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期中期末定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不定期狂躁+不定期迷妹
三分钟热度
坑王一只

孤独终老6[露中公路文]

伊万把车停了下来。
他有一个习惯,只要条件允许,他会认真地观看每一场日出和每一场日落,停下手边的事情,就这样看着太阳在地平线的上下演绎生死。看日出是为了珍惜,看日落是为了警示。
今天的蓝天也一样那样的敞亮,没什么白云的遮挡,日出时的阳光并没有被切碎,而是一整片一整片地抛洒出来,那么豪气狂放。
伊万站在车边,倚靠着车门。自从踏上逃亡的路途,他就变得不那么好动,不再喜欢做一些曾经习惯的小动作,甚至保持一个姿势的时候就不愿再挪动,就那样一直定住,直到他的大脑指挥自己必须做下一个动作。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些零散的画面,叙述着当年的辉煌战绩,突然又回放起小时候那些和姐姐、妹妹笑闹的场景,偶尔是托里斯当年屈服时眼里隐隐的不甘,间或夹杂着被他杀死的人们的惨叫声。
全都在太阳照在身上的那瞬间粉碎。
他突然回过头看向车里的王耀,那张还十分苍白的脸沐浴着阳光,他想起王耀住着的那个蒙古包里灿烂的向日葵。
他觉得心里有些动摇,这让他觉得害怕,这是一种奇怪的恐惧,支使他掏出手枪打开车门,把枪口放在王耀的太阳穴旁,枪已经上了膛,他的手指搭在扳机上,难得地有些轻颤。
王耀的眉头皱了皱,大概是阳光在他眼皮上跃动叫他有些不适。
伊万心若擂鼓,那种心跳的力度强劲得叫他害怕。
一切都发生在沉默之中,安静得像意识流的自我对白,空阔得紧张异常。
王耀睁眼了。
“怎么了?”王耀干涩的嗓音从喉间磨出来。
他看见伊万靠他很近,表情还是那样冷冰冰的,一只手撑着椅子,一只手扶着方向盘,扭过身子来看他。这情状很莫名。
他是不是曾想杀了自己?王耀猜。
伊万就这样看了王耀一会儿,随后扭回去,一手松开手刹,没说一句话。
王耀的嘴唇动了动。
旅途总是这样的。充满了一言不合的冲突,以及莫名其妙的沉默。王耀没准备拿自己或是拿伊万做素材挑起什么话题,这不适合他们的关系。
明明就只有两拳的距离,却离得这样远。
“接下来怎么走?”伊万问。
前方的路出现了岔口,左右两条道。
“那要看你往哪里去。”王耀说道,他轻轻地清了嗓子,“往东的话,开阔些,人多些,往人群里藏起来也算是一条路。”
“往西呢?”
“车不好开,没什么人。”王耀把衣服紧了紧,“记得提前吃臧红花。”
话音未落,伊万已经做出了选择,“往西。”
“你真喜欢把自己关起来。”王耀撇嘴道。

 

亚瑟柯克兰的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击,一下一下,仿佛敲在阿尔弗雷德的心头。
“你觉得他会去哪里?”
阿尔弗雷德抬头往大屏幕上看去,“往西。”

亚瑟笑起来,“看来我们想的一样。”他扭头对旁边的人吩咐道,“从罗利纳提斯那里得到的坐标往西搜寻。得到消息先不要行动,等这里的指令。”

“是。”对方点头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下达命令了。

亚瑟两手撑着桌面,盯着面前那张被各种虚拟路线画得乱七八糟错综复杂的地图出神。

一杯热乎乎的用马克杯盛着的红茶递了过来,茶包还留在里面,显示着这是一杯多么简易而快速的红茶。

“休息一下吧。”阿尔弗雷德笑说。

亚瑟迟疑地接过马克杯。

阿尔弗雷德也端起一杯速溶咖啡,牛饮了几口,“他们跑不掉的。”他的语气显示他有多么自信。

亚瑟的视线从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移到手中的杯子里。蒸腾出的热气浅浅地熏着他的双眼,带着一丝温暖的香气。他眯了眯眼,随后轻笑了一声,低头把杯子送到唇边,轻轻吹了吹,然后抿了一口。

 

 

 

感觉这篇文有点向意识流的方向跑偏了……
救命,一定是听的bgm太意识流太忧郁的原因……
额,顺便说一下,这篇文的基调是抑郁的,因为呢,看标题啦!
我觉得吧,孤独,不一定是没人理不理人,也有可能是即使有一个深爱的人在身边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能交心,什么也不能揭开,什么也不能戳穿。觉得这样的孤独才是最让人心累的。
很多的激情都会在这样的孤独和过度神秘之中慢慢地磨灭。
这篇文我事先说好,应该是一个半开放结局,能够猜到,但却又觉得不想猜。想写一个让我自己都意犹未尽的故事。
不过今天写成这鬼样我实在是太难过了……完全不能想象我怎么写的……好难过啊……

评论(1)

热度(23)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