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口腹之欲6【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陆】

时间过得很快。

直到有一天王耀穿着一件毛衣打开门,随后又被凌冽的冷风逼回房间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电影即将上映的现在,已经是寒冷的冬季了。

他只好回到房间,把厚厚的大衣套上,思忖了一下还是戴上了手套和毛线帽。几乎是全副武装的他出了门。这天是电影的首映,他钻进车里,搓了搓手,打开了空调和收音机,听到里面传来的圣诞音乐,然后才放下手刹,开车往附近的电影院去了。

这不算是他最花心思的电影,但由于一段感情因此结束,反而让这部电影的意义变得有些悲情。

王耀经过几年的磨砺已经渐渐对某些东西看的很开,比如感情问题。他想,也许并没有什么感情是能够胜过一个人的一生的,再好的人也不值得他付出全部精力。他还保持着对爱情美好的向往,但对于究竟有没有真正得到那种想象中的美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他坐在驾驶室里,看着车窗外人们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脸,到处张贴圣诞节相关的海报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快乐正从心头溢出来。

他把车停好,裹紧了大衣,低垂着眉眼买了一张电影票,快速地碰过促销的爆米花就往检票处一站。他到的时间正巧,不需要怎么等待就开始了检票。他把检过的票根往口袋里塞,摘了帽子和手套捏在手里,找到位子就坐了下来。

银幕上播了几条广告。

王耀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想着还有一会儿,就闭上眼养养精神。

这些天来他累的够呛,银幕上的光投下来,他的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阴翳,满脸倦怠之色。他闭眼之后并没有陷入睡眠,至于在思索什么,却也没有,一时之间他觉得生活变得如此的空荡荡,让他在闭上眼之后只能感受到那样空洞的黑暗。

王耀感觉身边似乎有人坐了下来,于是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睁开了眼。整个放映厅都熄了灯,他看不清身边人的样子,也并没有什么兴趣,就忍着看完了最后一个广告。

电影开始了。

先是他所在的W电影公司的片头,然后是其他几个小一些的公司的,譬如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在这之后,背景音乐轻轻地引进来,镜头里朦胧的金色阳光把气氛烘托得暖洋洋的,然后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阿尔弗雷德仿佛一道不甚明亮的阳光,他不是电影的主角,一开始甚至是有些讨厌的,但那张笑脸让人怎么也不能对他生气起来。

随着剧情的推进,戏剧化地,就像是现实之中王耀和阿尔的关系一般,弱势的那位势必是受伤的、退出的,然后用一种朋友的借口,解释他们曾经的故事。

电影结束的时候王耀松了一口气。

放映厅里的灯亮了起来,这时候片尾的音乐响起,他眯了眯眼,橙黄的灯光让他有些晕眩——这似乎是一桩大事,如今才算是真正的尘埃落定。

他舒了一口气,这才站起身来。

却不想,一转身又一次看到了“熟人”。

“这几个月我们的‘偶遇’有些多啊?”王耀笑着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对方显然也是没想到,有些错愕。

“王先生?”亚瑟有些惊讶地问,“你没在首映现场?”

王耀回答:“首映我说过了有些不想去。”他扯开了话题,“我有些饿了,你呢?”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将近十一点了。

亚瑟张了张嘴,略想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去哪儿吃?”王耀迈步往前走,一手不忘拉着亚瑟,“快点,别挡着别人。”他语气轻快地说道。

亚瑟摇摇头。王耀叹气道:“哎,怪我,不问你了。”他拉着亚瑟往停车场去。

坐在车里的时候亚瑟还觉得恍惚得很,也不明白一次独自出门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他侧过头看坐在驾驶座的王耀,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王耀的邀约和好脾气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

当他们坐在一家中餐馆的小包间的时候,亚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场相约太过顺畅自然,他完全没有理由拒绝,仿佛他们之间相熟至此本就理所当然似的。他看着自己对面坐着的王耀,似乎是想问什么。

但王耀手里捧着菜谱埋头翻来覆去地挑选,不时抬头问问点菜的服务生,突然转过头来问他:“亚瑟,你吃羊肉还是牛肉?”

“唔……”亚瑟愣了一下,“牛、牛肉吧。”

王耀转头对着服务生说了一句中文,大概是菜名,转头又来问他:“吃什么主食?米饭还是面?或者粥?”

亚瑟想了一下,“粥……吧。”他有些犹豫有些恍惚,说完之后才突然有些焦虑起来——他的思维竟然完全被王耀领着跑,问什么就这么说什么,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王耀又对服务生说了什么,然后服务生走出了包间,顺带关上了门

“……又不是正餐。”亚瑟低声说,“怎么搞得这么隆重?”

王耀笑笑:“庆祝一下我们这种‘在电影院都能碰上’的奇怪缘分啊。”

亚瑟觉得尴尬极了。

“开玩笑的啦。”王耀笑道,“其实是想问你点事情。”

亚瑟心里咯噔了一下。

其实为阿尔弗雷德当了这么久的经纪人,事业也一直在上升期,他不必辞职的。说起这个他难免心里有些忿忿、有些苦。他的脸色显得有些暗淡。

“为什么突然辞职?”王耀轻飘飘的问道,“那份工作很好啊,阿尔的事业也在上升期吧。当然啦,很多人都是在拥有很好的工作的时候辞职的,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放弃。就当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吧,方便告诉我吗?”

亚瑟估计王耀本身是个很霸道的人,只是平时比较内敛罢了。这时候,当他想知道什么的时候,亚瑟原本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竟然莫名地被咽了回去。

“……”亚瑟两手握着水杯,水的温热透过杯子传递到他的掌心,给予了他些许勇气,“我还不够好。”亚瑟压低声音说道。

“语气很委屈啊。”王耀轻笑,“显然你并不觉得自己不够好啊。”

“我就是不够好啊!”亚瑟皱着眉头,话里多少有些撒气的意思。

王耀顿了两秒,然后才开口,“我不太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样的问题,但我想阿尔那样的人,应该不会轻易要你走的。”他停了停,“是伊万吗?”

亚瑟抿了抿唇,轻微地点了头,“他也没做错什么。”他说,“他希望阿尔能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

王耀听到这句话心里是有些解气的,他敢打赌,如果一直是这样,那两个人肯定长久不了。阿尔弗雷德是怎样一个崇尚自由的人,伊万是怎样一个专横霸道的人,王耀都再了解不过了。

“但如果真的闹起来,”亚瑟说,“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辞职的。”

“那又为什么呢?”

“大概是我并不爱这份工作吧。”他回答。

评论(5)

热度(9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