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乔】东厨情事2

Summary: 一个误入西餐歧途的杭帮菜小天才碰上老奸巨猾的上届厨神,复兴一间没落多年的杭帮菜馆并抽空在(ban)厨(gong)房(shi)恋爱的故事。

前情:第一章 

 

第二章

微草大酒店在街对面红火了许多年,乔一帆做学徒也做了许多年,却从来不知道这家叫兴欣的小菜馆。

这里地方不大,门口竖着一扇绢纱的屏风,由于是充作玄关、体积过大,选的是印花的山水图。他跟着那人绕过屏风就见一览无余的大堂和围了大堂一圈的包厢,角落里还有通往楼上的狭窄楼梯。店内装饰是很典型的中式,而且风格更偏向南方而非京城风格。乍一眼看去,这间菜馆还是雅致的,只是一张张铺在桌上的白色塑料桌布实在是煞风景得很,让人想起夜市里不太干净的大排档。

乔一帆有些拘谨地挑了张方桌坐下,那人从前台拿了本装帧毫无档次的菜单摆在他面前的桌上,说:“看看吧,想吃点什么。”

他低下头,看着菜单上极为便宜的菜价,突然想起自己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钱包。他下意识摸了摸口袋。

“没带钱?”那人看到了他的动作。

乔一帆从口袋里急急忙忙地掏出十多块零钱,钢镚敲在塑料桌布上发出几声闷响。

那人瞄了一眼,“那只够吃炒饭了。”说完,他纤长漂亮的手指翻过菜单,直接展开到最后几页,上面寥寥的几行字,写着几款随处可见的炒饭名字,后面的标价最高也不过是十八,着实便宜。

乔一帆摸着手里的十七块钱,指着菜单上第四排的小字对那人说道:“就这个吧,麻烦你了。”

那人看着乔一帆的指尖笑了一声,懒洋洋地收走了菜单,拖着步子往厨房走:“知道了。”

厨房的入口处与大门相对地放了一座屏风,同样的印花绢纱,印了一幅西湖烟雨的水墨画,隐隐绰绰的看到那人的身影消失在屏风之后,紧接着厨房响起一阵开火时常有的嗡嗡声,坐在角落吃着宵夜的几个人习以为常地不予理会,仍小声地聊着天。

几分钟后乔一帆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只觉得肚子叫得震天响,他不好意思地捂住腹部,眼神不住地往另外那桌飘,生怕他们听到自己这点儿尴尬的声响。他越是尴尬越是饿得慌,在厨房忙了一整天,中午就没吃上几口,晚饭更是直接错过,此时已经是饥肠辘辘,闻见什么都觉得是美味。

因而当他听到厨房的门吱呀着打开,听到一串慢悠悠的懒散脚步声的时候,他已经几乎忍到了极限。

“我靠!”角落原本正吃饭的一人突然吼出声,“叶修你要不要脸?!拿我好不容易泡好的腊味儿又做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扎着马尾辫的女人扬起巴掌狠狠拍在他背上:“没看见有客人啊!”

乔一帆有点愣,半晌才明白那不是来吃宵夜的客人而是正在聚餐的工作人员。他没吃上饭,仍然有些迟钝,还来不及理清楚这段简短对话里透露的信息,就闻到一股香到不可思议的味道。

瓷盘落在桌面的声音很闷,不像微草上菜时与玻璃转盘敲击发出的那样清脆。筷子只是普通的木筷,尾端没有漂亮的银色装饰,朴素而简陋,却出乎意料的安心。瓷盘使用的是最简朴老套的款式,一份只卖十五块的饭比微草四十一碗的份量还大了不少,摆盘显得毫无讲究,只是直接堆在盘子上。盘子边缘放了一只瓷勺,倒扣着正巧摆在乔一帆左手边。

“吃吧。”那人说,“吃完结账。”

他说完就往员工那桌走,拉开一把椅子就坐下埋头吃了起来。

乔一帆看着面前的这盘炒饭,莫名地挺直了脊背。

米饭油亮,形状细长,的确是炒饭常用的香米,即使翻炒时裹了一些蛋液也仍然粒粒分明。油不是很多,可以说正好,不至于积在盘底。混在米饭之中的深褐色腊肠粒和腊肉碎分布均匀,青绿的蒜苗切成半厘米的小段,细小的几乎不可见的胡萝卜丝埋在被炒至金黄的饭粒之中。从外观上来说这盘炒饭哪怕放在微草也已经是及格以上的水平了。再说口感,米饭油润,没有香米常有的粗糙感,反而有近似于大米的质地,却又保留了香米的特别味道,混杂的蔬菜没有抢走米饭的风头,但各自保持了最佳的口感,在香米软润之余也尝得到蔬菜的鲜脆。腊味的使用不如微草的繁多,只保留了最经典的腊肠和腊肉,即使已经切到细碎,仍能尝到其中溢出的一股甜香的酒味,表明其正宗广式腊味的身份。比起蔬菜的爽脆,腊味的口感显得鲜弹有力,在嚼不动和太过酥烂之间保持了最完美的程度。至于调味,更是恰到好处,既不压过腊味自带的口味,也不抢鲜蔬自身的清甜,但仍可说是食之有味。

他大抵是饿得快疯了,没几分钟就吃了大半。盘子太浅,他只能用筷子拨进勺子里,才能避免捧着盘子进食的糟糕吃相。

乔一帆很久没吃这样的食物。

微草由于是那样档次的酒店,员工餐常常是自助餐厅每日剩余下来的菜式,大鱼大肉吃得太过习惯,偶尔也腻得很。微草讲求的是精致和正统,在调味上、口感上,乃至摆盘上都精益求精,力求一种从上桌以后就扑面而来的高级感。哪怕是员工餐,也逃不过这个怪圈。像这样一盘从任何角度而言都显得比金碧辉煌的微草来得粗糙且廉价的炒饭,突然让乔一帆感受到了一种突如其来的亲切感。

他的筷子越拨越快,几乎来不及再细细品尝味道——他想起的都是学厨前父母的期望、学厨后种种的挫败,他如同邯郸学步,回首间已然忘记了第一次给父母做饭时的骄傲和感动,忘记了那时的自己,正是因为天赋,才被送到各处学厨。而几年过去,他却卑微得如同一颗被投进深海的小石子,连一声响都发不出来。

“哎哎,叶修,你那小客人不会噎着吧?”刚刚抱怨腊味被用的那人捅了捅身边埋头吃饭的叶修,“包子,给人倒杯水。”他又招呼一旁染了一头杀马特发色而发型却规规矩矩的包荣兴。

“得令!”包荣兴站起身,拿软乎乎的塑料一次性杯子接了点凉水,往乔一帆桌前走。

乔一帆把最后两口塞进嘴里,把手里捏着的十七块啪地一声拍在桌上,紧接着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抓着袖子在脸上蹭了一下,没等包荣兴把水杯放下,他就起身冲了出去。

叶修正好也吃得差不多,踱步过来收餐盘,一看乔一帆多付了两块钱,捏着俩钢镚往外追。他看见乔一帆过了街,于是也跟了上去。

“喂,等等。”叶修出声叫住乔一帆。

乔一帆站在微草大酒店的正门口,猛然回过头。他背后华美的灯光和玻璃旋转门反射的光芒照在他面前这人的脸上。他依稀记得兴欣的员工喊他“叶修”。

“什么事?”乔一帆故作镇定地问。

叶修看着他愣了一下,才朝他摊开手掌。

乔一帆看见叶修的掌心躺着两枚一元的硬币,他原本莹白的手被灯光晕出暖色。乔一帆愣愣地看着叶修带着浅笑的脸,喏喏地把硬币收下,慌乱地转身要走。

“等等。”叶修再一次叫住他,“把你的脸擦擦。”

乔一帆一愣。

“免得到时候你的大主厨埋怨我欺负你。”叶修笑说,说完便转身过街回去了。

乔一帆目送叶修的身影在路灯和霓虹灯中模糊,最后隐没在夜色之中。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已经是一片湿润。

 

评论(12)

热度(6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