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第十一年的风和雨 2 【魏叶/日常】

这章有车!有车!有车!

但不是什么很激烈的车,这篇后面有专门玩play的车,今天这辆比较温馨一点,不要有太大的期待。

芥陌回归冷CP的日常。

希望冷CP的同好能够好好爱我!!!

我想称为顶梁柱x

世锦赛期间设定

 

 

第二章

1.

叶修在训练室忙了一天回来。

魏琛在房间里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听到门外浩浩荡荡一群人经过的声音,他就知道叶修他们散训回来了。他窝在房间里不说话,要是被黄少天这种嘴巴比脑子快的人看到了,还不得嚷得外国选手都知道了,到时候又要解释一堆有的没的,各种掩饰自己和叶修的关系,又烦又伤感情,索性就把电视声音也调小了,装作房间没人的样子。

“哎叶不羞,今天一天都没跟你搓一把,来不来?”黄少天突然pk狂人上身,魏琛在房间里听到了,顿时有点紧张。又听叶修慢悠悠地回道:“今天还没练够你?”他拒绝,“没带君莫笑,你安静点吧。”

黄少天显然也只是开玩笑,顺嘴就妥协了,表明没带君莫笑没意思,转身就跑了。

叶修在门口等着黄少天刷卡进屋,他才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刷了进门。他眼睛扫了一下在床上躺着的魏琛,再看着正在播着不知道什么电影的电视机:“你看得懂?”

魏琛笑笑:“看图说话是小学生项目,当然啦。”心里倒默默补了句“才怪”。

叶修把房卡随手往桌上一扔,转了半圈往床上一躺,“累死了。”他整个人摊开成个大字,手臂恰巧压到魏琛腿上。

“今天当陪练去了?”魏琛拉过叶修的手,摸了摸他手掌心,“估计是,这手,这汗,”他装模作样地凑近闻了闻,“哎哟喂,跟脚一个味儿了!”

叶修抽手呼噜了一下魏琛的头,“给你头上也熏熏。”

魏琛笑开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来来,老夫给你按按手。”他从口袋里掏了管护手霜,信誓旦旦地宣称:“看好了啊,叫什么玩意儿——欧舒丹!是吧……”他低头又看看管子上的字,发现自己也看不懂,“哎呀就是欧舒丹,玫瑰味儿,香着呢啊,”他说着往叶修手上挤了点,“给你这手改改味儿。”

叶修把自己撑起来一些,往魏琛身上一靠。

“嗬!”魏琛嚷嚷起来,“要死了啊你,明天不想训练了?”

叶修瞟他一眼:“怎么的?”

魏琛低头示意了一下两人的位置——叶修一屁股坐在魏琛两腿中间,整个人往他身上躺,一仰脖子就能枕在魏琛肩上,姿势确实有点厉害——“万一我硬了怎么办?”

叶修笑:“凉水澡,老规矩。”

魏琛委屈地把手穿过叶修的腋下,环着这人老老实实给他做手部按摩。

白色的膏体有浓厚却让人舒适的玫瑰香味,被魏琛一点点推开,往每根手指每个骨节上揉搓,初时还能被光映出些油腻腻的反光,再来回揉两下就没了。三只手交叠着缠来缠去,来回抚摸的时候比叶修刚回来时手感柔滑不少。

魏琛给叶修仔仔细细地松骨节。叶修盯着电视里两人谁也看不懂的内容,颇有些昏昏欲睡起来。他侧过脸借着电视忽明忽暗忽冷忽暖的光线,看到魏琛低垂的眼和舒展的眉。

他们两人自交往以来就是直白得很,对彼此有所诉求、又或者是自己有点需要的时候,都不吝言辞地索要。也从来没什么害不害羞的事情,有时候情趣上来了也能玩点激烈的,什么都能商量着来。叶修这会儿把后脑勺枕在魏琛肩膀上,一只手被魏琛两只手握着搓,这个角度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来电。

好巧不巧地电视里原本正常的剧情画面,突然男女主角的开始激烈地接吻起来。欧洲电影比之美国电影,在这类画面的气氛营造上总是显得奔放了点,猝不及防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一股脑兜出来了。男人女人的声音齐齐地从电视机里放出来,这画面也不用人懂台词说了什么,都是些全世界共通的“语言”。

叶修动了动手掌,拽着魏琛一根手指头往自己腿间放。

这意思很明确,魏琛迟疑了一下:“你确定?”

叶修点头,又补充道:“别到最后。”

魏琛点头,一手环着叶修的腰,拽着人就往床头软包靠。他背靠在软包上,两手解开叶修的裤子,带着叶修那只原本被按摩过的手,还调侃道:“等会儿洗干净了还得再按一回。”

“不乐意?”叶修喘了口气。

魏琛没回答,只侧头叼着叶修的耳垂,两手一起动作着。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沉默,只听到叶修时不时地喘着粗气,偶尔泄出一两声正中要害时憋不住的声音。

人累的时候就想把自己全权交托给一个信任的人,由着那人翻来覆去的摆弄,也能叫安全感。叶修这时候不想动,就把主动权都塞到魏琛手里,他自己享受了一会儿,就感觉背后的这人也支起来了,一杆热乎乎的枪抵在那儿,暗示性明显。

但提前说好了不到最后,谁也不会打破这个。叶修转过头来看魏琛,甚至懒得张口问,就瞟了他一眼。魏琛知道叶修在问自己怎么办,心里面也有点烦躁。

本来这姿势就挺讨厌,两人太近了,叶修在前头爽到的时候稍微有点反应都牵着他的,就那么动两下,自己这里也起来了。

魏琛没办法,动手开始扒叶修裤子。叶修也没挣动,就由着他扒。魏琛凑到他耳边:“不好意思啊我急,明儿给你洗裤子。”他说完就把自己的拉链也解了,往叶修半脱不脱露出的臀缝里一挤,顿了顿感觉了一下,压迫感似乎正好,抱着叶修两人就来回蹭了起来。

叶修仍然是瘫在魏琛身上,枕着他肩膀转头与他接吻。没羞没躁的人自然都是怎么亲舒服怎么来,这会儿情热着更是没顾忌了,吻得啧啧有声,怪叫人臊的。

魏琛就这么勾着叶修的腰,把着他往自己身上蹭,前面手活也没落下,一会儿就先后丢了。

叶修过了劲儿更是没精神了,手上沾了自己的东西也没管,直接就往自己腿上半脱的裤子上擦,魏琛看到了就在他背后笑,笑得胸腔共鸣有点轻轻的震动,震得叶修有点痒痒。叶修稍稍坐起来,嘴里解释说:“你说的明天帮我洗。”他指的是魏琛留在自己裤裆里头的东西。既然都要洗,手上擦上去的也一起洗了方便。

魏琛撇撇嘴,倒也默认,“是是是叶领队,我不就是过来给你当保姆的吗。”他笑着把叶修拉起来,“来来保姆给叶宝宝洗澡澡。”

叶修用手肘顶了魏琛一下,脚步、拖鞋和裤子都拖拖垮垮地往浴室去。

淋浴间小的很,外国人像是虐待自己似的,非把房子弄得跟蜂窝似的密密麻麻才好。魏琛把叶修按在墙上,手里提着淋浴头往他背上冲。已经解决过一回,叶修是没精神了,魏琛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么强的感觉,两人就安安分分地洗澡。

叶修把浴袍穿好以后赤着脚往外走,魏琛看着他干干净净的后颈,眼睛飘到叶修独独红了的耳垂上。他们难免要被记者拍到点什么,留个太明显的痕迹总归不好,所以魏琛每次都只扯着叶修耳朵猛亲,第二天起来头发稍微挡一挡,也没什么,顶多说是热的。

魏琛本来还没什么感觉,看着那个红红的耳垂突然一下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来,老脸一红又把淋浴头打开了。

叶修躺在外边的床上,电视里那两个人早就不做了,剧情都不知道推进到什么地步了,本来就看不懂,叶修就更懒得看,突然听到浴室里传来新一轮的水声,还有点压抑着的急喘,他莫名的有点得意,嘴边不自觉带了点得逞的笑,翻了个身把脑袋埋进松软的枕头里,立时就去会周公了。

 

2.

叶修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魏琛不在,他收拾收拾下楼的路上碰到黄少天了。

黄少天一如既往的话多,摆了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凑过来问叶修:“哎,魏老大怎么也在?”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嗯?”

黄少天指了指大堂方向:“喏,在那儿。”他说,“我问他他说在等你。”

“等我干嘛?”叶修装作很不经意的样子,“兴欣整个队都来了你不知道?”

黄少天笑:“知道啊,不过这会儿只有魏老大。”他说完扭头又进电梯了,“我去找队长啦。”他还想说两句,但电梯门把他的话都卡断了。

叶修往大堂的休息区走,就见魏琛手里端着个手机,爆着手速戳屏幕。

“突然正大光明了不像你啊。”叶修在魏琛身旁坐在。

魏琛把手机搁到一边,然后把放在茶几上的盒子推到叶修面前:“我查大众点评看到的,这家早餐店评分8.8呢。”他说,“正大光明是为了拿房卡。”

叶修低头吃起了8.8分的早餐。

 

评论(19)

热度(61)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