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听说你想尝尝我的拳头2 【HP paro】

Chapter 2

究竟伊万和阿尔弗雷德之间发生了什么,哪怕是当事人所属的学院也毫无头绪。大多数学生还是把两人的敌对当成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日常针对。

亚瑟坐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阵仗看起来很大。他板着脸,严肃地质问阿尔弗雷德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别告诉我伊万布拉金斯基会无缘无故地倒你一头恶心的南瓜汁——该死的你就不会挡一挡?”亚瑟提到那杯南瓜汁,脸色变得尤其难看,“或者立刻用清洁一新!你不可能不会这个简单得仿佛巨怪也能施展的咒语!看看你把自己弄的——”

阿尔弗雷德窝在沙发里抱着一本书懒懒地插嘴,“你不是扣过分了吗……”

亚瑟噎了一下,随即争辩道,“那不一样!更何况……我不过是为了斯莱特林的面子而已。”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呵欠,“好啦好啦,我在做什么,我自己很清楚。”他把书合上,从沙发里面站起来,抚平了衣角,并不再理会亚瑟——当然,亚瑟也没有觉得不妥,大概是因为这么三年来他早就认识到了阿尔弗雷德的个性。

阿尔弗雷德穿过长长的走廊,打开自己的寝室门。同寝室友并不在房间里,他把门关上,身体顺势靠在上面。他打开手中的书,厚重的纸张之间,躺着一片干花书签,鲜艳的橙黄色,是施过缩小咒的向日葵。

时间突然就好像回到了三年前。

那天的霍格沃兹特快上,他第一次遇到了伊万。伦/敦依旧下着绵绵的雨,他的校服袍子被细心的母亲施了隔水咒,因此一直都是干燥的,只有头发还是无法避免地被雨水打湿了。

他从加/州坐了飞机来到这里,头一个遇上的就是这样的坏天气,难免有些不快,走路的时候也就没太注意。他一下就撞上了一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男孩,对方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穿着的是一套看起来十分正规的西装,但毕竟还是小孩子,穿起这样的正装来难免显得有些奇怪,更何况,这不是巫师通常会穿的正装,阿尔弗雷德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不过更加吸引他的,是对方腰间一块鼓鼓囊囊的皮革套,这玩意儿他见过,在好/莱/坞的高投资电影里极其常见,那是一把枪。阿尔弗雷德其实是有些嗤之以鼻的,毕竟只要反应够快,巫师并不十分担心这样的武器,更何况只要不直接攻击到致命位置,治疗对于巫师来说可比麻瓜们要方便多了。但让他真正侧目的是这份警惕心,他不禁有些遗憾,毕竟这样的人不出意外应当不会是纯血,自然也很难进入斯莱特林——他的这份谨慎实在不得不让阿尔弗雷德想到斯莱特林的特质。

不过阿尔弗雷德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对方被他撞到,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淡漠地,捧着一捧装饰漂亮的灿金色的向日葵,在一片青灰色的烟雨之中,是那样的显眼夺目。

伊万看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长相,老实说,除了“四眼”和金发,他没留意到什么特别的特征,只当做是一个擦肩而过的人。他继续迈步向前走,低眉看着怀里的向日葵,扬了扬嘴角。

这是他为自己到霍格沃兹后第一个正式结识的朋友准备的,即使他并不知道那是谁,但他偶尔很喜欢这种惊喜的感觉。他心情颇好地上了列车,随意挑选了一个中间偏后的隔间坐下。到达伦/敦之后他就已经换下了之前穿着的厚实风衣,毕竟在他的祖国,气温是出了名的低。伊万静静地等待那个不知名的“朋友”,却不想进来的却是刚刚才见过的阿尔弗雷德。

伊万喜欢他的发色,所以说话出奇的客气——他以往说不上“出口成脏”,但至少不是什么精细客套的人。伊万首先向阿尔弗雷德打了招呼。

阿尔弗雷德有些意外,大约是没想到如此巧合。出于礼貌,他也很客气地应了声。

“嗨,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家在大洋彼岸,美/国/南/加/州。”他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他说。

伊万握住他的手,“伊万.布拉金斯基,俄/罗/斯。”他的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很荣幸,对了,这是我最喜欢的花。”他指了指手中的向日葵,然后递给阿尔弗雷德,“希望能给你好心情。”

这大概是他们最平静的相处。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分院,即使血统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在那一刻,他们仿佛是相同的。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手中的干花,复又放回书中小心夹好。

 

 

 

___________________

大概很容易看出来这文是双向暗恋?

嗯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好究竟为什么伊万要倒南瓜汁……后面会努力圆回来…………自己造的孽啊自己得还。

评论(3)

热度(3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