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第十一年的风和雨5【魏叶/日常】

第五章

1.

出线的这一场,中国国家队打得并不轻松。

魏琛跟着兴欣坐在观众席上,眼神直往场内坐着的叶修身上瞟,试图看清楚他是什么样的神色。这是中国队所在的小组最后一场比赛,压力和关注度都是空前的。兴欣是自己买的入场券,自然坐得不近,魏琛哪怕是用望远镜去看,也仍然只能看到叶修那颗表达不出任何情绪的后脑勺。

团队赛的胶着战况谁都能看得出来,原本在微博上刷得凶的陈果也放下手机,唐柔握住她发凉的手,也只能说出“别紧张”的安慰之词。

没有人不紧张,这场比赛是中国队小组出线的最后希望。

魏琛的拳头捏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在“荣耀”二字出现在中国队屏幕上的时候才松开。他活动活动手指,觉得手心有点疼。

紧接着他听到旁边的陈果率先尖叫起来。

这里是苏黎世,本来就是北欧城市,来的人多数是对手的粉丝,一场小组赛,远渡重洋的中国人显然是少的,就显得陈果这样的中国粉丝尤为突出起来。她叫了几秒,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的声音不大,顿时就少了点气势。

陈果往自己旁边看去,还没出声就被猛然站起来的魏琛吓了一跳。

魏琛挥着手里买的两根充气棍,相互撞在一起发出砰砰的声响,嘴里高喊着中国队万岁,卖力得破了音,在场子里显得特别的突兀。陈果愣愣地看了他两秒,倒是唐柔也跟着叫起来。观众席的其他几个角落很快也出现了主动带节奏的人,场内原本散乱的喝彩声才渐渐整齐统一。魏琛拼了命似的敲着充气棒,一把本就低沉的烟嗓更是破得不成样,陈果一边跟着喊一边忍不住想笑。

坐在场内的叶修这时候站起身,一边鼓着掌一边等待从封闭的房间里走出来的队友们。听到场内声音不大但整齐得很的口号声,他似乎有所觉察地往后看去。魏琛突然加快了手上敲击的节奏,口号是越喊越快,他看到视野里小小的叶修转过头,后脑勺被模糊的五官代替。他不能确认叶修能不能看到他,但叶修向观众席挥手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几乎要冲破胸膛。

——仿佛每一次看有他的比赛,都会更喜欢他一点。

口号快到已经吐字不清,魏琛索性大声吼了出来。

 

2.

“你说你,”叶修的手指点了点魏琛的嘴唇,“一个小组赛就让你喊成这样,后面夺冠的时候你是不是得当场晕过去才行啊?”

魏琛叼住叶修的指尖,嘴角翘得高高的,舌尖也不老实地舔着叶修的指腹。

“少来。”叶修笑骂着把手指抽出来,一看沾了点唾液,也没多想就往魏琛肩膀上蹭了蹭。

“唉唉!”魏琛一边躲开一边哑着嗓子叫唤了两声,只可惜那嗓音糙得如同砂带,反而多了几分滑稽来。叶修的手指如影随形地跟上来,最后还是落在魏琛的衣服上,“干什么呀你!老子特意换的新衣服!”

叶修转身到行李里掏出一小包金嗓子,丢到魏琛手里,“新衣服?”他问,“贵吗?”

魏琛撇撇嘴含了一颗,不忘吹嘘衣服的价格:“两万六,你说贵不贵?”

“嘁,”叶修一眼识破,“你就吹吧,我看抹三个零还差不多。”

“合着就26啊?26点个菜都不够!”

叶修的眼睛上下扫了扫,“行吧,时间还早,街上逛逛去?”

魏琛一瞪眼:“嗬,难得啊,叶修大大要逛街了!”话音刚落就被叶修一手糊了脸,一个不稳栽到床上,用那嘶哑的破锣嗓子鬼叫了一声,笑嘻嘻地又黏上来。

“我妈叫我给带点东西。”叶修如是说。

 

3.

“大老远的,带巧克力啊?”魏琛看着放在冰柜里排列整齐的各式巧克力,有些不以为然地问。

“我妈说这儿巧克力好。”叶修站在柜台前面,指着冰柜跟服务员强行蹦了几个英文单词,手上比划了两下,大意是每种来两个。冰柜里种类实在不少,这样每种都买完全不挑的客户其实不多,倒让服务员愣了一下。

“能有多好……”魏琛向来对这些不太感兴趣,自然也不是很了解。

叶修刷了卡,站在一边看服务员装盒,顺手把单据塞给魏琛:“就这么好。”

魏琛一低头,被单据上的数字吓了一跳:“你买了多少啊?这么贵!”再一看叶修手里提着四五大盒,仍觉得有些不值:“这么点小零食。”

“我看你代可可脂的假巧克力吃多了才觉得这东西便宜。”叶修拽了魏琛一把,两人穿过排队的人群,才出了店门。

“哎,你妈爱吃巧克力?”魏琛突然想起来,莫名有种想讨丈母娘欢心的心态,态度突然温柔得很。

叶修斜眼看了看魏琛:“还行。”他说,“估计是买来送人。她也吃不了这么多。”

魏琛点点头:“倒也是。”

“你想买点什么?”叶修抬起头看着班霍夫大街上一个个看着就价格不菲的店面招牌,随口问道,“衣服?”

魏琛跟着抬头看看这些店招牌,除了些已经在中国名声响亮无比、诸如路易威登或是乔治阿玛尼的牌子外,他也并不能认出什么品牌,索性把叶修手里的巧克力拎到自己手上,再牵了他的手慢悠悠地压马路。

这种想牵手就牵手的感觉,的确畅快。

魏琛在国内从来不敢,就是揽肩膀都有点莫名的心虚。这会儿置身一个早早就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国度,莫名觉得那些以往不敢做或者不必做的动作,都想拿出来大摇大摆地做一遍,恨不得揪着个路人就把两人的关系说一遍。

叶修倒是坦然得很,魏琛带着细微汗湿的手伸过来的时候他就不闪不避,反而迎上去,两人的掌心贴在一起,十指扣在一起,动作自然流畅,好像练了很多年似的。

魏琛牵到小手的那一刻感觉心里那根小羽毛又开始挠他,痒得不像话。偏叶修是个不能安分的,十指相扣不算,那根搭在他手背上的大拇指意有所指地摩挲着,直从手背痒到心里。魏琛给撩得不行,扭头瞪了叶修一眼,结果被叶修怼过来一张嘲讽的笑脸,一口气噎个不上不下,心里暗自发誓回去就操翻他。

他扭头瞄到经过的一间店铺。里面没什么人,就是两三个晃来晃去的店员,时不时整理这店里的衣服和配饰的摆放。

这是间西服店。

魏琛不认识那个店招牌,因此也并不知道这些衣服有多贵,只想着自己口袋里不差钱,身价五千万几件衣服还是买得起,拽着叶修就往店里走。

叶修懒懒地跟着,随手翻了翻挂着的成衣,突然觉得好像在自己弟弟身上看过这个牌子的衣服,心里料想这店里东西便宜不了。

魏琛兴冲冲地拿起一件浅棕格纹的西装,仔细看了下型号,抬手就往叶修身上比划,嘴里还振振有词道:“这个好。”

叶修挑起眉毛:“哪儿好?”

“够骚。”魏琛挤眉弄眼道。

叶修踢了他一脚。魏琛只好把手里的这套依依不舍地放下,转身又拿了件天鹅绒的,破锣嗓子又发声了:“哎哎这个也骚。”

“你脑子里就剩骚了?”叶修倒是对纯色更感兴趣些。

魏琛板起脸:“适合你的气质。”他把叶修朝向纯色区域的身体掰过来,“那边明显是你那倒霉弟弟的风格,你不用看。”他说,“还没到我讨好他的时候呢。”

叶修给逗笑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西装穿得绑得很,不买了。”

“啧,听老夫一言,”魏琛粗着嗓子,把手里拿着的另一套深棕格纹呢子款往叶修手里一塞,把他往店员面前一推,口音蹩脚地说:“He王吐踹。”

叶修给他磨得没脾气,看他还要再拿几件,顿时乖乖进试衣间去了。

 

——————————

我们叶叶是最骚的(bushi)

就是莫名觉得格纹西装敲好看,适合叶修这种超撩的人

评论(3)

热度(38)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