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23【露中公路文】

【贰拾叁】

接下来的这一周,对于弗朗西斯而言特别的不好过。

他找不到什么机会可以和王耀独处,所以为了避免王耀对伊万的认同感增强,他必须每天冒着伊万那双冰冷的眼在两个人之间强占一个突兀又不识趣的位置。

这一周的暗潮涌动,也不是弗朗西斯所以为的那样紧迫和简单。

王耀觉得自己被当初奇怪的固执所蒙蔽,逼得自己进入现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地步,他不知道后退会有怎样的结果,但他骨子里带来的民族性的保守让他没有足够的动力走下去——那样一条逃亡的路,走得越远越是无法回头。因而他整日的沉默,整日的犹豫考虑。

伊万知道王耀在改变。他少了些一开始跟随自己时的那股冲劲,渐渐地变得愈发冷静。伊万知道这接下来的一路有多难走,也隐隐能够猜到自己即将得到什么样的结局,但他想看看,是不是这辈子他注定了识人不清,想看看王耀能够做到哪一步。

这一周他们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车还在不知疲倦地向前行驶。有的时候是小路,有的时候走的是国道。在这个相对于西方世界来说有些封闭的国家,有时候反而比时时都能被精密监控的所谓“开放世界”要安全的多。他们坐在车里,轮换着行驶。弗朗西斯开车的时候王耀往往是醒的,而坐在后座的伊万似乎回到了他们最初相遇时的状态,冷冷清清少言寡语,不开车的时候就闭目养神。

他们有三天都宿在车里,用几块毯子盖着,在最冷的凌晨把空调暖气打开。

有无数段应当发生在某两人之间的对话就这样被耽搁下去。

弗朗西斯憋得不行,伊万却是再没了说出来的兴致。

直到约摸这一周的第五天,他们找到了一户有着好几间屋子的人家。

弗朗西斯看着房屋的布置,终究认定有些试探不得不进行了。

夜间这里的风实在很大,空气也干燥,气温降得飞快,逼着还在室外的人们往屋子里钻。伊万坐在屋里一个小木凳上,捧着这户人家奉的煮奶茶捂手。热乎乎的奶茶有一股奇特的气味,他不是很能适应这味道,就只是放在手里暖着,也不喝。他也不会说土话,自然也就不开口。王耀坐在旁边,自然地和这家主人攀谈。言语间他转过头来,看见伊万手里的奶茶一口没动过,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见底的杯子,笑了笑问:“喝不惯?”

伊万直接点了头,皱着眉把杯子塞进王耀手里。

王耀再回头问着面前坐着的中年人,大意是说自己的朋友喝不惯这些,有没有酒。

弗朗西斯不明白王耀说的语言,但俄语还是听得明白的,看了看情势发现这是个机会,便也向着王耀晃了晃自己手里一口没动的奶茶,“我可以喝点别的吗?”

王耀抿了抿唇,伸手向他讨杯子。

弗朗西斯很自然地站起身来,越过王耀率先跟上了那个领路的中年男人出了屋子。

王耀微微侧过头瞥了一眼伊万,见他没有在意,神情也没什么变化,深吸了口气也迈步出去了。帘子刚一搭上,伊万就莫名其妙地冷哼了一声,也没接下句,脸上的怒色一闪而过。

王耀跟在弗朗西斯后面,最前面领路的主人家伸手指了指位置,热情地说了几句。王耀瞄了一眼一旁拴着的马,趁着主人没发现迅速解了绳,在马屁股上一拧,那马登时朝着远处飞奔而去。主人家一时措手不及,又对马一下子挣脱束缚摸不着头脑,只得嘱咐王耀两句,解了另一匹的绳拍马追赶去了。

这下便只剩下两人了。

大约是秉持着先揭底者输的准则,两人一时间都僵着没开口。王耀的眼神仿若实质一般在弗朗西斯身上刮来扫去,随后他先开了口。

“说说吧。”

弗朗西斯浅笑,“说什么?”

王耀冷笑一声,“说你想怎么死。”

弗朗西斯感觉到一股骤然而至的杀气。这是情理之中却意料之外的杀气,王耀一副温和可亲的样子,这会儿瞪起人来叫人全身都能冻起来,冷得可怕。

他摇摇头,“我能不想吗?”他笑道,“谁想死呢?”弗朗西斯停了停,靠在之前拴马的木桩上,“大多时候人们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如果能选择,谁又会选择冒险呢?”

王耀垂眸。

这话是在说弗朗西斯,更是在说王耀。

“我不是什么情报局的,跟着你们这事儿本来不该我做。”弗朗西斯说道,“我原本只是拿情报当生意做,给钱我就说,危险些的单子,我也可以随手推掉。换做以前,我决不可能过来跟着你们这样的家伙。”

王耀笑笑,“跟着我们真是委屈你了。”

“还行吧。”弗朗西斯叹道,“不过虽然被他们逼得狠,我也不会协助你们,或者投诚。”

王耀问:“为什么?”

“因为安全。”弗朗西斯答,“他们每杀一个人都需要请示,至少要上一级机关同意。他们生活在体制之内,动手往往太受限制,加上这件事不会是秘密进行的,等到一切结束,你们的死状会被发布到各个地方,他们的工作的正义性当然也就会受到那些该死的舆论的严密监督,利用一个无辜的合法公民,他们不敢。”他顿了顿,“而你们就不一样。老实说,这事跟我没关系,到时候你们利用了我甩开追踪逃之夭夭,半路定会杀了我以绝后患,也是减少资源浪费,那我不是亏了。”

王耀动了动眼珠。

是了,他好像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怀疑过、考虑过,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价值已经被完全利用干净了,那么伊万会做什么?多一个人同行就多一分暴露的风险。他仿佛已经看到伊万手里正对着他的黑洞洞的枪口冒着烟。

即使现在,他知道伊万对他有着不同于一般同伴的想法,可是如果有一天他的存在对于伊万来说再也不特别了呢?

他前所未有的动摇,心底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几乎要把他最后一点点的信任和坚持统统击垮。

“胡说八道。”王耀冷冷地说。

他咧开嘴笑了笑,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扯了一根绳子,三两下把弗朗西斯踹倒,双手反剪压在那根木桩上。

弗朗西斯微微抬头看着月光下棱角变得特别柔和的王耀。

他正用粗糙的麻绳把自己捆在木桩上,为了这番捆扎能尽量结实些,他靠得特别近。他额前的碎发在自己脸上划过,他口中的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他精巧的鼻子近在咫尺,还有他优美的唇形,和那双意味不明盯着自己的眼睛,那墨色几乎将他淹没般的深邃。

弗朗西斯从头至尾都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看他。

王耀把弗朗西斯捆得牢实,愤愤地呸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弗朗西斯才最后说了一句,“你要选择冒险吗?”他笑,“说不定会被抛弃哦。”

王耀顿住脚步,撇了撇嘴,“你是塞壬吗?”

弗朗西斯低声笑道:“那要看你是不是奥德修斯了。”

王耀笑了笑,重新转过身走回弗朗西斯身边,微曲了腿,从裤腿处抽出一把匕首。

弗朗西斯只知道眼前银光一闪,然后就是一阵尖锐的疼痛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他从剧痛之中隐约判断出是左胸偏上的位置,知道自己已经被王耀饶了一条性命。

他痛叫出声,而这之后的几秒钟,他模糊的视野里看到屋门口站着的伊万朝屋内开了好几枪,随后被王耀一把推向他们来时开的弗朗西斯的车。大约是俄语说了一句:“去开车。”然后是引擎的轰鸣,随后而来的马蹄声被响亮的枪声截住,一声肢体落地的闷响,两匹马的嘶鸣。最后是扬长而去的行车声,和眼前一抹黑夜里刺眼的车后灯的猩红。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天气里流血流了多久。直到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费力地按了接通,费力地开了免提,费力地在听到亚瑟冷静的询问之后说话。

他的声音几乎已经听不见了,只有一点点气声伴随着草原的风传进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亚瑟,救我。”

 

评论(3)

热度(44)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