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卜坤】我左眼看到鬼 5

【大三角修罗场注意!本章含轻微卜岳倾向注意!】


第五章

1.

决赛很有仪式感。

或许是卜凡陪伴了这里的鬼们二十多年的时光,多少都让大家有些感情。

T台已经开始撤展,工作人员纷纷动手拆掉装饰,打扫场地里的垃圾。然而绚丽的鬼火仍然还在场中跳跃。它们色彩缤纷,不断闪着刺眼的光。

戴了美瞳因而眼睛有些许畏光的蔡徐坤的视线里,盛满了阔别半个世纪的璀璨。星河一般的灯火围绕之下,小鬼站在他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小巧的钥匙,郑重地放进他的掌心。

“交给你啦。”小鬼说。

嘈杂鼎沸如潮水褪去,他只是盯着手掌心的钥匙,就好像当年很多次捧起奖杯,在颁奖台上望着台下闪烁的闪光灯,他总会在那个时候忘记准备了许久的领奖词,习惯性地哽一下。

虽然这场比赛事关生存,而无关梦想。

蔡徐坤一开始总觉得自己背了一双沉重的、铁铸的翅膀,他努力地靠着它飞翔,以为自己在往梦想的高地飞去,却还是被“活着”压得无法喘息。

“谢谢。”他的声音很轻,如果没有耳麦,可能没人听得清他这一句。

 

2.

散场之后蔡徐坤就坐在T台的尽头。

台下的观众早就散了,椅子空落落地摆在那儿。蔡徐坤把手虚握,放在嘴边。他唱起他生前最红的一首情歌,歌词叙述分手后的寂寞,甜蜜凋谢后的空阔。编曲是五十年前的旧风格,可他每一个音符都记得。

没有话筒,没有聚光灯,没有呐喊着的粉丝和挥舞的荧光棒,也没有他熟悉到印刻在心里的伴奏。他清清冷冷地唱,还没唱到副歌,嗓音已经有些干涩。

歌词不是他写的,那时顺风顺水一路飘红的他不懂得词作的阅历。现如今他也成了盛放后干枯的花草,却希望自己从没懂得过。

蔡徐坤低着头,轻微地晃着腿。

路灯从街边照过来,朦胧中有个人慢慢走近,伴随着行李箱的滚轮拖动的声音。蔡徐坤以为是卜凡,抬头望去,他的脸却被路灯的光线模糊,只是从轮廓和身高来看,显然不是。

“老岳?”卜凡卸了妆收拾了包从后台出来,看见拖着行李箱的人之后热络地凑了上去,“你怎么回来了?”

如果是几年前的总冠军,或许能够认出这个人。

岳明辉柔柔地笑起来:“迟到了,没看见你走秀。”他张开手臂,卜凡顺从地抱上去,他在卜凡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又上下抚了抚。他比卜凡矮些,拥抱的时候几乎要被卜凡包起来,他的下巴搁在卜凡右肩,侧了侧脸朝卜凡耳朵里说了一句:“不怪我吧?”

卜凡松开岳明辉,脸上滞留着畅快的笑意,嘴里却依依不饶:“那当然怪你了!罚你请吃宵夜啊!”

岳明辉拍拍口袋:“哥有钱,尽管宰。”他不着痕迹地眯了眯眼,看向蔡徐坤坐着的地方,随后又若无其事地转开视线,拍拍卜凡的肩膀,转身拖着行李往外走。

岳明辉看过来的时候蔡徐坤就知道了。

那个瞬间他仍看不清岳明辉的脸,也看不见背对自己的卜凡的表情。他落在他们十步之外,却忽然像隔着银河——可不是吗?生死的距离或许比银河都要遥远。

蔡徐坤僵直着脊背,从T台上滑下来,默默地把连帽衫的帽子戴起来,把手揣进口袋里,跟在他们后面慢慢地踱着。

“老岳你看啥呢?”卜凡搡了岳明辉一把。

岳明辉收回看向蔡徐坤的视线,然后很轻巧地说:“没什么,看看你走过的T台嘛。”

 

3.

岳明辉是个B区鬼魂圈里不大著名的人物。

即使他与卜凡相识甚早,感情很深,也很少有鬼记得关于他的事情。这多半源于他与众不同的追求。

他和卜凡是高中的学长,也是那时候的邻居。那时候他们的关系着实不太好。岳明辉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很好,对于学业的规划也很有想法,卜凡的爸爸妈妈变着法夸他,恨不得卜凡长得都跟他一样才好。再者岳明辉也挺会装相,按卜凡的话说就是两面派,对着长辈特别乖顺,对着平辈就发挥十二分的中二水准。那时候他年纪小不懂事,性格沉不下来,又是B市过来借读的,成天京片子嚓嚓地刮得卜凡耳朵都疼。

两人那时候不知道滚过多少水泥地,暗地里往对方身上砸多少拳头。

偏生高中时候的男性友谊多半靠拳头建立,他们招呼得多了,关系竟也渐渐好起来。后来他们几乎是粘在一起,成天一起玩儿。

只是岳明辉借读时间过了,又搬回B市去高考。

这倒也没什么,原本卜凡高考完了就录去了B市,可岳明辉偏偏往N市考。原先成天浪漫文艺的小少年选了工科,吭哧吭哧把本科啃完,转头又考出了国境线,去了大不列颠读研。

从高中之后就只活在卜凡朋友圈里的岳明辉,从来没被B区的鬼们重视过。

“你怎么突然回来?”卜凡恶狠狠往嘴里塞了根串儿,“不考个博啊啥的?”

岳明辉摇摇头:“就业硕士够用了。”他似乎不想多说,“你呢?”

“我?”卜凡指指自己,“不就继续走咯。”

“也是。”岳明辉看向坐在卜凡身边低着头玩鬼用手机的蔡徐坤,轻声问卜凡,“那你还单着?”他说,“不想找个伴儿吗?”

蔡徐坤有些心烦意乱,鬼博都是庆贺他登顶的消息,“蔡徐坤 冠军”这样的词挂在热搜榜首位,可他这会儿掀不起一点点开心的感觉。他佯装不知道岳明辉阴阳眼的事实,自顾自地摆弄着他的手机,却不知道岳明辉早已经看出他的不自在。

“没到时候呢。”卜凡摆手,“再说了,这不哥你还没找着吗?小弟不敢一马当先。”

岳明辉哼了一声:“少贫。”他挺了挺胸,高深莫测地盯着卜凡,“你哥我早找着了。”

卜凡先是一惊,再然后顶着一脸八卦像:“真的假的!哪个姑娘啊?漂不漂亮?”

“说出来吓死你!”岳明辉得意地晃晃脑袋,“行了,我还处于计划阶段。人家还不知道呢。”

卜凡眨眨眼:“嗬,还搞暗恋?”

岳明辉踢了他一脚,卜凡紧接着就嚷嚷起来,抱着他的小腿死命叫岳明辉赔他的限量版裤子。岳明辉没鸟他,老神在在地端起一次性塑料杯子,如喝红酒似的抿了口金黄色冒着气泡的Q市啤酒,“对啊,我就暗恋了。”

他说完,看了一眼卜凡。

 

4.

岳明辉回B市这件事没能撬动卜凡的日程安排。

在他一声声的谴责中,卜凡还是为了自家爷爷的住处安排踏上了飞回Q市的飞机。

临行前蔡徐坤在酒店的阳台上盘着腿坐了一整晚。月光洒在他身上,又透过他投射在地面上。他背对着月亮研究了一晚上,无论怎样他都无法在地上映出哪怕一点点属于他的影子。

卜凡那天没回来。

岳明辉家的四合院里热闹到了半夜。

 

5.

卜凡在商务舱里睡得昏天黑地。

蔡徐坤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空位,凑近了端详他微微泛青的下眼睑。他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触碰,然后穿过了卜凡的皮肤和骨骼。蔡徐坤把手收回来,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狠下心吸一口阳气补充一下。

等回了Q市一定要狠狠吸两口惩罚他一下,蔡徐坤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飞机飞过三万英尺的高空,越过无数云彩。

坐在卜凡身边,蔡徐坤觉得自己又幸运又可怜。他晃晃脑袋,努力把心里的波动放下,只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

这场胜利的奖品,不过只是他向上天偷来的一年。



——————————————

不好意思我还是把大纲上的东西改了,感觉一路甜甜似乎不像这个设定下应该有的感觉。

卜岳不是这篇文的主线,也不会有实质上的结果,这篇对老岳不黑不黑不黑甚至有点吹,不是心机boy不是!

除了本章以外基本老岳不怎么出场的,这边就是给坤提个醒

——————————

点开tag有前文

评论(15)

热度(49)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