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雷池 PART 1 【深海/R18】

雷池

后续链接: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一块迫不及待只看了18集剧就控制不住洪荒之力热乎乎炖起来的肉

我还会告诉你们我是一个剧情越长肉越长的人

今天更的部分并没有肉起来……

没什么雷点其实

办公室普雷/胜似炮友/规避徐碧城/地下恋/电视剧向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一)

大约第一个发现陈深和唐山海关系不一般的人,是柳美娜。不是因为柳美娜的心思有多么缜密,只是那日他们的确粗心了些许。

柳美娜那日走在行动处的走廊上,手里抱着刚从毕忠良那里拿回来的档案,小拇指上吊着她办公室的钥匙。她脚步晃晃悠悠,微微扭着腰胯,像她往日那样风情万种地走着,高跟鞋还在走廊的地板上敲出清脆的响声。一分队长办公室的门是紧紧关着的,看起来陈深应当不在里面。这种时候很多见,柳美娜几乎都不做他想,陈深必然是在米高梅之类的,或是又被李小男叫出去了。那头儿唐山海的办公室的门倒是虚掩着,露出一条窄窄的门缝。

柳美娜经过的时候似乎看到那门缝里有两个人的影子。她稍微放慢了脚步——她对唐山海很有好感——她觉得没什么女人会对唐山海没有好感,他不像陈深那样有些轻浮,也不是吊儿郎当的性子,每日西装革履,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他抽烟的样子也很好看……柳美娜总想看看他,碍着徐碧城,她也实在做不了更多。只是她的目光投进门缝的那一刻她突然皱起了眉。

唐山海坐在他办公桌边,阳光穿过他右手边的窗投到他的脸上,描绘出他五官的轮廓,勾勒出他有些怠懒的神情。唐山海看起来有些没力气,靠在椅背上垂着眼,办公桌的这头站着的是陈深,陈深背对着门,柳美娜看不见他的表情,只从背影和衣着看出他身份。陈深双手正放在唐山海的领口处,看起来是在给他扣扣子,整领带。

这动作有点奇怪,让柳美娜有些看不懂,但或许是所谓女人的直觉,让她意识到这两个人之间有些不对。原本她一直以为,陈深与徐碧城是旧识,而且恐怕两人好过,瞧徐碧城那眼神也知道。她听说有几次陈深出事,徐碧城几乎比李小男还勤快,她想唐山海这样沉稳的人脸都快挂不住了,怎么说他与陈深都该至少有些不对付,只这么个动作委实有些亲密了。

她不敢看得太久,也就看了这么一眼就走了。

那之后,二分队队长办公室的门就一直是关得严丝合缝的了,她再不能看到什么。只是能从旁人只言片语之中,听到陈深又去了唐山海的办公室。

柳美娜是个藏得住事的女人,但往往对于这些事情,女人总喜欢摸个清楚。

这天她去楼下买点心的时候遇到了扁头,她心里踌躇了一下,还是把他叫住了。

“哎,扁头。”柳美娜软软地唤道,“干什么去呀?”

扁头站住身子,转过来对她笑,只说是刚刚任务回来。

“陈队长没跟你一起啊?”

扁头又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头儿,”他缩缩肩膀,“小任务他能挪窝嘛。”

柳美娜跟着闲聊了几句,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哎,最近我看陈队长跟唐队长走得挺近的?”

扁头挑高了眉毛,“嗯?”他的音调里带了十足的诧异,“没有吧?”

柳美娜就说:“就是看他好像挺爱往唐队长办公室去的。”她看扁头不像是知道什么的样子,就自说自话地解释着,“可能是讨论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吧。”然后她又岔开话题,讲了几句,然后就继续轻扭着腰出了行动处的大门买吃食去了。

扁头往前走几步,一抬头就看陈深站在门口,敞着风衣,斜斜地倚在柱子上,目光似乎不是投给他的,而是投向已经出了院门的柳美娜。

“头儿?”扁头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陈深看过来,弯着嘴角笑了笑,“完成了?”也没等扁头回答——扁头那副样子看起来就知道任务没什么意外,他也懒得听一遍汇报,抬了抬下巴,“休息休息去吧。”

“哎。”扁头应了一声,又贫了几句,被陈深笑骂着赶上楼去了。

扁头上了楼,陈深收了笑容,抿着唇深深地往离去的柳美娜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也跟着上了楼。

 

(二)

陈深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能自控的人。这个对自己下的定义,似乎是因为唐山海这个人有了质的改变。如果说之前总是为了与徐碧城那点若有若无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感情而为某些因为不小心而犯的错收拾残局,这种程度的失控比起第一次与唐山海的过密接触来说,还是太过温和了些。

那日他在唐山海办公室与他喝茶。

唐山海与他说到徐碧城。

这真是个糟糕的话题,他心里这么想着。说这的时候恐怕两人心里都不舒服。因此他索性有些走神。

一个干净的办公室里,除了那杯他并不很感兴趣的茶,就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值得他出神——他声音有些清冷,身上穿的西装很考究,是陈深不太喜欢的严谨风格,他腕上戴着块儿看起来就知道价格不菲的表,大半藏在袖子里,只露出一点点侧沿。陈深觉得不看五官的话,唐山海的手最漂亮。这双手骨节分明,保养得也很好,枪茧虽然有,却不影响整双手的协调感,他手指看起来瘦长,手里捧着茶杯的那个姿态很优雅。陈深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也不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唐山海那双手才让他有种想抚上去或是牢牢握住的感觉。

陈深正出神,嘴里却仿佛认真地搭话,突然听唐山海说了一句话。

“她说,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陈深在心里摇头。

他们不过是一时的盟友,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得变成敌人。“很好的朋友”,不过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笑话罢了。

但陈深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瞬间他的心脏跳快了几拍,然后又重新归于沉稳的节奏。他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对,因为他再看向唐山海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地被他丰润的唇吸引了过去。唐山海的五官并不非常出色,至少不如陈深自己风流,组合在一起却很有气质。他的唇有些厚,应当是很好亲吻的类型。

这时候陈深鬼使神差地想着吻上去的触感,脑海里一丁点都没有想到过唐山海的妻子、他的初恋徐碧城。他甚至没去想唐山海的性别,没去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没去想彼此的身份。陈深端起茶杯说要敬唐山海,两人碰了个杯。唐山海放下茶杯,站起来,走了几步靠在办公桌边。陈深低了低头,深深吐了口气,像是决定什么似的,他跟着站起身来。

陈深式的步伐,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他只踱了几步,就站定在唐山海半臂距离。这距离有些近,唐山海动了动,表情里带了些不动声色的疏离。

陈深勾着嘴角把两手搭在唐山海身侧的桌上,把他圈在自己与桌子之间。

唐山海诧异地挑起眉毛。

“朋友……”陈深念着这两个字,“似乎不太适合我们。”他微微眯起眼睛,倾身靠了上去。

唐山海没动,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可能是被这个举动惊住了,直到陈深的唇落在他的唇上,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似的,一把推开了陈深。

“你做什么?”

陈深验证了脑海中想象的那种柔软的触感,有些得意地舔了舔唇。

唐山海现在这幅表情有趣极了。

一个连怎么和女人谈恋爱都没搞清楚的男人,带着些懵懂的惊诧和愤慨。

陈深想着,仔细回味了一下。

——美味极了。

 

那个因为是part1嘛,趁着还没上肉先一脚急刹车,不好意思啊,车停在下一part里面,而且很有可能因为字数问题要卡
记得我上一辆车开了25000字,大家要相信我啊

评论(26)

热度(379)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