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口腹之欲3【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叁】

“好久不见。”

伊万挑了挑眉,转过身来看向端着酒杯过来打招呼的王耀。

还有不少记者企图拍到些什么,闪光灯更是一刻不肯停,照得这场面太过亮堂。阿尔弗雷德站在伊万的身边,略有一些惊慌地看着王耀。

像是被捉/奸了似的。

王耀在心底嗤笑一声,面上还是没什么表现,只是很客套很恭敬地与伊万对话。

也许伊万是做事太过冷静,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在乎这层关系,总之他淡定得惊人,仿佛从来都不知道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关系,也不知道自己在这段关系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王耀无心和这样一个“情敌”争斗,他是不是被劈腿,伊万虽然有责任,但最终的那个选择是阿尔弗雷德做出的。背叛这个罪名,与伊万毫无关系。

他简单地聊了两句,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那双蓝眼睛立刻就避开了他,察觉到这一点的王耀感觉到了心底的一丝解放的快意——他想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转身离去,毕竟从前那个跟在他后边的男孩儿今后的路已经与他无关了。

“等等。”伊万低声说。王耀顿了顿脚步,侧过头看他。

“我今天才知道你不过如此。”伊万看了看阿尔弗雷德,“难怪。”

王耀冷笑一声,“你说完这句话我才知道,你也不过如此。”他迈步离开。

这时候阿尔弗雷德会不会为自己引得两个男人互相较劲的魅力而暗暗自喜呢?

“哇,你可真够大胆的。”刚刚那个爱八卦的男人看王耀走回来,压低声音感叹道,“这电灯泡的感觉怎么样?”

王耀瞥了他一眼,笑说,“不怎么样。”

“刚刚那个俄/国佬看你的眼神可真够毒的,像是要把你生吞了似的,”那人问,“你怎么招惹他了?”

王耀被这事儿弄得心烦,正准备回句话刺他一下,不想那人后面窜出个熟面孔,一脸歉意地挤入他们的谈话,一叠声道着歉把那人弄走了。

熟面孔穿的是件很普通的西装,堪堪达到款式上的合格,至于品牌,王耀撇了撇嘴。

“他就给你穿这个?”王耀一脸嫌弃,“好歹是个大明星的经纪人,又不是小助理。”

亚瑟推了推刻板的黑框眼镜,有些窘迫地看着王耀,“我……我又不必抛头露面。”他迅速转移了话题,“Hmm,我过来是想劝你,别跟那家伙杠上。”

王耀挑了挑眉,“谁都这么说。”

“不不,我的意思是……”亚瑟摆了摆手,“你若是真的非要分手不可,摊牌的时候请千万克制自己。”

“哦……也就是说,他的过错还需要我来小心翼翼地帮他圆?”王耀掀起一边的嘴角,“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亚瑟听到这一句愣了一下,心头警铃大作。他只好低下头认错。

“……哎。”王耀听他诚恳得不能再诚恳的道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说这叫什么事?一个经纪人被迫在自家明星的弱气正牌和强势小三之间周旋,说起来也蛮可怜的,“这些事你不用管了,”他说,“该怎么做我自己知道。”

亚瑟不是很相信这一点,他觉得如果自己是王耀,这时候一定肺都气炸了,怎么可能冷清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对什么人客气退让。

可是亚瑟终究不是王耀,也不知道王耀曾经顶过多大的风浪。

这场杀青宴就这样不尴不尬地结束了。

王耀转动钥匙,打开家门。公寓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

背后突然被人扑住,他猝不及防地被推进公寓,大门被快速地关上,紧接着那道黑影拽住他,把他按在墙上。

他看不见对方是谁,开始的一两秒他的脑子里全都是好莱坞的恐怖电影,直到熟悉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直到对方吻住他的唇,他才认出那是他两面三刀处处留情的蓝眼睛男孩儿。他奋力挣扎,不停地扭动企图挣脱束缚。然而阿尔弗雷德是那样的用力,捏着他的手腕,抵着他的膝盖。

如果再早两个星期,也许王耀也就顺水推舟地原谅他了。现在王耀只觉得浑身都冷,心也冷,他完全对面前这个吻得火热的男人打不起精神。他耗光了王耀对他的所有容忍。

王耀不再挣扎。他出奇的安静,不再反抗,也没有迎合,像无数个感情上的输家一样无动于衷,无论在他唇上作乱的舌齿是如何的缠绵悱恻,也不再能勾动他一丝一毫的回应。

这般顺从反倒叫阿尔弗雷德不知所措,他停了下来,喘着气。

王耀被吻得有些窒息,但眸子却清醒的发亮。他哑着嗓子问:“够了?”

紧接着门口的灯被王耀打开,暖黄的射灯打在两人头顶,把彼此的面部轮廓照得更加深邃。王耀侧过脸,从眼尾处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轻轻推开他,换了鞋进了公寓。

他放下包,脱下西装外套,松了领带,解了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从头至尾他没有再看阿尔弗雷德一眼。

被昔日一直细心体贴照顾的人一下子被冷落,惊得说不出话来。阿尔弗雷德正准备踏上公寓的红木地板,就看到玄关处放的那捧花。保持着它被送来时的样子,但被塑料纸包住的营养水却被一个刻意划开的口子放了个干净,花朵失去了水便不再那么娇艳,花瓣的边缘甚至有些发干,颜色也变深了。

阿尔弗雷德大概是从这里头体会出了点什么,他捧起这捧花,走到王耀身边。

“生日快乐。”他低声说。

王耀看了一眼花,“以什么身份?”

阿尔弗雷德张了张口,“唔……男友。”

王耀笑笑:“你真好意思。”

“那……”他闭了闭眼,“前男友。”

王耀还是笑,“滚。”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心里在感叹什么,“那就,以您看好的演员身份祝您生日快乐。”

王耀看了他半晌,伸手接过了花,“谢谢。”他低声说。

阿尔弗雷德走了。整个房间又只剩下王耀一个人。

这天晚上他裹着被子,窝在沙发上看他和阿尔弗雷德拍过的照片、录过的录像,看一张删一张,看一段删一段。他清空了专用的那个硬盘,又哭又笑地在沙发上过了一夜。



好了终于跟阿尔断了。

怎么说呢,阿尔的确有渣的点,不过他的性格是不适合王耀而且也不那么喜欢王耀的。充其量他的挽回只算是歉疚和怀念,伊万那种能和他天天杠上的恨不得每天都轰轰烈烈的男人更适合他。

所以接下来稍稍过渡一下,就会进入和眉毛的暧昧期啦!!好激动呀!!

顺便问问各位有没有什么推荐的美食,可以写进这篇文里。


评论(7)

热度(88)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