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34【露中公路文】

  

【叁拾肆】

王耀微微低着头,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穿梭。

他从一个摊贩面前经过,长袖遮住了他的手,他的眼睛扫视了周围的几个人,趁着没人顺走了一块巴掌大的镜子。他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手里捏着的镜子不着痕迹地往后照了一下,他看到身后大约三五米的地方有几人戴着耳机,视线微微往他这里扫过来。

王耀心内稍定,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镜子,他的手掌又换了角度,四处寻找火车站的监控探头。大约认定了几个位置,他微微眯了眼,目前这一片处于监控内的区域他已经差不多摸清了,此时他需要做的就是先甩开后面几个跟屁虫,然后再躲开监控,迷惑这群该死的情报人员,然后转身回自己的老家去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王耀想着这些,无奈地咬牙。这种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此刻只能努力地摆脱和尽力地忍耐,除此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也幸好,他曾经也是一名情报分子,这样的事情,他做得多了,甚至比目前追击他的人们还要在行。他在镜子里窥到后头有一个落后得多了的人快步跑了上来,他皱了皱眉头,猜想目前他们应当只是需要捉住自己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逮捕自己,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微微撇过头,转身就往一个小道里转去,是火车站里的商店之间的狭窄通道。进入这样的地方实在非常冒险,因此他刚刚一拐进来就大步地开始奔跑,他并不往后看,知道定然已经有人会追上来,他抬起头看向上方的一个监控探头。

“定位了,让他们跟上!”亚瑟坐在监控室里,盯着那面映出王耀的脸的屏幕向火车站里分布的下属们发出了命令。其他几个屏幕里突然有人开始奔跑,全都向一个方向合围而去。

王耀朝着那个探头笑了笑,随手扔了一块从旁边商铺里顺来的也不知是什么的硬物,扔出去以后探头应声掉了下来,王耀转身,一把扼住了第一个到场的人的手腕。

他笑了一声。

随后狭小的通道里传来几声压抑的痛呼,又间或有拳头招呼到人身上时的肌肉的碰撞声,紧接着又有几人进去了,隔了约一分钟,突然一个人倒在通道的口上,捂着手肘一脸痛色却不敢大声张扬。再有人进去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倒地的几个同僚,他们好不容易追击到的目标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亚瑟用力地捶了一把桌子,震得桌上摆着的水晃荡了两下,险些泼洒出来。

“继续,去把这个监控旁边所有可能能走的路的监控全部调出来。”他强自镇定地说着,大屏幕上一晃就打出了几个镜头,镜头是晃动式的,亚瑟看着顿觉不妙,“去叫人守着。”

王耀已经把外套脱了,甚至把头发高高盘起,快速从旁边的服装店里拽了件深色的连衣裙,借此掩盖自己长发的特殊。这一招以往王耀在做情报的时候常用,后来入了伍剃了圆寸就没有再次启用的机会和必要,只是如今突然又用了起来,他难免觉得这一幕有些讽刺。

让他怀疑,是否这些阴私的事件永远不能离他的生活远一些。

他快步往前走,手里提着之前换下的衣服,脚上极其熟练地踩着一双高跟鞋,若不仔细分辨是很难看出他是之前那个王耀的。

他走向不远处的出口,手里的镜子再一次在周围扫了一圈。似乎没什么问题,王耀松了一口气,正要出去,却突然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他毕竟穿着高跟鞋,再怎么训练有素,被突然地撞一下实在是一件避无可避的事,他控制不住地歪了下身形,这动作有些大,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毕竟还是不一样的,即使他个头在一群高大的欧/洲人之中不显,骨架的形状是无法掩饰的。他的动作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王耀从镜子中看到有人追了上来,这时候如果出门,几乎等同于自投罗网,他咬紧牙关,转身往车站里人最多的地方挤去。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监控探头,其中有几个正好扫了过来,他立刻蹲下装作给他的高跟皮鞋系鞋带,待到那个探头缓缓移开它的脑袋,他便正要站起来,却突然发现口袋里出现了一只陌生的手机,搭配了一副耳机,并不断地响铃震动。

王耀想起刚刚被人撞了的那一下,随即明白了什么,却还是满眼的疑惑,他把耳机带上,接了电话。

“好久不见。”对面是一副十分低沉浪漫的嗓音,咬字温柔缱绻。

王耀挑了挑眉毛,显然认出了对方是谁。

“别急挂电话。”弗朗西斯说着,“听着,在原地等五秒,我说开始再数。五秒后往左。”他顿了顿,“开始。”

王耀默数了五秒,然后抬脚就往左转去。

“好的,接下来,一直直走。”

王耀笑笑,“你不会叫我回月台吧?”

弗朗西斯笑笑,“聪明。”

“那我拒绝。”王耀冷冷回道。

“我说认真的,”弗朗西斯正色,“没骗你,也不会害你。具体的我们上车再说。”

王耀惊道,“上车?”

弗朗西斯肯定,“没错,这个城市对你而言不够安全。”他劝道,“听我的,王耀。”

王耀不置可否,正要挂断电话,却突然感觉右手被人握住了,他反射性地挣动,抬头看去,正是乔装的弗朗西斯。

只见那头金色的软发被染色剂染成了深棕色,显得极其的普通,原本长相不俗的脸也被化妆品修修补补,看不出原本的模样,甚至连脸型都被他用特效化妆的那一套做了改变。他弗朗西斯看起来比之前矮了些,大约是站姿显得有些驼背,他还特意戴了一顶棒球帽,完全与他以往的衣着品味大相径庭。

弗朗西斯拽着王耀的手,并不着痕迹地递给他一个短小的电击棒。王耀瞪大了眼,“你要上车不买票?”

弗朗西斯笑,“买了,只是我们不上这辆车。”他低声说,“电击棒是留给我们要坐的车的。”

王耀松了眉头,不禁笑起来,“真有你的。”

“谢谢夸奖。”弗朗西斯的眼睛上下扫了扫王耀,“美丽的女士。”随后不意外地被王耀狠狠掐了一把。

他们递给检票人那两张票。他们是这个口上最后的两人,王耀往前迈了一步,动作显得十分漫不经心,检票员抬头看向王耀的长相时,突然全身震颤着瞪大了双眼,只看到王耀微微放大的面孔,感受着电流流过自己身体的剧烈的酥麻疼痛,晕厥了过去。

王耀扶住检票员,和弗朗西斯快速把人拖进车厢里,王耀换上了检票员的衣服,戴上他的工作证件别上对讲机,看了一眼弗朗西斯,转头与从隔壁车厢过来的另一名检票员搭话。

“嘿,你这里查完了?”对方问道。

王耀微微垂首,并不答话,只是重新抬了抬手,电击棒准确地击中那人,弗朗西斯从角落里窜出来,同样快速和此人换了衣服,两人仿若无事地从车厢里走出来。火车响亮的一声鸣笛,随后吭哧吭哧地往前奔去。

王耀和弗朗西斯还装模作样地跟着其他工作人员向离去的列车敬礼。之后他们听到身后有凌乱的脚步声,十几个满脸失望的戴着各式耳机的人没来得及赶上这班列车,纷纷叹了口气,只求刚刚已经登上那辆列车的同僚们能够顺利抓住王耀。

而真正的王耀却和弗朗西斯快速向另一辆列车移动,趁着那群人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们用同样的小伎俩,电晕了两个拥有车票的男乘客,换上了他们的衣服,最重要是拿好了他们的证件和车票,主动且自然地递给了检票员。

“怎么样?”弗朗西斯有些自得。

王耀轻嗤一声,“你最好好好解释一下你帮我的目的,否则……”他突然问起,“上次疼不疼?”

 

评论(10)

热度(4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