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孤独终老18【露中公路文】

【拾捌】

两个目标突然失去踪影,整个工作组都是烦闷的。

阿尔弗雷德尤其。之前负责跟踪的是他的表弟马修威廉姆斯,这次失误也让某些坚持许久的下属们传起了些闲言碎语。

阿尔弗雷德把王耀的履历档案翻来覆去地看。既然王耀是个半路杀出来的帮手,自然是有他的用处才能让那样冷情的伊万愿意同行。想必伊万想要依靠的就是王耀对于当地的了解,因此他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都将围绕王耀在当地曾有的活动范围展开。

阿尔弗雷德不停地比对着地图,甚至动用了各种卫星定位来对那块土地进行搜索。

整个工作组陷入一种沉闷而紧张的工作状态。大多数人都曾经连续工作二十小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厌倦。

亚瑟比阿尔弗雷德更拼命了些,他不停地通过邮件等等独立联络方式向本土请求自己所拥有权限内能看到的所有相关资料。他几乎把王耀和伊万的家庭、亲友的背景调查了个清楚。不过伊万一直以来都很谨慎,而王耀则不同,他的资料几乎是空白的,服役部队、军衔、父母身份、近亲身份,是被他所属的这个东方国家完全保护起来的。

这个时候亚瑟才突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几乎掌握了全部的外围信息,而一些核心的,伊万的资料倒比王耀多些。

亚瑟把桌前的文件放下,随手往前一推。他的手指按着眉心,闭着眼稍稍休息。良久他突然睁开眼,从口袋里掏出私人手机,迟疑了很久很久,拇指终于还是输了一串数字,按下了接通键。

“你好?”

亚瑟垂着眼,深吸了一口气,谨慎地开了口,“弗朗,是我。”

电话那头沉默开来。一时间两方都没说话,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和紧张。

“找我有事?”弗朗西斯突然问。

“你在哪儿?”亚瑟问。

“不在伦敦。”弗朗西斯说。

亚瑟抿了抿唇,“听说你在旅行?”他说着看了看刚刚让人查到的弗朗西斯的坐标。

“……怎么。”弗朗西斯沉着声问,显然几乎耐心耗尽。

亚瑟勾了勾嘴角,“正好在蒙、古是不是?”他的语气倒并不像真的要个答案,“过个国境线帮我办个事。”

“……我是你下属?”

“你是我亲爱的前任。”亚瑟说,“两个人,不需要你做什么,看到了就告诉我,私人电话。”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那头弗朗西斯看着自己的手机哭笑不得。

——————————————

伊万僵在原地不动。

也许是满心的沮丧和恐惧几乎将他击垮,骤然间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处境,终于开始有了一种走上绝路的心情。他觉得有些无力,难以支撑他去面对王耀已经离开这个事实。

这天地有多壮美,他的心就有多冰冷痛苦。

他闭上眼,感受着草原的风卷着他的长围巾,卷着他的大衣衣角,卷着他浅金的发,卷着他破碎不堪的心。

“站那儿干嘛?”后面突然传来一声轻斥,“喝西北风呢!”

伊万瞪大了眼睛,突然转头看去。

那是从之前遗弃的那辆车上带下来的橙色帐篷。里头一支手电筒打着光,帐篷的帘儿被风吹的飘来飘去,把王耀的身影挡在帐篷里,那一束灯光把他的姿态映在帐篷布上,竟呈现一种古怪的婀娜之态。他的头发披散下来,略有些凌乱地散落在肩上背上胸前,几缕细碎的额发更显得有种慵懒的暧昧。

伊万既觉得自己被这样一缕灯光暖了心,又觉得此情此景没来由地让他口干舌燥。

他快速几步到了帐篷边,王耀朝他笑笑,招了招手,自己往里挪了挪位置。

伊万钻进来,一手拉上了拉链,一手解了大衣的扣子。

“没有睡袋。”王耀有些尴尬地开口,“你别脱了,晚上会很冷。”

伊万的手顿了一下,继而努力掩饰着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的视线渐渐上移,落在王耀不小心裸露的锁骨上。

王耀看他视线不对,顺着一低头,更是尴尬地僵直了身子把外套裹得紧了些,挡住了锁骨的位置。伊万收回视线,转头避开王耀粗喘了两口气。

王耀一脸别扭,踌躇着终于开了口,“睡吧。”他说完就关了手电。

伊万背对着王耀躺下,努力地平顺着自己的呼吸。

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原本他从不是顾及他人意愿的人,想要了哪怕是强迫也要得到。却不知如今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心底作祟,哪怕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欲望,也让他不上不下不敢造次,连爽快些自渎都不敢,更遑论强迫这个人。

他暗笑自己这已是迈向死亡的先兆,先陷下去的人必是不得好死的命。

也许甘之如饴吧,他想。

夜已深,伊万却久久不能入睡,那头王耀睡得也不安稳,由于越来越冷的气温,王耀渐渐地蜷起身子,模模糊糊的意识里他只觉得自己仿佛浸在冰冷的水里,寒气不是骤然降临而是从骨缝一点点渗进来。

伊万感觉到王耀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他稍稍撑起自己的身体,却什么也看不清,他只好轻手轻脚把王耀翻过来面对着自己,然后敞开自己的大衣,又解了王耀的外套扣子,凑过去拥住了蜷缩起来的王耀。

他能闻到王耀身上一点点薄汗的味道,不是白种人的那种侵略性的味道,淡淡的不浓重,却似乎怎么都挥之不去。

伊万觉得自己可能是陷得深了。

微微勾了勾嘴角,带着一丝难言的自嘲终于入睡。

帐篷外的风还是大得很,叫嚣着呼啸着,似乎也在宣告一种结局。

 

评论(10)

热度(48)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