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魏叶/日常】第十一年的风和雨

日常向

我已经预料到这回是一篇热度怎样惨淡的文章了。

不定期更新,有可能直接Fin也有可能是TBC

我只是真的很喜欢兴欣自产自销……

觉得男人帮忙刮胡子这件事特别特别苏,所以就没忍住写了……

大概是世锦赛背景

【第十一年的风和雨】

 

1.

陈果一气之下买了全战队飞往苏黎世的飞机票的事情,叶修是通宵跟其他几位搞战术的密谋完毕回房间的时候才知道的。

国家队里的队员都睡着,几个心脏估摸着也躺下了,他不用上场,这时候心烦意乱的也睡不着,就开了QQ和荣耀,跟着月中眠几个划水下副本。他抱着台笔记本电脑,登着忧郁小猫猫的账号卡在荣耀里到处乱走的时候,QQ里突然炸的消息。

兴欣的几个,自然是方锐最耐不住性子,直接甩了张在苏黎世机场的合照,方锐的大脸摆在最前面,特意收了下巴,露出他那双“真诚的大眼睛”。苏沐橙藏了小半张脸在方锐后面,竖了个剪刀手,莫凡面无表情地跟着竖剪刀手。陈果揽着唐柔,另几个小辈挤在照片的角落里,努力把脸放进镜头范围。

叶修把照片放大看了看,找了半天没找到魏琛。他打开跟魏琛的对话框,码了一句“你怎么没跟着一起来”,手指放在回车上,愣了两秒才发出去。

魏:哟,想我?

叶修笑了一下,随手发了个滚。

随即QQ电话就打过来了。

“老叶。”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慢悠悠地点上。魏琛那头没听见他回话,只听到叶修一声长长的呼气声,仿佛那熟悉的烟味都能顺着声音传到自己鼻尖上。

“说吧,你房间几号?”魏琛拖着行李箱往电梯里一站,再一看那是要刷房卡才动的电梯,只好很是尴尬地准备下去。电梯里原本站着的男人出声问他。魏琛听不懂英文,但看那人挥着他的房卡,又在刷卡机上刷了一下,他才朝那人感激地笑笑。

“1108。”叶修松弛地往椅背上一靠,晃着手里的鼠标,尽职尽责地划水,“你在楼下了?”他点开团队通话列表,准备说一声就退,“我去接你。”

“不用啦,”魏琛笑笑,“我是谁啊,进你房间不是轻而易举?”他拖着行李箱在狭窄的走廊里快步走着,随后在一扇标着“1108”的门前停下,抬脚轻轻踢了踢门,他压低声音对着手机道:“别废话,开门。”

 

2.

魏琛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把行李箱往墙边一靠,拽住叶修就往房间里拖。

“叶领队不用上场比赛是吧?”他咧着嘴,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那我是不是能为所欲为啊?”

叶修顺着魏琛往床上一倒,“天都要亮了,白日宣淫你害不害臊啊。”说完他又恍然大悟似的,“也对,你哪有那多余的脸拿来害臊啊。”

魏琛一巴掌往叶修屁股上呼了一下,“屁!”他说,“说得好像你有脸似的。”

副本里的忧郁小猫猫站在原坐标一动不动。团队频道里刷满了文字,田七还试图当个和事佬,那头月中眠憋不住了在那死叫。魏琛抬头往桌上的电脑上瞄了一眼,笑笑地跟叶修咬耳朵。

“又进网游?”他手不规矩地到处摸,被叶修拿手肘顶了一下才收敛些。

叶修有些困了,他张嘴打了个呵欠,喷了点烟味出来,“睡不着。”

世锦赛没有国内原本预计的那么乐观,中国有的,外国不见得就没有,新打法多得很,他们也适应的不好,加上这群人这辈子第一次出国,对于倒时差毫无经验,积分赛的前几场出了低级错误,被对手捉着打,下一场不打个大比分可能都没法出线。

队里队员不是不焦躁,张新杰都愿意跟着熬夜讨论战术,情况的严重性可见一斑。

前几场比赛滑铁卢的事国内已经沸沸扬扬了,几个战队的公关都跳出来帮忙,可也不过是扬汤止沸,指责声还是一阵阵的传出国门,往不该看到的人眼前送过去。张佳乐的手机就被没收了,网瘾少年难得没反对,恐怕其实也晓得了风声。

就是在这样一个夏休期,魏琛放下公会里的事情,打包了几件衣服,风风火火地赶往苏黎世。也因为没跟队里打招呼,才激怒了陈果,当下来了一场集体的“说走就走的观赛”。

魏琛猜到叶修状态不会好,只是看他眼底一圈浅浅的青色,再一看外头已经有了些暖色的天,心里面就软乎乎的还泛着点隐隐的难受。

“你别想太多啊。”他试图劝慰,“咱一尊老爱幼组合的草根队都拿冠军了。”

叶修没说话,魏琛没等到他的回答,凑近了去看他。

那双沉稳却也灵动的眼睛闭上了。眉头仍然微微皱着,嘴唇有些发干,魏琛看到那上面有翘起的死皮。他凑过去把死皮舔下去,硬是让它们显出写虚假的服帖,叶修迷迷糊糊地推开他:“烦不烦,还有两小时又要训练了。”他口气软软地训道,“你个没事人别捣乱。”

魏琛把他托起来,往床中间挪动,然后去解他的衣服。

叶修推开他的手:“哎呀老魏你能不能好了啊?你时差倒过了没?能不能让人安稳睡觉?”他仿佛有点生气了,“脑子里尽都想少儿不宜……”

魏琛“呸”了一声,“你他妈才少儿不宜,衣服都不换就睡觉,就这样还两小时后训练呢。”他嘴巴里碎碎地继续念了两句,叶修再没推开他,等到他把叶修的裤子也一并脱了,往衣柜里挂好之后,再回头一看,才发现叶修已经睡着了。

“不省心。”魏琛摇着头,活动了下手指,才坐在电脑前边,握住鼠标动了动。

忧郁小猫猫突然动了一下。

频道里田七不由自主地带了十个感叹号发言道:“大神你回来啦!!!!!!!!!!”

魏琛从口袋里摸出烟,回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叶修,想了想还是把烟架在鼻子嘴唇之间,努力地闻了两口,才慢悠悠地回复:“你大神睡觉去了,老夫带你们打。”

 

3.

兴欣公会的频道里全是今天跟着魏琛和大洋彼岸的伍晨一起抢野图的兄弟们的刷屏。大多都是说着今天是魏老大最沉默的一次野图。

迎风布阵:行了啊,不带职业选手耍大牌的吗!

频道下面又开始笑他是“前职业选手”,魏琛作生气状锤了几个围着他的几下,结果安安静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闹铃的声音,吓得魏琛手一抖,不小心手一快接了个大招,把本来只想“锤一下”的小兄弟轰死了。

叶修动作很大地翻了个身,闭着眼睛爬起来。

魏琛道了歉立即逃下线,转头就看叶修在那儿跟具跳僵尸似的闭眼坐着。他“嗬”了一声,咧着嘴凑过去,“醒了?”

叶修提起半边眉毛,很辛苦地把上下眼皮分开,从狭小的一点缝隙之中去瞧魏琛。

“看你这样子,”魏琛嘲笑道,“还能去看训练?”

叶修晃晃脑袋,“不能也得能啊。”他伸出胳膊,“扶朕起来。”

“我呸!”魏琛笑骂,“你眼睛都睁不开,扶你起来干嘛?摔跤吗?”

“这不你是我的眼吗。”叶修仍然没睁眼,只跟魏琛打哈哈。

魏琛扭头到卫生间倒腾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叶修还是原样闭眼坐着。

“张嘴。”魏琛恶狠狠地命令。

叶修张嘴,随后伸进嘴巴的是沾了牙膏的电动牙刷。魏琛跟照顾小孩儿似的帮叶修刷牙,时不时叫他张嘴闭嘴龇牙,把叶修逗笑了。

他含着一嘴牙膏沫笑说:“行啦小魏子,朕醒了你跪安吧。”

魏琛拿手揉了一把叶修的头发,“你闭嘴吧,这牙膏沫子全飚出来了。”

叶修眯着眼笑,张着嘴任魏琛服侍。

魏琛备了两个漱口杯,这个喝那个吐,真跟照顾不能下床的病人似的。叶修给肉麻得受不了,躲了两下却还是给按在床上漱完了口。

“行了吧哎,”叶修笑,“有完没完?”

魏琛捏着他下巴,指腹搓揉着他刚刚长出来的胡茬。“没完。”他突然很认真地说,“我给你刮胡子吧。”

 

4.

叶修眯着眼睛,魏琛温热的手掌揉着一团搓好的剃须泡沫糊在他脸上。

他甚至能听到细碎的泡沫被魏琛的手掌压碎又揉搓出新的泡沫的声音。静谧温柔得如同阳光一样。他看到被阳光勾勒清晰的魏琛的脸。

虽然没什么好看的,平时也爱说他胡子拉碴不修边幅,却没想到这回他竟是好好打理过了才来的,虽不至于精致,至少整洁是沾边了,留出的胡子的形状修得挺锋利整齐,好像一下子年轻不少。叶修这才想起来其实魏琛也不过是刚过而立的年纪,正是人生大好时光。

魏琛手稳得很,宾馆自备的剃须刀拂过叶修脸颊的时候顺畅得惊人。他把沾着白色泡沫的剃须刀往刚刚漱口的杯沿敲了敲,抖落下一团泡沫以后才继续。

他端着叶修的下巴,神情显得很专注。

刮掉最后一点泡沫,魏琛用湿毛巾给叶修最后擦了擦脸。

“怎么样,清醒没?”他问。

叶修点头,“差不多了。”

“干净没?”魏琛凑过来,两指捏着叶修下巴仔细看,“胡子倒是刮干净了。”

叶修伸手勾住魏琛脖子:“干不干净你尝尝?”

 

5.

魏琛站起身来,咂咂嘴,“嗯,这个牙膏味儿挺好的。”

叶修团起手里的毛巾扬手砸在魏琛头上。


评论(15)

热度(87)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