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口腹之欲4【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新的王耀。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快速收拾起桌上散落的一堆零食坚果,还有两瓶啤酒。

失恋虽然给他带来了疯狂,但他也没有失去自己惯有的克制。他仍然知道这第二天他将开始新一阶段的忙碌工作。

他冲进卫生间洗漱,由于一天的行程安排得很紧,所以他必须快一些。他一边叼着牙刷,一边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

泛红的双眼,眼底的黑眼圈,睡眠不足和宿醉导致的灰败脸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萎靡。他漱了漱口,吐掉嘴里薄荷味的泡沫。挤了些洗面奶在手上,三两下往脸上抹,抹得一脸的泡沫,又扑了水洗去。

他盯着镜子里的脸,只好认命地伸手取了他几乎买回家就没用过的粉底。

这东西大多是女孩子们用,多数男人只觉得用化妆品就是娘,其实不然。一个健康有精神的气色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对于男人来说,这并不意味着美,而是意味着对需要会面的客人或友人足够的尊重,以及无懈可击的精神状态。

王耀呼了口气,捏着海绵往脸上抹。黑眼圈很快被遮盖住,偏黄的肤色被细腻的粉末纠正。最后他重新用梳子把自己的马尾束好,最后检查了一遍,就冲回卧室火急火燎地套了一件藏青的衬衫,选了宝蓝加白色斜纹的领带,随手别了两颗银色的袖扣。

然后就是这个早晨最最重要的事情了。

王耀站在灶台前做了一个深呼吸。

在平底锅上倒了少少的橄榄油润锅,等锅稍有些热,把刚刚打好的鸡蛋倒进去,铺成一块浅黄的蛋皮。趁着蛋皮刚刚凝固就关了火,起锅把蛋皮随意卷了卷放在砧板上,用水沾了手之后趁热将蛋皮切丝。王耀的刀功很不错,是小时候就跟做厨师的叔叔学过的,蛋丝切得又细又均匀,金灿灿的煞是好看。

另一个炉子上炖的是他的公寓里总会备上的白粥。像他这样时常需要参加各种“上流阶层”的冷餐会的中/国人,往往很难适应一顿正餐毫无热度,而且白种人惯爱大荤,爱到骨头都不愿啃,一不小心就会吃腻,回到家里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一碗清粥。

这是他昨天做猪蹄之前就炖好的,这时候挖了一小半出来放在锅里热一热,手上切完蛋丝又拿了些火腿也切丝。看那头粥已经滚了,便拿刀一铲,把蛋丝火腿丝都丢进粥里,加了几滴橄榄油和小半匙盐,搅了搅,又待粥滚了两分钟才关了火。

他把粥盛出来,拿了把勺子坐下吃起来。粥很热,里头的米因为昨天已经精心地熬煮而失了形,软糯而顺滑,刚刚好的口感和略微偏热的温度,刚一入口就让王耀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他快速解决完手里的粥,放下粥碗的那一刻,似乎才是这一天的开始。

王耀微笑着把碗丢进洗碗池,盛了水泡着。他发现锅里好像还有一人份,暗道自己今日手感不佳挖多了,只好拿出一只玻璃的密封碗来,装了剩下的粥。他打开冰箱,把粥放进去,关上门。

王耀突然愣了愣,不知怎么地就想起昨天那个埋头和自己抢着吃猪蹄的亚瑟柯克兰。他们很早就认识,可一直以来王耀一心扑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一点都没注意到他,没想到还挺可爱的。他鬼使神差地重新打开冰箱,把粥取了出来,摸了摸碗底,还热得很。他抿了抿唇,转身去拿他的双肩包,抽出里头常备的保温袋,把粥放了进去。

王耀最后一次环顾四周,检查了一遍有没有没带的东西,然后就背上包出了门。

今天剧组的初剪已经提上日程。剪辑师是之前导演的老搭档,王耀之后还推荐了一个作为副手——那家伙是个文艺片剪辑的高手,节奏韵律控制得很好,来当副手有些屈才,是王耀拜托了好久才愿意来的。

王耀到剪辑室的时候,人已经基本到齐了,今天的工作量不是很大,基本是按流程走,导演和他的剪辑师早早就已经坐在那里了,工作也已经展开,作为副手的老友反复翻动着脚本,核对着已经排好的部分。

王耀今天的任务不重,基本就是确定一下初剪的顺利进行,以及确定一下工作完成的大致时间,以保证电影后期完成和宣传期的衔接及时而精准。

王耀靠在副剪旁边的椅子上看着。

“你觉不觉得男配角的镜头给多了?”正剪转过头问导演。

导演搓了搓下巴,“似乎是有一些。”他说完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看向场内另一个旁观者。这人王耀认识,常常被伊万布拉金斯基当苦力奴役的助手,托里斯·罗利纳提斯。王耀挑了挑眉,今天伊万竟然不在——虽说在制作人里是大牌没错,但职责之内的事情,他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布拉金斯基人呢?”王耀出言问道。

他难免觉得不舒服,虽然昨天一个晚上足以让他放弃对阿尔弗雷德的幻想,但今天导演准备减戏份时下意识的反应却不是看向安排阿尔弗雷德进剧组的自己,这让他有些不是滋味。他想,也许这里终究不是他的土壤,他始终不能变得更强。

托里斯的眼神略有些躲闪,“呃,先生还在吃早饭。”

王耀扯了扯嘴角,吃早饭有什么好躲闪的,恐怕是坐在伊万对面的那个人让他觉得尴尬吧。他懒得为难托里斯,就直接掏出手机拨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

预想中应该是身为经纪人的亚瑟接,再不济也应该是阿尔本人,结果却是伊万。

“什么事?”电话那头的伊万冷冷地甩了一句。

王耀嗤笑一声,显然是懒得再维持面上的和平,“你的新宝贝儿戏份可能要减了,过不过来随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那头导演愣愣地看着王耀,一脸震惊的样子。

“喂,露馅了啊。”副剪用手肘杠了王耀一下,“快把你那副臭脸收一收,注意形象。”

王耀顺着他的话温和地笑了笑,“导演,等一下布拉金斯基吧,毕竟减不减戏份跟投资方很有关系呢。”

导演立刻表示其实这件事由王耀决定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王耀所在的公司才是最大的投资方,王耀本人也是总制片人,照理说这些小事他不必亲历亲为。

剪辑室恢复了加紧工作的状态,只是大家都有意无意地朝门口看过去。王耀看了一会儿初剪的速度,心里大概有了数,就去吸烟室抽支烟。

没想到的是一出门就撞上了人。

并不是比自己几乎高了一个头的伊万,而是亚瑟。王耀抬头的时候亚瑟正在道歉,他盯了亚瑟两秒,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只有你一个人?”

“什么?”

王耀再次问道:“布拉金斯基呢?阿尔弗雷德呢?”

亚瑟的表情一下尴尬了起来,“呃……”

他还没来得及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王耀就笑开了。

“好得很。”他说。

亚瑟觉得周身冷风阵阵。

 

评论(4)

热度(92)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