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醋芥陌

约稿及勾搭请加qq782276621
APH|全职高手|钢炼FA
专职司机
兼职剧情
文前OOC预警不代表真的OOC
留学党|长期消失
屌丝逆袭典型代表
三分钟热度
坑王

口腹之欲1【耀朝/美食/娱乐圈】

口腹之欲

CP:耀朝

娱乐圈/美食/深夜放毒系列

 

【壹】

王耀取了架上的斩骨刀,挽了个刀花往砧板上一磕,转身用漏勺捞了锅里焯了一遍水半熟的猪蹄膀。刚刚有些熟了的蹄膀吐了血水,撇去初汤的血花,表面泛了白的肉和有些透明起来的皮随着王耀甩在砧板上的动作上下轻微地颤了颤,热气像是白色丝绸一样往高处升腾,一时间雾气弥漫,几乎迷了王耀的眼。一股子原始的肉香味随着雾气四处乱窜,王耀提着手腕拎起斩骨刀,伸到水龙头下方两面冲了一下,接着抬手向半生半熟的蹄膀斩去。

骨头硬的很,奈何刀好,不算太容易却也并不困难,总算是在变温之前改刀成了小块,他拿过旁边准备好的砂锅,之前就已经用油和生姜擦过底部,丢了几颗轻轻拍过的蒜瓣儿。他把改刀好的蹄膀码进砂锅里,放了盐糖八角,转身又提了之前去了血花的初汤,只盛刚没过蹄膀的一点,盖了盖子之后先开了大火。

这是王耀在异国他乡度过的第六个年头,是他自己的生日。

他在这里生活的还算富裕,但习惯了精打细算,偶尔才会这样给自己开个大荤解馋。他擦了擦汗往出了厨房,靠在门边看着桌上正播放着阅兵式的电脑。

没错,有幸地,王耀和他的故土同一天过生日。他特意还买了些二锅头——这东西毕竟有些度数,平日里是不会喝的。今天半数用来喝,半数用来炖他的猪蹄。

上午十点多些,他忙着在炖品和阅兵式之间周旋,估摸着得到正午,东西才能吃得上嘴。

这个生日憋屈地挪到中午来过,是因为晚上是那劳什子的剧组聚会——作为制片人之一,他有必要出席。

他跟这个剧组的关系很有些意思。

王耀不算很有钱的人,但是个眼光独到的,自从来到好莱坞,就做起了各种各样的工作,他先是去演艺公司找了一份收入稳定的行政工作,之后用空余时间去不少剧组摸爬滚打,这些年来见多了好电影的剧组是何等样,也见多了烂片剧组的德行,积累了不少经验。两年半前他出手用自己全部的积蓄投资了一部小成本的爱情片,这片子没人看好,却一路高歌,光是票房就赚了不少,甚至因为带了些文艺片的特质,也得了几个电影节的提名。

这之后,王耀的事业就走了上坡路。

连着又有两次投资得了利,王耀原来那小小的钱夹一下子充盈起来,再做工作也有了底气,不过他还没有辞去之前的工作,只是不做行政,改了投资顾问。

看起来他的事业几乎是一帆风顺前途无量,只是工作得意,情场就得失意。

这个生日他孤家寡人。其实本不该如此,只是两年半前第一桶金不仅带来了他事业的发展,也给他带来了一个爱人。当初是看到那个男孩子澄澈透亮的蓝眼睛,一股子对演艺生涯的憧憬——正如当年刚刚踏入演艺圈的他自己,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动了心。通过不算太长时间的相处他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但这之后,那男孩就荒唐了些。大概是一下子被繁华冲昏了脑子,他陷入纸醉金迷的诱惑里难以自拔,人前还能保持矜持的新派偶像形象,人后就长出了花花肠子。

王耀恨他的不忠,却珍惜他们曾经最纯美的一年。

只是已经而立的王耀,逐渐失去了对阿尔弗雷德——他的爱人的吸引力,看,不过一个生日而已,说不来,也就不来了。

王耀叹了一口气,倚着门胡思乱想着,电脑屏幕上仿佛复制粘贴一般整齐的方阵踢着正步从镜头的左边走到右边,那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配合着厨房里被沸腾的水和热气顶起来的锅盖敲击声遥相呼应,顿时把王耀从文艺忧伤的小情怀里拽了出来。

王耀赶紧回了灶台边,手上裹了毛巾掀了砂锅盖。

顿时一股清淡的鲜香就从砂锅里喷薄出来。砂锅和铁锅高压锅都不一样,铁锅受热不均,高压锅则少了分慢炖才有的滋味。他弯了弯嘴角,拿了根筷子扎进蹄膀,手感顺畅而有弹性,他又旋了旋筷子,左右动了动,肉看着已经熟了。这次他挑了不是很肥的蹄膀,白花花的肥肉很少,大多是皮下正常量的脂肪,此时已经看起来不那么板,有些胶质化了,最上头那层猪皮才是精髓,由于刚刚的炖煮已经呈现出诱人的透明,白里透着肉粉,被筷子戳开的地方能够看到和皮下脂肪相连的地方的一层白色胶质,猪毛去得干净,皮上光滑干净,让人食指大动。不过王耀没准备吃白花花的大蹄膀,他倒了老抽,加了一点朋友帮忙带的红烧汁,又兑了些许白酒,最终他从橱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他小心翼翼的地捧着,宝贝的很——是黄冰糖,大块大块的而非简单的单晶冰糖。他拿了一块中等大小的砂锅里一丢,往蹄膀之间塞了塞,又倒了些初汤进去,盖上了盖子,调了小火,又站回门边等候。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揭了盖,用筷子把冰糖戳开,满意地看着蹄膀一点点染上酱油的红亮色泽,稍稍搅了搅又盖上了盖。这之后他每隔一会儿就查看一下,气味越来越香,留在砂锅里的汤汁越来越少,筷子戳进肉里的手感越发顺滑软糯,却是酥烂而肉质不散。

约摸又过了一个小时,阅兵式早已结束,王耀闻着从砂锅气孔里传出来的味道,觉得即使一个人过生日,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把隔热垫放在外面桌上,带上隔热手套,取了砂锅往桌上一放。桌边码了两支彩色的生日蜡烛,分别是三和二的形状。王耀把电脑拿开,郑重地坐下,一手端起手机,一手隆重地揭了盖。

热气和香气是极给面子的,轰轰烈烈地就从砂锅里涌出来,一下就从气势上盖过了旁边放着的一盘炒青菜,和刚盛的米饭的热气混合到一起去,带着浓烈的米香、肉香、酱香,一时间让人分不清鼻子里汇聚了多少味道。

这六年常常在外奔波,必须忍受那些不合胃口的食物,这会儿不知怎么的一股难言的感动和悲情突然就袭击了王耀,那股喷香的热气竟让他微红了眼圈,酸胀得睁不开眼。

他强打精神笑起来,把两支蜡烛插在一块蹄膀上,竟站得挺稳。他关上所有的门窗,拉上所有的窗帘,为自己点了蜡烛。他闭着眼许愿,却一时间不知道许什么愿望,愣了一下才在心里不停地为父母亲友祝福——他实在不知道为自己许些什么。

最后他想了一下,在心底念了一句:

我想今后的每一个生日都不会孤独地度过。

他睁眼,吹了蜡烛。一口吹灭,极顺利。他有些雀跃,开了灯之后打开手机拍了张照,加快速度往国内的微博上一发。

[祝自己生日快乐。]

发完之后他放下手机,拔了蜡烛,郑重地握着筷子伸向蹄膀。

“叩叩。”

煞风景的两声敲门声响起,王耀只好放下筷子,重新将砂锅盖上保温,起身去开门。

“谁?”他还是习惯性地这样问,那头犹犹豫豫地“呃”了一声,却是王耀熟悉的声音,只是突然一下想不起来,手下却没犹豫地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带着浓烈香味的连颜色也很艳丽的红玫瑰,大大的一捧,几乎将来人完全遮住。王耀抿了抿唇,他知道花是谁送的,只是送了他十分不喜欢的东西,也证明最近阿尔弗雷德已经全然玩疯了,忘了那些当年的默契。

抱着花的人调整了一下姿态,露出了一双祖母绿的眼。

那种颜色实在漂亮,饶是王耀也被那双眼惊艳了一把。

那人操着一口英式口音,微微弯了腰,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

“中午好。”他说,“呃,生日快乐,王先生。”他把花往前一递,王耀无所谓地接过来,就听他又说了一句,“这花是阿尔弗雷德送你的。”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今天有些事过不来,向你表示歉意并祝你生日快乐。”

王耀低眉看了看手里的花,扯了扯嘴角随手往门口玄关一摆,并没有收起来的意思。

“我记得你并不是花店的送货员吧,柯克兰先生。”王耀一笑,伸出手去。

柯克兰有些迟疑地看着完全不受重视的玫瑰花,握上王耀伸来的手。

“进来吃个午饭吧?”王耀心情还算不错,这时候就特别慷慨,扶了扶亚瑟的胳膊,示意他进门,又从鞋柜里挑了双拖鞋给他。

亚瑟柯克兰莫名其妙地进了门,转脸还看了看门口孤零零的花。

王耀注意到他的眼神,轻笑着说:“他若是这两天知道回来的话,这花房门口算是欢迎。”这话有些尖刻不友好,但身为阿尔弗雷德的经纪人,同时也是他的表哥,也能明白王耀的这股嘲讽味儿从何而来。

更何况今天阿尔弗雷德本来所谓的有事就是个站不住脚的花天酒地的借口。

亚瑟柯克兰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王耀已经帮他拉好了凳子,他只好带着一点尴尬坐下,但这之后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面前盖得严实的砂锅吸引住了。

这股味道实在是太过诱人太过致命,酱汁浓郁的香气带着十足的暖意从气孔里钻出来,王耀在厨房里盛饭,端出来的时候米香味让人鼻子都有些发痒,即使面对不甚熟悉的餐具也实在无法阻止亚瑟想要揭锅享用的欲求。

那股酱汁味还带着一种咸中带甜的香气,浓得仿佛气味也有了实体。

“开饭咯!”王耀说道,伸手把砂锅揭开。

登时亚瑟几乎被晃花了眼。透亮红润的猪蹄被切成适合入口的中等肉块,每一块的肉质都胶质满满。粘稠的酱汁裹在皮肉上,缓慢地从光滑的猪皮上往下流动,灯光下酱料里的油点闪着光。

这些年王耀自己做菜做得多,本身水平也不差,这些年更是越发拿手,更何况亚瑟一个长期因为工作吃快餐的人,更是难以招架这种诱惑。他立即动了手,筷子已经插进肉里才突然又想起来什么,转头张口一句不甚走心的“生日快乐”说完就一刻不敢让手里等待他临幸得肉块多停留,也没管有多烫就往嘴里塞。

王耀看着被烫得几乎挑起来的亚瑟笑了起来,递过去一杯凉水,顺手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亚瑟尴尬地笑笑,然后学乖地重新夹起肉块,使劲儿吹了几口气,才放入口中。

这一入口才知道外表看起来有多漂亮,味道就绝对是翻倍的精彩。

浓稠的汤汁被小火炖进每一寸纤维之间,一咬就呼啦啦地挤出来,冲了满口的鲜香。更美的是那种黏稠厚重的胶质感,把本来精瘦的蹄膀肉的纤维润得幼滑肥美,一层不算厚的脂肪已经走了油,剩下的不再是板油的肥腻,反而像是猪皮一般,给予唇舌一种厚实的被胶质包裹的幸福感。

最绝的不是完全是这些食材和火候的搭配所带来的绝佳口感,至少亚瑟最喜欢的是皮肉表面那层几乎可以拔出丝来的、混了咸鲜酱料的冰糖。那几乎是一层糖衣,却不是纯粹的甜,层次似乎分明又似乎融合。

这道冰糖蹄膀吃得亚瑟几乎张不开嘴。

王耀觉得面前这个平日里一直戴着眼镜的严谨认真的经纪人似乎也有特别可爱的时候,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好吃吗?”王耀看着亚瑟问道,眼里有些戏谑。

亚瑟许是感觉到自己吃得过于着急投入,更是尴尬起来,僵着笑脸,偏偏嘴硬地回道:“还行吧。”

王耀眯了眯眼,笑得更灿烂了些。

 

 

 

 

——————————

好了新坑开出来了。

改了很多,而且很莫名地走了美食向,大概是最近太想吃东西了吧。有什么大家推荐的好吃的可以跟我说,我把它们写进去。

另外这第一章是为了告诉大家我这是美食文,所以讲吃的分量重了些,之后的文章不会是那样的,美食是作为穿插的请大家放心食用。

事实上这是为了我自己练笔……尝试描写一些比较不一样的东西。

另外大家可以算一下耀君这里的年龄,有个伏笔我下一章会揭晓,其实一开始对于耀的背景交代是不完整的,耀没那么轻松,很辛苦的……

娱乐圈真的不是只体现在阿尔身上,以及想象中的霸道总裁耀的确是有的。

评论(27)

热度(174)

  1. 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青醋芥陌 转载了此文字
©青醋芥陌 | Powered by LOFTER