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口腹之欲8【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捌】

圣诞节很快就到了。

今年冬天雪下得早,很应景地在平安夜纷纷扬扬地积了起来。

这个节日对于王耀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他找不到什么必须要开开心心的理由,也约不出什么在这里的朋友,大多数他们都要在自己家里和家人度过。

王耀住着冷冷清清的单身公寓,把被子往身上一裹,索性就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大碗,里头热气腾腾地盛着甜汤。

清澈的甜汤里是被煮到软糯的银耳,还保持原有的形状,一抿到嘴里就会化成一团,几颗剥开的莲子藏在银耳之间,洁白的汤里有几颗鲜艳的枸杞子,颜色搭配得很有食欲。

王耀抱着碗坐在沙发上,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却有些心不在焉,节目里企图逗乐所有人的主持人不断地抛出笑点,却不能让王耀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看了一会儿他有些无聊,放下勺子抓起遥控器,随手调了台。

电视屏幕上的画面顿时转换,这一转却移不开了。

王耀勾着嘴角嗤笑一声,不知怎么的心里头还是有些不悦。他看着电视里朝着镜头一脸无所谓地宣布着和“当红小生”阿尔弗雷德的恋爱关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突然想起那几年自己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公开了吗?

圈内多多少少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可王耀还是不曾将这份感情公之于众。他们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从不否认,可也从不像伊万这样开诚布公。

是不是阿尔弗雷德希望有这么一种公开的瞩目感?他如今无从得知,只能皱皱眉头,然后再自嘲地笑笑,仿佛自己这样想着就是对这份已经结束的感情难以忘怀似的。

王耀舀了一勺甜汤。

带着胶质的银耳入口即化,银耳本身没什么味道,只是不平整的表面勾着些甜甜的汤汁,添了些甜味,不显得单调。汤汁已经因为银耳而有些浓稠,却清澈透明,甜味不很重,清清浅浅的,倒显得清爽许多,口感本身的浓厚也就不至于与甜味相撞而显得太腻。莲子去了莲心,没有了苦味,只有淡淡的清香。被炖煮成了沙质,舌齿之间只需稍稍用力,就能将其抿成细腻的蓉。枸杞藏在几片银耳下面,倒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

热乎乎的甜汤灌下去总让人熨帖,王耀总算觉得身心都好受了些,却突然接到了电话。

是亚瑟打来的。

“唔,嗨。”亚瑟似乎有些犹豫,“呃,圣诞快乐。”

王耀笑笑,“圣诞快乐,亚瑟。”

“我是想说,我今年来不及回英/国,所以正在和弗朗……呃我其他几个朋友聚聚。”亚瑟说的有些磕巴,“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一起。”

王耀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公寓,很肯定地回答:“当然。”

问过了地址,王耀先和亚瑟说好了可能再晚些过来,挂了电话之后他转身又进了厨房。

他来不及准备什么圣诞礼物,想起亚瑟前几次一同用餐的时候那副丢不下美食的样子,干脆做些东西当做礼物。因为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去处理什么功夫菜,时间又晚了,想必都吃过了晚饭,他想了想,捞起袖子准备带点口味重些的过去当宵夜吃。

因为其实也不知道那些人喜欢吃什么,所以本着方便携带的原则,他还是只能选择外国人眼中最经典的中/国菜——宫保鸡丁。其实最主要的考量不过是材料齐全,没什么需要临时去买的东西,做起来也快速。

鸡肉、花生米和其他调味料都是唾手可得的材料,他的公寓里也一直常备这些。王耀还是提着他那把用得熟练的菜刀,原本准备过两天卤起来的鸡腿如今只能拿来现用。先是把鸡腿切开剔出骨头,然后切成指节大小的丁,酱油和料酒腌制备用。另一边他从柜子里拿出干辣椒。这个东西其实他平时是很喜欢用的。出过国的人大多都知道,时间待的久了,难免嘴里没味道,这个玩意儿是真正地好用,有的时候因为应酬,冷餐会吃多了,感觉好像生活都少了那么点激烈的味道。王耀对于吃这方面的确很讲究,可以说整个公寓他最用心装修的就是这个厨房,好像有这个地方,就显得自己不那么像个工作机器。

他把干辣椒切碎,又拿出一个小碗,放了点淀粉,其他的调味料也依次放了些,酱油和醋把碗里的盐糖胡椒还有淀粉都冲泡开,他用一根筷子搅了搅,差不多都溶解开成了一碗酱色的调味汁。王耀把筷子尖在舌尖点了一下,抿着唇感觉了一下味道,很满意地笑了一下。切完几根葱,他转身揭开锅,点了火下了油,又用手掌在油锅上方感受了一下温度,差不多烧了六成热就先放了葱姜蒜。因为即将品尝这道菜的人不一定能够接受花椒,他索性先不放,只先把锅里这堆东西稍稍炝了一下,就端着渍好的鸡丁往锅里一倒。登时油锅滋滋作响,油星子为着生鸡丁不停地往上跳,颇有些热烈。

鸡丁刚遇热便白了面上一层,透了一点点粉,看上去竟有些可爱起来。王耀持着铲,随手翻炒着锅里的食材。鸡丁跟着锅铲来回翻滚,迅速白了整个表面,之后里头透出的那一点点粉色也逐渐开始散去。王耀趁着这个时候,端起之前调好的汁浇在鸡丁上,开了大火来回翻了几铲子,估摸着鸡丁应当熟透了,酱汁也包裹了所有的食材,他才又放了油酥花生米——他前两天买了这个是用来在看电视的时候消遣用的,这下正好用上,不得不说巧了。

快起锅的时候他弄了一小把花椒塞进研磨器里,用力地转了两下,花椒碎沫洒在锅里,他又动了动锅铲,翻炒了两下,花椒碎均匀地跟着酱汁一起附着在鸡丁和花生米上,增添了一股特殊的香味。

最终等他匆匆出门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

晚风夹着雪吹得人有些受不住,王耀往手上呵了口气,继而又把围巾围得紧了些。他坐在驾驶室里抖了抖腿,等待发动机预热完毕。王耀看着提在手里的菜,想了想还是解下围巾,把饭盒包了起来。

毕竟下雪,天气还是冷的。虽然这里已经是十分温暖的地带,却还是让人有些难耐。空调里吹着热风,呼呼作响。王耀好不容易才缓了下来。

车里没有放任何音乐,所以显得特别安静。亚瑟给出的地址算不上难找,其实也算是个有点名气的酒吧,出名的是那里的法餐——虽然很难想象为什么一个酒吧竟然供应“优雅矜持”的法餐。

王耀把车停好之后,微微缩着脖子,推开了玻璃门。

暖气扑面而来,带着几乎散去的烤火鸡的香气,还有各种酒香,满满的圣诞狂欢的氛围。酒吧的装饰也很温馨,可惜在这里过节的人只有几个,坐在中间的五个人手里要么端着香槟,要么举着啤酒,乱七八糟嗷嗷叫唤地起哄。

在王耀还有些发愣的时候,一个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拽到了台上。

高脚凳,电吉他,西装裤白衬衫,套了一件解开扣子的西装马甲。他原本纯正的金发被迷离的酒吧灯光照成了别的色彩,只那双半睁的祖母绿的眼还一如既往的深邃。

那是,亚瑟。

……………………………………

这篇的亚瑟在后期是个大歌星。
老王呢,以前是个大歌星。
这文到后面应该挺爽的,嗯。
老王估计要开始转行了。

评论(24)

热度(102)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