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29 【露中公路文】

【贰拾玖】

王耀从驾驶室的椅子上慢慢跌坐到地上。疼痛难以言喻,他微曲着身子,右手捂住伤口,但血液还在不停地从指缝之中溢出来,滑腻的触感和腥甜的气味都警示着王耀情况的不妙。他虚着眼睛,视线变得模糊。

伊万白着一张脸,甚至没有心思与阿尔弗雷德对视一眼。

“你看起来好像非常关心他啊。”阿尔弗雷德的皮鞋鞋尖转向王耀,十分随意地踢了踢,“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伊万没说话,他现在离王耀太远。

“看来是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点点头,“你看,你了解他还不如我知道得多。”

伊万挑起嘴角冷笑,捏着拳头两步上前,不发一言上手就是一拳。阿尔弗雷德抬手格挡,却不料伊万一个假动作,勾着手指钳住了他的手腕,反手一拧,膝撞肘击都毫不犹豫地跟着全数轰了上去,倒像是在发泄。

“那也由不到你来说。”伊万咬着牙吐出带着狠劲的字句。

阿尔弗雷德笑了几声,突然仿佛放弃了反抗,连伊万把手里的刀递到他的颈边,他都没做出什么像样的抵抗,“今天不是好时机,我们还可以改日再见。”他说。

伊万控制着举起双手建议停战的阿尔弗雷德,用腿碰了碰王耀。

“还能起来吗?”

王耀眯着眼睛,微微点了点头,一边浑身颤抖,一边撑着地面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摇摇晃晃,几乎下一秒就要重新跌回去。他放开受伤的部位,重新拾起手枪,枪口重又对准了阿尔弗雷德。伊万拽着阿尔弗雷德靠近,然后快速放手,一把将王耀推进车里,随即也上了车。

车门被狠狠关上。

阿尔弗雷德高声提醒道:“王耀!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伊万的眼沉了沉。

排气管冒出一阵难闻的尾气,车子甩了尾扬长而去。

“就这样放过他们?”助手从街对面赶到阿尔弗雷德身边,递了一支创可贴,“刚刚明明有机会……”

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他,“抓到他也审不出什么来,我们要的是名单。”

助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王耀已经答应了?”

“他?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

王耀的伤口止不住地流血,他的脸色极其苍白,因为是腹部受伤,枪的口径也不大,子弹应当还留在体内,这样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伊万不能将他送到正常的医院,只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寻找地下诊所。

“听我说,”王耀喘着气,勉力支撑着指明方向,“我认识一个医生。”他的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见,伊万仔细地记住,待他说完才点头,轻声说,“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了。”

王耀松了一口气,随即眼前一片黑暗。

——————————————

他睁开眼。

惨白的天花板上还带着些豆腐渣工程造成的渗水痕迹,油漆也显得斑驳。他尝试着张开嘴,干涩的喉咙里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

那沙哑的声音似乎惊醒了什么人,他听见身边有衣服摩擦的声音,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伊万浅金色的头发,然后是那双沉郁却又灿若星河的紫色双眸——他的眼睛带着有些病态的红,血丝昭示他这些时间来丝毫没有得到休息。

“伊……伊万。”王耀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是有些哑。

“手术做过了,很快就会好。”伊万回答道,“要喝水吗?”

王耀点头。

随即房间里陷入沉默。伊万看着王耀喝水,神情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王耀放下水杯。

伊万抿着唇摇头,“没事。”

王耀面上什么都不显,心里却一片清明。伊万究竟在想什么,究竟想问什么,并不难猜到。如果说阿尔弗雷德之前那句告别之语是故意而为之,那显然他已经达到了目的——他不必说清楚王耀答应了什么,模棱两可的话最能让人浮想联翩。

与伊万打交道已经很多年的阿尔弗雷德准确地捏住了他的多疑。

从没有人能够得到伊万全心全意的信任,曾经拥有过的那两个并无血缘关系的女孩子,也早早就离开了人世。这曾经是伊万最让人觉得棘手的特点,如今却转而伤害了跟随伊万的同伴。

“我什么也没有答应。”王耀直视着伊万的双眼,“你信吗?”

伊万和王耀对视了两秒,却不知为何错开了视线,他调整了语调,“我信。”

王耀在伊万错开视线的那一瞬间浑身发冷,冷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一丝笑音——伊万不信。

王耀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捂着缝合好的伤口,拔掉了手背上的吊针,忍着从腹部传来的疼痛,脚步虽有些虚浮,却还是快速地奔向门口。

“王耀——”

王耀眼圈一阵阵地发热,他能感觉鼻头有些酸。

他承认自己的动摇,可是在伊万的眼移开之前,他还是期待过的,期待过他们能联起手来,一次性地解决这件事情,他曾经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伊万的,他想尝试着交心,尝试着从那些以往的尔虞我诈真真假假的回忆里走出来,然而他发现伊万突然退却了。

这就像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让他浑身都冷透了,再没有一点点的冲动。

王耀想,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他们之间还是缺了些什么,而少了那些,他们就仿佛是被勉强拼凑起来的碎瓷片,稍稍经历一点点的触碰,就会崩溃四散,不复完整。

已经足够,这一切早该停止了。

是他自己,在贪恋一点毫无根据的信任。


评论(7)

热度(49)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