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20【露中公路文】

【贰拾】

伊万手边放着的手机突然亮了两下。

他和王耀对视了一眼,随即他迅速打开这条信息,上面是之前秘密蓝牙配对的追杀者的手机所接到的信息。

一个精确坐标,一张清晰的他二人正吃着面的照片。

伊万循着拍摄角度一抬头,发现刚刚明明坐着人的角落竟是空了。

伊万一拳砸在桌上,转身便往外走。王耀起身低着头跟上,脚步急促,两手已经抚上了他的两把弯刀,走在前面的伊万也同样摸上了腰间的枪。

狭小的街道上几乎一览无余,伊万扫视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他把已经拿出来的枪放回去,两手插进口袋,状似无意地在街上走起来。

王耀快步走到他身边,背对前路倒退着走路,一脸轻松仿佛是在散步,可那一双眼轻轻地扫过几条小巷,却无所获。

另一边之前那个拍了照的人匆匆到某条巷子的尽头靠着墙藏了起来,却是原本的那条主路上的伊万和王耀看不到的位置。

他把大衣一脱,又摘了帽子,靠着砖墙面喘粗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随手拨了一个号码,把手机放在耳边。

“他们手里有个设备。”弗朗西斯说,“我被发现了,他们肯定立刻就要走,你抓紧。”

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弗朗西斯突然一脸愤怒,“我告诉你亚瑟柯克兰,这他妈是要丢命的事你别当我不知道!”他这样斥了一句,“我帮忙也只能帮到这里,你的事,你自己料理。”

亚瑟柯克兰又说了什么,似乎是全然激怒了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愤愤地直接挂了电话。

他看着手机屏幕,回想亚瑟那种矜持而高高在上的语气,还有那根本不曾放下身价的“求助”,他笑得讽刺。

若说起来,这曾是他的工作,也曾是他和亚瑟走到一起的契机。弗朗西斯曾是个情报贩子,凭借这个他认识了亚瑟并与他相爱了几年,之后一场突然爆发的争吵和长达两周的冷战将他们彻底分开,从此他告别了这个职业,踏上了全球旅行的路途。

他对于平静美好的旅行生活被打破极其恼火,但是亚瑟时隔这么久突然向他提出这个要求,让他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相识的时候,只是那语气里的冰冷,是怎么也不能掩饰的。

他知道一切早就已经结束,只是对于自己不由自主鬼使神差的听从感到难过和不安。

这么几年他也并不是没有交过新的男朋友,也不是真的对亚瑟有什么念念不忘的感觉,大抵是一个人行走天下,还是猝不及防地被寂寞和孤独淹没。

他把手里的衣服都丢下,扔到一边的角落里,帽子也是,手里只提了他的宝贝相机,迎着实在有些冷的风无目的地向前。

“我们该走了。”王耀说道。

“不行。”伊万摇头拒绝,“我不放心。有这次,必然有下一次。”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暴虐与冷酷,“不抓到这个人,我放心不下。”

王耀叹了口气,只好退了一步,“这样吧,我们先找找,明天,明天晚上,我们离开这里,不论找不找的到。”

伊万迟疑了片刻,还是轻轻点了头,算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随后二人重新在这个城镇乱逛起来,似乎是每个街道都不放过。

弗朗西斯低着头快步前行,他没有回过头去观察那两个“危险分子”有没有跟上来,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回头,就等于自动暴露了身份,他不敢冒险,随后他脚步一转就进了一个小招待所,这是他刚到这个镇子就定下的住所,环境还算不错,他不太愿意在旅行中亏待自己。

王耀和伊万在街道上乱转,一会儿王耀便提出要分头。

“我觉得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王耀说。

伊万瞄了他一眼,心里一沉,“是么。”他的声音里带了些不易察觉的怒气。

“我们分头找,”王耀看了看表,“反正我们都不可能租旅馆住下,倒不如找个通宵。”

伊万没说话,就只是盯着他,眼里浓浓的嘲讽仿佛要溢出来,看得王耀心里不是滋味,“怎么?你是怕我跑吗?”王耀冷哼一声,“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莫名其妙。”

伊万的目光有些冷,但他还是没说话。

王耀耐不住这眼神,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他不耐地挥挥手,“怕了你了。每两小时在那栋楼门口碰面,总行了吧?”

伊万顺着王耀所指的方向看去,倒是个还算显眼的建筑,在几乎都低于三层高的一众房屋中,五层算是够高的了。他想着,如果面前这个人真的走了,那他还会剩下什么。

也许又是一场充斥着无尽孤独的逃亡旅程,且不仅仅是孤独,或许还会加了一层绝望后的畅快。如果再次陷入那样的绝境,伊万想,他一定会在自己死去之前抓住离开他的王耀,痛打他,撕扯他,掏出枪对着他把全部子弹都来个大放送,叫他死得不能再透,叫自己用尽力气为止。

他抿了抿唇,点头同意。

他想看看,会不会真的有那么一个、他绝不希望遇着的时刻。

王耀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真是……像离不开我似的。”他转身就走。

却不知道日后一语成谶。

他们兵分两路,各自在渐渐暗下的夜色之中行走。这里的夜来得晚,明明已近晚上九点,街上的人还是多得很,不少人跟朋友在街边的拍档坐下来吃东西,大多是些啤酒烧烤之类的粗食,不精致,野的很。

王耀想起那个拍下他们照片的那个人似乎是个金发,只不过头发几乎都被藏在帽子里,以至于他也没太过注意,现在回想起来,便减轻了寻人的负担。

另一边弗朗西斯站在镜子前面,把染发膏往自己头上涂。他知道自己的头发太过扎眼,这时候他没什么心思去坚持原有的美丽发色,为了保命他必须对自己的容貌进行改变。

头发被他染成了黑色,但没有剪短,他端详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迟疑了一会儿,他把染发膏抹上了自己的眉毛和胡茬。

他在心底暗骂一声,却颓丧地认了命,他知道自己原本就不该答应亚瑟——以至于如今,他不得不为此赔上他原本将平平静静的后半辈子。

    他看了自己一会儿,叹了口气,转头进了淋浴间。这里的淋浴间实在简陋,但他只能将就,这么几年的旅行也让他习惯了将就。他仰起脸,水流从他的脸上划过,染发膏渐渐形成的墨色从他脸上纵横交错,再到身上,最后流到地上,从排水口流走了。

 

评论(10)

热度(4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