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卜坤】我左眼看到鬼(3)

前文 (1)(2)

第三章

Summary:B区大选如火如荼,卜凡仙风道骨沉迷修仙的道士爷爷却要来Q市小住。

warning:年龄差骚操作注意。以及私设人鬼互联网和媒体不相通。

1.

在小鬼还沉浸于大公鸡搬进卜凡家的悲伤的时候,他花了三千冥币买的热门已经石沉大海了。

高高挂在鬼博首页的是整个华国都出名的B区大选。

全华国都戏称其为“采选”。实在是这场比赛几乎是聚拢整个B区所有长得好看点的鬼,个个琴棋书画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什么都会,活像皇上选妃。选出来的鬼不仅使用卜凡一年,还顺便成全民偶像,也算是给全国的鬼民们添个乐子。

免费的爱豆不粉还是鬼吗?

所以当大选官方鬼博发布了第一期筛选过后的资料表以后,全鬼联网的小姑娘小伙子就活跃起来了。热门的几个人选已经组织起了非常规整的应援团,虽然还没有什么公开活动,但大江南北的粉丝已经开始录制视频、制作周边,准备为自己偶像的上位出一份力。

这些日子鬼博看似热闹,实则平静,一切仿佛按部就班,正如这么多年来的每一次赛前。

等到钱正昊发现鬼博热门上高高挂起的蔡徐坤的名字,已经是比赛正式开始的前夜了。

“坤哥你的粉丝团好特别啊!”钱正昊靠在蔡徐坤身边,点开热门视频。

【@S市鬼警官微:为你哭!为你笑!为你去上吊!盼你输,盼你赢,盼你把我阳气吸干净!蔡徐坤加油!☞S市鬼警官微的秒拍】

视频里是十几个长得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糙老爷们,身穿制服手持警棍,对着镜头跳着一首十分少女的应援歌,把警棍当荧光棒使。

评论里一片辣眼睛的哀嚎,一时之间蔡徐坤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新鬼名号被这样一条近乎搞笑的视频撑了起来。

蔡徐坤其实认出了这几个鬼警。当年他还在S市寻寻觅觅的时候常常被带进局里教育,已经是局里的常客。几个老大哥一直劝他阳气不要吸太猛,要管得住自己,并不知道他只是吸了小半口,那时候还饿得肚子叫呢。直到后来打交道次数多了,这些鬼警才弄明白他的特别之处。

他们挺有正义感,帮着蔡徐坤想了很多解决办法,但都不太管用。后来经了些事情,蔡徐坤不愿再留在S市,还跟他们聚了聚道了别,孤身一人上路,把户口迁到了Q市。

蔡徐坤笑得打跌,笑完又有些唏嘘。

可能年纪渐渐大了,就是开始喜欢回忆。

 

2.

卜凡这几天出差,要去B市走秀。走之前把家里的大公鸡还到了木子洋家里,说是走完了秀回来再取。

木子洋意有所指地朝他笑笑,接过鸡送他出了门。

他白天把鸡还了,飞机却是第二天一大早的。卜凡有些紧张地坐在客厅里收行李,仍然有些心有余悸地担心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但又莫名有点期待。他一边坐在地上叠衣服,一边脑子里开始转着那天晚上那只鬼的长相。

“要是是个人多好。”他最后忍不住自言自语地下了个结论。

小鬼正蹲在旁边刷手机,听见这句话之前正好看到自己鬼博的热评第一:【@熬夜急先锋:我看到了!那天我跟我家阳气罐出门买东西吃,看到卜凡把一个长得贼好看的鬼压在冰柜上亲!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恋爱了!】底下一群人嘲笑小鬼看不住食物,凯子给别的鬼吊跑了。

再一听卜凡的话,更是心里难过起来:就是小猫小狗养久了也有感情,好不容易抢来的这个大狼狗似的阳气池忽然间背着他跟别的鬼恋爱了,小鬼有了一种被抛弃的错觉。

他怒从胆边生,私信了熬夜急先锋询问关于那个不知好歹的鬼。

 

小鬼:不好意思问一下,你那天看到的那个鬼长什么样?

熬夜急先锋:啊男神!!!

熬夜急先锋:哇说起他,我真是很久没见过那么好看那么诱的男鬼了。我说不出来但是真的好好看啊!

小鬼:……我真的是你男神吗?

熬夜急先锋:[挠头.jpg]对不起了

 

小鬼把手机摔了。

 

3.

手机铃突然响起。

卜凡本来最近就疑神疑鬼的,家里咋咋呼呼的大公鸡送走了,空气里静得逼人,手机铃一响卜凡差点跳起来。

小鬼把耳朵贴在卜凡手机背后,随后听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最让他害怕的消息。

“凡凡啊!家里客房空不空啊?”

卜凡一愣,脱口而出:“爷爷?”

什么叫做流年不利,这就是。小鬼有些绝望地蹲在地上,回想起他的老大哥们跟他普及过的故事。

在大选刚开始的那几年,即使是冠军也仍然讨不了什么好。

因为卜凡有个开了天眼又沉迷修仙的道士爷爷。

当年卜爷爷在卜奶奶过世以后就想出家,但又不想剃头发,于是遁入道门,常驻C市青城山。一身正气凛然,满身的驱邪道具,小鬼道行不够,光是听他声音就有点头晕。卜爷爷不常回Q市,只偶尔回来看看孙子,跟着孙子住几天。有些鬼不以为然,但当年大选还没个规章的时候,卜爷爷手里沾了不少骨灰。后来也有不少不合卜爷爷心意的,也伤得惨重。他若不来还好,来了卜凡家,搬进来的鬼就讨不了好,还随时有丢了命的危险。

虽然卜爷爷不至于见鬼就动手,也展示出他愿意合作的态度,但小鬼还是感觉自己的小命受到了威胁。

“客房……”卜凡扭头看看客房,“空着呢。爷爷啥时候来啊?”

卜爷爷笑笑:“你是不是要出差七日啊?”

卜凡知道爷爷会算卦,也就应了:“对。您等我出差完了就来?”

“嗯。”卜爷爷敲定了日子,说自己坐高铁过来,让卜凡在家等着,不用去站上接,末了又加了一句:“爷爷卜到一卦,有点意思。”

“啥玩意儿啊?”

爷爷高深莫测地来了一句:“佛曰,不可说。”

“……你不是道教吗?”

 

4.

B区鬼界或面临近年来最大威胁。

卜凡爷爷要从C市回来的事顷刻之间就传遍了全国。虽说也有些知情鬼士表示卜爷爷还没飞升渡劫,没那么厉害,可当年卜爷爷的英勇事迹还是比这些鬼的解释来得更有威慑力。

一时之间鬼心惶惶。

原本争夺卜凡就更像一个荣誉。很少有鬼真的能够充分利用卜凡的阳气优势,只是鬼往高处走,名人效应导致的趋向性罢了。如果这份荣誉需要押上参赛者的整个鬼生,实在是太过冒险了。

这条消息一出,不说威胁近在眼前的小鬼,就是网上那些高兴地应援的小迷妹老宅男们也坐不住了,愤愤请求自家正主退赛。

结果退赛的的确不少,以往参赛过的老人们大多已经有稳定的阳气源,并不需要卜凡,大批大批地选择了退赛,只有一些年轻气盛的鬼,诸如范丞丞这样的,咬牙选择继续。

蔡徐坤也是其中之一。

他倒不像范丞丞有个法力高深的姐姐,也不像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来参赛。蔡徐坤是为了保命。

这个理由听着有些悲情,但也的确如此。如果不是卜凡,他可能又要在茫茫人海之中寻找那个能够承受他的索取的那个人类。说不定等不及他找到,他就得魂飞魄散。他知道自己只能拼一拼,抱着点侥幸心理,希望卜爷爷不要朝他发难,让他平安度过这一年。

因为如果没有卜凡,蔡徐坤所面临的就只有再一次的死亡。而这一次,不会再有往生。

 

5.

这是B区大选最为惨淡,却也最为精彩的一届。

走的都是熟面孔,留的都是新鬼,个个都很优秀,叫人暗叹鬼界鬼才辈出。

其实早已经到达Q市的卜爷爷给自己乔装打扮了一番,敛了一身的正气,手里挽着一个面容慈祥的女鬼,怀里还抱着几根荧光棒,此时正坐在半决赛场馆的内场,脸上满是不屑。

“你什么臭脸啊?”他身边的女鬼气呼呼地敲着卜爷爷的头,“看见老娘的偶像知不知道要叫啊?”

卜爷爷敷衍地“啊”了一声。

“没吃饭啊!用点力挥啊!”

卜爷爷有点后悔配老伴儿来看她年轻时最喜欢的偶像。那已经是50年前火过的人了,多半也像自家老伴儿一样满头白发弯腰驼背才是,哪里比得上自己仙风道骨风流倜傥。

他撇撇嘴,还没待他说话,就听见小鬼在台上喊出下一位选手的名字。

“接下来我们请蔡徐坤上台吧。”

弯腰驼背的卜奶奶突然站起身疯狂尖叫:“坤坤!!!”

卜爷爷打了个颤,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那个50多年前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大明星。那时候他天天为了这个明星跟自己女朋友吃醋。后来结婚了,老伴儿就没再提起过这个人。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不曾听到了。

想到这个大明星也被岁月淘洗过,也会在脸上身上留下风霜和时光的痕迹,变得暗淡蒙尘,卜爷爷就有种报复的快感。他得意地往台上看去。

只见聚光灯下一个略显纤弱但又站得笔直的身影,浅亚麻色、搁到现在一样流行的头发,一如当年耀眼迷人的长相,以及他唱歌时张扬的律动。大屏上他清澈的眉眼盛满邪肆的诱惑,卜爷爷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五十年多前陪卜奶奶去过的演唱会。

时光对蔡徐坤是仁慈的,也是残忍的。

卜爷爷一时僵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骂蔡徐坤阴魂不散?还是可怜他英年早逝?一时间卜爷爷竟愣在那里,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我不知道你们之中还有多少记得我。”蔡徐坤喘着气在台上微笑,他的手指抚摸着肩膀上挂着的背带,仿佛还是当年粉丝口中的背带裤王子,“虽然可能只有很少的一点点,也可能你们这会儿都跳不动了,但我觉得有人记得我、牵挂我真的太好了。”

卜奶奶嘶哑地叫着“坤坤”,吼着“我还记得”,像个小女孩一样喊着“坤坤我爱你”。全场能接住他这句话的,不过寥寥,多半也都如卜奶奶一般是年迈的、寿终正寝的老人,叫也叫不响,跳也跳不动。年轻的新粉们左右张望,互相对视,只觉得自己的偶像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胡话。场内静得有些悲哀。

网络如同大浪淘沙,五十年前的故事被风刀霜剑剔走了悲伤和遗憾,也同样剔走了光鲜和美好。生与死、人与鬼的这样一道天堑,隔绝了多少曾经的狂热与爱恋。

就好像卜奶奶就坐在身边,可当卜爷爷闭上眼,就什么也听不见。

——————————————

今天更完这章,明天开始就要进入长期断更状况了……

实在是三次元的学习太忙了,非常抱歉,希望同好们体谅。

评论(20)

热度(110)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