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口腹之欲7【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柒】

“大概是我并不爱这份工作吧。”

亚瑟说的话王耀也有同感。其实想当年他更喜欢的是站在聚光灯下,而不是在幕后忙来忙去,只能在名字出现在荧幕中央的时候才能觉得稍有安慰。王耀这么多年来既觉得踏实,又觉得浑浑噩噩,就像永远不会停转的陀螺,却怎么也转不出一个无趣的圈子。

他想说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了。

服务生礼貌地叩了叩门,手里端着一个浅汤碗,里头的食物蒸腾着热气,乳白色的水雾迷离了食物的模样,只能闻到一丝隐隐的鲜香从门口传过来。

王耀索性也不说那些扫兴的话题,干脆地看向放到桌上的这道菜。

“晚上大鱼大肉的的确不太好,”王耀拿起了筷子,“不过这家店老板我认识很久了,他家的红烩牛腩实在做得好,就当是偶尔放纵自己一下吧。”

牛腩用得是蝴蝶腩,也叫爽腩,经过文火慢炖,口感变得在软烂之中又不失原形,松而不散,肉的纤维之间尽是浓浓酱汁,稠到成为胶质,而即使是这样,筋肉也丝毫没有因为长时间的炖煮失去弹性,恰到好处的质感,近乎透明的色泽。在盘子落到桌面上的瞬间,在上面的几块肉甚至有微微的颤动。

“其实有时候反而是配菜更为精彩。”王耀说道,用筷子尖夹上一块胡萝卜。

橙红的胡萝卜被肉汁染上了些许酱色,鲜亮的肉汁裹挟着已经炖到脱形边缘的胡萝卜,筷子稍稍一用力就在其上留下一个深刻的痕迹,裂缝开到了胡萝卜深处,肉汁顺着筷子进入到裂缝之中,将食材里里外外浸满了浓郁的酱汁味道。

亚瑟的胃口被这股让人控制不住的香气充分调动起来。他颇有些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住了一块牛肉。不过也许是实在不怎么使用筷子的原因,手一滑筷子就脱了手,正有些尴尬的时候王耀递过来一把叉子。

“这种餐厅大多会备好叉子的啦。”王耀笑说。

亚瑟接过叉子,尽力表现得矜持一些,叉了一块肉到自己碗里,然后努力保持文雅地放入口中。

牛肉入口的时候软烂而不失其新鲜的质感,浓郁的酱汁从纤维之间挤出来,包裹了舌齿。肉块的表现还粘了星星点点的从胡萝卜上蹭下来的碎末,给满口的肉味之中添了些别的口感。牛腩的筋肉炖的极其到位,带着些弹牙,咀嚼却又不费劲,恰到好处的火候让人惊叹。

欧/美的饮食习惯里总喜欢牛肉带着些生的鲜嫩,一口咬下去会有要熟不熟的带着些血红的肉汁滚出来才算好。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却更偏爱食物被烹饪成全熟之后带着厨师浑身的手艺和心思的鲜香之味,越是工于手法火候,越是超越食材本身的至美享受。

王耀一向是不大喜欢西方人做蔬菜的方式的,因此轮到家乡菜时,也就越发喜欢变着法儿在蔬菜上做花样。选择这一家餐厅,固然有其经营时段的优势和正宗的口味,但更得王耀看中的,却是肉菜里配上的蔬菜。

他夹了一块切成滚刀块的胡萝卜,肉汁漂漂亮亮在它表面浮了一层,油润鲜亮。

入口酥烂,外层的纤维已经炖到最为软烂,轻易就会被牙齿破开,然后一路来到滚烫的的中心。胡萝卜块虽然炖煮时间长,但偏偏保留了它最中心的位置的口感,咬起来有些Q弹,有些清脆,十分带劲儿。

两人一个负责吃肉,一个负责吃胡萝卜,两厢搭配倒是默契得很。

很快外头的服务员又敲了门,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粥走了进来。

“你好像很喜欢喝粥?”亚瑟问道。

王耀愣了愣,“大概吧。”

“大概?”

“我只是想,宵夜不能吃得太油。”

他们俩沉默了几秒,然后同时笑了出来。

这顿略显多余却气氛愉快的宵夜很快就结束了。

他们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背后的服务员道了一声晚安,随即从门外吹进来的冷风让亚瑟的头脑清醒了很多。他有些奇怪自己和王耀的关系有一天会在没有阿尔弗雷德的情况下变得贴近。他一直以为王耀是个做事特别有目的性的人,却一时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王耀花心思的地方。

也许他忘了,有的时候有些感觉,并不需要什么目的,也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王耀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

他垂眸,并不向前走。似乎是想了一会儿,他抬头对亚瑟说:“你现在住哪儿?”

亚瑟回答:“离这儿不远。”

王耀笑笑:“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吧。”

亚瑟心想,这么一个相貌容易遭人觊觎的亚洲人,才更容易出事吧。想是这样想,腿还是不听使唤地迈开了。

很久之后亚瑟再回忆那一天晚上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也许当时自己也是希望和王耀一起走一段的吧。

洛杉矶的夜晚可惜不是星辉斑斓。他们走过的,既不是田间的羊肠小道,也不是徐志摩再别过的康桥。异国他乡一段短短的路途,只有莫名的沉默填充着忽然拉近的距离。

亚瑟心底突然生起些文艺的调调,街边的小店铺正在忙着关门,店主放着音乐摇头晃脑颇为投入地收拾东西。亚瑟微微仰起头,浅浅云霞之外暗淡的星光伴着朦朦胧胧的月,他的脚步不由得轻快了起来。

王耀低着头看亚瑟踩在鼓点上的步伐,微微勾起嘴角。

“我到啦。”亚瑟说,“要我说,其实不必送我回来。”

王耀站在亚瑟公寓的门口,“是吗?”他两手插在口袋里,仰着头看向台阶上的亚瑟,“我看你还挺开心的啊。”

亚瑟低头笑笑。

王耀想说可以帮亚瑟找一份新工作,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最后他问:“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亚瑟摇摇头,有些无奈地回答:“走一步是一步吧。”他打开门,回过头,“晚安。”

王耀点了点头,“晚安,亚瑟。”

这是王耀第一次叫亚瑟的名字,用这两个音节代替了原来客套的称呼。晚风把王耀的声音吹到亚瑟的耳边,显得尤其的温柔和煦,让他的心跳莫名的有些加速。

他低着头掩饰着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关上门的时候颇有些逃跑的意味。

王耀目送亚瑟进了公寓,关上门,开了灯,然后才迈步往回走。

“大概是我并不爱这份工作吧。”亚瑟的话在他耳边回响。

王耀心里转着一个念头:如果现在亚瑟可以对并不十分喜欢的工作放手,为什么自己不行呢?

 

 

————————

这章感觉感情线比较仓促

主要是我没谈过恋爱吧……整个人对于两个人如何走到一起的小清新式走法完全get不到要点。

天哪,最近有一种特别想谈恋爱的感觉……

要死了…………

评论(6)

热度(9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