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乔】东厨情事1

东厨情事

又名:微草五星大酒店与对门兴欣私房菜馆的恩怨情仇

Summary: 一个误入西餐歧途的杭帮菜小天才碰上老奸巨猾的上届厨神,复兴一间没落多年的杭帮菜馆并抽空在(ban)厨(gong)房(shi)恋爱的故事。

 

源自于笔者抽风之作

大量OOC请注意

大结局将在5月29日参与叶乔24小时活动,届时放出完整版,方便各位观看

 

第一章

魏琛特意把自己收拾了一下,一手搀着从自家兄弟那里拐来的清秀妹子,脖子上戴着条重重的大金链,穿了一件夏威夷风格的花衬衫和北京胡同口风格的大裤衩,大摇大摆地在微草大酒店擦得锃亮仿佛能照见人影的大理石地面上跺了两脚。他身旁站着的女孩敬业地跟着把自己的细高跟鞋在地上敲了两下,发出更加响亮的声音。

站在前台的服务员立刻挺直了脊背,粗跟的方头高跟鞋沉稳地踩在大理石砖上,只消几步便站在两人面前,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手里抱着两本厚厚的菜单,几不可闻地清了清嗓子。她声音有些甜,但听起来也不至于太年轻,着实让人舒服,是个做大堂的料。

“您两位?”服务员问。

魏琛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她穿的深墨绿套装裙很好看,被旁边的女孩儿掐了一把,才猛然想起,装作无意地点着头,“对。”

服务员似乎没看出魏琛打量她的眼神,稳稳地站在那儿,又问道:“有预定吗?”

旁边的女孩儿摇摇头,“没有。”她跟着又问道:“有包间吗?”

“什么,两人的吗?”服务员扫了一眼两人相携的手,遗憾地摇摇头,“抱歉,正是饭点儿,今天包间已经预订完了。”她补充道,“您是用中餐还是西餐?”

“西餐吧。”女孩儿抢先道,“我想尝尝西餐。”

魏琛还想往中餐大堂去,却被一把拽走了。

桌布是棉麻的,中间横着一块绘着草绿图案的桌旗,压着一个插着玫瑰的花瓶。餐具都是定制的,餐桌上方悬着一盏精致的水晶灯。魏琛正巧坐在窗边,能看到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对面不起眼的小巷子里盈盈闪着光的兴欣私房菜馆门口的破灯笼。

女孩儿坐在魏琛对面,点了份黑椒汁的三成熟肉眼牛排。魏琛听到三成熟的时候整个人抖了抖,低头看了两眼菜谱,随手指了一份T骨,坚称要熟到至少七成。

前菜和餐前酒用完之后只稍待了几分钟牛排就上了。女孩熟练地使着刀叉,坐姿优雅地切开仍带血色的牛排,闭着眼一副陶醉表情。魏琛抬头看看走远的服务员,手拍了拍桌子:“哎哎,行了啊,我们过来尝菜的,你别一副公费吃喝的样子。”他问道:“怎么样?什么味儿?”

女孩儿一脸扫兴,切了一块丢进魏琛的盘子里,“自己尝呗。”

魏琛对半生不熟的玩意儿有点抵触,但为了任务,只能硬着头皮咽。牛肉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腥气,肉汁肥嫩,由于咀嚼从纤维中挤出的肉汁带着些鲜甜的味道,混着有些许辣味的黑椒汁,以及被煎得略有些发脆的脂肪,从口感到味道都是复杂而丰满的。他再尝自己的,虽是七分但肉质并不柴,虽然没有三分熟且高脂肪的肉眼牛排嫩,但T骨两边两种肉质都能尝到,也算是很让人满足的事情。

魏琛有点喜欢这盘牛排,但是心里又有些不愿承认。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与微草都不是什么好关系,明着暗着都得损一损才对。但东西又是好东西,有些损不出口,只好沉默以对。

两人吃饭的速度都不慢,不一会儿也就把食物扫空。魏琛没吃甜品,就让给对面的姑娘,他自己扭头看着远处的兴欣,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怎么样?”

女孩儿高声回答道:“超好吃!”

叶修笑笑,把手里的烟弹了弹,抖落一截烟灰,转了视线看魏琛,“你觉得呢?”

魏琛摇头:“西餐咱别搞了。”他提议,“除了你咱们这里还有谁会啊。”

叶修附和道:“对对对,你说得对,小唐啊,打他这有眼无珠的。”他说完,站在后面的唐柔就轻声笑开,倒是没追究。

“你觉得做不过他们?”叶修问了,却没等魏琛回答,“他们家京帮菜起家,有了钱才请的外籍厨师做西餐,又派了学徒跟着学,非要说西餐水平,不一定就有你老本家好。”

魏琛听到蓝雨就有点骄傲,挺了挺胸扬起下巴,还没说话就被叶修一巴掌拍在肚子上:“那儿也不是你的天下了,嘴上歇歇吧。”

叶修从铺着白色塑料桌布的桌子上跳下来,桌布依依不舍地黏在他的屁股上,被他那一双漂亮白净的手扯开。

从后厨蹦蹦跳跳拖着两盘冒着热气的菜冲出来的包荣兴高声叫唤道:“快来尝尝我新开发的菜!”

叶修低头凑近,嗅了嗅味道:“嚯,挺香啊?”他指着菜问:“什么呀这是?”

包荣兴骄傲地说道:“改良版仰望星空派!”

桌边正在尝菜的陈果放下筷子冲进了厕所。

 

不知不觉被同行试探了一番的微草此时气氛倒是不大好。

客人散得差不多了,后厨已经开始收拾灶台和厨具,角落里坐在比小腿短半截的小凳子上给第二天的食材做准备的乔一帆如同一只影子,匆匆忙忙的后厨里没人注意到他。厨房门口一声招呼,说是开饭了,乔一帆却被繁重的备菜工作牵绊,想着晚上半刻也没关系,待到出门的领菜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分光了。大概是由于他太没存在感,晚饭经常是被遗忘的那个。

他叹了口气,去找最后一份希望——他的挚友高英杰。

“手肘再放低些。”乔一帆站在门外,听着里面主厨王杰希的声音,“别紧张英杰,放松些。”那是乔一帆从未听过的语气,里面带着期许和欣慰,“明天你就试着上手吧。”

乔一帆只听到这半句。

他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嫉妒吧,倒也谈不上,欣慰吧,心里仍然是有些难受的。他的挚友,是主厨副手,是他们这群学徒里最有天赋的人,可以学习最正统的京菜,可以接受大主厨王杰希的亲自指导,甚至是夜晚的加课补习,而他乔一帆,被发配到一个年轻的西餐厨师手下,做副厨的副手的副手,平日里只能自己摸索,还得承担起西餐厨房的清洁工作。而在他还在跟备菜和锅碗斗争的时候,他的朋友,已经把他远远地甩下,即将成为一名正式的、可以着手主厨菜的厨师。

他有些忍不住,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让他觉得自己与朋友的距离被拉得极远,让他拍马也赶不上。更何况他仍然是个连牛排的调味也做不好的西餐菜鸟厨师罢了。

乔一帆挫败极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厨房,看着外面的员工餐桌上空空的饭碗,突然生出一股劲来。他快步冲出了微草的大门,不管不顾地闯了红灯,钻进对面人烟稀少的小巷里。

一盏暖黄色的古朴灯笼挂在门楣,长长的穗子随着风飘舞,灯笼上描着一支写意的红梅,枝干却是遒劲,笔锋险峻,显出些锋芒来。乔一帆眯起眼睛去看那上面细小的落款,之间那上面只改了一个红色的小章,被灯笼里的灯光衬得不大清晰,挂的又高,实在难以辨别。门上挂着块儿透着江南风格的木质牌匾,顶上两盏暖色的小射灯把凹刻描金的六个字照得清晰可辨。那字笔锋有力,字体诡谲——兴欣私房菜馆,旁边落款仍是一枚红色的小章,上边清晰的一个“叶”字。

乔一帆被冷风一吹,出了些汗的身体随之抖了两下,他骤然听见自己的肚子叫了一声,声音响得叫人尴尬。随即风里挟了一股呛人的烟味,他的视线从牌匾上移下来,看见有个身形瘦削的男人倚靠着门口一只表情滑稽的劣质石狮子,嘴里叼了根烟。

乔一帆动了动脚,在地上擦出些细小的声音。那男人突然转过头来,那张清俊却有些没精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来。

“哟。”那人咬着烟嘴,“一个人呐?”

乔一帆愣愣地点头。

“这么晚了,饿不饿?”那人踱着步朝他走过来,脚上蹬着的那双布拖鞋踩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像是飘过来的一样。他走近了,烟尾橙红的火光让他的表情显得温软柔和。

紧接着乔一帆闻到他身上还未散去的一点点油烟味,以及随风飘过的烟味,综合起来实在不好闻。他紧紧抿着唇,再一次点了头。

于是他听到那个人一声带着烟嗓的沙哑和低沉的笑声,伴着一句随意而亲和的邀请:“进来坐坐吧。”


评论(4)

热度(86)

  • 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p>湚饭
  • p>湚饭
  • 湚饭href="http://qianmianwei.lofter.com/" title="千面唯 - 05/03 10:48">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懒昷死
    懒昷死 懒昷死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餐泡芙
  • 餐泡芙
  • 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御小
  • 御小
  • 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棱镜
  • >棱镜
  • 棱镜href="http://qianmianwei.lofter.com/" title="千面唯 - 05/03 10:48">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斡䵶
  • 斡䵶
  • 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幽栜栜
  • 幽栜栜
  • 千面唯 很喜欢此文字
  • 幽栜栜
  • 幽栜栜
  • 种了了了了了个子 推荐了此文字
  • 隀”喂
  • 隀”喂
  • 千面唯tent req.nk.pare_ke" ; ="ar load:= do;tnt.-align: ter; re/L0tuMk.nete>的....lofteruici21:55">无解tent' + offset)ke" ; ="tnt.-align: ter; ree; .more_notes_www.aineuicisOVBonc k="nk.p"nctitle">(!_e.s,color:tra,50)> ref="# ' + offset)">#东查隀多hrefuici21:55">
    nnerHTML = notes.innerHTM"link1">热度&n56823 n ? "lins"># tent__n ? _permalink__">«li ”.lotrss=>hrefui class="ca> nnerHTML = notes.innerHTM"link1">热度&61e1b6 nnt."lins"># tent__nnt._permalink__">li倝.lotrss=>»hrefui class="c - 10/2 class="ui class=" fov> class="noteteareativeCopyrass=">©.lofter.
    "> 芥otehref=| Powered by OVBodTNZeGxjSmJKwwwar">
    ">LOph.Rhref - 10/2 cla - 10/2 cla - 10/2 - 10/2 otes?posd('noteThultveC{'Im_mwloa et,':lBubb,'CcType':1,C xt_e.ca:'©h" cla 芥ote'};.locript> otes?po sh="100%" hel.bst.1e"c"> otes?po sh="100%" hearalytics.163class s.js= type=" xt/j05/ocriptte locript>otes?pos_ s_naccveC' class';try{"> otes?po>!!wi_gaqveC_gaqv [];_gaq.push(['_ Account UA-36007899-1'],['_ LocalGifPath /UA-36007899-1/__utm.gif'],['_ LocalRmorteSere_rM.ge']);_gaq.push(['_ DomainName class="no']);_gaq.push(['_trackP_mwvass']);(q=new XMLH { !!wigaveCloaded) { efault ?('ocript iga.typeveC' xt/j05/ocript' iga.asyncveCndow.iga.sh=veC'lofter.wr.da5"> cl otes?po type=' xt/j05/ocript' sh="'lofter.l.bst.1e"c"> cl otes?po type=' xt/j05/ocript'>P( cla.w.g').+oitP_mw="atoSl (loaded) {body,{} } locript> otes?po type=' xt/j05/ocript'>d('noted_mw ref=ndow. locript>iv><"co lof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