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全职大侦探】第一案-神之坠落(1)

      故事发生时间是瞎编的,案件本身只是套用电竞背景,这里所有人物设定都是娱乐圈明星,不是全职原著设定。人物关系是全新的。
     粮食向,无cp

       侦探一名:张花花(饰演者:张佳乐)

       嫌疑人五名:楚女神(楚云秀);邱队员(邱非);孙新秀(孙翔);叶大神(叶修);叶总裁(叶秋)

       本章包括流程 - 有请嫌疑人+不在场证明阐述

       张佳乐身上套着一件大号的夹克,手里拎着一袋水果,哆哆嗦嗦地冲进演播厅简陋的假门,门楣上头亮着鲜红的四个霓虹大字——RY战队。他白色的帆布板鞋潮了,溅了不少泥点子,外套也湿了一半,看着狼狈得很。他在门口掸了掸收起的折叠伞,上头的水滴挥得到处都是。

    “哎!”迎面走过来的人叫了一声,“小心点甩。”他抖了抖绀色双排扣西装上几滴张佳乐的杰作,有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张佳乐见鬼似的叫了一嗓子:“嗬!叶大神你怎么乱穿衣服?”

    那人撇撇嘴,捏着胸前别着的小牌牌凑上前:“看看字。”

    张佳乐“哦”了两声,阴阳怪气地来了句“总裁好”,顺口隔空损了一把叶大神:“我就说那家伙哪儿来的钱和品味买高级货。”又见叶总裁形色匆匆的模样,八卦之心顿起:“叶总裁急着干什么去?”

    叶总裁指了指前边靠右的房间:“这不是商量生意晚了,准备请大家吃个宵夜,正要去叫甄队长呢。”

    节目没什么资金,又为了房间看得清楚,现场没有搭建墙体,隔着老远张佳乐就瞄到了远处正趴在地上的一具假人。看叶秋这么个认真演戏的模样,不正经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他把夹克裹得紧了些:“宵夜啊,我也没吃,能蹭不?”

    叶秋抿抿嘴,知道张佳乐又要走题,赶紧要把人拽回来:“我要请我投资的战队队员吃宵夜。”他说着,又假模假样地转转眼珠,提议道:“晚上甄队长吃得挺饱,我怕他不想去,你要能说动他我就让你蹭宵夜。”

    张佳乐面上笑嘻嘻,嘴里又嘀咕。话筒没收着声,叶秋倒听着什么“宵夜”“吃出人命”之类的词,心里就想着得隔绝张佳乐和黄少天接触,不然两个大好爱豆上节目变身话唠和吐槽狂人可怎好。两人并肩往甄队长房间去。

    灰白色的简易门框隔出一块十平米的房间。房间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瓶瓶罐罐四处倾倒。地面正中央倒着个人,右手半举着,两腿分开做出爬行的动作,只是人偶粗制,姿势看着显得有几分妖娆。地上一大滩的血,看着的确有几分吓人。

    张佳乐在娱乐圈素称戏精,浮夸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鬼叫一声,指着地上的人偶捏着嗓子装相道:“怎么有个死人!”他缩起肩膀捏出女声,拍拍小心脏:“吓死爷爷了~”

    叶秋没理他,对着镜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往里头走,二话不说先在人偶旁边蹲了下来。

    张佳乐又把嗓子压粗,拽住叶秋的领子质问道:“你怎么这么淡定?是不是事先就知道?”叶秋没回话,只伸手摸了摸人偶背上那把刀的柄。张佳乐瞧着自己被无视,气的很,又问:“你是不是来过现场?”

    叶秋站直了,又抚平自己的西装:“干嘛告诉你?“

    “哼哼!”张佳乐昂起头挺起胸,趾高气昂地从手里提着的水果袋里掏出一块板子,“实不相瞒,在下追了每一集的名侦探柯南,不但脑子好手速快,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好侦探!”他把两只手背在身后,吩咐说:“小叶子,快给我把其他嫌疑人带到。”

    叶秋顺势一躬身,嘴里接了一句:“得令,老佛爷。”然后没等张佳乐骂回去,皮鞋底一抹油,蹭一下就跑了。

    张佳乐勾着下巴插着腰,叶修过来的时候就见他距离包租婆只差一头卷发器的姿势,本来整理好的严肃表情一下子就破功了。

    叶修瞄了一眼地上躺着的NPC,指了指自己:“你叫我?”见张侦探恶狠狠地点头,隐约露出衣服里的身份牌,上书三个字“张花花”,就觉得自己可能是来了个搞笑节目,“张花花?”他指指张佳乐,才压好的声线又抖动起来。

    张佳乐表情更狰狞了:“笑!都给我笑!”

    “你说的啊。”叶修张大嘴准备开笑,又被张佳乐出尔反尔地勒令闭嘴。

    张佳乐拽拽地问:“你谁啊?”

    “你是不是职业选手啊,连我也不认识?”叶修多此一举地整了整其实没什么形状的卫衣领子,正色道:“过来参见你叶大神。”

    “靠!”张佳乐大声喊道:“好了这期结束了,凶手是叶修!发工钱发工钱我回家了!不录了!”

    “这么快找到凶手了?”门口响起清脆的高跟鞋声,啪嗒啪嗒地叫张佳乐想起高中年级主任的绝世风采,“那我回去了。”

    “美女等一等!”张佳乐喝住刚进门又转身的女生。叶修在旁边撇撇嘴。

    一件看着很休闲的连衣裙,罩了件飞行外套,一头有些湿漉漉的大波浪卷发,妆不浓,可眉眼中透着股凌厉。身份牌上“楚女神”揭示了她的身份。

    楚云秀没说两句话,被横冲直撞进来的黄头发年轻人撞到了一边。她一把拉住他:“孙新秀,跑那么急干什么?”

    孙新秀兴奋地指指甄队长房间:“叶总裁说甄队长死了,我去看看那个破烂玩意儿什么惨样。”

    楚女神一愣:“死了?”她又念了一遍,“怎么就死了……”

    张佳乐在房间里暗道一声:“有演技。”又扭头日常损叶修,“比你好,看你进来演的什么玩意儿。”

    孙翔风风火火冲进房间,看着满屋狼藉和地上的尸体,插着腰仰天大笑三声:“人贱有天收!”张佳乐肃着脸,听到他幸灾乐祸的话皱起了眉头。随后是一阵急速的高跟鞋落地的啪嗒声,楚云秀把孙翔拨到一边,看着地上的尸体,眼睛里流露出明显的恨意,她的身体微微发抖,仿佛忍到极致似的,抬起脚就往人偶身上踹。

    “哎哎哎!”张佳乐一把架住楚云秀,制止道:“挑战侦探尊严啊!不给破坏现场!”

    楚云秀喘着粗气站到一边。一旁一直抱着手看戏的叶修朝她竖了竖拇指,楚云秀淡淡地笑笑,摆了摆手。这边戏刚唱完,那头叶总裁领着邱队员进了屋。

    邱队员看着尸体有些惊讶,随后又露出微笑。他抬头看了看叶修,叶修也看向他。邱队员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你看他干嘛?”张佳乐贴着邱非问,两根食指交错着指向刚刚偷偷对视的两人,“奸情?”

    叶修“呸”了一句:“你什么时候给我配个不违法的奸情搭档?”

    “我就不!”张佳乐抬完杠,清了清嗓子,捧着手里的侦探小板板读着:“现在是2020年6月28日晚上23点整,职业电竞战队RY战队的甄队长被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内。我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其他市职业战队的队员,与甄队长不曾有冲突,因此今天就由我作为侦探,带领大家找出真凶。”他扬手一指,“现在让我们去一个空旷点的地方做一下不在场证明阐述。”

    六个大明星一字排开坐在“公司大厅”,张佳乐坐在中间,手里拿着纸笔,开始在余下五个人里点兵点将。

    “点到你了,邱队员你先。”张佳乐做好记笔记的准备,“先介绍一下自己再说今天的行动线。”

    邱非坐直了些:“我是邱队员,是这家叫RY的豪门战队的队员。”

    “跟死者的关系是?”

    “他是我的队长。”邱非回答,“不过我心中的队长只有一个。”

    张佳乐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他身边坐着的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他扭头看过来,就见叶修拍拍自己的胸脯,嘴里骄傲道:“我我我。”张佳乐反手推了叶修一把:“烦不烦。”抬抬下巴示意邱非继续。

    “今天晚上七点我们战队加上贾经理一起聚餐,叶总请的客。八点半吃完回来。我在房间休息了半小时,然后九点开了小号去游戏里竞技场打了两盘,又到公会帮刷了点材料——”

    张佳乐听到这儿忽然吼了一嗓子:“职业选手虐菜无耻!”吼完又像自己什么也没说过似的问邱非游戏打到几点。

    邱非还真的认真道了个歉说虐菜有错,完了接着说:“大概到九点五十的时候我回了趟我房间拿东西,十点的时候正好碰到甄,我就顺便跟他聊了点私事。”

    “什么事?”张佳乐问。

    邱非“嗯”了半天没“嗯”出什么来,张佳乐只好放过:“然后呢?”

    “十点十分的样子吧,我跟他聊完了,我就回训练室了,一直待到11点05叶总裁跟我说甄队长死了。”邱非说完以后好像欲言又止。张佳乐叫他有话就说,他就朝脸上比划了一下:“我十点见到他的时候,他脸上有伤,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他手里提着个药店的塑料袋。”

    张佳乐点点头:“嗯好,我记下了。”紧跟着问:“训练室有人吗?”

    邱非摇头。

    “那就是没人给你作证咯?”

    “对。”邱非老实承认。

    张佳乐拿手肘定了定叶修:“到你了大神。”

    叶修翘起二郎腿:“我,叶大神,全职业圈知名三冠选手。我虽然已经退役但江湖还流传着有关我的传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我打不过的关卡,没有我战不胜的对手。”

    “牛的你,你咋不九连冠呢?”张佳乐狠狠道。

    叶修笑:“那不是为了给你留点机会吗,谁知道你运这么背四亚在手啊?”

    “时间线!”张佳乐提醒。

    “哥现在在隔壁网吧做网管。因为晚上11点我得上晚班,我生物钟昼夜颠倒,大概晚上六点多才醒,在网游里打了会儿材料,刷完几次冰霜森林就饿了,所以9点40的时候我就出门吃了点饭,顺便办了点私事。大概10点25吧,我就回网吧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够做很多事了。”张佳乐暗示,“什么私事要这么久?”

    叶修提醒说:“不是说了是吃饭加私事嘛。私事大概办了二十分钟吧,至于是什么事你自己查。你问了我就说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下一个是叶总裁。

    “我是叶大神的孪生弟弟,不过比哥哥有钱很多、有出息很多。我作息优良,没有网瘾,不是职业圈的人。毕业于Q大的化学专业,硕士修的是金融管理。”张佳乐撇嘴说:“不是一家人不吹一家牛啊,祖传自恋是不是……”

    叶秋没理他:“我出现在这儿呢,是因为最近政策变动,我觉得投资电竞挺有前景的,所以就过来找RY战队商量投资的事。”

    张佳乐觉得奇怪:“为什么时间定的这么晚?”

    叶总裁表情很是苦恼:“我也不想的,我最近行程很紧,离开的机票定的是明天一大早,今天飞机又晚点了三个多小时,我到的时候就已经快天黑了。”

    “你具体时间线是?”

    “今天我的飞机实际落地时间是下午三点,进城的时候堵车,我到RY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左右,聊生意到六点半我就带大家去聚餐。七点的时候到的餐厅,八点半的时候离开,九点回到公司,队员们就都各自回房间休息或者训练,我就跟贾经理在会议室继续谈。大概十一点不到的样子,我们都有点饿,正好明天又是周末,所以就想再带着大家吃一顿宵夜。然后就碰上你了。”

    张佳乐皱皱眉头:“你怎么这么干净?”他追问,“你今天除了聚餐,有没有单独见过甄队长?”

    叶秋摇头。

    “到我了吗?”楚云秀指指自己。

    张佳乐摆手:“你旁边孙新秀要急死了。”他说,“你再不让他说等会儿他把自己时间线全忘了。”

    楚云秀被逗笑了,又靠回椅子上,左右悠闲地转了转。

    “我先说。我是上赛季的最佳新人,刚转会到RY没多久。甄是我队长,不过我觉得他水平不如我。我今天九点跟大家一起回了公司,然后就回宿舍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然后就去处理了一下。”

    “几点?”

    孙翔想了一下:“九点半。大概九点四十五的样子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房间了。”

    “你今天聚餐之后有见过甄吗?”

    孙翔学着邱非的方法,拖长了音“嗯”了好几秒,张佳乐点点头很自信地在本子上写下并读出来:“见过。”

    “你怎么知道!”孙翔瞪眼。

    张佳乐没回答,只问他:“你傻吗?”问完自己回答道:“是傻。”

    “你回房间干嘛了?有人证明你在房间吗?”张佳乐继续问。

    孙翔否认:“我回去以后不太想训练,就刷了会儿视频。”

    叶修抬眼:“里番?”

    “去你的。”孙翔隔空朝叶修踢了一脚,被张佳乐拦下来。

    “视频的话不需要有人操作,所以你有时间作案对吧。”张佳乐自说自话,“你几点见到的甄?”

    孙翔之前的含糊其辞已经被识破,只好回答:“九点半啊。我去找甄有点事儿。”

    张花花侦探长舒一口气,问到排在最后的楚云秀。

    “我是联盟一枝花,楚女神。”楚云秀端坐着,食指把玩着坠在肩膀的头发,“也是RY的副队长。甄是我的同事,半个上级。我今天没见过甄。”

    “嗯?”张佳乐一愣,“你是唯一一个明确说自己没见过的。”

    楚云秀点点头:“对啊,我是没见过。同样的,跟大家聚完餐九点回来以后我就在自己房间休息了。因为我晚上一般十一点就要睡了,九点之后我一般都要卸妆啊护肤啊,弄完一套就十点了,我还要做会儿瑜伽拉伸一下,最后洗个澡吹个头睡觉。”她撩起自己头发,“你们叫我叫的急,我都没来得及把头发吹干。啧,明天要不好看了。”

    张佳乐本质还是个糙汉,不太懂精致电竞女孩的生活习性,只觉得听着都头大,流程记下来以后标记了一句“没有证人”在笔记边上。

    他环顾了一下,每个嫌疑人都已经阐述过了各自的时间线,张佳乐提了提声线:“我总结一下。目前只有叶总裁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楚女神、叶总裁声称自己没有在聚餐后见过甄队长。那么根据各位的证词,最后一个见到甄队长的应该是邱队员,在晚上十点,这个时候甄据称还是活着的,所以初步判断甄的死亡时间是在22:00到23:00这一小时内。”他顿了顿,“大家时间线除了叶总都很模糊啊,而且还有一些疑点,比如甄脸上的伤哪儿来的。根据时间线能得到的信息其实不多,所以还请大家在搜证的时候给点力。”他站起来,“现在分个组。”

    叶秋站到张佳乐旁边:“我跟侦探一起。”

    张佳乐让了一大步:“我才不跟姓叶的一起!我要老实人,来来孙新秀和邱队员,跟大哥走!”

    “好的张花花大哥。”邱非跟在张佳乐后头,嘴里应了一句。


有没有人猜猜凶手?

评论(6)

热度(54)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