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第十一年的风和雨 4【魏叶/日常】

第四章

1.

叶修冷不丁被魏琛一扯,就知道自己身边这个老混蛋估计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中餐馆总是热闹,外国人爱吃的不少,中国人更是像回了家一样,吃起饭来说话的音量就放肆。加上这样的店家格外不爱搞“情调”,灯光都打得足,更显出双倍的热闹。叶修看面前国家队的车开走,兴欣的人也早早散开,一时间餐馆门口突然安静下来。

“干什么啊?”叶修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

魏琛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压压马路不行啊。”

“行行行,随你。”叶修跟着走。

国外的店铺总是关门关得早,尤其是欧洲,不过是七八点钟,街面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们两人的脚步出奇的慢,也就是牵着手晃着走,一时半刻也不说话。夏夜的晚风吹起来却也凉爽,只是叶修也没安静得太久。

“说压马路还真压马路啊。”他说,“没点话说?”

魏琛“呸”了一句,“我那不是留时间给你诉苦的嘛。”他拿小拇指勾了勾叶修的手心,“哭吧不是罪啊。”

叶修笑,“多老的歌词了还拿出来说。”他从口袋里掏了根烟,叼在嘴上却没点。

魏琛口袋里有个打火机,他从兜里掏出来递给叶修,叶修却没接:“这儿空气好,不抽了,我闻闻就行。”

“那是你没犯瘾。”魏琛笑笑,把打火机收回去,嘴里却突然问道:“出线多大把握?”

叶修扭头瞪了魏琛一眼,没好气地说:“百分百。”

“嗬,那你还摆这幅惆怅脸给谁看啊!”魏琛拽住叶修手腕,说着就快步往前走:“走走走跟我回去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去。”

“你脑子里成天是什么?”叶修嘴里反驳,却没挣脱,只赖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着,“我那是为国家队美好的未来考虑,你有点大我精神没有?”

“没没没,”魏琛摆摆手,仗着中文普及率低大开黄腔:“我大我有精也有神,你说我脑子里有什么?”

叶修装模作样地捂耳朵:“哎呀哎呀脏死了你,不堪入耳。”

“你得了吧,你最干净行不行。”魏琛把手机掏出来,遗憾道:“本来还以为能听你哭唧唧一下,可惜可惜。”他点开Uber,“走吧,回酒店去。”

“你不是吧真来啊?这么饥渴?”

魏琛耸耸肩:“明天都最后一场了,你又不上场,没问题的。”

“去你的,什么最后一场,”这词用的有点晦气,叶修推搡了魏琛一把,又没推开,“炫酷的开场秀行不行?”

 

2.

房间里灯光昏沉,只有玄关处的一盏射灯开着。暖黄的灯光底下倒是明亮,叶修低头斜靠在墙上,魏琛单膝跪在他腿间。

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被垂直灯光照亮的他的头顶、睫毛、鼻尖,以及正放在唇边的手指。他看到魏琛张大的嘴,还有隐没在他口腔里的东西,在他前后吞咽的动作之中不时露出靠近根部的一截。

叶修原先按在魏琛头顶的手滑到他的后颈处,稍稍使了力气勾住,他仰起头,有些不耐地急促喘息着,他的手指猛地抓住魏琛的头发,却又因为太短让它们从手中滑开。他的身体一时间僵了一会儿,而后缓缓靠回墙上。

壁纸上蹭上了一点汗渍,被灯光照到竟有些微微地闪光。魏琛稍稍退开,顺手把叶修盛满了的套子摘下来,往地上摆着的垃圾桶里扔。

“套子哪儿来的?”叶修忽然想起来。

“你放心,外面买的。酒店没记录。”魏琛说话的声音带了点干涩,嘴角因为过分的摩擦而显得异常的红润。叶修把已经掉到小腿的裤子踢开,拽着魏琛的领口就凑了过去。他们啧啧有声地吻了一会儿,魏琛才退开,喘着气笑骂道:“还说我精虫上脑,我嘴都给你咬麻了。”他揽住叶修,对着他颈间亲了亲,“咱们半斤八两。”

叶修也没反驳,只伸手到魏琛的口袋里,果然掏了一小盒套子出来,“三个装的?”

“嫌少?”魏琛表情颇为意外:“可以啊叶修!”

“油呢?”叶修拿着盒子问。

魏琛猛然反应过来:“哎哟,没买。”

叶修叹了口气,走了两步,往床上一躺:“那你省着点。”

魏琛蹭过去,上手就把叶修的腿撑开,“大不了咱们用那护手霜。”他说着就去拿,挤了点在手心,蘸着往叶修下边儿送。

他手里忙活着,就听叶修在那儿小声喘气。一开始叶修还两手撑在身后,随着扩张深入,似乎也有些累,索性就完全躺下。

“咱们有些日子没做了。”魏琛突然用一种很是沧桑的语气回忆道:“你看,你习惯都变了。”

叶修哼哼两声:“怎么变了?”

“你不是一直都浪得很……”

叶修一脚踢过去,“哥那叫浪?那叫开放,叫回归本性返璞归真。”他摆摆手,“累了呗,还不准休息么。”

魏琛闻言贼贼一笑,手就往前列腺按过去,叶修登时浑身一弹,吸了口气。“行嘞,今儿好好伺候您老人家。”

也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便咬开安全套的包装,急匆匆地戴上,挺着腰就进去了。叶修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没有多疼,但内部涨得厉害,多少是不舒服的。他又一向不在情事上栓嘴,难受了或者爽了,该出声就出声。魏琛动作大得很,他也就没遮没拦地叫了两声。

“嗬,”魏琛凑近了去吻他,“忍着别出声。”

叶修瞥了他一眼。

“啧,隔壁可是喻文州。”魏琛提醒,“那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心细得都邪,别给他听见。”

叶修勾住魏琛的脖子,想笑他胆小,却发现自己也慌得很,到底也没出声,只好咬着嘴唇强忍。

魏琛站在床边,叶修躺在床沿,微弱的灯光映出叶修因缺乏运动而显得莹白的皮肤,带着些细汗,每次魏琛顶得深了他都会打个颤,那张以往都能吐出些助兴的细碎呻吟的嘴这时候却抿得很紧,以往都舒展的眉头此时也皱着,一副努力忍受的模样,倒是魏琛从未在床事上见过的叶修。魏琛突然觉得心里腾地烧起一把火,热得他不断地加重力度、加快速度。

席梦思小幅地跟着弹动,叶修的手按在魏琛支在他身侧的手臂上,抬起腰身,嘴里斥道:“你吃药了?”

魏琛暧昧地笑笑,也不撑着身体,直接俯身下去抱住叶修,他逮着叶修的耳垂吸吮,“有你还用吃药?”他快到了,这时候也只说了两句就无暇调侃。他们两双手扣着彼此,身体大幅地耸动着,没一会儿就听魏琛低低地压着嗓子叹了一声。

“我还没好呢。”叶修处在个尴尬的阶段,只好提醒。

魏琛拿过旁边剩下的那个套,食指和拇指捏着甩了甩,“这不还有一个吗。”他扶起叶修:“走走,一边洗一边来。”

叶修龇牙咧嘴地爬起来,魏琛在旁边扶着他腰,两人黏黏糊糊地往浴室去了。

至于第二天比赛的时候叶领队全程坐立不安的情况,倒是因为这场比赛的重要性而被群众理解并忽视了。

 

评论(6)

热度(32)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