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对不起,刚刚因为lof贴图出了问题,重发一次。

某些小姑娘们嘴巴里不干不净的说话不饶人,我是不想忍了。

这个全是槽点。关于自己开不出车就觉得别人的车脏,请看以下。

林秦圈里越来越多的肉、R18、PWP,甜系可爱系幻想系题材开辟已经几近完成,重复性的R18和PWP越来越多,在一方面感叹并感恩写手产出的同时,我仍想在这里表达一下观点。

首先,色/情文学的确是文学一大分支,且常常因为其相关人最初本能的冲动而广受关注与热爱,但是!它只不过是众多表意表情的方式之一!PWP的确是plot what plot,没有剧情的东西,但是PWP不是affection what affection,感情仍然是一种核心,如果只是想表达两个人之间单纯的肉欲,毫无感情以及今后也不会有感情,那么它就不能够被称之为一篇CP文,因为这两人在不在一起都无所谓,反正也都是解决生理需要不是吗?

肉,不过是文手选择注解一对CP之间的感情的一个快速而高效的方式,也就是说,同样是表意传情,肉,比甜饼,比剧情更加的直接、更加没有朦胧之美。同样的文笔,在非大师级别的情况下,仍然是甜饼和剧情在文学上更加有价值。此为其一。

其二,没有任何一种文学形式应该被人极力推荐赞赏,也没有任何一种文学形式应该被人极力贬低。所以,停下所谓的“自己开不出车就不该觉得别人开的车脏”,你他妈自己开出来的是垃圾车还怪我开不出车?那是不是我很会开车你就觉得我有一争之力呢?

其三,在圈里混,不是靠嘴巴喷粪就能占理的,麻烦在评论栏里点击“评论”之前,给自己截个图,隔两分钟看看,试着当着你养育了你十几二十年的爸妈的面把它们读出来,看看它是否符合你的家教,你的修养,看看你身为一个有着正常语言中枢系统的人类能不能在这样的文明社会里把这种恶心的文字随意地安插在一个你并不认识的陌生人身上。

有些事情,身为人类就应当有这个能力去管控去压抑,如果你觉得网络是一个你可以随意倾倒负能量和恶意谩骂的地方,那或许是你的人格和品性缺失的厉害。 我再说一句,如果是没见过世面,那就大方承认,回去反省一下被拥趸的那些人的所谓文笔,值不值得你押上自己的审美志趣大声赞赏。

 

第二,关于没谈过恋爱能不能写男男恋爱小说。

如果什么都要有直接经验的话,那你怎么不要求所有的文手都该是男的?我们谈恋爱就是BG,顶多GL,那我们没资格写BL咯?什么鬼逻辑。

 

第三,有人物原型的同人该不该被当做全架空看。

你知道为什么会被提出这一点来撕吗?那是因为文章本身已经三观很不正了,如果是纯二次元,还能勉强以圈地自萌来安慰自己,但是牵涉到了三次,尤其是法秦这种题材、这种作品,就要比纯二次多一层顾忌,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个角色存在,真的有相似的故事,所有的前提里都多了一个“真”字,因此在动笔前就要想好,你写的肉,合不合适在这种作品里被摆出来。不过这句话各人看法不一,至今并无定论,就算不是错的,那也不是对的,灰色地带的问题不要拿出来作为证据指责他人。

第四,遣词造句。

您的措辞让我连码出来都觉得脏,如果对方也是这样说您的,麻烦把截图亮出来。这种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能用的吗?或者说是个文明的人类该用的吗?哪怕是个粗俗的男人说这句话,也仍然会让人觉得恶心。我是不懂为什么人的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笔下能写出这样的字。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最后,平生最讨厌人啧啧,没理由。

 

 

——————————————————————

常言鸡肋食之无用,弃之可惜。

当林秦陪了我入三次CP圈以来的第一个半年的今天,我忽然发现,无论是我对于林秦这个圈子,还是林秦圈对于我自己,都在成为鸡肋的路上高歌猛进。

可能曾经在林秦认识我的朋友,如今已经所剩无几。Tag热度已经是8000+的这个圈子,也不再是当初我曾经那样痴迷和疯狂的地方。

很感谢林秦让我体会到了在热圈被娇宠的感觉,让我知道了我的一篇卖弄文字的无聊文章也能有三位数的热度,而这些是当年在冷圈里抱团取暖的时候所不曾体会到的美好。

我试图去珍惜这一切,但人的感情往往是很难控制的。我常恨自己如此的感性,不能从一些让人怨愤的话语评论和观点之中及时抽身,不能在看到它们之后仍然面不改色,不能在看到这样的氛围这样的林秦的时候,还委屈自己留下来。

近两个月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离开,但我尝试着逼迫自己,写一些东西来回馈认识我的、喜欢过我的人,可当我发现我曾经倾注热血和爱的那些文字已经不再具有当初的热度, 当我发现我一直以为的等待不过是无用的强留,我突然之间就意识到——

我该走了。

早在几个月前,我就该走了。

很抱歉我选择以这样一种激愤而丑陋的方式离开,在老友的眼中或许显得歇斯底里,在新人的眼中,恐怕会有“那人好像条狗”的调侃之意。圈子里,有过朋友,也有过少数的敌人,有过快乐有过痛苦,当我扪心自问我该不该套上一个勉强自己的金箍时,我很无能地选择了放弃。

我选择成为一个在冷圈中顾自挣扎,在文章下方不到20的热度里寻找快乐,选择在一个单纯的、充满随时会饿死的恐惧的小圈子里默默产粮的透明。

我选择去无人的风景里、孤凉的月色里、如血的残阳里,打马上前,从此之后,山长水阔,再无阻滞。

 

朋友,江湖不见。

评论(54)

热度(16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