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卜坤】我左眼看到鬼(1)

我左眼看到鬼

CP: 卜坤 不拆不逆

后文便捷链接:(2)(3)

设定为架空都市,非娱乐圈设定注意。
这个设定当然少啊,我自创的啊![骄傲]

Summary:卜凡家附近方圆百里的鬼举行了一年一度的选举,只有赢的那个有资格去卜凡家落户入住。

第一章

1.

卜凡是个模特。

身高一米九二,脸上棱角分明,看着又凶又狠,上了T台以后尤甚,一双眼往台下一扫,半个场子的鬼都吓得哆嗦。

可哆嗦归哆嗦,这些个常年肾虚心虚气血虚的鬼还是得顶着他一身的煞气往卜凡身上凑。不为别的,只为他那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阳气。

卜凡结束工作在后台卸妆的时候小鬼贴在他背上,扭头跟朱星杰说话。他嘴里念着这两天新写的词,兴高采烈地甩甩脏辫。他贴卜凡贴的紧,青灰的脸色此时竟显出些红润来,朱星杰离得也不远,勉强分了些小鬼吃剩的阳气,笑眯眯地站在一旁听小鬼说话。

“过两天又要开大会了。”小鬼笑嘻嘻地拽自己脏辫玩儿,“你参不参加?”

朱星杰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啊,这片儿谁不参加?”他拿拳头比划着砸了小鬼肩膀一下,“有你这裁判,我就是输了也有杯羹分。”

小鬼把头一昂:“那是。”

周围一圈脸色青灰的鬼小声议论,朝着小鬼指指点点,不是撇撇嘴,但又不敢多逼逼,谁叫小鬼是上届大会冠军,这届大会评委,绝对权力面前都得装孙子。

“听说范丞丞今年要参加。”小鬼透露消息。

旁边的鬼都闹开了。范丞丞是Q市出了名的鬼,以前跟着他那个养了个阳气罐的姐姐住另一个区,年纪小的很,力气还不大,就是长得挺好看,又有姐姐撑腰,追他的女鬼从隔壁区一路排到卜凡这个区。前阵子忽然闹独立,他姐姐大手一挥放他出门,以往养得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就灰了不少,听着Q市的小道消息终于还是摸到卜凡这儿来了。

朱星杰听了消息倒不紧张。左右兄弟能罩着,好赖也差不到哪儿去,他心里稳得很。只是苦了那些今年想冲一冲的小家伙,没背景没长相,平日里没有阳气养着也根本不是能打的,只怕过不了多久就只能另求出路了。

“那就参加呗。”朱星杰耸耸肩,“每年鬼口流动都不小,早就听李老师说今年的新户口里来了几个特帅的,他就是厉害也得看运气。”

小鬼拽了一把朱星杰,两人都贴着卜凡的背,挤在一起说悄悄话。

围了一圈的其他鬼恨恨地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哄而散。这两个缺德鬼把卜凡围了个正着,一口汤都不给喝,与其在这儿等着,不如出门找个一次性的吸上两口。

2.

卜凡在人堆里不过是个长得又帅又凶的普通模特,在鬼群里却十足不是个普通人类。喜欢他的鬼不少,男女都有,倒不是长相的原因。Q市的鬼圈送他一个外号叫B区第一阳——他住B区。放眼整个B区,五大三粗阳气充裕的人类不少,只是没有一个能比过他,更没有一个能像他一样身上源源不断,怎么吸都没有个临时枯竭的迹象。

他是B区的镇区至宝,当年从出生就被一圈鬼抢个不停,那时候飞灰了不少鬼,为了稳定秩序,只好一年一度开大会,设了个层层筛选的比赛,谁赢了谁就获得在他身边待着一年的机会。

B区能人不少,除了要比武力,这些年琴棋书画都列上了比赛项目表。再加上不少卜凡的迷妹鬼的要求,禁止长得丑的丑鬼取得冠军,因此比赛第一轮竟如选秀般设了个检验颜值的环节。知道的是选冠军,不知道的以为是给卜凡选老婆。

朱星杰不是去年的冠军,即使是小鬼的哥们儿也不能进卜凡家门,顶多只能在卜凡家外头安营扎寨,分点残羹。

卜凡下了班小鬼自然就跟着他回家。

他买了间小公寓,两室一厅一厨一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房常年没人睡,小鬼晚上就睡那儿。卜凡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衣服一脱阳气漏得更多,小鬼秉持非礼勿视的规矩,蹲在厕所外头玩手机。他在卜凡家里安了窄带,手机一开就连上了鬼联网。最近鬼博热门都是关于这届大会的事,他作为内部知情人士只能三缄其口,偷偷上小号视奸tag,给所有夸自己的鬼点赞。玩了一会儿他站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腿,活动了一下关节。

客房算是他的书房,小鬼今天晚上得把所有的报名表理出来,至少得把那些个不合基础条件的表扔了。他恋恋不舍地又贴着门缝吸了两口,转头钻进房间工作去了。

报名表实在不少,也幸亏鬼不用睡觉,也没有可爆的肝。

小鬼筛到最后一摞的时候感觉自己脑子快炸了,连忙摸摸脑袋,才发现自己也并没有人类脑子,庆幸地拍拍胸脯叹口气。这一个晚上眼睛辣的很,初步筛选不看颜值只看基本信息,歪瓜裂枣的鬼不少,有些丑得小鬼想吐,却因为基本信息符合只能留下。他心里暗暗决定第一轮就淘汰那些鬼,免得自己一个评委得看这些鬼琴棋书画地搔首弄姿。看了一晚上丑货,眼睛都麻了。他翻着最后一摞表,猛然之间在一片平均线以下颜值的报名表中瞄见一个平均线上的,有些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

报表上的照片皮肤白皙略微发青,下巴尖俏,五官精致,头发也修整得很服帖。看着不像是个穷鬼,哪怕只是个胸部以上照片都能感觉到透出照片的贵气。

这是一只籍贯H省常住S市的移民鬼。

小鬼看着资料上方清晰乖巧的字体轻声念出这只鬼的名字:“蔡徐坤”。

3.

蔡徐坤是个外来鬼。

他才来Q市不久,户口登记了不过几个月。对于Q市的情况,蔡徐坤其实并不了解。他从S市移民过来,头几个月还沉浸在各种迁户口需要的证明和证书的收集中,好不容易办下来,就被几个以姐姐自居的女鬼押着去报名处填报表。

几个姐姐说中不中不重要,他长得这么好看得秀给全区的鬼看见了才好。

蔡徐坤露出有些羞涩的表情,认真地道了谢。几个姐姐就差把眼珠抠出来贴在蔡徐坤身上了。

他填了报名表,给了证件照,却并没有仔细问过卜凡的情况,只知道这是Q市出名的阳气池,万鬼相争的对象。他听到这个描述的时候只是轻巧地付之一笑。

其实在他还是个人的时候,也是这般万人追捧,多少人挥金如土就想看他笑笑、比个心、跳个舞、唱首歌,然后再说些暖心的漂亮话。漂亮的皮囊千千万,内里是否肮脏外人却不得而知。他吃过苦头,错信过人,错爱过人,再听这样吹嘘的话,只觉得可笑。

然而哪怕卜凡如他所想不是个好东西,那B区第一阳的称号总不是假的。能有个稳定一年的阳气源对蔡徐坤而言是件特别重要的事,他刚背井离乡,抛弃了之前的一切积累,脸色已经比以往青灰了许多,若再这样下去对他而言十分危险。

蔡徐坤生前不是正常死亡,本身阴气奇重,每回阳气吸取量特别大。他不过轻轻一口就叫普通人类半夜梦魇精神不振,总被S市发警告牌,差点因为吸取量过大被鬼警捉起来。他这鬼生到如今几乎就是饥饿着度过的,若想不杀人,只能忍着。

如果关于卜凡的传说是真的,对他而言确实是个好消息。这回大会的冠军也的确是他的必争之物。

蔡徐坤跟一个叫钱正昊的小鬼合租了一间小房子。钱正昊唱歌好听,也报名了这一届的大会。蔡徐坤整日做着他生前常做的练习,耳边都是钱正昊唱的歌,日子一天天过得倒也舒心。

4.

大赛在即,蔡徐坤觉着自己许久不曾碰过活人,实在有些虚了,跟屋里打游戏的钱正昊打了声招呼就裹了件外套出门。

他不敢选酒吧附近的人,怕碰上个虚的直接把人吸得一命呜呼。也不往居民区跑,挨家挨户的太过麻烦。他最后去了超市,窝在放着鸡胸肉的冰柜旁边守株待兔。

冰柜的冷气把靠近它的空气凝出轻薄的雾气,像是喷了干冰的舞台似的,仿佛就等着哪个大明星闪亮登场了。蔡徐坤伸出手指在那些水汽上晃晃,水汽大半穿过他的身体,只有少少的一点点绕着他的手指转了两圈,又融进别的水汽中去。他在冰柜边上并不舒服,虽然鬼已经没了什么感觉,但魂体虚弱的时候就会本能地觉得冷,人类世界里的冷或是疼也会重新降临在这些已逝的灵魂身上。蔡徐坤打了个冷颤,正站起身准备避开一会儿暖一暖。

超市的自动门开了,门口自动播放了一句机械的“欢迎光临”。越过高大的超市货架,也还能隐隐看到那个人的头顶,是个高个子。

蔡徐坤还是等在原地没动。如果也是个虚弱的人类,他今天就只能迫于鬼界法律规定饿着。

高个子先是往零食货架去,细碎的塑料包装袋声音响了一会儿,就见那人胳肢窝里夹着一包薯片,两手插着口袋,晃到冰柜前头。

蔡徐坤被浓郁的阳气呛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那人长相很锋利,生得一对浓眉,瘦削的脸庞应当很是上相。即使是这样高又清瘦的身材,走起路来也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姿态。薯片是最小的包装,他一个大个子手里拿着这么小一包显得有些好笑。

蔡徐坤站在一排鸡胸肉旁边,还不及移动就被那人来了个冰柜咚。

卜凡是看家里鸡胸肉没了,下楼来买几块补货。他一伸手挑中一块颜色看着好些的,并不知道自己正透过面前的蔡徐坤挑选生肉。

他一低头正巧与蔡徐坤面对面,虽然活人并不知晓这一切,可蔡徐坤还是忍不住有些脸颊发烫。这个高个子靠得太近,微微一低头,只差那么一点就要吻上。蔡徐坤虽然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被扑面而来的暖烘烘的气息淹没,那气息是一股充盈的、海风般的所谓“阳光的味道”,混着卜凡身上浅浅一点快散尽的古龙水香味,一下就舒缓了这些天来蔡徐坤的虚弱和不适,像是午后两点正高挂的太阳一样把他笼罩起来。

卜凡低头看着塑封鸡胸肉上的标签,离蔡徐坤更近了些。

这世上的鬼千千万,恐怕无一能逃过这样的气息的诱惑。

蔡徐坤轻轻闭上眼,眷恋地不愿从卜凡与冰柜间这个狭小的缝隙里出来。他微微抬起头,把自己的唇凑过去,一手也终于按在卜凡左胸前。他微微勾起嘴角,深深吸了一口气,十分满意今晚偶然碰到的这个阳气源。这一口十足放纵,蔡徐坤只觉得这是自己成了鬼以后最爽快的一回,从里到外地温暖和熨帖。

他这一呼吸结束,卜凡那仿佛大海般充盈的阳气又涌了过来,蔡徐坤觉得自己像是在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顶上吹风,空气太多太猛反而叫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不由地呛了一下。又觉得不能浪费,于是再凑进了一些,距卜凡的嘴唇不过一线距离,又是一回爽快的深呼吸。

5.

卜凡忽然睁大了眼睛。

站在冰柜前纠结鸡肉生产日期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有个人站在他面前,一手按着他胸口,凑得极近,几乎就要吻上来。那个人微闭着双眼,长长如羽扇的睫毛在他眼前静静地伏在那张过分白皙的脸上。

灵异事件?

卜凡吓了一跳,反手就挥了过去。

蔡徐坤瞄见卜凡不安分的手,反射性地往后一让,才想起卜凡并不能扇到他。可即使如此,这也是他第一回被个陌生人这样对待。哪怕深知卜凡并不能看到他,也不妨碍蔡徐坤难得幼稚地朝着卜凡“呸”了一声。

卜凡反手一抽落了空,那个一瞬间的影子也消失不见,更加觉得自己是见鬼了,他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抓着手里的鸡胸肉有些慌张地走回前台结账去了。

蔡徐坤眯了眯眼睛,回味着刚刚舒畅的感觉,很想再找这个人吸上几口。可他想起以前那些阳气源被他吸完一口的肾虚模样,又心软地决定放弃这个狭路相逢的高个子。

他一路飘回自己的合租房,心不在焉地和钱正昊说了两句,就倒回自己那张鬼床上,翻来覆去地拿鬼魂刑法修正案(三百零四)的规定安抚自己异常躁动的心。

评论(24)

热度(162)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