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全职/兴欣中心】航海纪事

答应好的航海paro,怎么说呢,从原本使用的第一人称换回上帝视角,有些遗憾也有些庆幸,一开始看不出什么,大家先凑活着。

2015.10.27【大家别看着题材太高兴……因为这篇文卡卡的。】

 

航海纪事

伞修伞/失忆梗/航海paro/兴欣中心

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来消除中文名字带来的违和感,因此所有角色的名字都将不做任何的改动,请各位谅解。

 

这是一个也许不会结束的故事。

在故事的结尾,唐柔坐在庄园的花园里,微风撩起她的头发。曾经在那些叛逆和冒险上到底花了多少年的青春岁月,已经记不清楚。只知道以前染成赤红的短发,如今已经是一片斑斑驳驳的花白。

喝下午茶的时间,孩子们总是喜欢聚起来,听她说以前的故事。

她摸了摸身边的小孙女儿的头,思绪却飘向了无垠的大海。

也许那艘船,还扬着它的战旗,继续着它永远不会停止的冒险。

 

城堡今夜灯火辉煌。

这是国王的生日舞会,群臣聚集。

木秋整理着自己的礼服,不想在这样隆重的场合有一点点的失误。他的父亲,确切地说,是养父,侯爵大人在一个月前猝然长逝,而他才刚刚接手父亲手中的部分权利。如今他是朝廷的新贵,这也是他第一次最正式的亮相。

从高高的穹顶一直垂落下来的水晶灯把烛火变得璀璨夺目,到处可见的金色雕塑诉说着国家的富有。木秋扶着女伴的腰,跟随音乐声在舞池旋转。他微微抬起头,水晶灯晃花了他的眼,他忙低下头看向女伴姣好的面容。

这是父亲给他安排的未婚妻。年轻的女孩纯真而不谙世事的清澈眼神,让他对这段包办的政治联姻有了一丝期待。

舞完一曲,他牵着未婚妻走到一边休息。

他端给女孩一个小点心。一旁走过的侍者手中的托盘里放着两杯红酒,他伸手将酒拿下来,递了一杯给女孩。他尽力地挑起一些让女孩子感兴趣的话题,让他们之间的交流不至于太尴尬僵硬。很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女孩咯咯笑个不停,似乎是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女孩微侧过脸抿了一口酒。

木秋跟着笑了几声,将酒杯放在唇边。

突然,他的未婚妻皱起眉头,随后瞪大了双眼,一手捂住腹部,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她嘴里喷出来,有一些溅在了木秋脸上。

血液的温热和腥味让他难以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在前一刻还是鲜活的生命在他面前倒地、死去、失去温度。

周围响起了尖叫,贵族女人们到处奔逃,有不少人踩上了别人的裙摆,有人撞上了放点心的长桌,一时间,蛋糕点心漫天飞,恐惧的尖叫充斥了整个大厅。木秋木然地站在原地,直到人群之中一个有力的声音响起,几乎压过了所有慌乱的尖叫。

“木秋伯爵先生杀了他的未婚妻!”

木秋抬起头,他感到一双鹰隼般凶悍的眼牢牢地锁住了他,那里面饱含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和嘲讽,恍惚中木秋仿佛看到自己跪在闸刀之下,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悲惨死去的模样。他恍然意识到,他已经无路可退。

他回头去寻国王。然而当国王的眼睛冷冷地、好不惊疑地,仿佛早就知道这一切一般地看着他时,他就知道,他只剩下一条亡命之路能够选择了。

木秋冲向了露台。

他纵身一跃,从露台跳了下去。摔在地上的时候他顾不得浑身有多疼,他只知道,绝不能被那些人抓住,绝不能。

他爬起来踹翻了赶来的侍卫,夺下了他的佩剑。他记不得从露台到皇宫门口的一路上他挥剑刺了多少侍卫,等他跨上一匹从马车上解下来的马离去的时候,他的剑上已经满是鲜血。

“抓住他!”他听见人们在大叫着,侍卫们的佩剑和盔甲碰撞发出的声音一时间连成一片,如同一张铺天盖地的网朝他扑过来。

他只能努力地夹着马腹、甩着缰绳,企图从这个抛弃他污蔑他的危险之地逃离。

风吹着他的脸,像一把把利刃,吹得他两颊生疼。

他黑色的礼服凌乱不堪,显得那样的狼狈,就像所有亡命之徒那样。

然后他听到了正前方传来的马蹄声。他勒马,回头看向从皇宫而来的追兵,扯了缰绳打马往左拐,背后的马蹄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他感到绝望。因为他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海边的悬崖。

他已经能感受到咸腥的海风扑面而来,能够看到黑夜之中模糊朦胧的悬崖边缘,死亡的威胁让他窒息,他的脑海里似乎突然闪现了一些画面——

飞溅的鲜血,凌乱的马蹄声和嘶鸣,到处刀光剑影,仿若一片地狱,然后是心口致命的疼痛,和一声声嘶力竭的呼喊。隐约是一个陌生却熟悉的声音。

疼痛变成了现实。一直利箭破空而来,狠狠地扎在他的背上,力气大得把他从马背上推了下去。他在地上因为惯性翻滚了两圈,箭矢挪了位置,让他窒息的疼痛袭击了他,随即,一声欢快的马的嘶鸣响了起来。

“木秋!”那人抽出宝剑,指向木秋,“要怪,就怪你父亲吧。”他说。

雪亮的剑影挥下,木秋喘着粗气微眯了眼,抓紧最后一刻一鼓作气爬起来往悬崖边奔去,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叶修!”穿着一身波西米亚裙的女生端着一盘腌鲸肉从厨房走了出来,“开饭啦!”

“别管他。”一旁已经坐在桌上的留着短胡子的男人朝外边甲板方向看了一眼,“他每年这天都这样,你理他干嘛。”他说,“让他自己静静。”

女生撇了撇嘴,撩了裙子坐下,一手拿着小银刀就在鲸肉上划了起来。

很快一群船员都聚集在了桌旁,一群人笑笑闹闹,并不把食物当回事,甚至拌着嘴就能动起手来。餐桌旁满是笑语,独独少了一个人。

“包子!”甲板上传来一声叫唤,“过来!”

这是命令的口吻。

原本还在满口开火车的年轻人一撩头发,表情严肃地冲了出去——“怎么啦老大?!”

“下去。”

“啥?”

“把那个人弄上来。”

 

评论(2)

热度(18)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