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22【露中公路文】

【贰拾贰】

霓虹灯下站着一个人。长长的围巾绕着脖子围了一圈搭在背后,浅色大衣和他浅金色的短发在斑斓的灯光里染了俗世的喧嚣之色。

王耀坐在弗朗西斯的车里,隔绝了外界的嘈杂声音,他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和弗朗西斯浅浅的呼吸声。他看见伊万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待,就拍了拍弗朗西斯示意他停车。

弗朗西斯顺从地停下车,他看着王耀跳下车,快步向伊万走过去。

“伊万。”王耀唤了一声,接着他使了个眼色。

伊万瞟了王耀一眼,接着看向跟在后面的弗朗西斯。王耀笑说:“这位也要去藏区,跟我们同路,他有车子,可以带我们一路。”

弗朗西斯待王耀说完就向伊万微笑,并伸出手,“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王耀已经转头上了车。

伊万却只是盯着弗朗西斯,完全没有与之握手的意思。他眼里泛着不知是什么意图的光,让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全身都冷透了,他抿了抿唇,有些尴尬地收回伸出的手。

伊万向前一步。忽然靠近的伊万让弗朗西斯觉得这个距离有些危险和不适,他能感觉到那道眼神里蕴藏的杀气,这让他如芒在背。他本以为伊万是发现了什么,本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狠话,也许下一秒面前这座杀神就动了杀心,弗朗西斯已经在心里不停地问候亚瑟,并遗憾自己短短的人生就要结束。然而伊万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狠狠瞪了弗朗西斯一眼,扯着嘴角冷哼了一声,就大步迈向车子。

弗朗西斯调整了一下表情,摆出一副“我什么都没做他干嘛凶我”的表情跟着上了车,甚至快步超过伊万,抢先占下了副驾驶座的位置,趁着伊万还没进车的几秒委屈地向驾驶座上的王耀抱怨:“你这同伴也太凶了,我做了什么?”

王耀笑笑,“他这人比较独。”

弗朗西斯撇了撇嘴,看伊万进了车也就不再接话了。

王耀和伊万原本的计划并非是去藏区,毕竟他们从原来那辆车上下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地往反方向走。这一回带上了弗朗西斯,伊万自然是不高兴的,尤其是还接受到了王耀的暗示,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刚刚暴露他们行踪的混蛋,偏偏此时为了稳妥不能对他出手,最近变得愈发暴躁的伊万更是怎么也给不出好脸色。

王耀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伊万,微微弯了嘴角,踩了油门往西开去。

约摸行到夜间,漫天星辰散落,仿佛是闪光的细沙洒在天幕里。弗朗西斯打开了车顶的天窗,凉风从窗外灌进来,带着一些草叶的香气。这是弗朗西斯特别喜欢的那种夜晚,往常他也许是拥着美人喝着美酒,躺在床上或者是车里,说些浪漫的情话。而如今他的性命几乎完全握在别人手里,这落差让他尤其的郁结。

这车上除了音响里放着的音乐以外气氛特别的沉闷。弗朗西斯曾试图活跃一下,顺便显示自己是个并无所图的正常人,结果是显然的,除了可怕的沉默还是可怕的沉默。他无时无刻不在反省自己的言行,究竟有没有出错,这让他越来越不安,不上不下地吊在半空,料谁也不舒服。

车行到路边一座喇嘛庙。

门口的转经筒在夜色之下反射着一点微弱无力的光,金黄色的屋檐和生动的雕刻让弗朗西斯多驻足了一阵。他们把车停在了庙外,三人下车准备到庙里寄宿一晚。

伊万率先进了门,王耀跟在后面。王耀进了门就向闻声赶来的僧人道明了来意,得到对方的欣然同意,便领着伊万往里走去。他回头看了看愣在门口看雕刻的弗朗西斯,抿唇笑了一下,“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看过来,王耀一招手,然后迈步向里。弗朗西斯只好跟上。

趁着他还没死,他想多看些,弗朗西斯这样自嘲地想着,顿时觉得自己更可悲了些。

坐在安排好的床铺上的时候,王耀和伊万已经在另一间房间里睡下了。弗朗西斯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吓得他差点没抓稳手机,他捂着手机向外看了看,根据他的经验,这个院子里只有几个角落适合听他的墙角,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王耀和伊万应当不在听之后,才关上门,接通了电话。

那头是亚瑟。

“怎么样?”

弗朗西斯冷笑一声,“托你的福,活不了多久。”

那头亚瑟笑了起来,似乎有那么几秒远离了话筒,向别的方向说了什么话,随后又转回来问道,“他们接下来要怎么走?”

“说是往藏区,我只觉得他们要把我带到藏区杀人灭口。”弗朗西斯说,“说真的,我十有八九已经暴露,他们还在等一个机会。”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也许是想通过你探查我们的行踪,你……”他犹豫了一下,“你再撑一周,就一周就好,我们这里准备一下,很快会派人过去。”

弗朗西斯没接话。

“……”亚瑟叹了口气,软了语气,“抱歉,弗朗。”

弗朗西斯眯起眼,“不必了,你这么狠,怎么会怕布拉金斯基那家伙呢。”他颤声嘲讽,语毕狠狠掐断了通话。他把手机丢到一边,双手捂住脸,稍稍这样僵了有一分钟,还是拆了脑后的发束,顺势往后一倒,扯了被子草草进入梦乡。

另一头王耀和伊万中间隔着一道屏风,两人都躺在床上,月光从窗外洒进来。

“不去听听他说什么?”王耀问道。

“估计只是说了我们现在的位置以及,我们要去藏区。”伊万撇撇嘴。

王耀没回答,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也没多想。大约是最近要想的事情太多,先是出了伊万对他的那事儿,再之后他们又被这个法/国/人暴露了行踪,如今又要舍弃原有路线故意卖个破绽给对手,这让他有些无暇思考一些特别细节的东西。

事实上他最近想的最多的,偏偏是曾经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他的生活却早已经被毁了个干净,但他时常在想,是否有一个机会能够回到一切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然后他可以轻巧地拒绝伊万入住他的小屋;或者他可以在伊万勒令他下车的时候乖乖听话。他不得不承认这些想法不停地撕扯他的理智,他如今勉强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些,因为只要想起,就有无穷的欲望和动力,催促着他采取什么行动,什么都好,只要能回去。

他冷冷地勾了勾嘴角,嘲笑自己异想天开。不过一颗种子既然已经种下,就有发芽成长的可能性。

 

评论(2)

热度(4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