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魏叶】我和我的创业男友(五)

本章开始刷暧昧剧情。掰弯的漫漫征途开始了。

离开车不远了!!!(并没有)



五.

魏琛加上了相亲对象的微信。

对方的头像是个贱兮兮的表情包,魏琛点开大图才看出来是年轻爱发/骚的刘星,下边写了行字“是谁叫本可人儿”。他忍不住笑起来,顺手把手机递给一边正抽烟的叶修:“你看,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用这种头像。”

叶修原本盯着电脑屏幕,权做消遣地陪田七几人下副本,这时候正打小Boss,他迅速把眼皮翻起来,往魏琛的手机上瞄了一眼,大约也就是半秒的功夫,又若无其事地回头打Boss。他手上忙得很,嘴上却闲着,顺从地附和:“都这样,沐橙的前段时间也换了。”

魏琛没注意过,低头点开苏沐橙的头像,只见一个脆皮鸡皱着眉头呐喊道:“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叶修没管魏琛看不看苏沐橙的新头像,反而随口问起来:“刚刚那个是你新骗到手的纯情少女吗?”

“放屁!”魏琛立刻反击,顿了一会儿才解释道:“我妈给我找的相亲对象。”

叶修立刻做出一副了然和赞同的表情:“也对,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相亲就老魏家就没人啦!”

魏琛朝他的椅子踢了一脚。

“说正经的,怎么样啊?”叶修八卦。

魏琛低头,码了一句很收敛的问好发了过去,又摇摇头说:“没怎么样,还没聊上呢,这才刚加上好友。”

叶修啧啧几声,感叹:“哎呀没想到咱们兴欣最早脱单的竟然是你这种抠脚宅男,啧啧啧。”说完还分了个眼神过来,上下扫了扫,鄙夷道:“你看看,还胡子拉碴的。”

魏琛没好气地指指叶修:“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摸着胡子问:“看起来真的很邋遢吗?”

叶修变本加厉,表情痛心疾首:“简直不能见人!长相和技术一样猥琐,太丢兴欣的脸了,以后出去千万不要说我们认识——”

魏琛狠狠蹬了叶修的椅子一脚,地面和椅子腿擦出尖锐的一声让人牙痒的噪音,叶修在座位上重重晃了一下,鼠标脱了手。副本里原本看热闹的月中眠几人顿时失去节奏,被boss好整以暇地削了一顿。

叶修倒不以为意,顾自笑得奸诈,魏琛正要欺身上前真人pk,就被微信里相亲对象的回复拉回了注意力。

 

【你好,我叫戚柒。名字挺难打的,简写77也成。】

 

魏琛一下收敛了动作,缩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行字码了一遍又一遍,删了半天也没发出去。

 

【对了,原本约好的这周六晚上见面,但老板突然说要加班,要不然我们换个时间吧?】

 

魏琛心里不上不下地吊着,既有些期待,又着实怕得很,颤颤巍巍回了个“好”。叶修继续把副本下完,嘴里的烟快烧到烟嘴了,他把烟掐了,又把腿曲起来放在椅子上。陈果当时买椅子时千挑万选,选了最舒服的软包,这会儿叶修窝进椅子里,左脚大拇指上吊着人字拖,捧着水杯喝水。

魏琛抬头的时候就见叶修这个姿势看着他,姿态慵懒眼神揶揄。

“干嘛。”

叶修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个样子百年一遇而已。”

魏琛莫名其妙:“什么样子?”

“一副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模样。”

魏琛一脸吃惊地看着叶修:“你说我像你?”

叶修抬脚把自己拇指上的人字拖甩向魏琛,人字拖带着几根棕色的纠成团的长发在空中转了两圈,飞进了魏琛怀里。

 

【我听杨阿姨说,你是运动员?】戚柒说。

 

魏琛顿时捂住了脸。

 

魏琛:【没有没有,不是不是】

戚柒:【那是什么?】

魏琛:【我……就、搞电竞的。】

戚柒:【[我的天哪.jpg]】

魏琛:【咋了】

戚柒:【你真的是那个魏琛!】

戚柒:【实不相瞒,我已经是个八年的荣耀粉了。当时杨阿姨给我看你的照片,我还不敢信,后来躲躲闪闪地跟我说你是运动员,我就知道是你了。见面可以给我你的签名吗?】

 

魏琛被戚柒搞得有些懵,合着相亲变成粉丝见面会了。

“怎么?”叶修问,“被你粗犷的问好方式吓跑了?”

魏琛摇摇头:“不是,”他还有些愣,“这是个荣耀老玩家。”

叶修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很好的开头。”

 

戚柒:【啊还有,可以帮我要一下叶修的签名照吗?】

 

得,还是个叶粉。

 

相亲约在了下周的周五晚上,魏琛猜想归国精英的喜好,定了一家很小资情调的西餐厅。这几日还搜索着最近上线的电影,甚至向苏沐橙打听。

本以为一切都顺顺利利,他的人生也该踏向另一个正轨,却半路给某人拽了一把,自此在人生的邪门歪道上一去不复返了。

 

这事儿还得从叶修身上说起。

那日正巧是叶秋从北京飞过来,在杭州有个生意要谈。当年叶秋和叶修是同一所中学,中学分高中部和初中部,叶修读到初中就跑了,叶秋留下来一直读到了高中。不少当时的同班同学都是这样,一路陪伴彼此六年的时光。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原本同学群里就在说聚会的事儿,又恰巧不少人因为大学原因辗转到了江浙一带发展,干脆就办了一场江浙地区的同学聚会。由于叶秋发展不错,在圈子里算是挺有号召力,就定在了杭州办。

本来是件好事,叶秋顺带叫上了叶修,甚至怕他不去,特意绕了弯叫叶妈妈打电话远程督促。嘴上说要哥哥学习社会上的社交手段,实际就是幼稚的报复心理而已。

哪晓得到了那天突然客户又折腾了点幺蛾子,非点名要叶秋陪着应酬一顿晚饭,恰巧撞上了同学会。叶秋忙得不行,只答应了叶修晚上去接他,别的也就没在意了。

叶修也没当回事,也就去了。

大圆桌上一水的北京人,叶修到得有些晚,大多数都已经喝上了。桌上不少都是生面孔,有些是叶秋的高中同学,有些是老朋友带来一起玩的朋友,或是老婆。有几个都抱了娃,孩子到处跑跑跳跳,闹的人头疼。

有个剃了圆寸的熟人站起来,一把拽过叶修,另一手就把酒杯塞进他手里:“迟了迟了,自罚三杯!”

其他的都跟着起哄。

叶修把酒杯放下,推脱道:“我酒量一般,等会儿醉了耍酒疯可要大杀四方的。”

圆寸头刚从部队下来,最听不得这种推托之词,一巴掌拍在叶修肩膀上:“太不给面子了吧!当年书读一半把兄弟们丢下,现在连杯酒也不喝……来来,感情深一口闷,你放心,就是耍酒疯也有哥们我罩着,不碍事。”他亮亮自己的肌肉,“杀不到谁!”

旁边一个穿白衬衫的也凑热闹:“喝醉了顶多都是杀咱班上的单身姑娘啊,这杀法我恨不得多醉几回!”

圆寸头回头笑说:“别想了,你能跟人叶修比?”他一手勾住叶修的肩膀,“人家可是世界冠军的领队!”他像是要证明什么,转头盯住叶修问,“是不是?”

叶修看他满脸通红,多半是有些喝大了,这种人与他多说无益,只好点点头认下,端起酒杯:“我酒量不行,再说,职业特殊性,酒也喝不多,意思一下就完了。”白酒杯子小,他抿了一口,被辣的皱起眉头,随后坐在一个不大起眼的位置。

圆寸头重新把酒杯塞进叶修手里,像是盯住了他似的。喝大了酒,人说话也没了分寸,开口就是一句:“你不是退役了吗,喝点酒怕什么!”他这会儿说话活像叶修他爸,“这人走上社会啊,有些东西就得学。你能一辈子不给领导敬酒啊?咱们都是老同学,自己人,凑一起喝点酒不碍事!你趁着机会练练酒量,多好!”

叶修垂眸,大约有十多秒都没说话。

圆寸头话有些过,可毕竟与大家更相熟,一时间帮着叶修的竟一个也没有,这十几秒空落落的,气氛一下冷凝下来。

叶修是随和,却不圆滑。绝对的实力和崇尚自由的本性叫他从没向谁低声下气过,圆寸头说着叶修最懒得听的话,摆出一副教训人的口气,好似他是叶修的长辈。若这会儿任由他逼着喝了,这一整个晚上都别想躲过去了。

他忽地笑了一声,低眉顺眼的,也没直视圆寸头的眼睛,反倒很随意地说:“谢了,不过我十五就上社会了,这么多年,也确实没有过领导。”他顿了顿,“以后多半也不会有。”

圆寸头瞪圆了眼睛。

叶修把桌上的小酒杯端起来,遥遥一举:“得了,今天您是我领导。”他嘴上说着,实际却不是这回事,“干了。”他说完把剩下的小半杯喝了。他把酒杯放下,又补了一句,“我上半年拿冠军的时候,也就这么一杯。”

言下之意是警告圆寸头不要得寸进尺。

气氛尴尬了起来。有几个已经上前拉住了圆寸头,悄悄说了几句“算了算了”,把他拉回了座位上。

叶修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问自家弟弟借的手机,看时间太早,猜测叶秋那头还没结束,只好登了QQ开始骚扰兴欣群和职业选手群。

一开始兴欣还有方锐回一回,后边大家就不怎么说话了。乔一帆冒出来解释说在复盘,叶修也不好当场开视频,只好作罢。职业选手群也是如此。

叶修难得体会到退役以后的清闲——清闲到与所有的职业选手都有了时差。

他只好打开与魏琛的对话框。

 

君莫笑:

跟着他们复盘呢?

 

迎风布阵:

没。我在上林苑刮胡子。

 

君莫笑:

上次说着玩,你还真信?

 

迎风布阵:

你的话我怎么可能信!老夫就是留胡子也帅裂苍穹ok?

 

君莫笑:

【O几把K. jpg】

 

迎风布阵:

我就是翻翻帖子,看到蛮多小姑娘都不喜欢留胡子的。

 

君莫笑:

这年头不是流行大叔吗

 

迎风布阵:

你想多了。周泽楷是大叔吗?还不是受欢迎。

 

君莫笑:

颜值胜过一切。没有小周的绝对颜值你还好意思拿他举例……

 

迎风布阵:

对了,您那个同学聚会,怎么样?

 

君莫笑:

劝酒天堂。

 

迎风布阵:

嚯,那你小心着点,别醉的找不着北倒路边上睡了。

 

君莫笑:

有空吗?

 

迎风布阵:

啊?

 

君莫笑:

刚喝了一杯,不大舒服,不想跟他们聊,你过半个小时出发接我。

 

迎风布阵:

……

有打赏没有啊陛下?

 

君莫笑:

小魏子若办事得力,赏辣炒花甲三顿

 

迎风布阵:

我可去您妈的吧

花甲就把我打发了?

 

君莫笑:

说正经的呢。组织需要你!

 

迎风布阵:

得令。

你再忍忍,别的不重要,先保住菊花。

 

君莫笑:

【拍黄瓜. jpg】

哥为你保住黄瓜就成。

 

迎风布阵:

我靠!我以为你不会说荤段子!

 

君莫笑:

有你这毒瘤,我能不被传染吗

 

坐在对面的圆寸头似乎又蠢蠢欲动起来,也不知道究竟叶修怎么惹着他了,三番两次要给他敬酒。饶是叶修绕话功夫了得,还是被死缠烂打着多喝了两杯。叶修吃了亏,也不叫圆寸头好过,每回被迫喝了也要坑着他多喝几杯。

喝的都是实打实的白酒,推杯换盏之下圆寸头就快不行了。叶修输在酒量,勉强撑着思维清晰,可身体状态却告诉他不能再喝了。

他低头给魏琛发消息。

 

君莫笑:

人呢?

 

迎风布阵:

包厢号?

 

君莫笑:

233山海厅

 

叶修发过去没过一分钟就有人敲响了包厢门。

初中的女班长喊了声“请进”,魏琛就出现在了门口。他把胡子剃了,却没全剃完,用刮刀修了个漂亮干净的轮廓出来,抛弃了往日买的最多的夏威夷风花衬衫,难得选了件最朴实的白色t恤,露出有几分肌肉线条的手臂来。腕上戴了块用来装样的手表,休闲的深色牛仔裤和平时开车用的跑鞋。看着有几分帅气。

“抱歉,某人的管家婆弟弟放心不下,托我送叶修回家。”魏琛走到叶修旁边,“我晚上还有点急事,晚了我就接不了他了,打扰了,抱歉。”

旁边的几个还有什么话想说,却被魏琛快速又利落扶起叶修的动作堵住,只好放他们离开了。

“看他傲的!”圆寸头见两人走了,没好气地嚷了一声,“咱班老孙升了副科也没这么不给面子!”

白衬衫推了推他,嘴里念着算了,眼睛里却也是赞同的。又凑到窗口去看魏琛的车,见是奥迪Q7,撇撇嘴道:“人家有的是有钱的朋友,又有个有钱的弟弟,家里也有背景,冠军也拿得多,可不厉害么。一公子爷,傲些也不算事儿。”

圆寸头嗤笑一声:“老北京公子爷多了,他不就是个打游戏的。”

 

魏琛把叶修扶上车。

“你说你,”魏琛笑,“我说什么来着,同学会没劲,去了干什么。”他边说边给叶修扣上安全带,“这不自讨苦吃。”

叶修问:“说得好像你多有经验。”

魏琛关上副驾的门,绕到驾驶座:“那可不。我好歹比你多了七年多的教育生涯好嘛,好两批老同学的,每年都要聚一聚的。”他踩下油门,“无非都是些攀比的事儿。说说今年谁谁谁升职了,谁谁谁结婚了,借着聚会名义装逼罢了。”

叶修笑笑:“说的挺对。”

“怎么,你同学吹牛了?”

叶修点头:“是啊。他们说以前班里那个成绩特差的考了公务员,这两年升副科了,挺厉害的。”

魏琛安慰:“哪有你厉害,你赛季冠军拿了四个,搁霸图能气死张佳乐,副科有什么了不起的。”

“人家的生活不一样。”叶修转头看他,“你也不一样。”

魏琛一愣:“怎么说?”

“很快你也要读研,工作,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叶修靠在椅背上,“很快就跟他们同流合污了。”

魏琛下意识想反驳,可也的确无话可说。一时间车里就沉默下来。

叶修把车窗摇下来,夏日的晚风吹进车里,给闷热的空间带来点凉意。他们像是同时被什么东西戳中了一些一直不想碰触的话题,变得有些低沉。

下车的时候叶修腿有些软。SUV的车门又高,魏琛从驾驶座出来绕过来的时候正巧被崴到脚的叶修砸了个正着。

他的呼吸带着点浅浅的酒气和烟味,扫过魏琛的鼻尖,又落到他的脖子。魏琛一把扶住叶修的肩膀,蓦然有些发愣。叶修倒在他怀里的这个场景猛然之间让他想起他第一次与恋人拥抱时的场景,学校的塑胶跑道上夏日带着草叶味道的晚风吹起女孩儿的头发,发丝拂在他的脸上有些发痒。他想起那是女孩儿身上的温度,抱起来柔软的触感,以及带着一点果香的香水味道。

那时有多心动,这会儿就有多害怕。

魏琛猛然推开了叶修。这动作力度不大,却有些突然,叶修没站稳,后脑勺撞了一下车门。他“咝”了一声,揉了揉头顶,朝着魏琛瞪了一眼:“谋杀啊?”

魏琛道了声对不起,慌忙拉开了些距离。他觉得可能是叶修身上的酒味叫他有些神志不清,才会想起那些莫名其妙的往事。

像是要摆脱这种奇怪的氛围,魏琛岔了个话题:“你接下来是不是就一直做兴欣的指导和国家队领队?”

“差不多吧。”叶修把手插进口袋里。

“除了工作呢?”魏琛随口问道,“光我妈给我安排相亲对象,你这儿孤家寡人的,多可怜啊。”

叶修没说话,就这么扭过头盯着魏琛。夜晚的霓虹灯在他的眼睛里映出细碎的光点,像是星辰撒进了瀚海。

“不急。”叶修说,“早着呢,倒是你,最好快些发我喜糖吃。”

 


评论(22)

热度(192)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