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魏叶】我和我的创业男友(二)

全文见tag #我和我的创业男友

二.

说起文凭这件事,其实魏琛算是联盟一群矮个儿中的将军。

联盟第一赛季的时候他已经是22岁的“高龄”,说起来正巧是一个大学生毕业的年龄。他高中的时候沉迷游戏,高考砸得厉害。在家里横了那么多年的魏父那天盯着他的高考成绩,深深吸了口气,扬起的手掌怎么都没能扇下去,最后只是叹息着揉了一把年轻气盛的魏琛的脑袋,嘴上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滚犊子”。

那天魏琛前所未有的轻松,困扰着他十多年的为了高考奋斗的应试考生生涯,终于落幕了。

他得偿所愿,手里捏着五十块钱,昂首挺胸、光明正大地以“成年人”的身份走进了网吧。他不在乎他即将去往什么样的野鸡学校,读着什么样的专业,身边陪伴着什么样的同学,因为那个时候他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战场在哪里。

魏父魏母最终按他的成绩寻了个稳妥的专科学校,把他远远地从东北发配到了广东,从气候到饮食无一不变。走的那天他坐着大巴去哈尔滨,怀里是父亲塞给他的银行卡,里头放了一万来块钱,背上背着母亲给他整理了一星期的衣服,捏着从哈尔滨到北京、再转广东的动车票,向几年后赫赫有名的蓝雨战队的起源之处赶去。

魏琛是去报到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学的是电气自动化,他只知道跟电脑有点关系,但也弄不明白是什么。进了学校以后他苦于生活费告急,只好沉迷打工,基本放弃了学业,倒是在入学第一个月就实现了经济独立。他靠着在外边奶茶店打工,兼职送外卖,以及在各种网游里边打金,买回了第一台台式电脑,当时还被室友笑话了很久——他们都用些笔记本电脑。魏琛每回只是笑笑,随后在第二个学期换上了最趁手的键盘和鼠标。终于在他学业的第三年,遇上了刚刚面世的荣耀网游。之后的故事,大家也就都知道。

魏琛的专科文凭是靠替考拿到的。厚厚的红包塞进监考老师和巡考主任的口袋,已经开始筹备建设职业战队的魏琛朝着老师们挤眉弄眼,终于染上了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年轻人的社会习气,从这所微型社会里毕业了。

如此说来他虽比不上罗辑安文逸唐柔,好歹也是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了。

 

魏琛低头说完“搞个文凭”几个字,久久没得到回音,抬头望了望,就见叶修一脸震惊地盯着他。

“干嘛。”魏琛轻轻推了叶修一把。

叶修拍开他的手,忍不住问得细了些:“要考大学?”

魏琛得意地笑道:“哼哼,老子跟你不一样。”他的食指朝上指了指,“我可是要考研。”

“你还上过大学呢?”

“没,就是专科。”魏琛摇摇头,又抽了口烟,“这事儿老早就想过,只是以前一直觉得我都这么大了,跟一帮毛头小伙子一起乖乖坐着上课,挺别扭。”

叶修夹了一筷子花甲,筷子尖夹起壳里小的可怜的软肉送进嘴里,边嚼边噎道:“嗬,越老越别扭。”

“去你的啊。”魏琛倒是没吃几口东西,仍盯着指尖的烟抽个不停。

“那你是怎么个想法?”叶修顿了顿,又补充道,“关于自考。”

魏琛摇摇头,“还没,找个夜校之类的先上着呗。”

 

那之后叶修很少见到魏琛。一方面是他自己被父亲踢出来“为国争光”,大半个夏休季都在苏黎世,一方面魏琛也开始了早出晚归上补习班准备考研的日子。

叶修对魏琛一直有种微妙的关心,多半源于在兴欣都是“老前辈”,同一年复出同一年退役,年龄上的相近让他们彼此说话更放松更贴近些,更何况做了一年多的室友,这个集体生活的情分不是说退役就没了的。

他出于对朋友的负责,偷偷问过家里那个文凭很硬的弟弟,关于专科学生申请研究生的问题。叶秋被他问的有些懵,又说他是本科,不太了解,硬是让叶修等了一天,才给他QQ邮箱传了一堆专科考研的要求和建议,末了还一副八卦口吻地问他:“是不是在圈子里找对象了”。

叶修哭笑不得,推脱说自己年轻力壮还没到要传宗接代的年纪,又解释那只是帮朋友问问。叶秋也只是开玩笑,自然也没多想。

魏琛许久不曾联系叶修,多半是出于他在苏黎世指导比赛必然很忙,且又有时差,就不好意思打扰。叶修看到叶秋传过来的文件的时候正好是苏黎世晚上八点,拖着文件丢进QQ上跟魏琛的对话框。

许是这两天忙得很,叶修把时差忘了个一干二净。文件传输成功之后他开着页面等了近两分钟,熟悉的提示音才响起来。

 

君莫笑 20:21

[专科自考研究生要求与材料. docx]

 

迎风布阵 20:23

  • 对方已接收您发送的文件
  • 谢了。

 

短短两个字,反常地寡言。叶修搓着键盘闲聊。

 

君莫笑 20:23

最近复习怎么样啊未来的硕士?

 

迎风布阵 20:24

对方向您发起语音聊天,是否接受?

 

叶修挑了挑眉毛。魏琛很少这样懒得打字,他猜想可能是最近又要准备考试又要负责兴欣下一赛季的训练,累得够呛。叶修宽宏大量,抱着联盟发给他的笔记本电脑往宾馆的床上一躺,反正没有室友,正好公放,不用耳机也不会打扰到谁。

电话接起来之后对面倒是没立刻出声,叶修喂了好两声才听到那头魏琛低沉沙哑的一句“嗯”。

“怎么了,这么蔫儿?”叶修语气轻松。

魏琛的声音哑的很,音量特别小,听着很没精神,“没什么。”

叶修把通话音量调上去,还是听不太清楚,就挤兑起来:“饿了就去吃点东西,说话声音小得像我饿了你三年。”

这回倒是清晰的一声嗤笑,随后还是压低了的一嗓子:“他们都睡了,我怕把老板娘弄醒了就得抄家伙上来敲我。”

“睡了?”叶修下意识问了一声,再一想苏黎世跟北京差了七个小时时差,这时候魏琛那里该是凌晨三点半了,“你这么晚还不睡?”

魏琛低声笑笑:“没什么,看书呢。”

“这么好学。”叶修感叹了一句,“别弄这么晚,你又不是明天就考。”

魏琛怪笑了一声,用一种故意恶心人的恭维语气说道:“我要是睡了谁接你辛辛苦苦搞来的资料啊?”

他不过无心一说,这头叶修却给他说得一愣。倒不是被这句话怎么感动到,只是忽然想起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虽然QQ上话不多,可每次魏琛都是秒回,巧得惊人。

“你是不是什么时候都秒回?”叶修无厘头地问。

魏琛一头雾水,又很不以为然:“怎么可能,就是女朋友也不是每次都秒回啊。”

“你是说之前那个?”叶修想起第一次去吃排挡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女孩儿。

“啊,我就这么一说,”魏琛无所谓道,“没特指谁。”他“咝”了一声,“你咋有点奇怪?”

叶修下意识摇摇头,又发现魏琛看不见,才否认说“没有”。可能是晚饭吃得多了,血都往胃走,脑子有点不清楚,想东想西的。他拍拍脑袋,又提醒道:“都多晚了,等会儿你那儿就天亮了。”

电话那头响起清脆的点火声,随后是一声沉沉的呼吸,吹得叶修有点头晕,“没事儿,都这个点了,索性不睡了。”魏琛随口问,“你那边怎么样?”

叶修只好挑了点模糊的赛况说:“还行,就是张新杰时差没倒完,状态有点掉。磨合问题再有个一两天也就好了……”

魏琛突然哼笑起来,打断了叶修的话,他的声音仍压得很低,倒显得语气特别认真:“没问你这个。”他顿了顿,“你那儿八点半吧?吃饭了吗?”

这真是个无趣极了的问题,低级得像是个玩笑。

“都八点半了还能没吃吗。”

“吃什么了?”魏琛像是盯上了这个问题。

叶修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叫芝士火锅吧。”他说,“少天点的,我也不清楚。味道还行,不过我不太喜欢吃芝士。”

魏琛分享了一篇苏黎世美食地图的知乎文章过来,嘴里又说:“你别顿顿方便面就谢天谢地了,有个芝士火锅你还嫌弃。”

叶修瞄了一眼链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点开。对食物他一向没什么兴趣,能吃饱就足够,这类文章他总是搁置的。

魏琛又说到自己正在看政治,书上内容又多又烦叫人头晕。叶修说他不够爱国不够爱dang, 被魏琛骂了句“滚”。

“听沐橙说你报了很多补习班?”苏沐橙常跟陈果联系,消息灵通些,闲聊的时候说起过,叶修就无心听了一耳朵,这时候记起来就问问。

魏琛心痛地叹道:“可不是!加起来花了快十万了。”他抱怨,“叫罗辑帮找了个一对一的,去人家老师家里上课,一节课五六百,黑得不行。”他又吸了口烟,“要命的是这些个老师真他娘狠,布置起作业来简直不是人。天亮了以后九点钟就有课。”他又补充道,“听说是个江苏那头退下来的老师。名不虚传啊。”

叶修听了觉得好笑:“重新上课的感觉怎么样?”

“觉得自己当年虚度光阴呗。”魏琛笑说,“而且那老师教的一水儿的二十一二的年轻人,就我一个胡子拉碴的。”

“后悔吗?”

魏琛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回答:“不后悔。”他补充,“玩荣耀怎么可能后悔。”

叶修笑起来,笑声听着有些安心,有些释怀。

话题到这儿断了一会儿,叶修心里头突然就有些感慨,只觉得以往和他一样一副宅男相、成天把自己“老了”挂在嘴边的这个人,忽然就从新的起跑线上出发,脚上穿着一双不合码数又丑得惊人的钉鞋,朝着他无法预知的未来健步如飞。

“你真不睡?”叶修重新开口。

对面却没了回音。

叶修把音量调到最大,听见了那头绵长又安稳的呼吸声。

他弯了弯嘴角,想起QQ电话挂断的时候会有一声结束音,怕把魏琛吵醒,干脆就一直通着,又点了“静音”闭麦。想了想又戳开与罗辑的对话框。

 

君莫笑 21:39

罗辑,帮个忙。给魏琛早上上课的老师请个假,让他多睡会儿。


评论(17)

热度(214)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