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孤独终老 39【露中公路文】

【叁拾玖】

伊万捂着肩头,有些踉跄地把自己塞进之前抢来的车里。

他撇过头看着放在副驾驶座上空空如也的袋子,里面的枪支弹药都已经耗尽,抢来的绷带和伤药也已经用完。他勉强从口袋里掏了一板止痛药和消炎药,没有送服的水,就只能干吞。止痛药似乎不是很有效,他还是觉得周身疼痛不止。

也许是这么几天来受的伤太多了,他几乎反应不过来究竟自己哪里是有伤口的,哪里又是没有的。只知道如今,此时此刻,他还能感觉到自己正活着。只是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他就不能这样清晰地感知着这个事实了。

伊万肩头的枪伤让他不停地流着血,一点点带走他的体温,让他觉得痛苦之中还加上了寒冷。他的身体有些轻微的发颤,不知是疼的还是冷的。他扯了扯嘴角——唯一让他心中有些快意的便是刚刚那场激战之中阿尔弗雷德被他伤到了。他成功地为追兵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但他已经因为失血和激烈战斗而昏昏沉沉的大脑依旧清晰而无情地向他传达了一个认知——追兵是源源不断的,躲过这一回,下一回活下来的希望就加倍的渺茫。

他似乎看到自己在一片昏暗的雪原的永夜里踉跄地仓惶出逃,他耳边回响着不知停歇的枪声,由远及近地向自己逃亡的方向追过来。他仿佛听见这些枪声和持枪者们嚣张的喊叫声就在耳边,近在咫尺。

伊万忍着痛打开车子的天窗。

小小的一方天空缀着数不清的繁星。他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不知道是身体痛苦的震颤,还是寒风吹拂的原因。他呼出的气凝成了水雾,每一次呼吸都变得费力起来。

伊万就这样躺了一会儿,直到掌心摸到了一点温热的血迹,才猛然发觉自己的伤口还没有包扎。他迷迷糊糊地撕扯着衣服,撕出几片狼狈的布条,也顾不上什么消毒,直接就往伤口上缠去。里头还剩了颗子弹,但他现在没有工具也没有条件去处理,只能忍着。

忍着冰冷、忍着死寂,最终在凝结的浓墨般乌沉的夜里静静地睡去。

——————————————

亚瑟刚刚在会议室发了火。下属们听到他把塑料文件夹狠狠地摔在桌上那响亮的声响,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恨不得打在他们每个人脸上——追捕伊万的行动过于被动,与罗利纳提斯的合作又几乎被迫终止,甚至一次本该激动人心的正面相遇却演变成了己方的受难和对方的逃脱,连那头王耀的行踪也完全没有消息。这段时间来,他们这些个跟踪这项任务的人,总是处于被耍的团团转的人,只不过这次加了一群从英/国来的人一起团团转罢了。

亚瑟生气倒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受伤那次攻击失败的事情——这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伊万被逼到底线最后的反扑罢了,他是在斥责追踪王耀的那批人。

王耀突如其来的在俄/国境内的消失很让人担忧。一方面他们不知道究竟王耀和伊万的联盟有没有瓦解,一方面亚瑟深切的知道CIA所需要的那份东西,光凭抓住或杀死伊万是不可能拿到手的。这样一来,确定王耀出逃的意图就是非常关键的事情。

然而这群被动地跟着伊万屁股后面追击的废物却找不到王耀的行踪,哪怕他曾经待过的地方、甚至是他所栖身的城市都无法确定,实在让人恼火。

亚瑟隐隐地有些不妙的预感,那次他亲自坐镇,在火车站追捕王耀,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按理说一个从未与自己交过手的人,不应当那么明白自己的布置习惯,要逃跑也必然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人间蒸发。

亚瑟坐在办公室里,这是个几乎看不见星星的晚上,他望着落地窗外沉沉的黑云,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不住地揉着太阳穴。

他揉了有将近半个小时,忽然他左手的手掌在办公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随即他站起身来,左右踱了两步。

“Johnson!”他向门外喊了一声,是小组里负责定位的家伙,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快速应了一声,之后有人推门进来。亚瑟推着那家伙的肩膀一同出了办公室,这间临时办公室有些狭窄,Johnson撞到了门框,但他没吱声,因为亚瑟的脸色带着极度的阴沉和暴怒,他不禁为这个将要倒霉的不知名人士表达哀悼之情。

“我等会儿打个电话,你负责,给我把那个人的位置确定下来。”

“是王耀吗?”

亚瑟顿了顿,“我但愿不是。”

 

 

——————————————

哦豁!法叔要小心一点啦!!!

下章伊万……在便当边缘……但我保证没有便当。

但是濒死嘛,总是虐的,还是预警一下。

评论(5)

热度(35)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