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孤独终老27【露中公路文】

【贰拾柒】

一片浓郁的黑暗之中还有尚未散开的暧昧。

伊万很快睡沉了过去,他原本捏紧了王耀手指的手渐渐松开,显出一种绝对的放松姿态。

王耀睁开眼,适应了黑暗的双眼能够模糊地勾勒出伊万的轮廓。他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视线渐渐移到被松开的手指上,他盯了半晌,把手指从伊万掌心移开,稍稍划了一条浅浅的痒意。伊万的手指微微收敛了一下,却最终还是沉浸在睡梦之中,没有醒来。

王耀坐在床沿坐了一会儿。

约摸过了几分钟,他披了衣服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带上钥匙出了房间,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伊万,那个身影十分安详地侧卧着,虚握的手心却凉了。

他披散着头发,让它们顺服地贴在脸侧。外套挂在他的肩上,让他的身板竟显得有些意外的弱质。他微微垂首站在公用电话旁,手持着听筒低声对着说了什么。

那头传来的是王嘉龙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和无奈,咬字快速得都听不太分明,带着些慌张和焦急,甚至有些惧意。

“难为你了。”王耀微微弯起嘴角。让原本做事沉稳的弟弟流露出这样的情绪,他难免还是有些愧疚的,“很快就能结束了。”他劝慰着,用了些搞不清楚含义的词语,尚不及分辨出其中的意味,王耀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他轻飘飘地扫视了周围,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身影,重又垂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往房间走去。

——————————

阿尔弗雷德连夜坐了飞机,弗朗西斯为他们送来的消息十分珍贵,且位置信息往往具有极强的时效性,哪怕就是几个小时,坐标也可能差了很远。

阿尔弗雷德赶到弗朗西斯被袭击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天色将暗。迷离的暗沉灰蓝天色和一团团模糊得仿若没有边界的云朵,带来一种独特的忧郁色彩。

阿尔弗雷德身后站着几个同事,其中一个是痕迹专家出身,拎着工具箱上前去。白亮的手电筒光照亮了草地失真了枯黄之色,一圈隔火带把一辆烧成框架的汽车围在中间,隔火带内的草地和泥土都被烧成了碳般黑色。

阿尔弗雷德站在迅速围上前去检查现场推断目标行进线路的同事们身后,渐渐降临的夜色将他淹没,他从口袋里掏出许久不抽的烟,摸了支打火机低头点燃。他叼着烟,没有用手指去夹烟。牙齿轻咬着烟嘴,一颗亮红的火点在黑夜之中,微微映红了他的脸。

他低下头,脚下踩着一块被马蹄踩扁的草叶,他的鞋在这块草上来回蹭了蹭。

“头。”同事走过来,“他们做得很干净。”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还行。”他轻轻笑了一声,“你看他们往哪里走?”

同事摇摇头,“痕迹上其实不能看出什么,他很擅长做假痕迹。”他显得很无奈,“如果按照我们对他的了解来看,应该是往那儿。”他抬手往西北一指。

阿尔弗雷德摇头,手指代替嘴唇接管了烟,“我们以往只对付过一个人的布拉金斯基,可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那往哪儿?”

“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深吸了两口烟,突然觉得没什么味道,丢下抽了一半的踩在脚下,正巧就在那块马掌形状的草皮正中间。他低着头看着那不甚清晰的形状,莫名地笑了一下,“猜猜。”

同事表示猜不出来,“别绕弯子。”

阿尔弗雷德转了身就往相反方向去了。一弯苍白的月挂在地平线那端,清辉却不明亮,仅仅照出远处连绵的土坡的轮廓。

“他如今是两个人,那该怎么办?”同事又发问。

“你熟悉一个人的布拉金斯基,是不是?”阿尔弗雷德侧脸看到同事肯定的点头,然后往前迈步,“那就让两个人变回一个人。”

同事愣了愣,阿尔弗雷德却已经上了车,越野车的引擎发动时嗡嗡的轰鸣在寂静的夜里尤其清晰。

这辆黑色的车载着几个追击的人和一车方便而有杀伤力的武器,向着初升之月的方向奋不顾身地奔去。

——————————————

凌晨的时候,天还没大亮。

王耀带着伊万去了一间看似酒吧又不是酒吧的地方,这个时间竟还开张做生意。店里却没几个人。王耀从口袋里掏了一枚特制的金属币,上头浮雕着一把枪,反手扣在吧台上,往里头服务员的面前一推。

那服务员面色不变,微微点头致意,便伸手做了个手势,引着二人去里头的一个房间。

王耀摆了摆手,凑到伊万耳边,“你自己去。”他制止了伊万的抗议,“那家伙爱坑朋友,尤其爱坑我玩儿。你自己去比我跟你去好些。”

他们需要一点地头蛇的庇佑,原本王耀自己就是地头蛇之一,只是从军队里带出来的一点正直让他并不屑于碰那些台面下头的东西。王耀自己有的不过是人脉,而不具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时候就需要有人愿意铤而走险。

伊万能够理解,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厌恶麻烦的傲气,不愿与人胡说海扯拉关系套近乎,懒得逢迎讨好。但王耀还是坚持这样说,他也只好同意。

王耀叹了口气,目送伊万径直进了那房间会自己不靠谱的泛泛之交去了。

他微微侧过脸,眼角的余光扫到店面玻璃外停着的那辆黑色越野车,车窗贴着一层厚厚的暗色的膜,看不清里头人的长相,只能看到一个橙红色的火星,透过车窗的阻挡明明灭灭地亮着。

王耀慢慢正过身来,面对着那面落地的透明玻璃,他略有迟疑地向前迈了一步。

车里的那人转过头,透过暗色的车窗能够隐约看见那是一双蓝得沁人的眼睛,即使被暗沉的颜色遮挡也掩不住那蓝色的纯粹。

王耀的脚步顿了一顿,他不禁回头看了看那扇已经紧闭上的门,随后又回过头,垂首狠狠闭了闭眼,重又迈出了步子,往店外走去。



————————————

即将进入高潮部分

看得出来吧哈哈!反正这文我觉得有点别扭,也不知道该怎么修,希望大家就是看着图个乐,我尽量再认真一点,你们看的时候呢,就尽量不太认真一点吧哈哈哈

评论(9)

热度(39)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