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全职大侦探】第一案-神之坠落(2)

    第一轮现场搜证。


    现场划为:甄队长房间,楚女神房间,邱队员房间,孙新秀房间,叶大神房间,叶总裁房间,会议室(用于不在场证明阐述)。


    玩家分为两组。


    第一组:张花花,邱队员,孙新秀


    第二组:楚女神,叶大神,叶总裁


    第一轮搜证开始。


    开场的时候孙翔一骑绝尘,直接就往叶大神的房间里面钻,张佳乐在后头用办案手机拉着邱非疯狂自拍。邱非敷衍地陪笑,拍了两张就推辞说时间过得快,跟着就去了孙新秀房间。一边正在叶大神房里翻箱倒柜的孙翔大吼一声:“是不是兄弟?怎么当我面搜我!”


    邱非背对着孙翔,满面严肃之下忽然间朝孙翔抖了抖屁股,一副“你奈我何”的狡猾样。


    张佳乐拿手机换了八个角度,连续快拍了二十张自拍,才慢悠悠地回到甄队长房间,观察案发现场。


    房间里很显然是被人大肆翻动过。桌面上反常地空了一块,张佳乐拿手比划了大小,觉得可能是笔记本电脑,且外接机械键盘还留在房间里。他在键盘下边摸了半天,摸到一沓子薄薄的纸,抽出来一看是一些快递单据。


    单据上的寄出地址各异,遍布全国各地,还有几张的寄出地址奇怪地写着“地狱十八层”之类意义不良的地址,而收件人无一例外地都写着RY战队孙新秀。张佳乐一边拿出手机拍照,一边喊孙翔:“孙新秀你是不是跟甄队长有奸情?”


    孙翔在叶大神房间里大声反驳:“你怎么见谁都有奸情!红娘转世吗!”


    张佳乐大笑不止,绕过书桌在人偶身边蹲下。


    匕首插在后心,身下有大片大片的血迹。张佳乐在甄队长身上摸来摸去,摸到头发的时候感觉湿乎乎的,低头一看竟然沾了满手的血。他叫了一声,隔壁孙新秀房间里的邱非一边问着“怎么了怎么了”,一边跑过来观察情况。


    张佳乐跪在甄队长身边,用手拨开他的头发,邱非也蹲下来,张佳乐指着人偶的后脑说:“钝器击打伤哦。”说着开始在房间里找可能的钝器。


    邱非则把尸体翻过身来,仔细地查看他面部的伤势。


    甄队长的脸上有几处发青浮肿的伤痕,看起来像是被人打的。邱非问张佳乐:“说在我之前见过甄的是不是孙新秀?”


    张佳乐从地上抄起一个深色的烟灰缸,随口回答:“对啊,九点半。”


    “你说他脸上的伤是不是孙打的?”


    张佳乐放下烟灰缸,蹲回尸体旁边瞧了一会儿:“按照时间来说应该是。”他扬声叫孙翔:“孙!你是不是打甄了?”


    孙翔叫道:“他活该!”


    邱非在角落里发现了药店的塑料袋子,里头是创可贴和云南白药。还有一张药店的小票,上头有结账的时间21:55。他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摆在人偶脸边上,一起拍了照。


    张佳乐还是对那个烟灰缸念念不忘,抄底摸了一把,不出意外又糊了一手血。他勾起嘴角得意地笑起来,摇头晃脑地拿手机拍照,嘴里哼着歌,拍完了看看自己的手,又曲不成调地唱了句:“今天的节目真补血。”完了从邱非后头过的时候特意把自己一双血手走他眼前挥了一把,吓得邱非一哆嗦。


    邱非撇撇嘴又回了孙新秀的房间。房间里放了很多的快递盒,从各个省寄过来的,甚至还有来自地狱十八层的。邱非随手拿了一个,盒子很轻,打开以后是一团报纸,把报纸拆开,里头放了一堆刀片,还沾了仿真的血。乍一看特别吓人。邱非原本以为是粉丝寄的,看到刀片才觉得不对劲,一连又开了好几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不吉利的很。


    “孙前辈好可怜啊。”邱非越过“皇帝的围墙”向甄队长屋里的张佳乐说,为了佐证他的结论,还把手里提着的几个小盒子亮出来。张佳乐一看那些刀片啊仿真手指啊就明白过来那些快递单是怎么回事。


    “哦!”张佳乐指着地上的人偶,“甄寄的。甄有快递单。”


    邱非啧啧两声,低头把一地的盒子拍下来。


    孙新秀桌上的电脑是关机的,邱非按了电源键,又输入了孙翔的生日作为密码,成功打开电脑。点开浏览器,历史记录里是他的微博。孙新秀的微博设置了关注才能评论的功能,但即使如此他的微博下面也一片骂声。


    “你这个渣男。自大狂光会吹牛不会拿冠军……”邱非随便读了几条,内容都恶毒的很,但又似乎有孙新秀本人的原因。他把评论页面也都拍下来。


    桌面的Outlook里有邮件记录。最新的一封是“小事情侦探社”发来的调查报告。邱非打开附加文件,报告标题是“关于孙新秀微博谣言的调查报告”,里面说评论里所提及的“渣男”、“自大狂”等等谣言都是来源于一个叫“zdzsjdy”的微博小号,经过追查,该小号注册和使用的IP地址正是甄队长的。而且有非常多关注了还天天评论里骂孙新秀的账号是甄队长花钱购买的水军。


    “他知道!”邱非感叹了一声。


    “知道什么?”张佳乐凑了过来。


    邱非指了指屏幕:“孙一直被微博水军黑,所以委托侦探社调查了。”


    张佳乐给邱非竖了大拇指,然后转头又去搜邱队员的房间。


    邱非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另一头孙翔感觉自己来到了证据的海洋。


    叶大神住在一个非常狭小的房间,里面堆放了很多的家电杂物。孙翔左拍拍右拍拍,可疑的不可疑的一通乱拍,只求多不求对。不过总归还是有些发现。


    首先是藏在枕套里的笔记本电脑。孙翔试了半天叶修的生日,怎么都进不去,只好拍了照放在一边。


    翻衣柜的时候竟然又翻到一台笔记本电脑,用叶修生日打开电脑以后孙翔才明白过来之前那个不是叶大神的电脑。于是愤愤地一巴掌敲在叶大神的电脑上:“太狡猾了!”


    打开的电脑自动登录了QQ,里面有与叶总裁的聊天记录。


    “弟弟,我想离开RY,但是手头紧付不起违约金,你要是方便的话借我一些周转一下……”孙翔读出声来,“没问题哥哥,要多少你说……我靠两千万!他怎么不去抢啊?”孙翔看见两千万的违约金,顿时又觉得叶修可怜,路见不平地吼了一声。兴奋地把记录拍下来,又打开一段与“on time forever律师事务所”的邮件来往。


    叶大神在向一个“不重要的律师”咨询起诉甄队长敲诈勒索罪名胜诉的可能性。


    孙翔本能地觉得敲诈勒索这个很有意思,但也搞不清前因后果。


    翻了翻觉得电脑里没什么了,就爬起来搜实物证据。整个房间狭小昏暗,可以说是脏乱差典范,不过最显眼的是书桌上方的小书架里并排安放的三座金光灿灿的冠军奖杯。奖杯用玻璃罩扣住防尘,排列得近乎强迫症般的整齐,能看出叶大神对奖杯的在意。


    同样放在书架上的还有厚厚一沓计划书,里面详细地写着新战队的训练计划和装备制作所需的材料需求清单。孙翔把它们拍下来,认为这是叶大神要在职业上压倒甄队长的野心的体现。


    或许是孙翔在搜证方面有些天赋,他开始拆家具。在几乎拆了书桌所有抽屉之后,终于对转椅动了手,并在其坐垫的海绵里头找到了叶大神的手机。


    手机同样是用生日做密码,解开以后桌面上只有三个软件,一个是相册,一个是支付宝,一个是信息。孙翔点开支付宝账单,看见叶大神在大约四五年前就开始资助已经退役又比较潦倒的老友,为此耗费了很多的钱。孙翔又去拆出来的抽屉里翻到了叶大神的存折,里头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存款。


    他猜想,这大约也是叶大神没有钱付违约金的原因。


    信息里大多是甄队长一年前发的炫耀和讥讽的短信。孙翔知道,那个时候叶大神刚刚付完违约金,从RY离开,还没有像现在一样领一支自己的队在挑战赛里打拼,正是人生最黯然的时候。甄队长在短信中极尽讥讽之能事,嘲笑叶大神是个没能力的穷鬼,这辈子只能做做网管了此残生。


    相册里出现了新的线索,是叶大神拍的一份文件的照片。文件看起来像是病历,上面写了医生对病人的手的诊断,病人的名字是邱队员。


    孙翔迅速在叶大神房间拍完了十张他认为特有用的照片,就坐在床上开始玩贪吃蛇,等待最后剩余的两分钟结束。


    张佳乐则着急得很,他冲进邱队员的房间里,上手就是小沙发内侧的缝里藏着的手机。由于只剩下两分钟,他只好选择先看邱队员的QQ聊天记录。


    首先是和叶大神的。聊天一开头是一年前叶大神走的时候邱队员安慰他,然后是半年前叶大神自己组队报名挑战赛,邱队员找他吵了几句,问叶大神怎么能背弃RY,再之后就是案发一天前叶大神问邱队员为什么状态下滑,邱队员说自己手受伤了,但不严重,并在逼问之下承认是甄队长无心之失。


    张佳乐咂咂嘴:“小邱啊,你跟叶家兄弟很熟嘛。”他阴阳怪气地,点开与叶总裁的聊天窗口。记录里的内容大约是叶总裁说因为哥哥叶大神心里对RY的留恋要帮他投资RY,但觉得甄队长是个小人,叶总裁承诺会在注资之后提拔邱队员。


    “喔唷喔唷,邱队员要发达咯!”张佳乐拿着手机一路小跑,站到邱非面前把手机屏几乎贴到邱非脸上。


    邱非逛完了孙新秀的房间,就去了楚女神的闺房。被张佳乐手里的手机堵了个正着,心里急得很,就干脆低头到处找东西,根本没管张佳乐在质问什么。时间比较紧,邱非最终手忙脚乱地拍下房间里到处贴着的与自己妹妹的合影,以及书架上放置的一些精神疾病的书籍。


    “时间到,请离开现场。”


    现场广播音量不小,刚拍下一张楚女神满抽屉的珠宝手表收藏的张佳乐结结实实被吓得一抖,拍糊了一张。


    张佳乐还想再搜一会儿,那头孙翔已经心满意足地走人了,邱非跟张佳乐还想招些什么,不到半分钟全场就开始关灯赶人。张佳乐一边哀嚎抱怨一边跟着邱非离开了现场。


    轮到第二组搜证,楚云秀惯是个喜欢塑造女王形象的,进场的时候走在中间,叶修和叶秋只好屈服于女神淫威,心不在焉地跟在后面装样子。场内广播很应景地开始播放“乱世巨星”,没播几秒叶修脚一抬就钻进了自己弟弟的房间里。叶秋看着气哼哼地呸了一句,加快脚步也冲进叶大神房间里翻箱倒柜去了。


    楚云秀叉着手在中间走廊翻白眼:“是亲兄弟吗?”她说完就往甄的房间去。“案发现场最重要啊。”


    相比于张佳乐搜现场时候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楚云秀的搜证就显得很有些地毯式搜索的风格。她从进门开始的床一直搜到书架边上,经过之处如龙卷风过境,很有寸草不生的气势。 


    在枕头套里摸出一把小钥匙,终于把书架顶上的小铁盒子打开,里头躺着甄队长的手机。


    手机里内容不少,大多还是转账信息。被转账的账号有好几个,“不重要的黑客”和“不重要的水军头目”占了大头。转账名目没有写,因此只能推断甄队长买了水军,雇了黑客。


    除了钱款交易,楚云秀还从相册里翻出了一堆贴着同一个年轻女孩头像,底下标着“不雅照片”四个字的图片。大约是节目不能真放些不雅照片上去,只好大头贴加文字标注,强行不雅。


    楚云秀拿着照片,气得直打颤,愤愤地嘟囔着“罪有应得”,一边拿出手机一通拍。


    甄队长书桌抽屉的角落里塞着几张砂纸,上面有不少残余的粉末和细小的玻璃碎屑,楚云秀也一同拍了下来。


    叶修采取的搜证手段就显得有些奇妙。他走进屋子之后没有立刻动手翻东西,而是站在门口观望了一会儿。屋子里物品摆放很整齐,但能够藏东西的地方其实聚集在书桌,床和衣柜里。叶修选择先搜床,枕头底下藏了一叠粉色的信封,看起来像是情书。叶修摇摇头,把信件都拆开来,铺在床上拍了一张合影。


    “优秀: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老弟啊你挺有情趣啊?”叶修扯着嗓子嘲讽道,“情书还抄歌词你行不行啊?”


    叶秋远远丢了一句“要你管”,早已经熟悉了自家哥哥时不时的嘲笑和嘴贱,面对调侃就低头不理,叶修耸耸肩,也继续搜证。


    情书堆里还有一张分手信,大意是说叶总裁要出国进修了,短时间内回不来,怕拖累女生,只好选择分手。床上的内容不多,叶修又在书柜上搜索。


    叶修翻到书柜上一本书被挖出一个中空的凹槽,里头放着叶总裁的手机,用生日解锁之后叶修翻到了与一个匿名号码的消息记录,对方说自己握有叶总裁挪用公款的证据,并趁机勒索两千万,还提供了一个银行转账的账户。


    叶修放下手机,开始在整个房间转圈。桌上床边都有很多照片,大多是叶总裁和叶大神的合影,以及叶家的全家福,拆开其中一张,照片背后还写着“一家人最重要是齐齐整整”这样的港剧经典台词。收在书柜最上头的一张大学时生物实验室成员大合照上,既有叶总裁,还有之前合照过的那个女孩子。叶修推断也许正是那些情书的另一个主人公。


    随后叶修又在桌上的多肉植物的土里找到了一把小钥匙,顺利打开了书桌最下方抽屉的夹层。夹层里放着一份心理治疗报告,以及治疗机构提供的诊金收据。


    此时叶秋似乎跟叶大神房间里的垃圾桶干上了。垃圾桶里除了一堆烟灰和烟头以外,还有一份剪碎的叶大神在RY工作时期的劳动合同,上面记载了他低廉的工资和极不合理的资源分配。在这样压榨性质的合同管制之下,叶大神仍然能在职业圈拥有当年那样的名气地位,着实也是实力的体现。


    几乎把垃圾桶翻个底朝天之后,叶秋转战床底。床底下贴着墙边丢着一张照片,上面是年轻时叶大神与贾经理的合照,照片有被撕碎过的痕迹,但又被重新粘好,压得平平整整。


    叶大神的桌子乱得不像话,大多都是被各类香烟、鼠标和键盘占据,对案情有用的内容其实不多。叶秋在其中一个有些重的香烟盒里头发现了一把钥匙,随后他花了剩下的几乎所有时间,在这个杂物间一样的小房间里开箱找盒子。


    只剩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叶秋在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纸箱子里面找到了一个铁盒子,里面放着让叶秋震惊的一沓体检报告,报告一共有七份,每一份都明写着叶大神手部神经功能障碍的诊断。


    同样也在这一分钟,叶修拍下了一份来自小点侦探社的,关于匿名信息发出者的调查报告,经过私家侦探的调查,那些敲诈勒索的短信来源于甄队长的手机,报告还同时携带了一张委托金收据。


    场地里的广播响起,宣告着第二组搜证的结束,楚云秀从甄队长的房间里出来,一低头似乎是踢到什么东西。她蹲下身,看见一块破碎的玻璃,上面沾着陈旧的血迹,这让她想起先前看到的砂纸和玻璃碎屑,便重新掏出手机,拍下了第一轮搜证的最后一张照片。


    


评论(5)

热度(3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