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孤独终老 7【露中公路文】

【CIA莫斯科办事处】

莫斯科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冷。

亚瑟裹紧了灰色的呢子大衣,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咖啡在街上走,他的步速很快,顾不及欣赏路边的风景,或者是打扮时髦高挑的俄罗斯美女。他匆匆地向前赶,也许只是因为熟悉了这种生活的作息,让他的脚步永远也不能慢下来、停下来。

就职之后,他的生活就一直是这样,甚至此时能离开办公的小房间,走在开阔的大街上就已经让他感到放松和庆幸了。他再无余力去讨论所谓“生活品质”与“爱情”。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早早从岗位上退下来,在路边开了一家花店的法国男人对他的生活是那样的嗤之以鼻,以至于他们无法再继续相爱,只能在一通国际长途的电话里结束那段长达五年的感情。

那个男人陪了他五年,从他刚入行的青涩,到后来杀伐果断的成熟。在他之后,亚瑟就一直这样单身着,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喝咖啡、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往返于一个个让他愈发觉得寂寞的城市。

“嘟嘟——”

背后有辆车在按喇叭。亚瑟往路边让了让,低头喝了口咖啡。

“嘟嘟——”

喇叭还在他耳边敲响,亚瑟皱了皱眉,也许是心情不好,他盯着地上的砖缝,一眼都没分给那个使劲儿按喇叭的司机。

“嘿!”司机索性叫了起来,“亚瑟?”

亚瑟转头看过去,然后被一头的金色头发晃了眼。他目前的跨国合作任务的负责人——

“啊~琼斯先生。”一大早的就被喇叭这样打扰,亚瑟难免是有些生气的,他的口气带着点嘲弄,拉长了语调,像是古老的自负而富有的欠揍贵族。

“哦,抱歉,打扰了。”阿尔弗雷德一手搭在车窗上,一脸阳光地道了歉,又扬起嗓音邀请亚瑟上车,“去上班吗亚瑟?嗯,我是想,既然我们同路,你不如让我载你一程。”

亚瑟瞄了他一眼,并没有上车,继续快步往前走着。

阿尔弗雷德抿了抿唇,松了刹车用最慢的速度跟在亚瑟后面,还伸出头不停地劝说着,“我说,你这么走不累么?没关系,我的车可不是怪物,绝不会吃了你的!亚瑟,上来让我带你一程吧?……”

亚瑟突然停下脚步,“我想,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互称名字的关系吧,琼斯先生。”他说完就接着往前走。

“你何必如此冷淡?”阿尔弗雷德垂了眼,念叨了一句,“我并无恶意。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已经是合作伙伴了么……”

阿尔弗雷德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亚瑟没有再打断他,只是还按照原来的步速往前走,阿尔弗雷德也就开着车跟在后面。

很快,亚瑟又一次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微微勾起嘴角,用的还是那种拉长了贵族腔调,“不用搭车了。”他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写字楼,“我们到了。”

阿尔弗雷德顿时住了嘴。

“快去停车吧。”亚瑟说,“别迟到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转过身离去,撇了撇嘴踩了油门往停车场去了。

亚瑟走了一半又回过头,看了一眼绝尘而去的阿尔弗雷德,再也克制不住笑意,颤抖着肩膀刷了门禁卡。

亚瑟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

 

伊万把车停在路边。

王耀推开车门,他小心翼翼地滑下车。这是一篇开阔的地带,没人,只有草、山坡,还有即使灿烂也并不温暖的阳光。

他伸着懒腰,因为扯到背后的伤口,他呲牙咧嘴地轻呼了一声。

伊万还留在车上,并没有下来。他摇下车窗,让外面的空气流进来。凉凉的、透亮的空气,就像是草原的天。他靠在椅背上,微微眯起了眼。

在他变得狭窄的视野的尽头,他看到背后血迹斑斑的王耀,穿着一件薄毛衣,站在阳光里,举着两只手,仰着脸背对着他。阳光围着他的轮廓,亮了一圈。

伊万看了一会儿,撇过头闭上了眼。

这是个无聊的世界——不会有任何人也不会有任何事,能让他甘愿驻足。

 

评论

热度(30)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