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5[露中公路文]

月光白得刺眼,越野车顶的天窗打开了一半,漫天的星光就这样无遮无拦地洒进来,星月走得慢,光看头顶似乎看不出如今车子已经行进的距离,迷迷蒙蒙偶尔在月上罩了一层的云飞得极快,一晃就消失在视野。

也许是风足够急吧。

伊万开了一个通宵,风也吹了一个通宵。地平线泛起一点点带着浅蓝的白,不明显,却连带着整片天的墨色浅了一度。星辰变得不再明显,车子行过的路边起起伏伏的土坡只有朦朦胧胧的剪影,被隐隐的晨光笼出一个轮廓,刹时从西北方的粗犷化身如南方的温婉,一丝属于铁血的柔情。

伊万那双紫罗兰色的眼里,被光照出一个银河的璀璨。

身边的早已睡着的王耀不安分地动了动,浑身通了电一样颤抖了几下,一双手把自己紧紧地环住,仿佛冷得不能承受一般缩起来,却又静不下来地挪动着位置。这份睡眠越来越不安稳。

伊万松开脚下的油门转头看向王耀。

王耀挪开的背部所贴紧的椅背上沾着鲜血,已经有些干涸。那张清秀的脸也苍白得不像话。伊万眼前回放了几个小时前那场爆炸,鲜艳的冲天的火光,一只有力的按住自己的手,一具紧靠上来的带着炙热温度的躯体,还有被火燎到时脱口而出的痛呼。

他抿了抿嘴,抬手把车顶的天窗关上,转头又继续看着前路开车。

王耀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浑身无力,强撑着睁开眼,在模糊的视野里,他看到伊万的动作和无情转开的头。

也许生病受伤的时候真的是最脆弱的吧,王耀忽然遇上了十几年难遇的委屈,一股从心口到鼻腔爆发的酸意让他难以忍受地闭上了眼。似乎有什么从他的眼角奔放地坠落。

这似乎有些矫情,王耀想着。

“有药么?”王耀干涩得不像话的嗓音破碎地挤出几个字,“我发烧了。”

伊万又一次转脸瞟了他一眼,随后默不作声地转回去,再没有施舍给王耀一眼。

“听不见人说话?”王耀的声音因为急切憋得有些尖利。

伊万猛地一打方向盘,王耀几乎被甩在车窗上,伤口受到二次碰撞,疼得王耀说不出话来,只能睁着一双满是疼痛逼出的泪水的眼瞪着罪魁祸首。

伊万没看他,他只是急踩油门又急踩刹车,速度又快又猛仿佛是故意让王耀难受,刚一停下他就从车上跳下来,快步走到后备箱,两手一捞拿出两把枪,回头就往车头正对着的一个蒙古包走过去。

王耀根本动弹不得,有些错愕地看着伊万一手一把枪就走进了蒙古包,随后是几声冷冰冰的枪响,白布上溅了团团的血,然后灯光亮起,一个人影在里面翻箱倒柜,很快找到了什么从里面走出来。

那一头近乎白色的浅金头发上粘了几滴血,殷红殷红的,红得发亮。他手里提着一个小箱子,上头一个红色的十字表明这场突如其来的杀戮的单纯动机。

伊万把医药箱往王耀怀里一放,顺手关上了车门,一手解开了王耀的安全带,把他的椅子放平。

“躺下。”他的嘴唇蠕动着吐出一个命令,并不等待王耀的自觉,直接上手按倒。

王耀趴在椅背上,良久不能理清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他瞄着那个医药箱,突然感觉不到背上的疼痛,恍惚间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神秘的指引,兔死狐悲一般地哭起来了。

王耀哭的方法不大寻常,像是着了魔一般的,瞪着眼,把眼睛瞪得原来的两倍大,一脸的生无可恋和莫大的恐惧,眼泪就簌簌地往下流,黄豆般的大小,哭得安安静静轰轰烈烈。

“疼?”伊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王耀扭过头看他,地平线上的光线画了一幅画,独独给伊万留了白,剪影里还有他模糊的五官和他浅色的头发,像是发着银光一般,而那双背着光的紫罗兰双眼,盛着太阳从背后渗透来的一点澄澈,就这样望着自己。

“疼你妈。”王耀轻骂了一声。不是俄语,伊万的眸子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王耀回过头继续趴着。

他能感觉到伊万的手指在他的背上滑动,有些冰凉的膏药涂上来,沁入皮肤的冷。

他又一次看着那个医药箱上的红十字发愣。

也许有一天,伊万布拉金斯基杀死王耀,也像今日杀死这个医药箱的主人这样容易吧。王耀想。

沁入皮肤,直达心口的冷。

他孤独得让人害怕。

评论(5)

热度(30)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