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魏叶】我和我的创业男友(三)

今天状态特别不好,感觉很流水账……突然嫌弃自己


三.

叶修躺在商务舱的宽敞座椅上,不时张嘴给自己的耳朵通通气。 

前边的张佳乐盯着小电视上的电影笑个不停,所幸声音却不大。除了张佳乐和叶修,整个国家队早已睡倒一片。

叶修睡不着。张佳乐是因为兴奋,加上飞机上的电影不算很老旧,有些他以往没看过又一直想看的,更是丢不下,也不觉得困。叶修则不然。

机舱里一声尖利的哭叫惊得叶修浑身又抖了一下。他刚刚降临的睡意又被赶走了。叶修捏着手里的小耳塞,又往耳朵里塞了一次,还是以失败告终。他不太适应耳朵里塞满东西的感觉,而且航空公司提供的耳塞有些硬,塞久了有些疼痛,他只好忍着机舱里几个熊孩子的哭声,惨兮兮地试图熬过这将近十一个小时的飞机航程。

这十一个小时他睡得断断续续,常常从睡梦之中惊醒。

有那么一会儿他很想起身去找那个孩子的母亲,问问她能不能想点办法,便听到同处于经济舱的一名男乘客很客气地提醒那个中年女人,却遭到对方无理的驳斥。紧接着邻座好几个人都给男乘客帮腔,那母亲更来劲了,叫得比那孩子还尖锐。

叶修听她的论调,显然是个说不通的人,只好恨恨地长舒一口气,皱着眉头闭上眼睛,希望通过祈祷让那个孩子闭嘴。

张新杰那边也有了点动静——也难怪,本来生物钟紊乱就容易觉浅,被弄醒也是正常。

整架飞机在熬过了这嘈杂痛苦的航程之后,终于在北京落地。叶修老早就订好了回杭州的机票,因为听苏沐橙和魏琛说到了兴欣状态不好的问题。他们降落的航站楼偏偏是那个有些旧的,人声鼎沸,加上有粉丝专程接机,更是让人心烦意乱。

叶修看前面一片闪光灯,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提溜着行李箱快步去往国内航班的登机方向。

北京飞杭州大约两个小时,不长不短,对于睡眠来说着实有些尴尬。

叶修还没能做个梦,就又得排着队下飞机。

从早上起床出门到最后一班飞机降落,二十多个小时连轴转,饶是叶修这种常熬夜的也有些受不住。加上飞机上气压影响,一直就不舒服,他只觉得头疼得不行。

快到机场出口的地方是一群拿着牌子接机的,多半都是些黑车司机,或是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在他们中间站着一个特显眼的,叶修几乎是一眼就瞄到了。

魏琛来接机这件事其实是叶修没想到的。

叶修一直没买手机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因此接机就变成完全的碰运气靠缘分,出于对他本人的信任,也很少有朋友回来给他接机。

只见魏琛一件夏威夷风花衬衫,里头一件白色的老头背心,下边套了一条宽宽的黑色裤衩,脚上一双三叶草的条纹板鞋,关键是手里晃着一个牌子,上头写了四个大字“世界冠军”,表情嚣张又欠扁。

叶修推着行李朝他走过去。

“哟,冠军回来啦。”魏琛一手勾过叶修的脖子,从他手里抢走了行李箱,再把自己的手捂在他的脸上。

“干什么干什么!”叶修被捂个正着,什么也看不见,小声嚷嚷起来。

魏琛神神秘秘地一笑:“你现在在杭州,你想想你的脸要造成多大轰动行吗?”

“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叶修扒拉开魏琛的手,“没那么夸张。”

他们两个人像突然穿越回十二岁似的,幼稚地一路打打闹闹。叶修虽然没什么精神,但见着熟悉的人,换了熟悉的环境,自然舒服许多。他也没管走路的方向,只跟着魏琛一路往停车场去。魏琛从兜里掏了一把钥匙出来,遥遥一指,停在车库里一辆漂亮敦实的奥迪Q7就闪了闪眼睛。

“嚯。”叶修歪着头看看车,又转头看看魏琛,“行啊,还买商务车。新车啊?”

魏琛薅了一把叶修的头顶,鄙视:“这他妈叫SUV。”他打开副驾的门,弯腰做了个“请”,“上车吧冠军?”

叶修打了个哈欠坐进去,魏琛绕道车后,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后备箱门关上发出重重一声响,把坐在前座困得快要睡过去的叶修惊醒了。

魏琛坐进车里,挪了挪位子,扣上安全带。旁边叶修幽幽来了一句:“我忘了买意外险了。”

魏琛“靠”了一句,“去你妈的,再逼逼等会儿把你从高速上扔下去。”

叶修嗤嗤笑了笑,两手往胸前一抱,偏头靠在车窗框上闭了眼。

“这么困?”魏琛伸手把他脸上的墨镜摘了,眼睛下边青灰一片。叶修看过来的那双微睁的眼睛泛着红,想来细看应该满是红血丝。魏琛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从后座拽过来一个小枕头递过去,“你这样睡等到了地儿保准你头上有犄角,垫着。”他嘴里又嘟囔了一句,“这会儿就睡的话时差得倒个好两天。”

叶修接过枕头垫在脑袋下边,顺手搡了魏琛一把:“困,少管。”

新车上高速魏琛有些紧张。他也不算是老油条,宅了这么几十年车技也就一般。他分神把空调温度提了一度,又把手放在风口处试了试,调低了风速。他紧紧握着方向盘,不时左右看看倒车镜。

他一直忍着不敢发出什么声音,连打了个嗝都是捂着嘴打的。

直到车子停在上林苑的固定停车位,他才扭过头看向睡着的叶修。

座椅在出发接机前就被魏琛调到几乎仰躺。叶修脑袋下面枕着的那个小枕头已经快要掉落。他缩着脖子,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歪在副驾座上。他面色有些苍白,眼底糊了一圈黑眼圈,嘴唇有些干裂,原本有些虚胖的脸瘦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既清瘦又没精神。他眉毛舒展,睡姿虽然奇怪可神态却显得很舒适。

魏琛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醒醒。”他说,“到了。”

叶修仍然睡着。可能是太过困倦,状态正像是去年跟一帮职业选手抢节日副本的时候那样,魏琛又推了两下,见他一点醒转的意思都没有,嘴里刻薄地“呸”了一声,还是任劳任怨地先下车把行李卸下来,再打开副驾门,压低了身子,把叶修摆成一个大字,拽着他两只膀子一个弯腰就把人背了起来。

魏琛体格一直不错,当年跟前任还谈着的时候甚至还有过腹肌,虽然这么些年也没再练着,可力气还是不小。叶修不同于他先前背过的那个女孩儿,从绝对重量来说就要重不少,骨架子也大,胸前没有那两个圆鼓鼓的,瘦的硌人。魏琛把他背起来,小心着没让他的头撞上车门框,站直身子后颠了两下。

叶修哼了一声。

“醒了?”

又没音了。魏琛摇摇头,左手托着叶修的膝窝,右手腕勾着他的腿,伸手抓住行李箱的把手。所幸箱子是个万向轮,也省了不少力气。

到房间门口,魏琛用脚踢了踢门,过了半分钟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乔一帆,看到魏琛背着叶修的模样着实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慌张地接过箱子,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魏琛没说话,直接背着叶修上楼去了。

仍是他们俩先前住的那个房间,两张床还照原样摆着。当初陈果也问过要不要改成一张床,被魏琛拒绝了。那会儿他解释说“那个家伙肯定会再回来”,可大家都知道叶修要回家,这张床其实也不会有人再睡。苏沐橙也在留床的事上帮了腔,说是“留个念想”。魏琛就又笑着应和道:“对对对,再给它边上竖块牌子,写‘前荣耀大神叶修睡过的床’,开放合影,一张片50。这就是风景区了。”

陈果也舍不得,这床就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魏琛慢慢地把叶修放在床上,站起来狠狠吐了口气:“重死了。”掀起毯子给他往肚子上一盖,转手把空调打开,调了27度就关门出去了。

叶修回来回得平静,国内荣耀圈却并不平静。

外头荣耀玩家一个个像疯了似的庆祝,电竞之家的记者也到处忙碌着采访。谁也没想到叶修作为国家队的领队,还是缺席了回国以后的新闻发布会。

倒不是因为他老毛病犯了,实在是爬不起来。

当晚十一点多魏琛回房间准备睡觉的时候,在小台灯的灯光底下看见了叶修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和他紧紧皱着的眉头,才猛然意识到这个在荣耀里像超人一样的“第一人”病了。

“怎么回事儿?”魏琛把叶修拍醒。

叶修半睁着眼:“什么怎么回事。”他说,“困。”

魏琛往他额头上探了探,“你他妈额头能煎蛋了还困。”他开门朝外头吼一嗓子,“谁把体温计拿来!”

过了一会儿乔一帆一路小跑,手里拿着个一次性的体温计:“前辈发烧了?”

魏琛点点头:“摸起来是。量一下看看多高,高了得去医院。”

乔一帆点头,乖巧地坐在一边等着。

床上坐着的叶修还迷迷瞪瞪,也很柔顺地夹紧腋下,用五分钟把体温计捂出了一个40度。魏琛吓了一跳,拽上乔一帆,背上叶修,三个人坐上车就往医院去。

乔一帆坐在叶修旁边,魏琛去挂急诊号。大医院即使是晚上人也不少。叶修大夏天的被强制穿了长袖长裤,这会儿手里捧着乔一帆倒的热水,迟迟都没喝一口。

等了一会儿魏琛终于挂完号,捧着一堆单据走过来,对着乔一帆挥挥手:“明儿还要训练,你先回去吧。”乔一帆还要再说什么,他又用力挥挥手,“去吧没事儿。”

考虑到十一赛季比赛将近,乔一帆踌躇一会儿还是决定回去休息。

魏琛把叶修扶起来,嘴里念叨着:“刚挂了号了,二楼8诊室。难受先忍忍,一会儿看完医生就好了……”

叶修用手肘顶了他一下:“你黄少天附体啊,”他声音有些虚弱,脚步也浮得很,半靠在魏琛身上,“安静点。”

“得嘞皇上。”魏琛撇撇嘴,“起驾吧。”

叶修往前迈了两步,又猛地顿住。

“怎么了?”

叶修捂了捂肚子,又咽了口口水:“厕所在哪儿?”他有些吃力地说话,“我想吐。”

“我去……”魏琛拽起叶修就顺指示往厕所去。两人慌慌张张摇摇晃晃,差点晃进女厕所,到了门口刹住车扭头钻进男厕。叶修把手里的水杯塞给魏琛,自己冲进残障专用的无障碍隔间,抱着马桶就开始吐起来。

魏琛站在隔间门口,欲言又止了半分钟,还是进去把叶修从马桶上提起来些:“多脏,别趴上边。”他说着,蹲下身用手一下下顺着叶修的背,“吐干净会好受一点。”叶修被他顺了两下,又有些忍不住,头两次还干呕,后头吐了点实质,可毕竟回国也没吃什么东西,都是些飞机餐,只一会儿就开始呕胆汁。吐到满脸涨红,几乎快喘不过气来才稍微好一点。魏琛把手里的水递给他:“喝点。”

叶修嘴里头味道不好,勾着他还想再吐,赶紧接过漱了漱口,这才好些。

魏琛拍拍他:“去洗洗脸。”然后留在隔间里抽了马桶,拽了十来张厕纸把落到旁边的秽物也一起擦了。

他转过身,就见叶修闭眼靠在墙上,一副难受的苦瓜脸模样。

“好点没?”他走到洗手台边,打开水龙头。

叶修睨了他一眼,语气半死不活地道:“死不了。”

 

 


评论(15)

热度(164)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