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可能我只是想怼怼你【二&三】(11~30)

前文链接

 

私设大如斗

可爱属于角色,ooc属于我

梗源@小玉糖霜

这是一篇逗比向,因而人物性格有所修改和戏说,请见谅,难以忍受可以右上角谢谢!

其实我个人最喜欢(20),梗是张演员说过的“胸比你大就行了”复合秦大大的台词“胸围目测”。
你们比较喜欢哪一条?😏

 

(11)

唐山海委屈,唐山海有小情绪,唐山海不想摸尸体。

因此听到自己公寓外面传来敲门声的时候,已经是午间了。迟到整整四个小时。

“老秦开门!”林涛在外面扯嗓子。

不开不开。

“老秦你没事吧!”林涛叫得更欢了,“被人谋杀了?”

唐山海不说话:你就当我不在家吧队座……

林涛心里好慌啊,一大早一个电话都不接,迟到四个小时,敲门也没人应。他想,那是真的没办法了。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开锁工具。

“老秦你在衣柜前面站着干嘛?”

“赞美衣柜。”唐山海说完愣了一秒。

林涛毫无防备地把头靠过来,顺着唐山海的视线向衣柜里看去。

结果林涛被一个过肩摔扔进了衣柜里。

 

(12)

“你怎么进来的?”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背着我偷偷习武!”林涛抓着唐山海的衣领控诉,“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爱我了吗?”

唐山海抓着林涛的手腕扭了一下:[微笑][微笑][微笑]

 

(13)

林涛揉着手腕。

“你怎么进来的?”唐山海再次发问。

“开锁呗。”林涛撇撇嘴,却没听到秦明的回复,不禁扭过头去看他。结果看到“秦明”忽闪着一双小眼睛看他。

那眼睛里像是在发光。林涛以为他看到了世界的终极。

 

(14)

林涛表示非常害怕。今天秦明不正常,不仅不用嘴反而用手来怼他,而且还用那种“切东西”时候的兴奋目光看他。

林涛:我今天会不会死在这个地方?妈的,早知道应该叫小黑来的。

小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15)

其实以林涛的敏锐,还是很轻易地察觉到了面前的秦明不是秦明。

眼前的秦不是秦,你说的明是什么明,人们说的大魔王,还是不是我眼前这个小公举?

“你谁啊?”林涛很严肃地问。

唐山海正襟危坐,想了想就换了一张专门用来和毕忠良对话的笑脸:“徒弟唐山海。”

林涛:我教你什么了我?

“我想学开锁。”唐山海说。

谁还不是个开锁匠了咋地。

 

(16)

林涛今天受惊不少,但还是很高兴,因为今天有一个和秦明长得一样的男人,给了他一个略带讨好的笑容。

哦,赞美这扭曲的时空!

他开着秦明的车,带着现在改名唐山海的秦明去了警局。局里所有人都在跟唐山海打招呼。“秦科长好!”“秦科长怎么迟到了?”“秦科长身体还好吧?”

唐山海不知道怎么回,只好微笑,结果被林涛用手指戳了一下。他诧异地扭头去看林涛,只看到他面色古怪挤眉弄眼。

唐山海:林涛是不是沙眼?

 

(17)

今天龙番市公安局论坛八卦区炸了。

【置顶】【精品】法医科Q先生今日笑容十连拍(监控室出品)

【资源】大魔王Q千年一遇の微笑动图

【神迹】今天是不是有天仙下凡九星连珠?!

【震惊】我天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做JC他为什么要做JC

【救命】快告诉我我的眼睛没有瞎!告诉我我的脑子没有病!

【推理】一些对今日中午发生的奇迹的合理及不合理推测

【求图】快快快局里的资源大手快给我高清的我知道你们有,不要藏着快拿出来!

【疑问】我在外地出差啊谁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同志们也很努力呢!

 

(18)

大宝看着一脸沉肃盯着尸体却迟迟不换上防护衣的秦明。

“老秦……”大宝眨巴着眼睛。

唐山海深吸一口气,然后差点吐出来。他调整了一下,很是温柔地问道:“我可不可以不切他?”

“你不是最喜欢切东西吗?”大宝指着尸体,“喏,你的。”

唐山海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大宝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客气道:“不,是你的。”

林涛在远处啃苹果,听到这一句差点笑到呕吐。

“他不是秦明。”林涛平复了一下,向大宝解释道。

大宝立即摆出一副明白了的样子,她看向唐山海:“那也不行,局长过来抽查的话你还想不想要饭碗?”

唐山海叹气,“那衣服在哪里?”

大宝低头看着尸体,然后沉默着抬手,向着铁柜冷冷一指。

看到唐山海真的转头去开柜子,大宝:真希望老秦永远不要回来。

 

(19)

“你要不要说说想法?”大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唐山海抬起手比划了一下,“这个方向吧。”他说,“凶手的匕首是从上往下直着刺的。”

大宝惊异地“嗯”了一声:“嚯!不错啊!”她又问:“那你说这种伤口要怎样才能造成呢?”

唐山海笑笑:“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把人戳死就行了。”

大宝:你特么逗我?

林涛又开始“蛤蛤蛤”,然后气喘吁吁地告诉唐山海:“死者是在厕所里被发现的啊哈哈哈哈!”

大宝:“合理合理。毕竟秦明是不食人间烟火只喝猫屎咖啡还拥有一个二层豪华厕所的小仙女啊。”

林涛:“蛤蛤蛤蛤蛤蛤蛤”

唐山海隔着解剖台撂翻了林涛。

 

(20)

秦明今天没能见成陶大春,对于无法改变粽子口味的事实深表遗憾。

但这真的只是其次。

“我能睡床吗?”秦明问道。

徐碧城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哆哆嗦嗦地捏紧了被角,拽着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你、你你、我们只是搭档——”

秦明:“我只是想睡床,不想睡其他东西。”

徐碧城愣了一下。

秦明:“何况你都不需要我目测。”

讲真,你平到我只能拿你当兄弟。

 

(21)

徐碧城今天破天荒体验了一下睡沙发的感觉。

半夜她还是推开了卧室门,看向躺在床上看书的唐山海。

“沙发太小了。”徐碧城说。

“你可以来打地铺。”秦明目不转睛。

徐碧城:……

“地上硬。”她说。

“对脊椎好。”秦明特意放缓了语气。

“可是——”

秦明突然抬起头问她:“不想睡?”

徐碧城猛点头。

“那就别睡。”秦明声线拉得很平,像是低声陈述一个在平常不过的事实。“你想上来吗?”秦明问她。

徐碧城从这几句词里听出一点不得了的意思——他不会是想……

秦明:“不给╭(╯^╰)╮”

 

(22)

最后徐碧城还是裹着被子躺在了床上。

秦明睁着眼,他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唐山海心甘情愿睡沙发了。

这是今天晚上第十次徐碧城的胳膊挥到了他的胸口。

秦明转过头看向熟睡的徐碧城: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他最终还是从床上爬起来,用被子把徐碧城裹巴裹巴抱起来重新扔到了外面的沙发上。

坐回床上的时候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被徐碧城睡梦中袭击了十次的胸口:你别想了,就算打我一百下你还是不需要目测。

 

(23)

唐山海很着急。

他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也找不到回去的方法,他很担心在76号行动处任职的那个“唐山海”。希望他不是一个像秦明那样的人。

为了这份可能性,唐山海有些焦虑。

大宝说要帮助唐山海缓解焦虑,强行和唐山海拼了一份外卖,KFC小食拼盘。

大宝:“今天中午请你吃开(K)封(F)菜(C)!”

唐山海看着面前一盒子鸡肉:不要以为我没吃过豫菜,也不要以为我不认识KFC三个字。

林涛适时递过来一个苹果,然后顺手牵羊地拿走了一只新奥尔良烤翅。

唐山海:“开封全鸡宴?”

开封人民很委屈啊。

 

(24)

“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吧。”唐山海提议。

大宝&林涛:太阳今天是黑色的!!

“附近有菜市吧?”唐山海问道。

“有……你要做饭给我们吃吗?”大宝盯住了唐山海的手:这双手属于秦明,爱好切东西而不是烹饪。在这双手里的荤腥,大多都是人类油脂。

大宝仿佛遇着了一个霹雳,浑身都震悚起来。

唐山海显然忘记了这一点,他弯起嘴角:“是啊。”

路过的林涛:“老秦家里可没有厨房。”

上来报告新案情的小黑听到了自家队长一声响亮的惨叫。

 

(25)

秦明第二天晚上回家的时候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油烟味。

“回来了啊山海。”徐碧城拿锅铲翻着锅里卖相很不好看的牛排。

秦明想,这真是太好了,晚上不用出去找饭店吃饭了。

十分钟后他坐在餐桌边上,他和徐碧城面前都摆着牛排。讲道理,这个装盘让秦明想起大学时候被林涛偷偷拽出去吃的烧烤。

他一时之间有点怀念起来。

三十秒后,秦明艰难地把肉咽了下去,抬头看向徐碧城。

“我只是让你睡了沙发,”秦明问道,“你想杀我就过分了吧?”

 

(26)

“山海,谢谢你。”

秦明摇头:“不用了,谢我我也不会帮你做衣服的。”

徐碧城闭了闭眼,“其实我是想说,陈深他不是名单里最重要的人……更何况,最近我们已经被毕忠良怀疑了,这个时候就应该停止对陈深的刺杀——”

秦明:“吃饭。”

徐碧城:???

秦明已经放下了碗筷:“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对消化系统的尊重。”

徐碧城为了能说话,决定放弃食物。正准备继续劝说,秦明又突然问她:“你不尝尝吗?”他想起大宝说过的一句话:“牛都为你死了。”

徐碧城敷衍地吃了一口,结果被呛住了。

秦明问她:“难吃吗?”

徐碧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秦明欣慰地点头:“知道就好。”

 

(27)

秦明晚上还是去找了陶大春。

很尴尬的事情是,陶大春手速太快,还是把陈深家给炸了。

毕忠良冲进医院病房的时候,秦明正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

“陈深怎么样?”毕忠良很是心急地问道。

秦明站起身来,抬起手指着陈深身上的伤口:“全身有多处软组织挫伤,不过都不严重。”他指向陈深的头:“不过这里有轻微脑震荡,不好好治疗的话会影响智力。”

陈深瞪大了眼睛:“啊?”

秦明看向跟在毕忠良后面进了门一脸心急如焚的徐碧城:“建议治疗方式是,远离女色,”他顿了顿,看向毕忠良:“专心工作。”

毕忠良:这好像是个好建议,我竟无法反驳。

“听见没有小赤佬!”毕忠良拿手指点陈深,“少去找那些舞女厮混!到时候不仅拿不了枪,连脑子都坏了!”毕忠良心里暗爽,妈的这小混蛋终于能认真工作为自己分忧了。

秦明:“还有,我觉得可能陈深的视力也有点问题。”

跟唐山海一样。

(28)

结果秦明忘掉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直接导致了第二天去与陶大春碰头的时候被强行塞了一篮子粽子。

秦明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家里的导盲犬喜欢。

 

(29)

唐山海感觉自己快要喜欢上秦明了。

除了不喝牛奶不吃吐司以及在睡衣里穿衣服以外,唐山海爱上了秦明家的每一个“柜”。

挂满量身定制西服的衣柜,装满偏门知识和诗集的书柜,归置整齐的床头柜,强迫症最爱的档案柜。

唐山海问大宝:“秦明是不是大众情人式的人物?”他微笑,“不然为什么他家里的柜子都那么让人喜欢?”

大宝看了看远处的林涛:我看秦明可能不仅仅有一堆漂亮的实体柜,他八成还是个深柜。

大宝抬头看着唐山海的连真诚的问道:“话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柜?”

唐山海:???                     

 

 

(30)

今天龙番市下了大雨。

郊外的别墅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唐山海撑着一把黑伞站在雨里。林涛从两层小别墅的窗口看到唐山海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就钻了出去。

“你怎么从车上下来了?”林涛拽住唐山海的胳膊。

唐山海没动,“车里闷。”他有点怀念他的侧敞篷大吉普。

林涛转过来,映入唐山海眼中的是他紧皱的眉头和担忧的眼神。

“下雨天不舒服就不用出来了,现场交给我和大宝就是了。”林涛笑笑,“老秦雨天过敏的,我都忘了告诉你。”

“他没有雨天过敏。”

“什么?”

“我说,他没有雨天过敏。”唐山海重复道,“雨天的时候他确实害怕出现场,不过如果留在警局里面没有你和大宝,会更让他害怕而已。”

林涛突然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唐山海撑着伞向他微笑:“谢谢你。”他问:“我不太想进去。就在这里等你们吧。”

 

 

 

解释一下最后一段

雨天过敏应该是林涛戏称,至少心理因素是主因,生理因素应该基本是没有的。

所以糖堆的意思是,并没有什么过敏症状。秦明只是雨天的时候没有安全感。如果真的雨天过敏,他明明可以窝在警局里。而且秦明每次都坐在车里也不出来,所以雨天他出不出现场其实没有区别。

但他还是每次坚持要出,根据人情味儿一点的推测,也许他是觉得出现场的人里有能给他安全感的人吧。

纯属YY, 勿深究。大家看个乐子就好了。

最后一段难得煽情,后面你们就很难看到这种段子了。

评论(50)

热度(52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