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卜坤】我左眼看到鬼(2)

前文:(1)


Summary:前冠军小鬼被偷的阳气和木子洋家的大公鸡。

第二章

1.

【@小鬼_B区总冠军:是哪个鬼偷老子的阳气?站出来!!】

今天一大早鬼博就被Q市B区的知名大V炸开了,热门头条#偷小鬼阳气#下头一夜暴涨三十万个参与度。始作俑者小鬼正抓着几位幸运的上届top圈老鬼们骂人,又气又急又委屈。

昨晚上B区第一阳卜凡遭受未知陌生鬼吸阳气吸到通灵的事被小鬼翻来覆去说了十多遍。也无怪乎他生气,任哪个鬼过五关斩六将跟几万竞争者挤破脑袋抢来的阳气源被别人染指,都要气到飞灰。更何况小鬼本身就是个暴脾气。

小鬼无数次后悔自己那晚应当陪着卜凡下楼买鸡胸肉,好睁大眼睛看看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小屁鬼敢偷他鬼大爷的阳气。可那时卜凡还是一个人下楼去了超市,短短的这十多分钟,卜凡经历了人生头一回通灵事件。没有小鬼这个恶霸罩着,卜凡被这太过真实的鬼影吓得不轻,到回了家还有些疑神疑鬼,推开家门就满屋子开灯。他闯进小鬼住的客房的时候惊到了正在工作的小鬼,那双平日里就显得有些凶狠的眼睛这时候更锋利了,盯得小鬼以为自己被看见了。

卜凡咋咋呼呼的模样让小鬼觉得蹊跷,随即跟随卜凡回到他的主卧。只见卜凡翻箱倒柜地找东西,最后从书柜下头的鞋盒子里掏出两串红线铜板,小鬼插着口袋在后头嘲笑——两串根本不辟邪的破烂玩意儿拿来糊什么鬼;卜凡抱着铜板躺回床上,仍感觉心下不静,翻下床又掏了把上大学时候师哥木子洋送的桃木剑出来。

前一秒还冷笑的小鬼登时给桃木剑震得头疼,抱着脑袋冲出主卧。可怜巴巴地坐在门口嘟嘟囔囔了半晌,最终还是忍不住一路杀到朱星杰家里,叫上自己所有的兄弟倒苦水。

秦奋趴在桌上刷鬼博,今日首页全是小鬼这条,他搜索自己的名字,没几条新的,不由有些泄气地趴得更丧。徐圣恩听得耳朵生茧,拿小拇指掏了掏,好声好气地劝导:“算了算了,倒不如发展一下广大网鬼的力量,看看有没有鬼昨晚见过卜凡吧。”

小鬼一拍桌子,大叫一声“好”,低头就在鬼博上发了一句。

【@小鬼_B区总冠军:若有知情鬼士能协助查到这个家伙,就送卜凡一日吸阳券一张!//@小鬼_B区总冠军:是哪个鬼偷老子的阳气?站出来!!】

原本不耐听小鬼叨叨的几个看见这一条顿时气得冲过来,一旁朱正廷捏住小鬼后脖子,周锐大喇叭提着小鬼的耳朵吼得他两眼冒金星。

不论这几人如何打闹,全网搜索偷小鬼阳气的家伙的行动已经悄然开始了。

 

2.

钱正昊在自己房间里翻来覆去了一整夜,第二天一大早还是有些忍不住,终于敲响了蔡徐坤的房门。

“怎么了?”

钱正昊朝蔡徐坤腼腆地笑笑:“坤哥今天气色好好啊……”

蔡徐坤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吗?”

“有啊。”钱正昊用力点头,“你……昨天晚上有加餐吗?”

蔡徐坤很轻松地承认道:“嗯,昨天太饿了,就出门补了一点。”他把手里的书扔到一边,摆出一副可以聊聊八卦的架势:“其实挺奇怪的,我看B区阳气重的人不少啊,我昨天随便找的一个就很好,怎么大家都要争卜凡。”蔡徐坤有点想不通,至少昨天晚上碰到的那个就很充盈,比他以前尝试过的任何一个阳气源都要强劲有力。

钱正昊有些怀疑地问:“你昨天找的那个……高吗?”

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并没有看过卜凡照片也不曾知道他身高的蔡徐坤只觉得有些无厘头,并没有什么防备地回答道:“是挺高的,一米九的样子吧。”

钱正昊捂了捂脸,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页面上正是鬼博头条#偷小鬼阳气#。他把手机递给蔡徐坤:“坤哥你看看吧。”

蔡徐坤一低头,挂在头条上的话题图片是一张小鬼充满怨气的装凶大头照,配着卜凡一张特别阴鸷的T台照。卜凡浓眉之下略显犀利的眼睛锁着镜头,仿佛穿过屏幕紧盯着蔡徐坤似的。一瞬间昨晚的记忆回溯,那股阳光混着古龙水的气味好像又扑面而来,如一记重锤狠狠擂在蔡徐坤心口。

“全网都在找你。”钱正昊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蔡徐坤沉默了许久,僵硬的魂体才略略放松下来。他把手机递回去,两手合十做出拜托的手势,笑容里带了些谨慎和希冀:“别把我供出去啦,拜托!”

本来钱正昊也没想过要把蔡徐坤供出去,相反他松了口气。蔡徐坤如今的魂体状况虽然一直被他掩饰得很好,但毕竟朝夕相处,钱正昊还是看出了些许端倪。蔡徐坤饿了太多年,脸色已经不是普通鬼魂的青白,而是有些透明,这些日子也不大像其他鬼一样躲避阳光,反而很享受午后的时光,这种种迹象表明蔡徐坤几乎已是大限将至,若再饿下去,过不了多久就要飞灰湮灭。

蔡徐坤不是个很老的鬼,却显得很老成。许是他显得沉稳的做事风格常常让钱正昊忘了这只鬼不过只比他长了几岁而已。他还是个年轻的鬼魂,尚未体会过做鬼的风流和美好,他如此照顾交情本并不深厚的钱正昊,显得淡泊而善良,应该寿终正寝地度过他的鬼魂时光,而不是狼狈地飞灰于缺少阳气这样对鬼而言极其可笑的缘由。

或许蔡徐坤命不该绝,只随便出门碰运气就能碰到卜凡这种极品。这也让钱正昊这个做弟弟的稍稍放了心。

钱正昊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坤哥还是小心一点点,抓着了可够麻烦的。”

蔡徐坤了然地点头。

房门关上以后蔡徐坤还是忍不住翻看手机,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卜凡的名字。他回想起这张立体、瘦削又锋利的脸曾经离自己只有一线的距离,不禁觉得耳根后头有点发烫。他手上一滑,手机登时砸在额头上。蔡徐坤索性捂住额头、抱住手机,卷起他这张鬼床上的被子翻身烙起饼来。

胸口似乎有些隐隐地发胀,蔡徐坤捂着心口猛然坐起来,强压下翘起的嘴角,看着手机上铺天盖地的卜凡秀场照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眼神。

 

3.

奶茶店门口站着两个又高又帅的男生。

女孩儿们三两成群挤在犄角旮旯里探出手机镜头拍照。

木子洋手里捧着一杯珍珠奶茶,朝着姑娘们手里的镜头调整了一个更帅的姿势,不经意甩甩额前染成浅粉的碎发,一双眼似有若无地扫过,有意无意地勾着镜头。

一旁的卜凡就不那么放松了,他懒得注意这些。左手拎着一杯桂圆红枣茶,右手腕上戴了卜妈妈前年给开过光的手串,掌心捏了两板红线铜钱,一脸焦虑地看着木子洋:“你说是不是有问题?”

“我看你是有问题。”木子洋上下打量了卜凡一会儿,“虚的可以啊。”他拍着卜凡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也是正式模特了,赚的也不少。肾宝片不贵,买一点好好补补。”

卜凡踢了他一脚:“我靠你能不能正经点?脏不脏!”

木子洋指了指自己身上显得特别干净的白色外套:“人家白着呢。”他状似不经意地看向贴在卜凡背后的小鬼。今天小鬼气呼呼的,表情特别凶,看着戾气很重。他瞧着卜凡今天状态是有点虚,反射性地觉得是小鬼的问题,趁着卜凡没看见狠狠瞪了一眼。

小鬼更委屈,平白无故被人偷了阳气,还要被人瞪,气得他在后头跳脚。

“说正经的。”木子洋扯了扯卜凡的衣服,“你把那俩铜板扔了吧,没卵用。”他摸了摸口袋,皱起眉头:“走吧,跟哥回家拿点东西辟邪。”

小鬼在卜凡身后抖了两抖。

卜凡挠了挠头跟上。

这回碰鬼可以说是卜凡的初体验。他小时候就被他爷爷夸过阳气重,从来没遇上过什么灵异事件。跟通灵什么的也从来沾不上边。他胆子也不算很小,鬼片看得不少,脑海里想象过的鬼都是血腥或是奇形怪状歪瓜裂枣的。昨晚上碰见的这个与他的想象实在太过不同。

那人像冰柜一样冷,但那种凉意并不刺骨。他有着白到透明的肤色,整张脸一丝气血也无,脸颊瘦得有些凹陷,但骨骼秀美、眉眼清澈。他微微阖起的眼睛和静静蛰伏的眼睫如同秋叶静美。他好看得像个天降的神仙,却露出艳鬼似的近乎引诱的舒展与愉悦的表情。

这本是件吓人的事情,可卜凡回了家越回忆就越是清晰。那人平静舒展的眉头,微微挑起的眉梢,白到失真的肌肤,反复在他脑海中轮番出现。木子洋嘲他肾虚的话其实并没有说错。卜凡像是着了魔一样,怎么也静不下心,一晚上又燥又痒,面巾纸用了小半包,第二天早上起来腿都发软。

他想着自己一定是给什么东西盯上了,得尽快把自己的症状停了才是,这才慌不择路跑来找木子洋帮忙。

木子洋是他大学时候的直系师兄,性格温和但又偶尔恶劣,摆起臭脸来的时候气场强大。奈何从小就阴气重胆子小,看个鬼片能给吓到灵魂出窍。久病成良医,因此他一直都是学校出了名的神棍,对于驱鬼之类的事木子洋算是半个行家。

钥匙转了两圈半,刚把防盗门打开,就见里头猛然间窜出一只大公鸡,对着卜凡就是一通乱叫。

木子洋一回头,就见刚刚被灵超吓跑的公鸡兴冲冲绕着卜凡追着小鬼跑。小鬼吓得差点上树,跟周锐一样的大喇叭属性吼得木子洋耳膜发麻。他转头看着屋里咯咯笑个不停的灵超和他身后晃动着的狐狸尾巴,无奈地摇摇头。蹲下身亲手把那只大公鸡抱起来,一把塞进卜凡怀里:“驱邪的,送你了。”

“不!!!”小鬼朝着外头的天跪下,深切体会到什么叫晴天霹雳。

卜凡低头看着怀里的大公鸡,忽然觉得有点饿。


评论(26)

热度(11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