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 38【露中公路文】

你们没看错。

我回来了。

 

 

【叁拾捌】

弗朗西斯拿着把小巧的钥匙,锁眼有些涩,他摆弄了一会儿才把门打开。

这是个家庭旅馆,他和王耀租了位于三层的低矮阁楼。设施很齐全,房间分隔成了套间的样式,他推开门进去,卧室传来电视的声音,或许是王耀正在里面。摆在狭小会客区的茶几上的是一碗略有些凉的炖牛肉,边上放着面包。

弗朗西斯盯着那碗肉盯了好久,突然想起这几年自己靠着买来的军官粮在旅行路上简陋地完成一日三餐,已经挺久没吃过从锅里烧出来的食物了。

“回来啦?”王耀似乎已经睡了一觉,尚带着些不清醒,两手正给自己梳着辫子。

弗朗西斯指了指桌上的东西,“你做的?”

王耀打了个呵欠,“楼下的厨房可以用的。”他说,“我吃过了。”

弗朗西斯也就没多说,坐下就开始吃了起来,王耀颇有些差异地盯着他,“嗬,够斯文啊。”弗朗西斯的吃相还带着几分矜持,显得有些文雅。可能是根深蒂固的童年教育,即使这么多年的辛酸磨砺也依然磨不掉早年教养的影子。

王耀就有些不同了。他仍带着几分懒,把脚翘上了桌,手里捞过沙发上的报纸随意地翻看起来。他的动作很快,翻动的幅度也很大,显然是并没把那些新闻看进去,只是手上重复着这个动作而已。等弗朗西斯吃得差不多了,王耀才终于把那份写满无趣新闻报道的报纸扔到了一边,他站起来,弯腰端起空空的碗,碗底还留着一层浓郁的酱汁,酱红色挂着瓷碗的碗底缓缓地流动,弗朗西斯手里的面包刚刚吃完,顺手把装面包的小盘子递给王耀,然后他捂着嘴轻声地打了个嗝。

王耀听见了,笑了一声,然后拖着懒懒的步子端着空盘子下了楼。

弗朗西斯看他的背影,那还残留着军队打磨过的痕迹,仿佛是烙铁一般怎么也抹不去的刚直和坚毅,即使是无精打采什么都不在意的那副样子,也还是掩盖不了王耀那根挺直的脊梁,那每一步都几乎是相同步幅的习惯,似乎怎么也改不了。

那一瞬间,弗朗西斯想起那个旷野上的夜里,王耀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刺进自己身体的时候,那双毫无杀意的、充满犹疑的、星夜般沉郁又闪烁的眼睛;他想起在火车站的角落里看到女装的王耀在人群之中小心翼翼地穿梭;想起之后每个互相赠送的晚安,每个临睡之前的对视。

毫无征兆的,他产生了那样一种、让时间静止的冲动。

对于王耀这样一个人,他并不能说喜欢。他只是贪恋这样一份安静和规律,是他抛开所有身份所一心追求着的东西。而这东西是那样的来之不易。

弗朗西斯眼前浮现的是那时看到的布拉金斯基,比亚瑟给他的照片和视频资料里温和许多。那副看起来冷峻的面目,骤然变得可憎起来。他想这一切,无论是王耀还是他自己,都是因为这个男人而被迫投入这样东奔西走的生活。

如果他不存在,也许一切都不一样。

弗朗西斯从口袋里摸了一支烟,又摸了火柴点燃了它。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算不上柔软的沙发微微地下陷,他放松了腰背,靠在沙发上面。

这支烟一点点化成灰屑,碎成残渣,只有一点橙红的亮点渐渐烧到烟嘴附近。

弗朗西斯的手指感到一阵烫热,他垂眸,缓缓吐出一口气,带着丝青色的烟雾从他的唇缝里渗出来。他最终抬手,掐灭了那个小小的光点。

——————————————

亚瑟敞着巴宝莉风衣的领子,站在圣彼得堡的街边抽烟。

他不怎么喜欢烟味,但偶尔还是会解它的味道提神。亚瑟向来平稳的手有一丝颤意。他有些急匆匆地,有些烦躁地把夹着烟的手指放到嘴边,狠狠地抽了一口。

他的部下刚刚向他汇报了阿尔弗雷德那头的情况,只知道伊万布拉金斯基即将弹尽粮绝,而最新一次的追击之中阿尔弗雷德受了枪伤。

亚瑟不敢说他的心情,即使那份感觉已经昭然若揭,后怕让他心头的震动一直传递到他的手上。他的嘴唇有些旁人看不出的轻微的颤抖,吐出的烟雾也不太柔顺,只乱七八糟的一团,一出口就被风吹散。

他低声问着阿尔弗雷德的情况,压制着声音不让自己显得过于关注。

部下如实地说伤着了腿,不过是贯穿性的枪伤,也不是特别麻烦的伤势。这才让亚瑟稍稍放了点心。

只是他转而又皱起眉。

知道布拉金斯基会反扑,没想到却能到这等地步。阿尔弗雷德自己定然不会贸然涉险,他们两人的交锋必然隔着一群CIA的武装力量,这样的绝对弱势之下,布拉金斯基没有被截下,反而凭着几乎清零的弹药,给作为指挥人的阿尔弗雷德造成了这样的伤害。不得不说他们仍旧低估了低潮期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们把一切算得太精细,精细到几乎容不得一点错处。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他们始终还是算不到伊万真正的战斗能力,算不到王耀会突然消失,这两点让他们的策划出现了一丝裂缝,而这点空隙,极有可能定下成败。

早前传来消息说,罗利纳提斯开始摆起款来,和他们的合作恐怕也即将走到尽头,也许是反应过来伊万之后就会轮到他,行事越发小心,类似于追杀伊万这种事情,他已经不会亲自去执行,只是派几个凑数的无知的外围小虾米,混在他们的追捕队伍之中,聊表友好之意。

这也是个靠不住的,阿尔弗雷德这时候又受了伤,恐怕追击过程中也没有很好的医疗条件,千头万绪都几乎挂在亚瑟一个人身上,着实让他紧张了起来。

亚瑟叹了口气,他扫了一眼部下,斟酌着嘱咐道:“告诉琼斯,万事有我。”

————————————

 

 

 

大概过不了多久王耀这边要和米英那里正面对上了

而且很快会有弗朗和伊万的轻微对手戏

 

 

 

另外明天更新 口腹之欲

评论(6)

热度(35)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