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魏叶】我和我的创业男友(七)

预警: 轻微提及喻黄注意
七.

一双筷子重重地敲在盘子边沿,发出一声脆响。

“你再说一遍?”魏琛瞪着眼睛,嘴里还有一口没嚼完的米饭,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朝着半天一口饭没动的黄少天,“你他妈的你再说一遍?”

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剑圣这时候像是一根蔫了吧唧的地里黄,被恩师指着脑袋呵斥也还是打不起精神来,他嘴里含含糊糊地来了一句:“我就是喜欢他……”

“你他妈喜欢个屁!”魏琛一拍桌子,盘子也齐齐跟着震了一把,吓得旁边几桌人扭过头来看热闹。他压了压胸口那股气,先把看过来的一道道视线再用眼睛瞪回去,之后端起茶杯喝了口免费茶水,轻声咳了一会儿,才又说:“你铁定感觉错了。”

黄少天没说话,只盯着魏琛看。这双澄澈的眼睛里仍有未入社会的青涩与朝气,此时此刻却混了些罕见的郁色。

其实魏琛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剑圣小弟是在认真说话,无论是他回归正常的语量还是他的表情、眼神,都在证明这句话的真实。他沉默着把手中如刷锅水般浓重口味的茶水喝得见底,才收拾情绪。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魏琛说,“这事儿,我劝你憋着,指不定憋久了就淡了。”

黄少天想叹气,可又觉得胸口被什么压住了,有种喘不上来的窒息感。他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原本来找魏琛,就是以为他多半会支持自己,这样一来他就有更多的勇气和动力,去实践他想了很久的事。可魏琛给他兜头一盆冷水,浇得他浑身沁心的凉。他条件反射性地不服气:“为什么?”

魏琛提了口气,粗鲁的斥责到了嘴边,气势又卸了个干净。他抿了抿嘴唇说:“你想过蓝雨没有?”他语重心长,一派长辈尊严,“你跟他说了,他要是答应,你们俩如何保证不被媒体看见,如何保证不影响队内气氛和队内竞争的公平性?退一步说,他要是不答应,你们俩还能做朋友?就是能,还能做正副队?”他指着黄少天,“你自个儿想想,这事儿只要从你嘴巴里出来,能有多少未知的障碍等着你,等着他,等着整个蓝雨?”

“可我忍不住……”

魏琛甩手就朝黄少天扔了一根筷子:“我他妈放你娘的狗屁!”

黄少天龇牙咧嘴地笑了笑。

“这条路不好走。”魏琛挠了挠头,“我也不用花大力气劝你。你也是成年人了,做事顾点首尾。多想想再下手,这点你做的比我好。”他似乎有些不忍心,可又觉得男人爱上一个男人,带来的无非是无尽的麻烦和痛苦。

他不是没想过支持黄少天,毕竟感情的事情,其实洒脱点是好事,憋着总会是伤害。可他不敢。他长达七年的社会阅历告诉他,感情永远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值得一个人停驻目光的事还有太多太多,爱情其实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魏琛面前这个年轻人,仍保留着对爱情最纯净的向往和仿佛用不完的力气。

这是他退役以后第一次又觉得自己老了。

黄少天似乎还想说什么,可魏琛摆了摆手,只叫他再想想,不要冲动。

魏琛没有在餐厅多留。他在门口结了账,留黄少天一个人窝在角落那张餐桌边上垂着头,一直以来像个能量用不完的小太阳似的黄少天身上,笼上了一层失恋的阴霾。魏琛站在门口看了他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不发一言地走了。

他坐进驾驶座,半开着门在皮座儿上抽了根烟,用脚尖把烟头捻灭,随后把车开回了上林苑。

房间里没人,楼下陈果招呼了方锐苏沐橙和唐柔坐在一起斗地主。魏琛往客厅沙发上一赖,正巧看着陈果一手的烂牌。

“老魏下一把玩儿吗?”老板娘习惯性招呼道。

往常魏琛很喜欢这类活动,这次却摇了头,找了个无聊的借口搪塞过去,只说在旁边看看就行。陈果也不是真心邀请,问了一句也就没搭理了。魏琛左右张望,针扎屁股似的坐了几分钟,有些奇怪地问道:“叶修怎么不在吗?又去前头打荣耀了?”

“荣耀那边来人找他谈事。”苏沐橙甩手出了对钩,“叶修可能要有新工作了哦。”

“那很好啊。”魏琛挠挠头,“不亏是四冠在手啊,就是不一样,工作都是人家公司过来求着。”

苏沐橙拨了拨刘海,“可能没过多久真要回北京了。”她猜测,“荣耀总部和他家都在那儿。”

陈果听着也摇着头沉痛道:“唉,咱兴欣留不住人啊!”

“得了,合着我在老板娘眼里这么无情无义。”叶修正巧开了门回来,“事儿还没影呢。”

魏琛站起来从叶修手里接过大包小包的纸袋子,顺手给他递了根烟,窝在一边的沙发上偷摸摸拆东西了。叶修对斗地主兴趣不大,干脆也挤到魏琛旁边,探手过来把纸袋子里一盒盒荣耀那边给的小礼物拿出来。

“哪儿来这么多小玩意儿?”魏琛边拆边问,“你是去应聘了还是去打劫啊?”

叶修搡了魏琛一把:“哥粉丝遍地走,还不给人家谈完事情送两包啊?”

“得得,比不上你。”魏琛抱着个Q版君莫笑立牌,觉得平日里看着又花里胡哨又碍眼的角色长了张肉乎乎的脸和三头身以后还挺可爱。

叶修嘴里叼了烟,碍于陈果也就没点着,皱着眉头在那儿拆小礼物,魏琛又问他关于工作的事儿,他也没怎么搭理,抿了抿嘴巴,说是谈得不大愉快,再细了就没说。

两个老人家在旁边看了会儿年轻人打牌,一会儿就不耐烦了,嘴里又淡得没味儿,两个人凑近了琢磨几句,就站起来耸着肩膀开了门往前头网吧去了。

路上叶修随口问魏琛:“今天跟少天见面了?”

魏琛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他觉得这事情复杂,而且私人,不是个可以拿来说的谈资。可他总觉得叶修那副天底下发生什么事都云淡风轻的懒散模样,或许能给点不一样的答案。魏琛这辈子没接触过同性感情的问题,黄少天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情分不一般,他关心则乱,想到自己看着的小伙子突然出了这种事,他焦急、愤怒,什么有效的意见也提不出来,他只觉得这事儿不行,这样不对。

“干什么支支吾吾的?”叶修笑,“不能说?”

魏琛停了脚步看着叶修,想把这事儿拿来咨询的话语已经堆挤到了嗓子眼儿,可他瞧着叶修略显苍白的肤色和他淡漠的眼睛,终究还是哽了一下。

“不是急事儿。”他摇摇头,“以后再说吧。”

叶修定在原地瞧了魏琛一会儿,那眼神利得像把刀子,魏琛觉得自己一瞬间无所遁形。好在叶修从不是个爱深究的人,不过两秒就转开了视线。

两人像是不曾开始过这段对话似的,在门口抽了根烟,领了两个机位打游戏去了。

黄少天第二天就回去了,走的时候只给魏琛发了条QQ。发消息的时候已经在机场候机了,没给魏琛留送机的机会。

倒是有一个多星期没见的戚柒约了魏琛,说是朋友组了局,在市中心一KTV包了个豪华间。

魏琛那天下午有一节辅导课,上完课正好够时间买点烟之类的,顺带又带了点水果和小礼物。KTV离他补习老师的家不远,开车不过是一刻钟的距离,找停车场倒是找了好一会儿。

进门的时候戚柒已经在里面了。

她穿了件半露背的红色连衣裙,背上几条交叉的系带显得她特别白皙。她把头发拨到一边,露出优美的侧脸和肩线,与初次见面时保守而优雅的穿衣风格很不一样。魏琛倒不觉得不自在,自我介绍了一下,只说是戚柒的朋友,就把水果往桌上放着,在戚柒旁边坐下。

“第一次见面啊,我是戚柒的大学同学,很高兴认识你,我敬你一杯?”魏琛旁边坐的另一个小姑娘笑得甜甜的。

魏琛摆摆手:“我今天开车来的。”小姑娘没把杯子放下,魏琛只好端起一杯,稍稍抿了一口:“结了结了。”

戚柒也跟着拦了一把:“别坏我事啊,魏琛今天还要送我回去呢。”

小姑娘眼神暧昧地“哦”了一声,终于把酒杯放下。

在场的大多是戚柒的大学同学,个个都是留过洋的,有几个玩得挺开,笑话也都说得开放得很。魏琛不是那种孤僻安静的性格,相反,社会上混过几年的他也懂这种聚会的套话,一时间倒也聊得投入。

酒过三巡,人都high起来,包间里一时全是抢麦的。

显示屏显示着一首“Merry You”,挺耳熟的歌,却忽然一下没人抢了。两个话筒落在角落两个勾肩搭背的男生手里。

梳了个油头的男生搂着他身边白色T恤的,一双眼像拔不下来似的紧紧盯着对方,连歌词都不用看。

全场的小姑娘小伙子全都给他们打拍子,魏琛愣了一下,看着左右的人眼里闪烁的祝福意味,猛然间明白过来,他僵着身子,也跟着歌曲的节奏鼓掌。只是那两人唱着什么他全然听不见,一时间只天旋地转,他耳朵里灌满了黄少天那日一句“我喜欢他”,那两人的脸也仿佛换成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惊得他魂不守舍浑身冷汗。

直到整首歌结束,那两人在大家的哄笑之中轻飘飘地接了吻,就像每一对异性恋一样坦荡。

戚柒恰巧转身,瞧见了昏暗的灯光闪烁之下,显得格外苍白的魏琛的脸。戚柒嘴角的微笑还未曾散去,魏琛的脸上却一丝笑意也无,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戚柒拍了拍魏琛的手,凑过去低声解释:“他们是今天的组局人,前几天才结婚。”

魏琛这才想起来先前在戚柒朋友圈看见的那条动态。

“抱歉没提前跟你说。”戚柒含着歉意地说:“你要是不舒服,也不用跟他们说话。”

魏琛也不知道这会儿自己在难受些什么,震惊些什么,他脑子里乱哄哄的,愣愣地点点头。接下来的整场活动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散场之后戚柒坐在他的车上,一时之间带着些许尴尬的安静在车厢里弥散开来。戚柒看着窗外路灯一盏盏划过,最终还是有些忍不住。

“他们挺幸福的,在一起七八年了。”她说,“跟普通的情侣也没什么不一样。”

魏琛“哦”了一声。

“没跟你说清楚是我没考虑周全,对不起。”戚柒真诚地道歉。

魏琛抿了抿嘴唇,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他们……结婚了?”

戚柒点头:“对,老秦有美国国籍。”她肯定道,“他们是合法的。”

“可他们在国内发展……”

戚柒耸耸肩:“这没什么吧。”

魏琛心里有话,但还是有所保留。他知道若他问出来,多半会让戚柒这样的“开放女性”不齿,觉得他顽固保守。他最终沉默下来,一路安安静静地将戚柒送回了家。

打开上林苑自己房间的门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床上翻材料清单。他穿着一件XXL的超大码白色T恤,劣质得连领口都没有锁边,穿久了有些变形,露出一片锁骨。不同于戚柒的那样精致,叶修的只显得清瘦。

魏琛拖着自己沉重的四肢,狠狠把自己甩到床上,张开双臂仰面躺着。

“这么低气压……”叶修把手里的资料翻了一页,“对象把你甩了?”

魏琛哼哼两声:“滚蛋。”

叶修没接话。

房里安静得就像刚刚魏琛的车里。魏琛心里存着事儿,只觉得安静解不了他的烦躁。他像煎荷包蛋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叶修床上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叶修一个骨碌坐起来,态度严肃地问:“你怎么回事儿?少天来那天你就不对劲。”

魏琛把被子一卷:“没你事儿。”

叶修没声儿了。魏琛背对着他等了好久,以为叶修要发火了,就听那头轻飘飘来了一句“行”。魏琛扭头,见叶修又若无其事地倒回去,只是嘴角没再含着笑,显得有些冷硬。他蓦然有些急躁,觉得头皮痒得不行,抬手挠了几下。

“这事儿。”他仍然支支吾吾,“不好说。”

叶修没看他。

“这么着,我问问你。”魏琛翻身撑着膝盖坐起身来,“要是有件你特想做,但做了会被大家鄙视、看不起的事儿,你做吗?”

叶修笑笑:“我打荣耀这事儿到现在我老爷子还是看不起。”

“跟这不一样。”魏琛又想着要隐晦,又说不清楚,急得很,“那事儿没有冠军,没有名誉……”

“那你退役那七年有冠军和荣誉吗?”叶修问,“你在网游里干什么?玩儿蛋?”

魏琛一愣,“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魏琛沉默下来。

叶修把手里的资料往床头柜上一放,也从床上爬起来。

这房间不大,两张床靠的不远,他俩对坐着,膝盖都能碰到一起。叶修近得魏琛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慌张。他听得见叶修的呼吸声,看得见他脸上每一处细微的表情。

“少天是不是跟你说他喜欢他队长?”

魏琛瞪大眼睛:“我靠?”他惊得说不出话,“你、你是不是算命的?”

“你还真不经诈……”叶修撇撇嘴,“猜的。”

魏琛后悔不迭,再捂嘴也不管用,颇有些挫败地耷拉着脑袋:“心真脏。”

叶修两手摆在身侧撑着:“说说吧。”

“也没什么可说的。”魏琛小声嘟囔,“他跟我说了这事儿,我劝他算了,他还犟得很,非要说他喜欢。”

“你不赞成?”

魏琛点头。

“为什么?你不接受同性恋?”叶修挑起眉毛。

“也不是。”魏琛叹口气,暖黄的灯光下叶修眼睛里泛着温润的光,他晃了晃神,“就是……不支持少天说出来而已。”

“有什么不好的?”叶修歪着头追问。

“他们要是成了,不定能瞒到什么时候,要是没成连队友也做不好。”魏琛解释,“我看不出哪里好了。我不是不能接受,我只是担心……”他顿了顿,抬起头看向叶修。

叶修眼里的光似乎不见了。

“今儿我跟戚柒,就我那相亲对象,去她朋友的聚会。主办的是一对……一对男人。戚柒说他们已经结婚了,还是合法的。可他们在中国发展,周边的人不是谁都能接受这个,整日面对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这压力太大了。”

“可他们还是正大光明的,”叶修插嘴,“不是吗?”

魏琛点头:“我就想不通这点。”他说,“他们就一点儿不在意?”

叶修的表情很冷清,比平日里多了几分疲倦。他从口袋里掏了烟,夹在鼻子和嘴中间嗅,却没有点燃。半晌他问:“你很在意别人的看法?”

“能活的顺一点,做什么非要找事干?”

叶修摸了摸脖子,似乎有些渴,他站起来倒了杯水,抿了一口才回答道:“你刚刚第一个问题,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我会做。”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如果真的是很想做的事,不会计较得失,也不会计较舆论。”

魏琛吸了口气,张嘴似乎要反驳什么。

叶修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只淡淡地看着灯下的魏琛,嘴里也淡淡地说道:“你不想做,所以才用标尺衡量它。”没等魏琛多想,他又笑了一声,灯光那样暖,他的脸却那么苍白,“你也开始从利己角度出发了。”

魏琛坐在床边,愣愣地看叶修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探出身子把灯关掉。骤然之间熄灭的光亮把整个空间浸进了墨色。

叶修夹杂着酒气的、不甚锐利的咬字在魏琛耳边如潮水一般交错回响。

【你很快就跟他们同流合污了。】

仿佛是叶修几分钟前尚未完成的余音,藏在空白的意犹未尽的对话后面,一字一句像一只无形的大手覆在魏琛的脖子上,一点一点地收紧。

魏琛像条溺水的鱼趴在床边,只能气若游丝地大口喘息。



————————————————————————

这章我自己也很有感触啦。

其实说到底老魏这种想法并不是错的,只是现实些,显得很残忍,也很飘摇不定,容易被身边的人影响,虽然对喜欢的事情很坚定,但还是本能地希望得到支持。叶修就不一样,他对自己坚持的事情显得很固执,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哪怕很孤独也要走下去。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赤子之心,只是老魏年纪大一些,经历的低谷久一些,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就脆弱一些。

评论(16)

热度(86)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