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叶乔】东厨情事 3

叶厨神身份揭晓

 

第三章

乔一帆的口袋里一直揣着两枚硬币。他的手指摩挲着它们,一双眼却盯着前面忙碌着的副厨的背影。那个背影略有些手忙脚乱,紧接着他喊了一声:“喷枪呢?”乔一帆突然从空泛而无谓的思索里抽身,快步上前,递了一把喷枪。蓝色的火焰对准了他面前的食材,肉的表面一层起了焦脆的壳,卖相好看极了。可乔一帆仍是心不在焉的。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分管他的上司骂他骂到口干舌燥,持续到员工午饭时间渐渐过去,持续到高英杰笑笑地凑过来跟他聊些有的没的小八卦。直到他接到父母的电话。

乔父的口气有些例行公事,但里面包含的关心却不会被故作矜持的话语掩盖。乔一帆沉默地听着,偶尔应上几句。

诸如“过得怎么样?”这样的问题,他几乎可以脸色不变地说出一套漂亮的谎话。其实也不算是说谎。他在微草过得,并不很差。至少工资足够养活自己,一日三餐也是公司包圆,主厨从不严苛对人,除了对高英杰多加照顾以外,是个几乎可以说是绝对公正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该觉得委屈,但还是忍不住。

“有没有学会什么新菜?”乔父笑着问道,“放假的时候回来给爸妈做点尝尝。”

乔一帆这一刻突然红了眼眶,他压低了声线,哑着嗓子敷衍道:“一定。”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话的人换成了母亲。知子莫若母,不过是几句对话,已经被母亲发现了端倪。

“怎么了儿子?”乔母换了个接电话的地方,下意识不让乔父听见,“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乔一帆屏息了几秒,突然哭了出来。他靠坐在洗手间的角落,旁边不远就是便池,他浑身蜷缩,不住地颤抖,狼狈至极。他说不出自己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也不想把这些琐碎而难过的事情告知母亲,只能不断地重复着“没有”“不委屈”之类的否认词汇,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深绿色的工作服沾上了一点水渍,显出近黑的墨色,由于动作的蜷缩导致它变得皱折不堪。他哭了个痛快,电话里的母亲也没有接话,更无安慰,只是认真地安静地听,乔一帆能听见那头清晰平缓的呼吸声,渐渐平复下来。

乔一帆说了再见,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厕所的门突然响了一声,紧接着被推开。乔一帆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把手机往口袋里揣,然后扑向洗手台打开水龙头,不断地往脸上泼水,企图给哭到通红的脸降温,至少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模样。

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听到进来的那个人站到了洗手台边。他紧张地用潮湿的手捂住自己同样潮湿的脸,不敢把手掌拿开。他听见那人的笑声,紧接着他的手腕被人握住,他试图睁开眼,却弄巧成拙地被水珠迷了眼,更是一阵酸涩,睁不开了。

“怎么搞的?”

乔一帆的手掌里被塞了一张纸,他慌忙地用纸擦干了脸,映入眼帘的是前几天刚刚见过的那个兴欣菜馆的厨师叶修。

叶修看着乔一帆的眼睛,良久又问道:“脸被油点炸到了?”

乔一帆摇头:“我是西餐部的。”

言下之意是被油灼伤的概率小得多。叶修听到这句倒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地应了声“哦”。

叶修伸手到水龙头下接水洗手,嘴里很是随意地问:“那天是王杰希叫你来的吗?”

乔一帆听到自家大主厨的名字顿时有些紧张,连忙否认说:“不是的,那天我没分到员工餐,临时找到兴欣的。”

叶修闻言点头:“猜到了,王杰希也没那么没下限。”

“你……认识王主厨?”乔一帆问得小心翼翼。因为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并不只是认识而已。

叶修笑笑:“认识,竞争对手嘛。”他顿了顿,“对了,你叫什么?”

“乔一帆。”他回答,“一帆风顺的一帆。”

叶修点头,转身推门离去。乔一帆在门合上的那一瞬看到了站在外面等着叶修的王杰希。

“你们这儿,够气派啊。”叶修拍拍王杰希的肩膀,“上两个菜尝尝?”

王杰希淡淡地回绝:“叶厨神舌头刁钻谁都知道,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叶修啧啧两声:“哎哟哟太小看自己啦!”他凑近了些,“我听老魏说你们西餐不错啊。”

王杰希挑起一边眉毛:“去过哪几个厅了?”

叶修掰了掰手指:“唔,基本都去过了。”他懒洋洋地斜靠在墙上,“底细我差不多知道了。咱们要不要来点合作啊?”

“合作就不必了。看到你似乎没受到被嘉世解雇的影响,作为后辈很为你高兴。”王杰希的语气里不大听得出高兴,“既然都看过了,我后面还有事。”

叶修表示理解地点头:“哎呀,我知道,被我不知不觉摸清状况确实是一件伤自尊的事,既然你要事遁我也不拦你啦,”他摆摆手,“快去快去。”他转过身朝着背后跟随的大堂经理笑道:“你要不要来我们兴欣啊?气氛很好的,没有微草这种大宅门式勾心斗角哦!”

王杰希否认:“没有勾心斗角。”

“啊……”叶修意有所指地拖长了尾音,“那是你不知道啊。”

叶修从洗手间出去之后乔一帆仍在里面站了好一会儿。他双手撑在洗手台面上,盯着面前镜子里狼狈的自己。

他所受的委屈,他所为之痛苦的事情,不是这些不公正的待遇,也不是被众人忽视的感觉,而是他开始意识到他在微草的这些日子,无非是在副厨的手下浪费生命、浪费天赋而已。他恨着自己的胆怯,惊觉自己的无能,他堪堪意识到这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有个痛快的了断。

而他如今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寻找一条更加适合自己的路。

晚间,食客渐渐散去,忙碌的厨房停了火。一群人收拾着台面上的仓库里的食材和不能继续使用的废料。乔一帆一如往常地跟高英杰一同打扫。

“一帆,我听说今天师父见了个老朋友。”高英杰手里拿着块抹布,仔细地清理着灶台的垃圾,“听说是前厨神呢。”

乔一帆听过这个称呼。几年前中央办过一场厨艺比赛,多是以饭店为单位参加,得奖的饭店的主厨被称为厨神。比赛连续办了几届,南方嘉世大饭店的主厨叶秋连着赢了三次,把嘉世一下子捧上国内餐饮业的王牌品牌,只是后来没多久叶秋就因为嘉世内部不合被解雇,从此也销声匿迹。那之后嘉世也一落千丈,甚至受到同行业不良商家的非法竞争,中了招,被爆出使用地沟油的事件,虽然之后终于正名,但名声不复从前,连股东也连着换了好几个。

“你是说叶秋吗?”乔一帆隐隐有些猜测。

高英杰点点头,“对啊,听说今天来的就是叶厨神。不过挺可惜的,我没见到。”他叹了口气,表示遗憾。

“但你今天可是第一次做了主厨菜啊!”乔一帆拍着高英杰的肩膀鼓励道,“以后说不定比叶厨神还厉害!”

高英杰笑起来:“你就别忽悠我了。”他突然神神秘秘地凑近乔一帆的耳边,“我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独家的!”

“什么呀什么呀?”

“叶秋大神啊,其实叫叶修。”

乔一帆睁大了眼睛,手指一僵,原本紧握的抹布掉在了地上。

 

评论(9)

热度(64)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