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口腹之欲9【耀朝/美食文/娱乐圈/深夜放毒】

【玖】

王耀在很多年之后依然对这一幕印象深刻,甚至常常拿来调侃亚瑟。

虽然这一身衣服穿得还算有些格调,但在王耀这种见多了明星的人眼里,不过只是及格而已。只是这份飘散在圣诞夜的慵懒味道让他有些沉迷,有些怀念。

太多太多说不出来的东西,挤在心口上,不知究竟是沉重还是轻浮。

王耀索性靠在门边,他微微眯着眼,酒吧里的热气和门外的冰天雪地这一刻好像契合的很,就如同亚瑟在台上拨着弦,以为应当是摇滚,却偏偏是抒情。

完全陌生的曲调,温柔且带着些许暖意,只是音符跳跃崎岖,仿佛捕捉不到下一秒歌者即将唱出什么。歌词好像是在絮絮叨叨地说些奇妙的又普通的场景,一时巴黎午后的暖阳,一时又是莫斯科红场肃穆的空旷,一时明明是凄惨的分别,下一秒又是甜腻的相聚。颇有些意识流的游吟诗人风味。

挂在王耀鬓边的雪化成晶莹的水珠,外头夹着雪的风不经意地刮进来,坐在里头喝酒的几人转过头来,就看着这个陌生人倚着门,手里提着个盒子,盒子上裹着墨绿格子的围巾,嘴角微微弯着,那张脸面容姣好,只是并不常在荧屏出现,此刻看来却是有一举成名的资本。

亚瑟感觉到冷风从门外吹进来的时候看了过去,正巧对上王耀那双含着些许意味深长的眸,顿时有些不自在。

王耀笑笑,转身把门关好,然后在门口的垫子上轻轻跺了跺脚,抖落了一些粘在身上和鞋上的雪水,才慢慢踱进来。他把手里的盒子放在几人围坐的桌上,那上面还有吃得剩了小半只的火鸡,旁边有一座完整的还没被破坏的姜饼屋,酒吧的角落里有棵个头不小的圣诞树,装饰得很缤纷,树下摆了一圈包装好的礼物。

桌边坐着的人里,立刻就站起来一个齐肩金发的男人,衣着都是名牌,穿法却略显得风流,修剪干净整齐的胡茬为他棱角柔和的脸添了些成熟。他操着一口带着法国口音的英语,伸出手来向王耀打招呼。

“你好。”他握住王耀的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欢迎来我们的Party。”

王耀很客气地也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小圆桌上。亚瑟抱着吉他从台上下来,悄悄整理了一下被吉他压出来的衣服上的褶皱,弯起嘴角向王耀打起招呼来。

“圣诞快乐。”亚瑟说。

王耀耸了耸肩,“谢谢,你也是。”

西方人对圣诞节的重视常常在这时候体现出来。酒吧里寥寥几人,互相打了招呼就重新沉寂,电视台可看的节目不多,挂在高处的电视机播放着情绪饱满的广告,亚瑟抱着吉他在弗朗西斯和王耀的中间坐下。旁边的弗朗西斯拿着刀叉切火鸡,斯文地小口吃着,一双眼倒是不停地瞟着王耀带来的小饭盒。桌边另有一个打扮颇为朋克的白发男人,抱着一扎生啤灌了两口就随手打开了饭盒。

弗朗和那人小声地讨论起味道来,王耀倒拿了块姜饼吃。咬了两口又有点后悔的样子,亚瑟小声问他:“怎么了?”

王耀摇摇头,微微皱起眉头,“太甜了。”说完还是把手上半块塞进嘴里。

“不用吃完的。”亚瑟提醒。

王耀笑笑,但也没多说,只是接下来就不再碰那些小巧可爱的饼干了。

诚然王耀从来都是个有点爱吃甜的人,但自从来了美国就再也没碰过这些甜食,实在是甜味太重,一块小蛋糕就能吃得人喉咙发紧。不过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时常忍不住买,哪怕吃了一口就腻得受不了,看到甜食还是不自觉的动手去拿。

这会儿被姜饼虐得狠了,王耀的手也安分了不少。那头弗朗西斯拿着吃蛋糕的小叉子戳起鸡丁吃,一个刚送进嘴里下一个就钉在叉子上了,旁边的几个也跟着一起抢,没几分钟就吃得差不多了,等到亚瑟从那阵莫名奇妙的不自在里面抽离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他的份了。看着饭盒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几颗花生和辣椒段,亚瑟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冒火,拿着勺子就要捞底,结果还是被弗朗西斯抢了先。

亚瑟深吸一口气说话间就开始捋袖子,弗朗西斯大笑着往旁边的人背后躲,眼看着这两个冤家又要开始斗起来,王耀抬手一扯亚瑟的衣服,当先劝道:“他们就吃这一次。”他朝着亚瑟暗示性地眨眼,“宽容,宽容。”

亚瑟喘了几口气,抿了抿嘴把撸上去的袖子扯下来。弗朗西斯看亚瑟先退了一步,旁边又坐着刚认识的王耀,顿时不想太过释放天性,把滚到嘴边的几句贱兮兮的词儿咽回去,闹着要玩点游戏。

在场的几乎都是酒鬼,哪怕是刚刚熟悉的王耀也同样是个能干一斤白酒的,几个人掏出一副扑克牌就开始玩些“为喝酒而喝酒”的酒桌游戏。

这轮抽到的waterfall,王耀接在那个没介绍自己的白发男人后面,小口小口慢慢喝,旁边的弗朗西斯看不下去了,接在王耀后面的亚瑟喝得也有点high,这么一磨蹭顿时有点急,几个人拍着沙发催促,更是有人指着王耀笑他酒量。

易拉罐外面哪看得到王耀喝了多少,亚瑟端着自己的啤酒,紧张地盯着王耀的嘴唇。前一秒还在慢悠悠喝的王耀突然一大口直接喝完,亚瑟措手不及,还盯着王耀翻着水光的唇有点走神,这一愣就落了下风,被弗朗西斯几人糗得不行。

这么走了几轮,亚瑟也着实有点胀,去了趟厕所,再看看时间,竟已经闹到了后半夜,亚瑟扶着墙出来的时候满脸通红,耳朵发烫,脑子发晕,跌跌撞撞从洗手间出来,迎上来的是弗朗,他想借把力,却阴差阳错一个踉跄侧身闪过,直直往王耀那边撞过去,额头磕在王耀肩膀上,就听王耀嘴里憋出一声吸气声,紧接着他的有些发凉的手指头就抓住了自己。

亚瑟觉得自己头重脚轻,已经不知道自己姿势难看,只一味往王耀膀子上蹭。

王耀自己也正难受的很,倒不至于像亚瑟这么昏昏沉沉的,但喝高了的不适感还是提醒他不能开车回家了,他回头看弗朗西斯几人要么去厕所吐,要么趴桌上、沙发上睡,大多都不省人事,索性扶着亚瑟出门打车。

平安夜出租车出奇的难找,冷风裹着点小雪,终于让王耀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只好掏出手机,准备叫车。输入栏前头一个“目的地”的标志才让他猛然想起来,他并不知道亚瑟住在哪里。

王耀几乎已经不能思考,只好给阿尔弗雷德去了电话。

这回等的时间极为漫长,王耀几乎以为要听到无人接听的提示音的时候,才突然通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显得很慵懒,王耀意识到这已经是凌晨,阿尔弗雷德睡了也很正常。

“阿尔吗?”王耀先出声,“你知道亚瑟家在哪里吗?”

阿尔弗雷德嘟哝了一句,“亚瑟?哪个亚瑟?”圈里叫亚瑟的实在不少,阿尔弗雷德睡得糊里糊涂,也不知道王耀说的具体是哪个。

“你前经纪人。”王耀提醒道。

阿尔弗雷德这才清醒一些,“亚瑟?你问亚瑟家干什么……下一个目标?”

王耀撇撇嘴,“跟你没关系。”他临时撒了谎:“我找他有点事。”

阿尔弗雷德最近过得惬意,跟王耀分手也有好几个月了,这会儿那点愧疚之心和藕断丝连的怀念也不剩下多少,“都凌晨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啊。”

“特别急。”王耀补充。

想起王耀一向做事风风火火,阿尔弗雷德只好认命地报上地址,随后快速挂了电话。

王耀对着手机屏幕直愣愣地盯了好一会儿,直到风把他的手指吹得有些凉了,靠在他肩膀上的亚瑟也瑟缩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把地址输入进去,叫了车来。

 

评论(6)

热度(56)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