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孤独终老14 【露中公路文】

伊万开着车的时候,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他们又重新开始了静默。伊万觉得没什么好说,而王耀——他似乎从来都不会吐露真正有关自己的信息。

渐渐远去的星辰和渐渐淡去的月,在西边的一半蓝天里嵌着,车在行进中发出低沉的声音,在沉默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王耀突然拍了拍伊万的手。

“停一下。”他说。

伊万挑了眉毛,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王耀睨了他一眼,“你不觉得太安静吗?”他说,“还记得来时我们说好了换一张唱片?”

伊万愣了两秒,随后还是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很奇怪这样的小镇竟然还会有一间看起来还蛮有格调的唱片店。

一排一排的货架上,唱片拥拥挤挤地像图书馆里的书本一样被叠放好,店里的结构错综复杂,用玻璃、植物和沙石营造出一种情调。店面并不算小,加上刻意营造的弯弯绕绕,更显得店面大的很。

他们两人进了店,随后分开。

店里放着轻松舒缓的音乐。

他们放慢了脚步。

这对伊万来说也算是个不常有的体验,一方面他总觉得有些担心,一方面他也开始学会贪图这样的安逸感觉。他迈着轻松而缓慢的步伐,在货架旁随意地翻看那些摆放整齐的碟片。

走到其中一个货架的时候,他发现王耀就在对面——他们像是很多很多清新的初恋故事的开始一样,隔着书架或是隔着货架四目相对。

伊万看到王耀飞扬的眉眼。

那是典型的中国人的眉眼,但不是凤眼,是杏眼,有些圆,天生带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眉形很漂亮很标准,是不太粗却刚劲的那种。那双眼里,才是最精彩的。伊万一直觉得那双眼里的东西很特别,粗粗一瞥以为是不曾涉世的天真,细细看来才发觉是沧桑之后焕发的神采,那般的自在有神。

一秒之后那双眼满含着笑意,微微眯起。

伊万能想象那整张脸生动的笑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他第二次问自己。

他不会对这个世界失望厌恶吗?

细细的一股香气慢慢地渗过来,打断了伊万的思绪。这味道似乎不太寻常,伊万皱了皱眉,四下环顾,又仔细嗅了嗅,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好像不太对。”王耀用气声说了一句。

整个店面突然只剩下刚刚在播放的钢琴曲的声音,安静得有些可怕。

伊万伸手扶住自己口袋里的枪,并将它掏出来,端在身前,警惕地四顾。

“伊万。”王耀手里已经握好了他的两把弯刀,“是血腥味。”他说。

伊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即快速转身,“跑!”他低吼。

他们同时地,像两支箭矢一般弹射出去,就在同时,店铺里突然响起几声枪响。

玻璃门顿时碎裂一地,划伤了王耀的小腿,不过只是很轻的皮肉伤,并不会影响战斗。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会不会影响小镇的宁静,也不在意是否动静太大,似乎是想根本不想让两人走出这个镇子。

外面的汽车近在咫尺,伊万拉开门抬腿就往里跨,却被后面飞来的一颗子弹准准的射中了腿。他轻叫了一声,身体僵了一下,却不敢在车外多待一秒,收脚便缩进了车里。

另一头王耀愤愤地用随手抄起的一片光碟抹了跟上来的一人的脖子,转头才看见原本的店主一脸青白地躺在椅子上早就断了气,他气哼哼地扭头就往外跑,心里骂着伊万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只知道一个人先跑。

他跳上车,顺手带上了门,紧随而上的几颗子弹就嵌在了车门上。

王耀低着头朝着伊万吼道,“走走走!”

伊万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甩手一个大方向就将车掉了头,径直往镇外开,路有些狭窄,这一系列动作让车身受了不少撞击,但不论是王耀还是伊万都来不及扣上安全带,甚至抓住什么东西都来不及,他们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伊万缩着头,后方的子弹因为距离渐渐拉远也变得稀疏起来,但还是击碎了后窗玻璃。

他们的车距离唱片店慢慢地远了,那些攻击也没有继续跟上来。

伊万轻轻吐了一口气。

“是什么人?”

“上次的那群。”

王耀抿了抿嘴唇,从怀里掏出几张刚刚顺出来的唱片。

他轻松一笑,“你看,我刚——”

哧——

伊万只感觉到从旁边的小巷里窜出的一辆车猛地冲了过来,狠狠地撞在他们的车腹,他花尽最后一分精力撑住了脚,把油门踩到了底,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知了。

伊万皱了皱眉头,先前剧烈的撞击和大腿上受的伤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此时他的记忆和理智渐渐回笼,于是他猛然睁开了眼。

他躺在一辆汽车的后座,这是一辆很小的轿车而不是他们之前开的SUV。他扶着额头,往驾驶室看去。

那是王耀。

他的第一反应是庆幸。在那之后他才发现王耀原来的衣服上大片大片粘的满满的血迹。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车还在继续往前开,王耀的脸上也没什么痛苦的表情,车里放着清浅舒缓又略有节奏感的歌曲,王耀的头随着节奏轻轻点着晃着,偶尔还动了动嘴,无声又陶醉地摆了摆口型。

伊万看了他良久,不知不觉地翘起嘴角。

“哦!”王耀从中央后视镜里看到了睁开眼的伊万,“你醒了?”他说着灿烂地笑开,从副驾驶的椅子上拎起一个小塑料袋,里头装了一块饼。

“吃一点吧。”他说,“后座有水。”

伊万接过王耀递来的饼,大概是觉得饿了,他吃的时候几乎有些狼吞虎咽的意味。

“刚刚发生了什么?”伊万吃完就问了这样一句。

王耀却抿起嘴,欲言又止了好久,最后说了一句,“全杀了。”

轻轻巧巧的一句,却仿佛用尽了王耀所有的力气,“我很久没这样杀过人了。”他这样说着,一脸意志消沉的样子。

“怎么?”伊万嗤笑一声,“我先前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他喝了一口水,“你既然选择跟我一起,就要学着习惯这些。”

王耀通过镜子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辛苦了。”伊万突然说。

这让王耀有些意外,在他印象里,伊万是个绝对够冷酷的人,他绝没想到伊万会说这样的话。

“真意外你会这样说。”王耀笑了。

伊万看着自己腿上原来的伤被简单地包扎过,突然也觉得也许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下去也不错。

王耀在一条公路上停了下来。路旁似乎是个养马场。只有几匹马,王耀走过去的时候,马也全不怕生,安安静静低着头吃草。不远处是个蒙古包,他径直往那里走去。

里头迎出来一个男人,胡子拉碴的样子,穿着这里最常见的服饰,满脸笑意,看见王耀身上的血迹他也没有表现出害怕,大约也是道上的人。

王耀笑着与他拥抱了一下。场景十分动人,只是伊万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王耀的嘴唇动了几下,伊万隔得太远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只看见那个男人听完之后就进屋拿了点药品和绷带递给王耀。

随后王耀重新走回来,手里捧着绷带和药,却没有第一时间给伊万包扎,而是把东西放在车前盖上,并一套干净的衣服。

他又走回去,站到一匹正喝水的马旁边。

那儿有个水龙头,接了一根塑料管,本是用来洗马的。他快速开始宽衣解带,把染血的外套脱下扔在地上,然后是一层夹克,最后是雪白的衬衫。刺眼的阳光穿过他的白衬衫,把沾上的血液变成橙黄,把王耀全身都镀了层金色——

就像天使,哪怕是染血的天使。

伊万专注地看着,专注到全然不曾意识到自己的专注。

然后王耀解了衬衫的扣子,露出锁骨,之后是胸膛、腰腹,伊万看到那上面有不少伤疤,纵横交错,男人们管那叫做战斗的功勋。王耀背过身去,结实的背部肌肉形成完美的线条,两片肩胛骨因为动作而显得更加明显。他身上的伤痕从前到后都有,最大的一个就是背上的那条伤痕,长长的从一边拉到另一边的刀伤,现今已经不大明显,但能够看出伤痕已经存在很久,可以想见当时的惨烈与狰狞。

伊万上上下下地扫视着王耀全身,觉得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仿佛着魔一般。

他分不清这是什么感觉,也许是一种渴求,但究竟是渴求王耀这样的身体,还是渴求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他也实在分不清楚。

王耀没有脱下他的裤子,大约是觉得露天的全裸终究不大好。他勾起身旁的塑料管,开了龙头。

伊万无法形容此情此景的美丽。

阳光照耀下的水珠像是宝石一样散落到王耀身上,把他手上、脸上、身体上粘附的血迹一点点冲刷干净,他的手掌很快速地在身上搓洗着,有时候激起一点水花,几滴水又重新飞扬起来,落到草地里。

伊万鬼使神差地开了车门。

他撑着自己的身体,靠在车身上,直直地看着王耀。

这样的眼神也许太过有存在感,王耀顺着这股感觉看了过来。王耀并不觉得被这样看着有什么不对,自然地歪着头打了声招呼,随后把水管对准了自己的脸,手掌来回搓洗了几下,把脸上沾上的血洗了个干净。

王耀向伊万招了招手。

“介意帮我个忙吗?”他问。

伊万有些一瘸一拐地往王耀的方向走。站定之后王耀把塑料管递给伊万,“帮我冲个头。”

伊万伸手把王耀的头绳一勾,扯下握在手里。

那头发披了下来,墨色的头发因为不曾清洗加上被血液沾染,有些打结和结块,待水一冲,便融了淡红色。伊万用手指搓揉着王耀的长发,手法不太温柔。

王耀的鬓角处有锐器伤,幸亏只是轻轻浅浅的一道,不然可能他们都要死在之前那场追杀之中了。

王耀把头发拨了拨,感觉差不多了,就推开了伊万的手,关了龙头,两手环着头发逆向一揪,把水挤干,随便理了两下就把头发往后一甩,拖着浸湿的裤脚往车前盖去了。

“帮你包扎一下,过来。”王耀向站在原地的伊万招手。

王耀先是穿上一件黑色的加绒衬衫,便拿起酒精和棉花,把伊万强行按在车后座上,一手扯开了伊万的裤子。

“子弹我之前帮你取过了。”他说着把之前临时扎上的白布扯下,用棉花蘸了酒精清理起伊万的伤口来。

今天伊万看王耀看上了瘾。

王耀低头环着他的大腿给他清理的样子,微微蹙眉的样子,跪在他腿边的认真的样子,处理伤口时利落的手法,还有他不时把滑到额前的头发别到耳后的动作。

看不够似的。

伊万想起以前的几个床上的玩物,他们顺服甚至害怕的神情曾让他兴奋异常,如今他却觉得再多的敬畏都比不过这样的互相扶持——至少他现在是这样想的,在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的情况下。

既说是疯了,那便真的疯了。

伊万也没多想,就按照想做的做了。他伸手勾住王耀的脖子,把唇贴了上去。

也许是从没体会过想要给一个人温情的感觉,因此这个吻显得有些笨拙无措。本身伊万也是个硬碰硬的家伙,从前也从未想过什么技巧,所以陶醉的只有他一个。

他好像含住了一片云,轻轻柔柔的,叫他仿佛要飞扬起来。

然后就是一记勾拳,把他砸回车座上。王耀瞪着眼,不敢置信地指着伊万——

“你他妈……”他不自觉地先飙了一句国骂,然后仿佛气愤得不知该说什么,“我、我我拿你当兄弟呢!”

伊万听到这一句才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受的这一拳是怎么回事——出乎他意料的,或者说,他太过自我了,想当然的就意味王耀会接受,却不曾想——

王耀竟是直的。

伊万捂着下巴问道:“你会走吗?”

王耀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的气愤之中,把手里的绷带卷往伊万脸上一砸,气呼呼地跑到驾驶座,向外面的那个旧友随手致了意,匆匆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

伊万被这股冲劲甩到后座的靠背上,闷闷地哼了一声之后,背对着中央后视镜,在王耀绝对看不到的地方,庆幸而又志在必得地勾起嘴角。

……………………………………

哎呀终于进行到这一步了我好捉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文到这里写了一半了,接下来就是伊万把肉吃到嘴,然后就是两对cp开始激烈的追击打斗了!呀呀我最喜欢的部分就要开始啦!!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评论(8)

热度(55)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