲切感,哪怕是安静置身话题之外的秦明都觉得他浑身带着股暖意,更不用说群里的那些老熟人们。

这种人,真是天生的大众情人啊。

 

8.

秦明难得参加了群里的一个yy聚会,他没有开麦,只挂在频道里听几个人笑笑闹闹。

宿舍里另外三个在那里激动地开黑,叫得活像是要现场掀桌打仗。

“晴明怎么今天不出声?”大宝突然把话题递过来。

秦明在输入框内填了一句“宿舍人都在”,大宝只好悻悻地“哦”了一声。

频道里又闹了一会儿,秦明跟着在下面象征性送了两朵花,跟着话题随意回了两句,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快速地把已经摆在输入框里好久的一句话发了出去。

平安京晴明:楠竹今天又没来?

“哎呀哎呀晚了晚了!”频道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麦序上随即跳上来一个名字。

不可平也很是挫败地抱怨道:“欧洲晴明你的召唤大法是不是太准了一点?”

楠竹涛涛上线了。

“你可以胁迫欧洲人给你抽卡嘛。”楠竹涛涛开了麦,“要什么有什么。”

秦明猜到楠竹涛涛可能是去看过他的微博了。

“wuli涛涛来迟了是不是来一首灵魂歌曲补偿我们一下啊!”大宝把楠竹涛涛抱上第一,“要唱什么你说!”

楠竹涛涛好脾气地笑笑,“唔……刚刚讲到阴阳师,那,我唱个百鬼夜行?”

秦明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了阴阳师。

 

平安京晴明:你唱。我正好抽卡。

不可平也:那我就不抽了,估计SSR都在你那里。

朕还能飞:我想试试今天能不能不抽狗子。

 

楠竹涛涛在前奏响起之前笑起来,“那祝晴明抽个一目连吧。”

 

平安京晴明:有了。你不如祝我抽个鸟。我SR几乎是空的。

不可平也:我不想骂人,有没有人把上面的叉出去?

大宝天天催:今天小电信不在,没人敢杠他,忍忍吧。你不如去百鬼一下。

 

秦明存了十二张蓝券和三百勾玉。

耳机里传来的是楠竹涛涛的声音,那声音似乎贴得很近,就在秦明耳边唱着似的。秦明的脸有些泛红,他抬头看了看正在叫嚷的三个室友,低下头皱着眉。

今天不宜语音,肯定是室友太吵了。

他调响了耳机音量,楠竹涛涛的声音更近了,他甚至能听到清晰的换气声。诡谲的曲调之中秦明手指轻颤,一时想不到应该画什么符咒好。他又抬头看了一眼麦序顶端的楠竹涛涛,终于把手指按在了触屏上。

秦明写的是“涛”。

 

“哎呀哈哈哈哈哈哈涛涛高音破啦哈哈哈哈!”大宝在最后一段伴奏时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前面也走音啦哈哈哈哈!”

“我又不是专业歌手啦——”楠竹涛涛拖着长长的尾音抱怨。

 

不可平也:没用,百鬼了五次,全是R卡和N卡,我要卸载这个垃圾游戏。

满城碧色:心疼……我刚刚撒豆也砸不中……

大宝天天催:我靠我靠我靠!涛涛你能不能天天给我唱歌啊!我抽到茨木宝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朕还能飞:……还是狗子。我怀疑这游戏蓝券只出狗子。

平安京晴明:……

平安京晴明:你是不是属许愿池的?

“啊?”楠竹涛涛愣了一下,“看情况,似乎我只是你的许愿池啊。”

 

秦明的式神录里多了十五只姑获鸟。

 


评论(35)

热度(247)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